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275章 救出荷叶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5章 救出荷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候,白亦非赶至,长剑一抖犹如游龙出海般直袭中年汉子的后背。

    中年汉子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慌乱之下身形微微一错避开直刺心窝的长剑,却无可避免肩头中剑,“啊”的一声惨叫,仰面跌倒。

    见到骑兵们一拥而上,准备将此人乱刀砍死,白亦非连忙下令道:“留住他的性命,要活的!”

    骑士们轰然允诺,数名骑士翻身下马,便要来拿跌倒在地的中年汉子。

    那中年汉子翻滚数圈重新站起,心知自己已经没有机会逃脱,更明白落在振武军的手中只怕生不如死,万念俱灰之下,他猛然举起了手中长剑对着自己脖子一抹,鲜血喷涌而出间,如同大山一般轰然倒地了。

    白亦非大步上前,望着倒在地上血流如注,浑身抽搐的中年汉子,不禁气恼的补上一刀给了他一个痛苦,这才回身来到牛车前,亢声下令:“给我搜车!”

    数名骑士一拥而上,合力掀开苫盖货箱的篷布,满满的青枣豁然入眼。

    这些青枣堆满了货箱,且全是散装,骑士们纷纷上前手捧不断,忙活了半天,却依旧未能把青枣清空。

    白亦非微微皱眉,大步上前干脆利落的挥刀一砍。

    只见一道青光猛然闪过,粗壮的车柱顿时断作了两截,货箱侧板也是变得摇摇欲坠。

    站在旁边的那名骑士猛然醒悟,用力一拉货箱侧板,只闻“哗啦”一声大响,失去阻拦的青枣犹如水银泻地般散落而出,在山道上滚落跳动不止。

    与此同时,一个蜷缩在货箱内的人影也是随着青枣的流逝显现而出,从外形上看来,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子。

    白亦非心头大是激动,一个箭步跳上了货箱,将那女子抱在怀中仔细一看。

    待看清楚女子的相貌,他忽地长吁了一口大气,落下了心头的大石,喜形于色的言道:“终于找到了。”

    ……

    折府书阁,穿堂风微微掠过,吹得轻纱摇曳,帐帘风动不止。

    崔文卿手捧药碗的坐在床榻前,如同昔日少女小心翼翼的伺候他喝药一般,将手中盛满了药汁的勺子喂到少女嘴边,看着她一点一滴的缓慢吞下。

    也不知为何,他的心内陡然涌出了一股珍宝失而复得的感觉,在感谢佛主保佑之时,眼眶也不禁微微湿润了。

    床榻上面,陷入昏迷的荷叶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俏脸上满是苍白之色,显然这几天吃了不少苦头。

    而听前来看病的大夫所讲,那些歹人是喂荷叶吃了一种可以使人昏迷的药物,才让她陷入了昏昏入睡,若这种情况再是晚上数天,只怕就药石无灵,再也无法醒来了。

    听到大夫之言,崔文卿在暗自庆幸之际,心内也不禁涌出一股难以压抑的愤怒,真不知道究竟是谁这么狠的心肠,居然对这么美丽可爱的小侍女动手,其行径实在令人发指。

    想到这里,崔文卿更感义愤填膺,只可惜挟持荷叶的那名凶徒已经自缢而亡,其目的为何到也不得而知了。

    正在他悠然思忖间,折昭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黄昏的阳光照在那倾国倾城的娇靥上,更有一种妩媚动人的感觉。

    “夫君,我回来了。”

    “娘子幸苦,可有查明凶徒身份?”

    折昭顺势落在,这才好整以暇的正容言道:“那名凶徒身上除了一些碎银铜钱,并没有***的东西,他挟持荷叶的目的为何,也是不得而知,不过根据我的推辞,这件事只怕与西夏有关……”

    一听此话,崔文卿蓦然一惊:“西夏?娘子何出此言?”

    折昭目光炯炯的望着他,一脸凝重之色:“首先是此人离开府州是向西而行,所经官道除了通向麟州,便是与西夏接壤,所以根据我的估计,这人应该是想要前去西夏;另外根据白亦非所言,此人武功高强,招式狠毒,一看就知道是饱经厮杀之人,来历断然不会那么简单,白亦非甚至感觉他应是来自军中,而非普通的高手。”

    “你是说,他是西夏军中之人?”崔文卿已是明白了过来。

    折昭轻轻一叹,沉声言道:“若是西夏将领,自然不可能冒险潜入府州,我怀疑此人应是来自西夏军武堂。”

    “军武堂?!”崔文卿一惊,顿时陷入了沉思。

    军武堂此名他并非是第一次听过,去岁初遇纳兰冰的时候,她便说过她正是遭到西夏军武堂***的追杀。

    而后来,崔文卿更是设下埋伏,以纳兰冰为饵诓骗军武堂的那些***进入振武军的埋伏圈内,使得他们全军覆没。

    没想到此时又从折昭口中听到了军武堂之名,且还与荷叶失踪一事有关,自然令崔文卿深思不止。

    想得一阵,崔文卿开口问道:“娘子,这军武堂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你可知情?”

    闻言,折昭轻轻一叹,开口言道:“这件事还得从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说起。”

    西夏皇室李氏,原是大唐所封的定难军节度使,奉命驻守领夏、绥、银三州,因大唐后期中央皇权旁落,使得各地节度使逐渐做大,形成了割据一方的藩镇势力,节度使更是世袭罔替,再也不受朝廷的委派任免。

    及至大唐内乱,大齐立国,各地的藩镇势力几乎都被消除一空,但唯在北疆,却有两个势力庞大的节度使世家依旧盘踞于此。

    其一,便是折氏所领的振武军节度使;其二,便是李氏所领的定难军节度使。

    大齐平定中原后,太祖皇帝率军攻打北方太原城,令折氏与李氏率军相助。

    其实以当时齐军十余万兵力,攻打区区太原城自然是手到擒来,齐太祖让折氏李氏相助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杀鸡儆猴,借此想让折氏李氏归顺大齐。

    那时候,振武军节度使乃是折昭的祖父折御卿,他审时度势一番,再确保折氏地位不减的情况下,听从了齐太祖的之言,率军来助归顺大齐。

    而定难军却在初任节度使的李元昊带领下,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那就是依附辽国,开国称帝。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