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十一章 慕容师徒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一章 慕容师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事是一坛子百年老酒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坛子。

    况且他们要的不是一坛子,也不是两坛子,而是五坛百年老酒。

    他们找到附近最好的一家酒楼,直接上到三层,要一间雅间。掌柜的很是作难,说是只有一个雅间是空的,而且还是被人预定的,所以请他们坐大厅,可以给他们折扣。

    “这是什么屁话,我们像是没钱的人吗?”周鼎成憋的一肚子火都发泄到掌柜的头上了。

    “既然有空的,我们要了,谁预定的等他们来了,让他们找我就是。”

    况且说着就把腰牌拿了出来,在掌柜的眼前一晃。

    这是他入宫的腰牌,一直没有用处,他还没进过皇宫呢,因为皇上一直没有召见他,没想到在这儿派上了用场。

    掌柜的没看清是什么腰牌,老实说,就是再仔细看也不知道是什么,这种腰牌在京城里不多,即便内阁大学士都没有,因为凭这种腰牌可以进入到皇帝皇后的寝宫里。皇上就是召见大学士也是在外面几大殿召见,没有在寝宫召见的道理。

    掌柜的知道这年轻人来头一定大得惊人,只好答应,至于那位预定的主儿,等来了再说,反正是熟客,大不了赔礼再赔礼,送上一桌丰盛的酒席什么的也就能敷衍过去了,眼前这位明摆着是惹不起的,因为他根本看不透。

    要说对的人判断,没有人比开店的掌柜更准确的了,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人是干什么行当的,身份如何、家底如何等等,这都是多年熬炼出来的,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况且平时决不会做这种事,没有雅间在大厅坐也是一样,相反,他平时很喜欢在大厅里喝酒,喜欢开放的空间,而不是隔开的雅间,憋屈嘛。

    但他今天实在太需要一个隐秘的地方好好喝喝酒了,于是就拿出了霸王架势。他此刻的心情无法形容。

    酒搬上来后,况且和周鼎成都是大碗满上,一言不发,连喝三碗。

    萧妮儿也不甘示弱,把桌子上的小碗酒杯什么的挪到一边,也是大碗喝酒,不过只喝了一碗。

    况且现在身体里肾上腺素依然高昂,他是后怕,当时不怕,不是不怕,而是连怕的念头都吓没了,过后急着逃离现场,也没觉得怕,现在消停下来,恐惧的感觉就上来了,身体里自然出现肾上腺素激增,以此对抗汹涌的恐惧感。

    “他奶奶的,别被老子查出来是谁做的,否则非灭了他满门不可。”周鼎成愤愤道。

    况且没说话,又给自己满上一碗,他继续喝酒给自己的身体找平衡,不是失去重心的那种平衡,而是身体内部的平衡。

    周鼎成只是说说,单看这两名刺客的身手就明白,如果是个组织,绝不是周鼎成惹得起的,他自己也清楚,如果这两名刺客是冲他来的,第一个刺客那关他就挂了,也没这顿酒了。

    看起来对方对况且是有足够重视的,加了双保险,却不料重视程度还是不够,依然被况且躲了过去。

    躲过两招后,就算再有埋伏也没用,那时候周鼎成已经站在况且身前了,想要杀掉周鼎成再继续杀况且是不可能的,因为慕容嫣然师徒就在附近。

    时间,杀劫拼的就是时间,有时候就是一秒钟!

    她们是看到况且没危险了,这才会追击刺客,如果还有别的刺客,她们决不会这样做。虽说这样做不过是亡羊补牢,可是放任刺客逃走还是太憋气窝火了。

    “这都什么人啊,锲而不舍的,都追了一道了,不是说了咱们***城他们就能罢手的吗?”萧妮儿不解道。

    “连他们的来历都不知道,当然更不知道他们的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想多了没用,喝酒,想要我的脑袋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道。

    他今天有两次出手的机会,完全可以留下那两个刺客,却没有出手。他在躲过必杀一击后,完全可以发出手腕上的兵符,那两个刺客功力再高,也不可能躲得过兵符。

    却也正因此,他才没有发出兵符。既然最危险的那一刻已经躲过去了,也就不用单纯为了杀人而浪费掉两个兵符,毕竟这东西还是保命的绝招,用掉了需要金龙的能量来补充,划不来。

    他现在可是隐约明白金龙的神奇了,虽说不能确定是那所谓的天运救了他,还是他多年练出的身手自救,但他觉得天运的成分还是有许多的,即便不全是。

    等小二端上几盘菜来时,况且和周鼎成已经喝完两坛子酒了,小二看着两个空坛子,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这两位是酒鬼还是酒仙,这也太能喝了吧。

    萧妮儿喝的不多,只喝了三碗,可是小二看着她面前的大酒碗,一样惊叹,这位也是酒中巾帼吧。心里佩服无比。

    不过老酒对化解恐惧这种感觉的确有效,所谓酒壮怂人胆,大凡出征前,将士总要喝酒壮行,其实就是壮胆,酒劲儿上来,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

    况且只是简单地要了几样菜,对他们来说主要的是酒而不是菜,只是进了酒楼单独要酒不要菜有点说不过去,所以象征性地点了几样。

    “如果是护祖派和空空道门的人,他们不会雇***吧?他们会自己出手。”周鼎成依然心有余悸说道。

    他的意思是问况且会不会还是皇上派出的人,虽然怀疑皇上搞暗杀有点搞笑,但其实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皇上搞过暗杀,唐代就有代宗皇帝派***除掉了宦官头领,从而夺回兵权的事。皇上任何事情都可以明面上做,但有些事暗地里做更好些。

    况且摇头,这些事他根本判断不出来,从南京到北京一路上,他遭遇十多次刺杀,最后也没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

    至于说护祖派和空空道门不会雇***来暗杀他,他不完全赞同,现在任何可能都有。他的处境被笼罩在一团浓浓的雾霭里,根本看不明白分辩不清。

    此时,雅间的门打开了,进来的不是小二,而是慕容嫣然师徒。

    两人衣衫整洁,一点不像刚刚跟人激战过。唯一的变化是小姑娘的面纱不见了,可能激战时被人撕掉了,或者是被大风刮走了。况且心头一震,小姑娘虽然面容娇艳,表情却呆板僵硬,就跟在半岛某国刚整完容似的。

    这当然是面具无疑,而且还是很低级的面具。

    “对不起,我们失手了,让他们逃走了。”慕容嫣然点点头,行个注目礼,然后沮丧道。

    “这没什么,他们也失手了,今天好像就是失手的日子吧。”况且笑道。

    他真的没觉得有什么,虽说慕容嫣然真的很厉害,但那两名刺客也绝非等闲之辈,他倒是好奇这位小姑娘也能跟一个刺客战成平手,真不知是这小姑娘的确出奇厉害,还是那个刺客只是精于刺杀,对格斗技击并未臻上乘,他原本还真着实为她担了一份心。

    “前辈,您……请坐,我给您点几样素食。”周鼎成急忙站起来,恭敬一揖后小心说道。

    “说得好,今天可能真是失手的日子。菜不用点了,没有大荤就行。”慕容嫣然说完,也不用让,就在况且身边一张空椅子上坐下,那个小姑娘先是狠狠瞪了况且一眼,好像失手全怪他似的,然后才在师傅身边坐下。

    “没惊动官府中人吧?”况且问道。

    “惊动了又怎么样?”

    慕容嫣然还没回答,小姑娘就抢先反怼道。

    “我没说怎么样啊,只是现在不好太招人注目。尤其对官府,还是避开些好。”况且苦笑道。

    “不惊动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们也找不到我们。反正没出什么事,官府的人转一圈也就回去了,不会劳心费神地查什么,毕竟没出人命。”慕容嫣然端起周鼎成给他斟上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说道。

    周鼎成急忙又给她斟满一杯,他看得出来,这位前辈现在也很需要老酒抚慰。

    在慕容嫣然面前,他不敢坐下,还不如那个小姑娘自然。他是真怕这位前辈,倒不是被教训过,而是这位前辈的传说太可怕了,而且地位还是跟他在武当派的师祖相当的,更不用说她在勤王派中的地位了。

    “那就好。”况且干巴巴地说道,他实在也没什么好说的,小姑娘的眼神不由他分说。

    慕容嫣然又喝了一杯,然后示意周鼎成坐下,这才转身对况且道:“公子,您还是别跟我们怄气了,今天多危险啊。”

    “师傅,你跟他说没用,他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小姑娘把眼前的杯子拿走,自己换了个大碗,然后毫不客气地搬起况且的酒坛子给自己倒满一碗。

    “你怎么说话呢,你家大人没教你怎么说话啊?”

    况且忍着,萧妮儿却忍不了,勃然怒道。

    “怎么了,你想教教我吗?”小姑娘呆板的面孔一阵颤动。

    周鼎成吐吐舌头,这话也就萧妮儿敢说,他可是不敢,这可是当面说慕容嫣然没教育好徒弟。

    “教你又怎么样?”萧妮儿不甘示弱。

    “好了好了,你先给我闭嘴。”慕容嫣然对徒弟斥道。

    然后她歉意似的对况且道:“对不起,是我太宠溺她了,冒犯了公子。”

    “谈不上冒犯不冒犯的,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这位妹子倒是真性情。”况且打圆场道。

    “她是真性情,我就是假的了?”萧妮儿不愿意听了,娥眉直竖道。

    “好了,大敌当前,咱们就别窝里斗了,就算不合作,起码不用相斗吧。”况且安抚萧妮儿道,话中明显带刺儿。

    “公子,我们之间不是合作关系,而是保护和被保护的关系。”慕容嫣然急忙更正道。

    况且一阵头大,这怎么说什么话都能得罪着人啊,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