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绝对荣誉 > 第268章 打鸡血的追击者

绝对荣誉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8章 打鸡血的追击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滑下陡坡的叛军士兵在尖叫声中越过三人的头顶,然后仰天八叉“啪”地摔在了乱石堆里。



    秦飞能听见这名叛军士兵身体里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除了自己这三个疯子,还有人比自己更疯狂。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秦飞等三人毕竟是逃命,所谓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这都是***的,可是这些叛军士兵是处于优势兵力下追击自己,竟然也会如此拼命,实在令人想不通。



    三人还没回过神,又有一名叛军士兵出现在头顶的视线里,不过这家伙依旧没有秦飞等人的运气,跟前一名叛军一样,摔倒了碎石堆中。



    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叛军开始下饺子一样摔在三人面前的那片乱石滩上,顿时脑浆、血液溅得到处都是,每落下一人摔死,三人的眉头就皱一皱,眉毛跳一下。



    而自己又不得不坐在崖壁下看着,这简直就是一场残忍的表演。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都那么倒霉,也有叛军士兵像秦飞那样抓住了崖边的小树,没有摔死的。



    但是在崖底的三人小组看来,这些挂在头顶十多米高的叛军士兵还神志不清,甚至没回过神来,就像悬在厨房房梁上的一条条熏肉。



    没什么比朝这些家伙射击更容易的,十米而已,秦飞几乎不用怎么瞄准凭感觉就能让他们脑袋开花。



    一共十多个叛军士兵命丧黄泉后,上面终于安静下来了。



    似乎***司令图尔斯也觉得这样下去等同让自己的手下白白送命,于是停止了这种几近***的行为。



    “如果说勇气,我实在佩服这些***。”秦飞摇头叹气道:“他们的胆子比我们大多了。”



    “我看不是胆子,是这些人根本就是疯子,精神不正常了。”准星走到一具尸体旁,蹲下去开始翻尸体,找***找***支,反正用得上的都搜刮了,“他们不是有胆子,而是他们现在处于一种亢奋状态,西部男孩是所有叛军分支里最擅长使用***来增加作战能力的部队,我看着这些家伙八成是注射了某些***或者嚼了恰特草,估计死之前还处于自嗨的状态。”



    秦飞小心翼翼朝山顶望了望,目光在周围扫来扫去,终于在不远处的石头旁边看到自己的那支VZ58,于是赶紧跑过去,把***捡起来。



    VZ58突击步***果然质量过硬,强身虽然有些划痕,不过看起来不严重。



    秦飞推***上膛,朝地上开了一***,发现***支射击还行,准度也没问题,只是红点镜已经摔烂了,他卸下这个瞄准,将它扔掉。



    反正现在是丛林作战,机械瞄具也够用了。



    “现在是我们摆脱他们的最好机会。”老鱼说:“赶紧搜集******支,有用的都拿上,然后撤离。如果这些家伙真的磕了药,情况可能不大妙,你们应该很清楚,***的人处于亢奋状态,几天几夜不休不眠都没问题,我们必须马上甩掉他们。”



    “老鱼,你的伤怎样了?”秦飞问。



    老鱼摇头:“没事,没伤到骨头,也就是皮外伤,顶多有些疼,我能忍住。”



    秦飞过去不管老鱼反对,将他摁在地上,然后检查了他的伤口。



    由于是跳弹贯穿伤,而且是小腿的肌肉外围组织,所以还真的不算重,只是在山坡上滑下来太激烈,撕裂了本已经结痂的伤口。



    秦飞拿过老鱼的医疗包,将剩下的快速止血剂倒上去,换了新的绷带,然后按照老鱼的指示开始周围到处找***和备用***支。



    三大部分的叛军士兵身上的aK47都摔坏了,包括秦飞和准星原先也带着一直aK47,不过滑下来的时候不知去向,还有有三个是挂在树梢上被三人直接打鸟一样打下来的,这些人的***受损的程度比较小,能拿来用。



    找***的时候路过一名摔进乱石堆的叛军,这家伙竟然没死透,躺在那里嘴角淌血,膝盖已经骨折了,森森的白骨路在外面,还有一截直接戳窜了血管,呼呼往外冒血,秦飞估计这家伙的肋骨也断得差不多,尖锐的断骨刺入肺部,所以这家伙的口中才会不断冒出带泡泡的血沫。



    这是一种慢性的残忍死法,他的动脉没事,只是内出血加大腿的普通静脉血管出血,要死至少要登上三十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



    这里又晒,蚊虫也多,秦飞看到他的刺穿出来的大腿骨上已经爬满了苍蝇,甚至有蚂蚁已经爬上来喝血吃肉。



    “%¥@#@#¥@……”



    黑人叛军只有眼珠子能动,哀哀地望向秦飞,说着秦飞听不懂的土语。



    秦飞虽然不知道他说什么,不过也猜到个***成,也许现在太疼,疼得就连他嗑下的***都无法止住这种疼痛。



    他是在求死,那种绝望从眼神里就看出来了。



    “这家伙活受罪啊……”准星靠过来,看了一眼这名叛军,皱眉摇头,“你还不如给他一***来个痛快的。”



    秦飞想了想,还是端起aK-47,朝他的脑袋直接开了一***。



    叛军当场就没了气,人彻底软下去了。



    清点了一番,如果不计算手雷之类的***,准星的sVD还有三个弹匣30发***,一支aK47和八个弹匣一共240颗***,而秦飞和老鱼的VZ58突击步***还有三个弹匣,aK47和准星一样,也有八个。



    伤势方面,三人都无大碍,皮外伤在所难免。



    准星找回了自己的工具附件包,用钳子给秦飞拔出刺入手掌里的木刺,疼得秦飞呲牙咧嘴,准星一脸抱歉,毕竟秦飞受这份罪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秦,我们现在算是生死之交了吧?”准星说:“按照我们以前H帮的说法,能和你经历生死的人,就是你一辈子的兄弟。”



    秦飞伸出手,和准星握在一起:“我很荣幸能和你做兄弟。”



    “我也是!”俩个大老爷们来了个熊抱,相互拍拍肩膀。



    老鱼朝远处的密林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们俩要诉说基情就等回到自由城再慢慢来,那里多的是酒吧,也有好酒,现在咱们还是来想想,怎么甩掉上面那群疯子。”



    秦飞和准星追上去,老鱼捧着地图一边走一边说:“他们要绕开这个断崖就必须多走至少半小时的路程……”



    他停下脚步,左右看看。



    然后指着小河道:“我们沿着河流走一段,到了这里……”



    他指指地图上的位置:“从这里右拐,我们就能回到原先和埃里克他们约好的路线上,估计他们现在至少已经走出了七八公里,我们要追一个半小时才能追上他们。而且沿着河水走有个好处,能够不留痕迹,让他们无法追踪。”
  
绝对荣誉》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