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十章 双重杀劫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双重杀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下周鼎成和况且的距离也就是两步之遥,可是那一脚他用尽了全力,本想一招毙命***,不料对手给他送上了一个无辜的路人甲,他为了收回刚刚踢出去的脚,身体已经失衡。若在平时,两步之遥,他只需一个侧跃就可以把第二名刺客撞飞出去,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柄短刀的刀尖触到了况且的胸口。

    第二杀,依然是奔着况且的心脏,更为迅速的必杀的一击。

    到了此时,萧妮儿才反应过来,明白他们是遇到刺客了,在来京城的一路上,她跟况且没有住在一个房间里,所以刺杀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她此时吓得浑身都软成一团泥,心脏更是停止了跳动,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什么也都做不了,她嘴巴大张着,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近旁的几个人也都成了泥塑木雕,完全变成僵尸一般。

    更远一些,却根本没人看到这一幕,几尺开外,一切照旧,只有这方圆几尺内,成了一个微缩的杀戮国度。

    周鼎成和况且现在都反应过来,他们都忽然产生一个怪诞的想法,仿佛他们这几人被抽离到一个另外的世界,跟身处的世界完全平行。

    况且遭受第一次刺杀时根本没有任何想法,也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现在他意识到了,脑子里却想不出应对的办法,根本没有办法,不过他平时练就的身法自然显现了,身体本能地向后倒仰去,来了一手标准的铁板桥。

    铁板桥并非什么高明的武术,一般的武术家都能玩这一手,甚至身子柔韧性好的小孩子都能做到,但在此时,却成了唯一的救命招数。

    那把堪堪刺入况且心脏的短刀紧贴着况且的胸膛、咽喉划了过去,却如划在水面上,同样不可思议地落空了。

    况且此时手里还握着两个食盒,这是唯一暴露出他根本不会武术的地方,他早已忘了手里还有食盒这种事,更不会想到把它扔掉。

    他的姿势诡异无比,既好似高深莫测,又好像笨拙无比。

    此刻,周鼎收住身段成一个鱼跃冲过来,他是想把第二名刺客撞飞,至于是杀死还是抓住刺客,都不是最要紧的,保住况且的命才是唯一要务。

    他这一撞也落空了。

    显然第二名刺客吸取了第一名刺客的经验,此时虽然也跟第一名刺客一样,感觉好像老天跟自己开了个大玩笑,居然在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身上失手了,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再次重演。

    他真想大喊大叫,替自己叫屈,但多年来的经验让他避免了犯错误,一击不中,他没有再尝试,而是马上后退,他连姿势都没有变,仍然保持着向前刺杀的姿势,身子却如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牵着似的,飞也似***出去。

    周鼎成也不追击,他看了一眼刺客后撤的身法,就知道自己就是追也追不上,更怕旁边还有刺客,他停住身子,横在况且和萧妮儿身前,警惕地扫视周围。

    况且此时一个鲤鱼打挺又直立起来,这才发现意识到自己还搞笑似的提着两个食盒呢,搞得自己跟个店小二似的。他苦笑着把食盒扔在地上,转身看萧妮儿:“怎么样,你没事吧?”

    萧妮儿说不出话,此时身体才能动弹,一下子抱住况且,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抱着况且,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然魂不附体。

    她明白那杀机都是冲着况且去的,她似乎根本不在那两个刺客眼中,也正因如此,她才后怕得厉害,要是真的想杀她,她倒未必如此害怕了。

    此时周围几个人才像被解除禁锢似的,四下逃散,有人声嘶力竭喊道:“杀人啦!杀人啦!”

    周鼎成看周围已经变成一片真空,这才放心,问况且:“你没事吧?”

    他更是后怕不已,此时才看明白,况且这记铁板桥施展的无比玄奥,他们身后就是一家店铺,况且距离店铺只有半个身子的距离,这一记铁板桥刚好施展开来,况且那时候的姿势像足了一个横在水面上的拱桥。

    他当然也能施展出来,而且毫不费力,还能施展的更好,可是在适才那时机,却根本无解,因为他根本不可能那么快施展出来,原因无他,根本没时间。等你想到时,刀尖也就穿透心脏了。

    他此时冷汗如雨般冒出来,心里却感到很诡异,况且对时机的把握、招式施展的快速绝伦,完美超过了他这个练了大半辈子的武当名家,这一刻他很能体会到那两个刺客的心情。

    “铿”的一声传来,周鼎成向声音传出处望去,却看到对面一个二层的店铺房顶上,两队人正在厮杀,他一下子就辨认出来,其中两人正是逃走的那两个刺客,跟两个刺客对阵的正是慕容嫣然师徒。

    “原来是她们。”

    周鼎成早先就感觉出有自己的人跟在后面,现在才能确认是慕容嫣然师徒,难怪那气场给自己很熟悉的感觉。

    “快走。”

    况且看到了对面店铺上的厮杀,可是刚才有两个***喊“杀人了”,结果大家都向他们这里涌过来,对面房顶上的厮杀反而没几个人注意。

    他不想引起过多的关注,何况附近人群中有可能还隐藏着敌人,不过他有种感觉,今天针对他的刺杀计划应该画句号了。

    他向对面屋顶上看去,正在激战中的慕容嫣然发现他在看着,即刻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走人。

    况且和周鼎成急忙走开,况且半抱着萧妮儿,走出几步远,萧妮儿才恢复过来,虽然还是全身酸软,却能自己走路了。

    后面两个家人现在才反应过来,急忙趔趄着跟上来。

    “这是哪伙人啊?”周鼎成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却猜不出刺客的身份。

    有这等最高水平的刺客,这个组织绝不可能是无名的,虽说刺客都比较注重个人隐私,刺客组织更是恨不得永远埋藏在阴影中,但总会有一些传闻。

    即便最隐秘的一向都被视作传说的空空道门,也不可能完全隐身,当然现在空空道门已经走到明面上来了,跟以前的道门截然不同。

    “不知道,反正是对头吧。”

    况且低语一句。周鼎成江湖经验丰富,连他都猜不出,自己何必再白费力气去猜测。不管是哪方面的人,反正是想要他的命,或者是被想要他命的人花钱雇来的。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对头啊?”萧妮儿惊魂未定问道。

    况且苦笑:“我哪儿知道啊,反正就是有人想要我的脑袋。这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拦都拦不住。”

    “你说的好像是有多大福气似的,还拦都拦不住。”萧妮儿没好气道。

    况且看看后面两个家人,快被甩出一条街了,他现在也管不了他们,反正不会有人想要他这两个家人的性命,就停下对两个家人道:“你们先回家吧,不用跟着我了。今天这件事对任何人都不许说半句,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两个家人连连点头,如遇大赦一般,惶惶然向后走了。

    这主子是真没说的,待下人就跟亲人一样,尤其还是一个无比年轻、前程无限的锦衣卫指挥使,他们平时跟着况且,都感觉无比荣耀,今天才知道,跟着这个主子,一不小心也是会掉脑袋的,江湖比他们想的复杂一万倍。

    “没用的东西,难怪你不喜欢买家人,关键时刻真的都是***。”萧妮儿恨恨道。

    “这个你真别怪他们,刚才关节谁都没用,任何人想拦住那两个要命的祖宗都来不及,还真是多亏他自己了。”周鼎成道。

    “你刚才怎么做到的?我要不是了解你,还以为你跟那两个刺客串通好了,在演一场戏,而且事先还必须经过精心排练。”周鼎成现在也不明白不懂武术的况且怎么能在根本不可能避过的情况下,化险为夷。

    “什么叫怎么做到的!我练了那么多年难道白练了?跟你说吧,别看我不练你们那些招式套路,那是因为那些都是虚的,是摆在表面给人看的,我练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是精华,是内涵。大哥懂不?”

    况且很臭屁地自我吹嘘道,不过经过刚才的事,他的确有吹嘘的本钱。

    “狗屁。”周鼎成失笑骂了一句,不过他也承认,况且或许真的得了武术的某些真谛,不然不可能有刚才的表现,难道说况家祖传的内功还有五禽戏、行功真的有他看不出来的奥秘?

    况且在心里却想着别的东西:运气,也就是气运。

    他身上可是有条金龙的,而且吸了不知多少星光似的能量,据那位神仙老人说,那就是天运。或许真正救了自己的就是这种运道吧。

    “没人再来杀咱们吧?”萧妮儿看着周围,依然很紧张地问道。

    “你错了,不是咱们,只是他。咱们两个请人来杀都没人来。”周鼎成指着况且道。

    “你个乌鸦嘴,我怕什么你说什么是不是。”萧妮儿气道。

    周鼎成看看周围稀稀疏疏的行人,而且没人有意靠拢他们,估计这场危机应该过去了,毕竟要策划一场刚才那样的刺杀不是件容易事。

    “走吧,找个地方喝酒,我得喝坛百年老酒压压惊。”况且道。

    对这个提议,另外两人不仅赞同,而且感觉说到他们心里了,他们实在需要一坛百年美酒来压惊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