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5章 绝代琴姬??弄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日,韩非如同往常一般的来到了紫兰轩。如今的紫兰轩,已经等同于是流沙的驻地了,所以韩非待在这里的时间反而更多了。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今天他刚刚踏入紫兰轩大厅,紫女便走了下来。

    韩非怔了一下,笑着道:“今天紫女姑娘怎么想起来迎接韩非了?这可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啊!”

    “少臭美了!我是来告诉你,道长来了。”

    韩非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问道:“罗兄来了?他在何处?”

    “就在楼上,和卫庄,张良在一起,就差你了。而且,石先生也在上面。”

    “那我就先上去了!”说着,他也没有等紫女的回答,脚下加快了几分,便上了那二楼。一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卫庄的房间门口,韩非连门都没有敲,直接推门便入。

    他的突然到来让在场几人都愣了一下。

    “韩兄?”张良有些惊讶的看着韩非,如此失礼的韩非可是在不多见啊。

    而罗辰也是一愣,然后便明白了几分,玩味的看着韩非调侃道:“韩酒鬼,这可不像是你啊!什么时候如此失礼了?”

    韩非没有理会罗辰的调侃,反而是脸色一肃,躬身弯下了腰。

    罗辰眼神闪动了几下,装作疑惑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非之前错怪了先生,得罪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韩非回去之后想了很久,他很确定罗辰并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可是,他却先怀疑起了罗辰的目的,以致让罗辰负气离去(他认为的)。所以,闻听罗辰来到了紫兰轩,韩非才会如此激动。

    罗辰一下子愣住了,看了韩非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叹道:“你搞什么啊?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韩非一听,仍旧是坚持的道:“终归是在下误解了先生。”

    “哎~”罗辰揉了揉额头,说道:“你若是还当我是朋友,就起来吧,这种场面我还真是不怎么习惯。”

    听到罗辰的话,韩非微微一愣,立刻便直起了身子,然后道:“我就说嘛,罗兄一定不会介意的!搞得我还以为你离开新郑了呢!”

    韩非的态度转变之快,让***几人都是目瞪口呆的。而罗辰却没有在意,反而从衣袖中拿出了一瓶薄的透光的白玉壶,扔给了韩非。

    “自罚三杯了事儿。”

    “呵呵。”紫女娇笑一声,道:“道长这对九公子来说,倒不像是惩戒,反而像是奖赏呢。若不然,***端三碗白水来?”

    罗辰不在意的笑了笑:“惩戒与否,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三杯酒下肚,韩非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的。也是,罗辰给他的那壶可不是一般的酒。要知道,他的身体可是经过强化的,即使是烈酒伏特加也不过让他能尝到一些酒味罢了。可是,送给韩非的那壶却是他颇为喜欢的,不差于伏特加。猛地喝到这种烈酒,韩非没有当场醉倒已经是海量了。

    当下,罗辰看着韩非,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韩酒鬼要不然先去清醒清醒?”

    “不,不用!我,我还行!”

    韩非摆了摆手,说话都打起了舌头。

    众人好笑的看了看他,也没有说什么。而一旁的紫女倒是贴心,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儿便回来了,端来了一碗醒酒汤。

    喝了醒酒汤,韩非这才好了许多。

    待到恢复的差不多了,韩非这才进入了正题,商议起了对付姬无夜的事情。

    一提起这个,卫庄他们的脸色顿时起了变化。

    卫庄当即淡淡的道:“要动姬无夜,必须要拔掉他的爪牙。否则,韩国会产生巨大的动荡,动摇国本。”

    “夜幕四凶将?”韩非面色凝重的问道。

    紫女赞赏的点了点头,念道:“不错。皑皑血衣侯,石上翡翠虎,碧海潮女妖,月下蓑衣客。”

    皑皑血衣侯,指的是血衣候白亦非,世代居住雪衣堡,掌管十万白甲兵,乃是韩国战斗力最为强悍的军队。石上翡翠虎,很好理解,便是那替姬无夜敛财之人;碧海潮女妖,却是韩王安身边的一位妃子,据闻十分受宠;而最后一位,月下蓑衣客却来历神秘,只知道是替姬无夜掌管情报的人,整个韩国上下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瞒过此人的眼睛。

    就在他们说起四人的时候,罗辰突然插话了:“碧海潮女妖的身份不用探查了。”

    “咦?罗兄知道些什么?”韩非一下便转了过来,惊讶的问道。

    罗辰点了点头,直接说道:“此人你也很熟悉,便是那明珠夫人。”

    “明珠夫人?”韩非一愣,眼神一下便凝重了起来。终究是那个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吗?明珠夫人进宫已有十几年了,一直受韩王恩宠,屹立后宫十数年而不倒,可见其手段高超。

    所以,韩非宁愿这碧海潮女妖是别人,也不想是这个人。

    “为何不是胡美人?”紫女好奇的问道。之前,紫兰轩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胡美人和明珠夫人身上。而胡美人也是韩王安身边一个极为受宠的妃子,也被她们怀疑上了。

    罗辰微微顿了顿,解释道:“你们可知,胡美人来自百越之地。”

    “百越?”几人纷纷皱起了眉头,这和她是不是来自百越又有什么关系?

    不待他们发问,罗辰便又说道:“而且,你们也许不知道,那明珠夫人还有一重身份,便是那血衣候白亦非的表妹。”

    瞬间,在场之人脸色大变。就连韩非眼中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还有些昏沉的脑袋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惊问道:“罗兄可确定?”

    罗辰点了点头,然后玩味的道:“还有一条更加劲爆的消息,想不想知道?”

    “罗兄快讲!”

    “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说,也许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罗兄就别卖关子了,快说!”韩非再次催促道,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个足以让他压力大减的消息。

    “呵呵。”罗辰笑了笑:“关于明珠夫人和血衣候之间的关系,姬无夜并不清楚。”

    “哦?”出声的是一直没有发话的卫庄,他此时也是惊讶万分。

    几人相互看了看,眼中皆是露出了一丝欣喜。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夜幕内部,好像不那么和谐啊。

    罗辰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话到此处,便已经足够了。多余的,再说下去可就有些不合适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告诉几人这些?罗辰表示:这样才更好玩儿不是吗?

    韩非也很清楚这消息的可贵之处,当下便起身一礼:“多谢罗兄。”

    “无妨。”罗辰摆了摆手,道:“这样,这场大戏才会更加的有趣。”

    韩非自信的一笑,道:“既然罗兄有兴趣,那韩非也不介意倾尽全力,来为罗兄演上一场大戏。不过,看戏也是需要付出的,罗兄又有什么能给韩非呢?”

    “青衣楼。”

    唰!

    众人的目光再次***到了罗辰身上,就连卫庄也是满脸惊愕的问道:“此言当真?”

    罗辰微微颔首,道:“青衣楼上下,除了邪王,阴后,以及绾绾三人。其余人马,任你调动,而刚刚铺开的,足以覆盖七国的情报网,也任你取用。”

    “为何不给在下石先生三人?”韩非不禁问道。

    邪王,绾绾他都见过。虽然没有听过阴后之名,可此人能排在绾绾之前,定然也是非同凡人,韩非自然很感兴趣。

    罗辰翻了个白眼儿:“因为,这三个人合力,已经让你有了掀桌子的底气,我当然不会给你。”

    韩非微微一滞,错愕的问道:“有这么厉害?”

    “邪王不弱于卫庄,而另外两人,却仅仅比邪王弱一线。你说呢?”

    “得,当我没问。”韩非顿时明白了。卫庄这样的高手,已经是天下难得。可一个青衣楼之中,居然***了三个顶尖好手,难怪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崛起。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卫庄开口问了一句,然后道:“虽然有着青衣楼帮忙,也知道夜幕内部不稳定。可是,姬无夜仍旧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韩非微微一怔,侧坐在那里的身子微微正了一下,然后敲着膝盖道:“要想在黑夜的看清楚,那需要有一双特殊的眼睛。”“石先生和卫庄兄可否有什么合适的人推荐?”

    石之轩皱了下眉,正要说什么呢,却见罗辰给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让他稍安勿躁。石之轩当即了然的点了点头,坐了回去。

    两人的眼神交流自然是引起了韩非的注意,可是他也知趣的没有说什么,只是暗暗记下了,待会儿再问。然后,便将视线看向了卫庄。卫庄可倒好,直接看向了紫女。

    紫女没人推了,微微思索了一下,道:“我倒是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哦?”

    韩非登时来了兴趣,而罗辰也微微眯了眯眼睛。

    ······

    紫兰轩,一处琴式内。

    只见那琴台上端坐着一位面容清秀的丽人,面前放着一把古琴。

    随着那双玉手拨弄,悠扬的琴声便响了起来。

    琴声悠扬,在静静的房间中,一会儿如缕缕花香,拂过人心;一会儿似涓涓小溪,流过心田;一会儿如阵阵轻风,抚慰灵魂;一会儿又如丝丝细雨,诉说真情。

    渐渐地,随着琴声悠扬,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绝美的山水画卷。绿树,青山,波光粼粼的湖水,翩翩起舞的飞蝶,俱都在眼前展现。

    突然,铮的一声,琴声收尾,所有的意境都消失不见。

    “啪啪啪!”

    “果然好曲!”

    张良开口说道,一下便将众人拉回了现实。罗辰睁开了眼睛,心中长叹一声,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石大家不在此处。若不然,琴箫合奏,必是一段佳话。”

    “哦?道长所言石大家是何人?”

    正在此时,韩非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滴,睁开了眼睛。紫女似有所感,赞叹道:“公子听得好投入啊。”

    “以往听说赵国旷修之曲能够动人心弦,让人闻之不由落泪,我还不信。但今日听弄玉姑娘一曲,才知所言非虚。”

    “公子过奖了,旷修乃琴中圣手,弄玉又岂敢作比呢?”

    韩非温和的笑了一下,然后向罗辰问道:“罗兄,这石大家又是哪一位?”

    罗辰微微一愣,看向了石之轩。

    石之轩挺直腰杆礼了一下,道:“乃是小女青璇。青璇自幼随其母,精于音律一道,一手洞箫倒是还算的过去。”

    话虽如此,可是石之轩脸上的骄傲却是摆的明明白白。

    “既然能得罗兄称赞,定然是当世大家。可惜啊,韩非却是没有那个耳福了。”说起来,韩非摇了摇头,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对了,我还记得上一次鬼兵之时,罗兄奏了一曲,亦是极佳。可惜没有奏完,仅仅只是一章。说起来,罗兄也是精于音律之道啊。”

    “哦?”紫女微微惊讶的看向了罗辰,道:“我就说道长为何随身携带一把长箫,原来也是音律大家。却是深藏不露啊!”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