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8章 人证皆毁(盟主加更2/8)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穆婉上前俯身察看了一番梁青川的伤情,一双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回身满是愧疚的拱手言道:“姑爷,梁青川胸口中了刺客一剑,已是回天乏术了,末将护卫不力,还请姑爷降罪。”

    崔文卿望着倒在地上的梁青川半响,这才轻轻叹息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没想到到最后还是百密一疏啊。”

    听崔文卿这么回答,穆婉更觉惭愧,正容开口道:“末将也没料到那刺客居然藏在水中暗自偷袭,待到返回府州,末将与护卫营都会向大都督请罪,眼下乃非常之时,那名刺客也不知道是否已经离开,还请姑爷以自身为重,速速上马离开此地。”

    崔文卿怅然一叹,正色吩咐道:“既然如此,那我们速速前去梁青川的祖宅寻找账簿,万不可被这些歹人捷足先登了。”

    言罢,他留下数名卫士照看梁青川的尸体,自己则在穆婉的陪同下过河朝着文水县而去。

    梁青川的祖屋位于文水县的南郊五里之地,护卫铁骑马蹄飞快,几个起落便绕过了文水县城,顺着官道朝着南郊飞驰。

    走得没多远,正在马背上颠簸起伏的崔文卿瞩目远望,忽见正南方黑烟翻飞如浪,恰如一柄黑色的长矛直刺青天。

    崔文卿见状暗惊,这时候身边的穆婉也是看到了那道黑烟,飞马行至崔文卿身边高声提醒道:“姑爷,前面黑烟翻滚,必定是梁青川的祖屋有变。”

    崔文卿面容一沉,疾声下令道:“吩咐大家加快马速,争取早早赶到那里。”说完之后,猛然甩动马鞭重重的抽打在骏马身上,胯下骏马长声嘶鸣再次加速,在夯土官道上四蹄腾空,几乎快要飞起来了一般。

    不消片刻,马队下得官道,冲入了一片萧瑟的田地中,顺着阡陌又是一通疾驰,便见不远处一座古朴简陋的房舍正冒着火焰燃烧不止,刚才所看见的黑烟正是从此地散发出来的。

    崔文卿心头一沉,纵马而至行至燃烧房舍边缘,顿感热浪扑面而至,惊得胯下骏马前蹄腾空而起,再也不肯前进半步了。

    见状,崔文卿顺势滚鞍下马,避过翻腾扑面的热浪细细打量,这才发觉整座房舍几乎都已经被火焰包围,就无可救了。

    见到有骑兵到来,一个老翁带着数名健仆跌跌撞撞走了过来,对着崔文卿便是一拱,哭声言道:“这位军爷,草民家中不知为何突失大火,还请你助草民一臂之力,扑灭火灾,家主必有重谢。”

    崔文卿已是彻底明白了过来,他愣怔怔的看着正在冒烟不止的房舍半响,声音忽地变得沉重:“敢问老丈,这间房舍莫不就是梁青川的祖屋?”

    那位老翁本在哭哭啼啼当中,咋闻崔文卿的话立即就止住了哭声,惊疑不定的问道:“家主的确就是梁青川,不知大人如何知晓,莫非你与家主有旧?”

    崔文卿叹息了一声,言道:“不瞒老丈,其实吾等正是专程前来祖屋取交易账簿的,而梁青川也在同路,刚才在文水河畔,一名刺客突然从河水中钻出,梁青川胸口中剑,已是活不成了……”

    一言方罢,老翁双目顿时不能置信的瞪圆了,身子也是慢慢颤抖了起来。

    猛然间,他悲声一句“家主”,已是昏厥在了原地,再也站不起来,那几名健仆全都大惊失色,围着老翁呼唤不止。

    这时候,穆婉走上前来拱手禀告道:“姑爷,这间屋子的火势太大,已经就无可救,只怕那本记载交易明细的账簿亦是不保。”

    崔文卿沉重的点了点头,嘴角溢出了一丝嘲讽之色:“一边杀人,另一边放火,一出手就让我们人证物证皆无,这折惟本果然是好手段。”

    穆婉不解问道:“咱们来文水取账簿乃是极其隐秘之事,就连河东路经略府衙门都没有告之,也不知折惟本是如何知道的,竟抢先一步销毁证据。”

    崔文卿想了想,苦笑言道:“历来密事泄露,皆因身边亲近之人的缘故,不用问,也是护卫骑士中有人泄漏了行踪,折惟本并非傻瓜,一见我们前来文水县,那就什么都明白了,故此才会布下杀招,杀人毁薄。”

    穆婉剑眉猛然一挑,想了想摇头言道:“姑爷,这些护卫骑士全都是跟随大都督征战多年的亲卫,他们岂会出卖我们?”

    崔文卿轻叹道:“穆将军啊,或许护卫骑士中都是视死如归,忠心耿耿之人,但是面对重金***,官爵封赏,必定会有极个别之人无法保持忠诚之心,暗中投靠了折惟本。”

    此话听得穆婉一阵默然,的确,亲卫营足足有五百士卒,难免会有一两人背叛了折昭,暗中泄漏了此行的目的地,从而让折惟本从容布置,杀死梁青川并销毁了证据。

    良久的沉默之后,穆婉忍不住问道:“那……姑爷,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崔文卿怅然叹息道:“总归是我百密一疏,眼下梁青川已死,咱们留在太原也没甚意思,穆将军,准备一下,明日咱们就返回府州吧。”

    听崔文卿这么说,穆婉心内说不出的难过。

    好不容易有了扳倒折惟本的机会,没想到到最后却是化为了乌有,而且还是因她所统领的亲卫营之故,未能尽心尽责保护梁青川,还泄漏了如此重大的机密,她这个将军实在难辞其咎。

    心念及至,穆婉暗自一叹,也只得点头应是了。

    此时此刻,在离崔文卿等人所在地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折继宣正注视着翻腾着黑色烟雾的房舍,脸上闪烁着止不住的得意之色。

    前些日得知梁青川心生背叛之心,折惟本登时就勃然大怒,让折继宣、折继长两兄弟前来取梁青川的性命。

    折继宣颇擅智谋,原本依照他的实力,对付梁青川这样的商人,自然是手到擒来,易如反掌之事。

    但来到府州后,折继宣并没有打草惊蛇,因为那本关系甚大的账簿还在梁青川那里,他所要的不单单只是梁青川的性命,更想得到交易账簿。

    故此,折继宣也没有急着动手,采取引蛇出洞之计,放任梁青川去找到崔文卿,并藏身在了驿馆当中。

    就这么耐下性子等待了两三日,忽闻崔文卿与梁青川一道前去文水,折继宣略一思忖,便知道那本至关重要的账簿应该就藏在文水县,而梁青川的祖屋也恰好在文水县内,不用问,也是所藏之地了。

    找准目标之后,折继宣抢先一步赶至了文水,再令刺客刺杀梁青川的同时,也令人放火扫了梁青川的祖屋。

    如此一来,人证俱毁,即便折昭有心为难他的父亲,也是无从着力了。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