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十章 谁连累谁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谁连累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回到家,萧妮儿正穿着皮衣在院子里等着他呢,一见到他就扑上来抱住他。

    “我没事,不都跟你说好了吗,你一直在这儿等着啊。”况且道。

    “嗯嗯。”萧妮儿一个劲儿点头。

    “真傻,我跟你说没事就是没事,你还不相信我。”况且赶紧拉着她进了屋。

    “你还是别闯祸了,咱们好生过日子不好吗?”萧妮儿还是有些害怕。

    她并不了解这事的严重性,但隐约感觉出况且这次闯的祸不小,从周鼎成的态度上更是看出有些不妙。

    “我不想闯祸,也想好生过日子,若依照我的意思,根本不会来京城,咱们在南京多好,当然苏州更好,每天读读书、写写字、画几笔画,神仙都比不上。现在呢,我抛家弃子的***来到这里,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况且叹息道。

    萧妮儿默然,前前后后她是全都知道的,她所谓的好生过日子,就是指安全生产消消停停。况且却不愿意如此苟且。

    “现在的情况就好比身体上生了个毒疖子,里面早已化脓了,与其天天提心吊胆地想着将来疖子破裂后会不会要命,还不如干脆挑开,把脓都放出来,或者全好了,或者直接挂掉。”况且解释道。

    “不能慢慢来吗?”萧妮儿显然不赞成他这种激烈的做法。

    “不行啊,慢慢来疖子里的毒就会越来越多,到最后,即使疖子要不了命,人天天担惊受怕的,也可能会被吓死。”

    况且只是借用这个比喻,他是神医嘛,当然在行医上不会如此激烈,遇到有人生疖子毒疮,只会用药化去其中的毒素,而不会干脆挑开。

    萧妮儿被她说服了,两人很少有争执,即便有了,况且总有办法说服她。

    萧妮儿又问了些张居正如何对待他的事,况且拣些轻松的说了,然后笑道:“没事,至少有徐相和大人保着我呢,高相也会向着我,那些谏官们吃不了我。”

    “那就好。”萧妮儿这才安心。

    况且搂着萧妮儿,直到她睡熟了,这才悄悄起身,然后到另一个屋子里***。

    正如他对周鼎成所说,现在只是破局的开始,以后如何发展还不知道,他现在必须随时保持心境的空明,这样才能不走错招、昏招。现在他就是在过一条湿漉漉的独木桥,稍有不慎,就可能跌个粉身碎骨,倡议修改太祖宝训可是实打实的谋反大逆之罪,真要被坐实了罪名,就是内阁全体也保不住他。

    陈慕沙每次给他来信,每每大谈理学心学,而不谈论家务事,他深知况且现在的处境跟赣南时的王阳明一样,从破围到逆袭,绝处逢生不是容易的事,怎么看都是在走钢丝。

    况且***感悟了一个时辰,既像有所得,却又什么也没得到,心之感悟就是如此,大都是潜移默化,需要一段时期的积累,然后才能得到突破,达到顿悟。

    这还是顿悟吗?顿悟不应该是豁然开朗吗?非也。没有点点滴滴的积累,绝不可能顿悟。

    六祖慧能是顿悟的最佳范本,真可谓之言下即悟,只是在街上听到别人念金刚经中的一句“应无所住而住其心”就顿悟了,他的积累何在?

    其实顿悟这件事真还没发解释,只能说慧能不是一世人,他不知生死轮回了多少次,而且每一次轮回都是心向佛学,多少次轮回的积累,这才能让大字不识一个的他顿悟。

    试想一下,大字不识一个的人,如何才能理解“菩萨应无所住而住其心”这句话的意思?

    就是饱读经书,满肚子墨水的人也只能从文本上理解这句话,却得不到其中的真意。慧能却一下子就领悟到了,而且顿悟成佛,也只能以无数次的生死轮回来解释他的造化了。

    否则修佛就根本没必要了,大家都去砍柴卖肉,也不用读佛经,只等着听到那句***顿悟吧。

    闲话一句,慧能一辈子也不识字,他给人答疑解惑都是让人给他念经书,然后他逐字逐句给人解释。可是佛经是无数最有才华的文人翻译出的最优美的文言文,他怎么能理解文本的呢?

    在浩繁中国古代典籍中,文字最优美,哲理最深奥的就是佛经。

    第二天上午,赵阳带着鲁豪来了,一见面就嚷嚷着:“兄弟,你也别怕连累我了,我都已经把你连累成这样了,还怕你连累?”

    况且笑了:“二哥,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还不严重?跟你说兄弟,这事大发了,你可能真的要摊上大事了。”

    周鼎成把鲁豪请到另一个房间去坐着闲聊一些江湖中事,鲁豪知道周鼎成是武当派嫡系***,而且武功也很高,对周鼎成极为恭敬,没事就向他请教一些拳法脚法,周鼎成就随口指点他几句。

    况且跟赵阳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家人上茶后也退了出去。

    况且倒没赵阳这样悲观,对他来说,最危险的是在从南京到北京的路途上,还有就是前些天被刺杀时,那才叫生死系于一线,他现在都迷糊着自己怎么就恰好躲过去了,只能说命不该绝。

    “跟你说,我家老爷子回家后,问出是我跟你说了皇上想要放开海禁的事,差点把我的皮剥了,要不是我大哥替我说情,今儿个可能就见不到你了。”赵阳哭丧着脸道。

    “老大人这是过虑了,事情没这么严重。”

    “兄弟,还不严重?跟你说吧,现在外面文官们气势汹汹,都想剥你的皮吃你的肉呢。修改太祖宝训不是闹着玩的事儿,你怎么这么冲动?这事肯定是要做的,却不能这样做,得慢慢的巧立名目来做。”

    “我也不是冲动,我这样做自有我的道理,你放心就是。”况且喝口茶道。

    “但愿你有你的道理吧。张大人那里怎么说,他会不会死保你?”赵阳问道。

    “张大人当然会保我,可也有限度,这事还得看皇上的态度。”况且笑笑道。

    “我家老爷子连夜拜访了一些公侯家,串通他们一起来保你,他们当然没法公开保你,只能走宫中路线,让里面的人尽量为你说好话,对了,你跟英国公夫人很熟的吧?”赵阳道。

    “英国公夫人?很熟啊,非常熟。”况且笑了。

    他跟英国公夫人可是在凤阳共过生死的,这交情还真是不一般。

    “英国公夫人说她要进宫去找几位娘娘,吹吹皇上的枕边风。英国公夫人肯为你这样做,真的说明你们交情不浅。”

    “这样不好吧,声势是否太大了些。”况且皱眉道。

    “有什么不好的,你现在也是咱们功臣家的一员,当然不会看着让你被那些文官们随意蹂躏。”赵阳理直气壮道。

    况且这才想起自己也是武城侯府的二老爷,当初还差点弄个侯爵当当,只是他经常意识不到这个身份。

    “咱们功臣家平时也经常斗个不休,可真要有人欺负咱们圈里的人,大家还是会团结一致对外的。对了,你们府里可是有两张免死金牌的。”

    “没用,免死金牌不能免除谋反大逆之罪。不过不用忧虑这个,皇上真想杀我也不用费什么心事,皇上若是不想杀我,别人也动不了我。”况且道。

    赵阳这才宽心些,他着实为况且担心不小。

    “跟你说,老爷子回来说当时皇上把你的奏折发下来后,朝廷上那个好玩啊,徐相、高相、张相都是大眼瞪小眼,都以为是对方怂恿你干的,他们恐怕还不知道始作俑者就是我赵二爷呢。哈哈。”赵阳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况且这只是宽赵阳的心,他知道现在权力不都在皇上手里,内阁六部的权力还是非常大的,皇上想死保谁都未必能保得住。

    前朝时,嘉靖帝曾经死***宠臣仇鸾、陆柄和评定倭寇的功臣胡宗宪,结果仇娈伏诛,陆柄下狱,胡宗宪在刑部监狱中庾死。

    所谓庾死就是犯人在长期监狱生活中,忍受不住长久的酷刑折磨而死,当然也有饿死的冻死的等等,统称之为庾死,状况可想而知。

    况且并没特别担心这些事,他的倚仗还是在于徐阶、张居正身上,老师也会在幕后运作一些事,这些事他并不知道,但知道老师决不会坐视不管,而且老师的能量究竟有多大,他还真估算不出。

    皇上那里他也有筹码,毕竟他是皇上以后保命的王牌,皇上难道愿意毁掉自己保命的法宝?他是神医,这就是他最大的法宝。

    一个人当上皇上后,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国家百姓,不是大小臣民,也不是金银珠宝,宫殿池苑,甚至也不是嫔妃子女,而是自己的命。

    中午,况且请赵阳在附近的一家酒楼里喝酒,算是答谢他上次的接风宴。

    既然已经开始要破局了,避嫌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了。过于避嫌,反而显得自己太小气,甚至还会引发不必要的误会。

    他忽然想到一点,皇上封自己为锦衣卫指挥使,依据是不是武城侯历代的祖荫,毕竟功臣家除了可以嫡长子继承爵位外,***的子孙也是有荫袭的。

    那些谏官们没有在这件事上对他发难,难道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他以前还真的没想过这个,现在想起来,自己还是太嫩了些,一个标准的官场白丁,连这个显而易见的事都没想过。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