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六章 圣意难测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圣意难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也是拼了,他什么办法都用尽了,甚至连传说中的滴血认主的方法都用上了。

    他还特意采了左手中指的血。

    传说人中指的血独特而又诡秘,跟***手指的血不一样,有通灵的功能。

    在民间传说中,经常有居心不良的木工在给人家造房子时,不满主人家的招待,就恶意刻一个小木偶,然后把中指血滴上去,埋在地基下或者墙根下,以后这座房子就会闹鬼不断,成为标准的鬼宅,这家人自然也会被鬼折磨死。

    这种说法当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不过在民间却是有广大的市场,其实也就是秦汉时期的巫蛊的方法,汉武帝就因为一个巫蛊案不但死了太子,还杀了许多士大夫,弄得天下骚动不安,他不得不发了一篇罪己诏。

    滴血认主的方法不灵,更诡异的是血液根本渗透不进画布里。

    如果说滴血认主不灵,这在况且的预料中,可是血液渗透不进画布里,这就太诡异了。

    画布又不是铁板,血液怎么会渗透不进去?

    他看着自己的一滴滴血液从画布上滚落下来,身体里的血液都快凝固了,他真的不知自己究竟创造出了什么怪物?

    他走到火炉旁,坐着烤了半天火,身上这才暖和过来。血液重新在血管中流淌,他甚至能听得到血液奔流的声音。

    滴血认主不灵,他就改神识渗透。

    他虽然练了多年静功,可是练的并不是什么仙法道诀,神识根本不能外放,还谈什么渗透?那是啥也透不出来。不过他想出个办法,就是在画旁凝神回想自己所画的每一笔每一划,希望能引发里面的共鸣,这也是一种认主仪式。

    最后他当然毫无意外地失败了。

    “你又鼓捣那幅画啊,弄得屋子里鬼气森森的?”萧妮儿推门进来问道。

    况且呆的屋子里经常鬼气森森,萧妮儿早就知道,都习惯了,一进来就知道他又鼓捣那幅画哪。

    按她的想法,这种邪物就应该赶紧扔掉,虽说它救了况且几次命,但谁知道哪一次就会要况且的命啊。

    况且不是没这样想过,觉得舍不得,又觉得既然是自己创作出来的,应该不会狠心对自己下毒手,他是怀着侥幸和自我安慰的心思才这样想,把握嘛是一点都没有。

    “没事闲的,研究研究。”

    况且知道萧妮儿对这幅画有些畏惧,就暂时停手,把画锁到壁橱里。

    萧妮儿知道劝不动他,也不再多言,搓着两手道:“好冷啊。”

    况且皱眉苦笑看着她,这大冬天的,她就穿了一身贴身的内衣就跑过来,不冷才怪。

    萧妮儿这一路上就嚷着冷,而且越往北方嚷的越厉害,可是叫她多加衣服却等于白说,到了北京,她穿的跟在南京时一样多。

    虽说北方的屋子里都有暖炕、火墙、地炉这些保暖的东西,屋子里的确不比南京冷,可是外面就真的不一样了。

    没有温度计,况且也能估算出外面的温度大约有零下25度左右,这么冷的天,她从内宅跑到外宅,只穿着单薄的内衣,没冻***干就不错了。

    这倒是让他想起前生中那些爱美胜过爱自己的身体的年轻女性,冰天雪地的也要穿裙子,而且是光着腿,看来人对寒冷的适应性是无极限的。

    他本身就是既抗寒又耐热型的,也要穿上棉夹衣才不觉得冷,只是为了不引人注意,出去时还是穿着厚厚的毛皮衣服。

    “你身上倒是热乎,给我暖和暖和。”

    萧妮儿毫不客气地坐在他怀里,而且把冰冷的手插到他衣服里取暖。

    况且苦笑道:“你把我当成暖炉了?”

    “嗯,你就是肉暖炉。”萧妮儿很认真地道。

    “嗯嗯,我认命了。”

    况且只好点头,这一路上他就充当肉暖炉的角色,早就习惯了,只不过今天是第一次明确下来。

    他对萧妮儿还是很愧疚的,此番他赴京是怀着慨然缚相待的样子,所以才有许多人认定况且就是当朝新贵,腾飞只在几年之间。

    况且对此认识的最清楚,别说青云直上,他日后能否保得住小命都难说。

    他可以预料到,一旦自己遭殃,周鼎成和萧妮儿也一定性命不保,所以他开始时坚持要一个人来京,可惜周鼎成根本甩不掉,坚持说跟在况且身边就是他的使命。这也罢了,萧妮儿也跟牛皮糖似的缠上来,坚持跟他生死与共。

    左羚和石榴并非没有跟他一起赴死的决心,只是她们更加理性些,知道一起跳进火坑并不值得,必须有人抚养孩子***,这才是更重要的,所以她们都留在南京,可是在心理上的折磨可能比萧妮儿更甚。

    况且抱着萧妮儿烤着火炉,倒也惬意,不多时,萧妮儿就有些迷糊得要睡过去。

    正在此时,况且身上忽然一僵,他听到了外面周鼎成的脚步声。

    周鼎成的轻功练的不错,的确是迈步如猫行,脚步也轻快如猫,但毕竟没到踏雪无痕的境界,况且还是能听到他的脚步声,而且从他急促的脚步声可以感觉出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他又把听觉向外扩展,却仿佛遇到一堵无形的墙,把他的听力阻住,他心中寒意更甚,这种状况说明外面真的来了高人,而且是知道他听觉出众,故意使用手段拦阻了他的听觉。

    “怎么了?”萧妮儿一下子精神过来。

    “没事,好像是大哥在外面巡查哪。”况且道。

    “他是不是酒又喝多了,或者跟你一样闲得慌,整个家都空荡荡的,巡查什么啊。”萧妮儿不以为意,又蜷缩在况且的怀里,想要睡觉。

    须臾,周鼎成来到他的窗前,只是打个响指,意示没事,可以安心睡觉。

    况且心下了然:周鼎成一定是遇到谁了,而且跟那人说了几句话,至于来人是谁,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一定是跟他始终不即不离的慕容嫣然师徒。

    只有遇到她们两个,周鼎成才能放心地说没事,若是遇到别人,他就会发警告了。

    自从前几个月况且跟这对师徒闹僵后,再未见到过她们,但却经常能感觉到她们在自己身边出没。

    对此,况且假装感觉不到,从不想去跟她们接触联系,对于内地的勤王派和海外的君王组织,他不仅是有了抵触心理,更是想跟他们彻底了断。至于父亲和妹妹在海外,他也想以后再想法接出来,最起码父亲况钟和妹妹况毓还是没有人身危险的。

    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想再多也没用,只能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力量,那时候才能去想父亲和妹妹的事。

    但是他有一点却是雷打不动的,那就是他绝对不能跟父亲和妹妹一起落到君王组织的手里,否则就会一起变成别人手上的傀儡。

    正是出于这种清醒的认识,他才把北京这条死路当成活路,逼迫自己死中求活,因为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