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妻为大都督 > 第316章 居然是她!

妻为大都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6章 居然是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卿来到府门之前,亲自对门口侍立的阍者说明了来意。

    好在折秀本就是卿连连咋舌不止。

    便在这个时候,当先领路的阍者站在正堂台阶下一拱,对着折秀崔文卿两人笑道:“杨夫人,崔公子,小姐说了,还请杨夫人你现在偏厅稍后片刻,至于崔公子你,径直进入正堂便可,小姐已在堂内等待。”

    一听陈宁陌居然想要单独见自己,崔文卿倒是有些说不出的意外。

    不过刚才得知陈学士乃是年轻女子之事后,他心内原本仅有的一丝敬畏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当下也不犹豫,颔首言道:“那好,秀姐,就有劳你在外等待,***了。”

    折秀含笑点头,再次叮嘱道:“记得见到陈学士,一定要谦逊礼貌一些,学士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可莽撞,更不要失礼,留给学士一个好的印象。”

    “知道啦,知道啦。”似乎有些嫌弃折秀突如其来的唠唠叨叨,崔文卿笑嘻嘻的摇了摇折扇示意明白,抬步朝着正堂走去。

    宏伟的大堂内红毡铺地,陈设华丽,入门之处摆放着两个等人高的青铜仙鹤香炉,仙鹤单腿独立,作势欲飞,端的是栩栩如生。

    而在正北面那张宽大的案几后,正端坐着一个穿以湖水色靓丽衣裙的女子。

    她发鬓高盘,螓首娥眉,身形曼妙,此刻手持毛笔低着头也不是在写些什么,却是看不见容貌。

    回想起折秀的吩咐,崔文卿自然不敢失礼,踩着猩红松软的红地毡步入厅堂,对着正坐在案后的女子拱手一礼问好道:“在下崔文卿,此番冒昧打搅,见过陈学士。”

    “这里并非国子监,用不着太过拘礼。”陈宁陌边说边放下了手中毛笔,抬起螓首朝着堂中所站立的年轻士子一望,如同雷轰电掣一般,陡然就呆住了,双目也是睁得老大老大。

    这时候,崔文卿也看清了陈学士的容貌,瞬时间惊奇得如五雷击顶,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木头一般地站在原地不动,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

    两人四目相对,神情均是错愕,就这么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宁陌当先回过神来,只觉一股无与伦比的羞愤从心底蔓延而起,俏脸陡然就涨红了,拍案而起怒声言道:“居然是你,你这个可恶的登徒子!”

    崔文卿亦是霍然醒悟了过来,脑袋却依旧有些转不过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陈宁陌又气又怒,更有一种吃了暗亏却不敢言明的羞愤之感,咬牙切齿的言道:“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的?原来你就是崔文卿!”

    “等等……让我捋捋目前的情况……”崔文卿大手一摇,想了想这才想明白了其中最为关键的问题,哭笑不得的言道,“擦!不会这么倒霉吧?你就是陈宁陌陈学士,我要拜师的对象?”

    陈宁陌也是觉得荒诞不经,然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她不相信,这个前几天调戏轻薄她的登徒浪子,居然就是她答应了官家要收的学生,实乃荒天下之大稽,让她情何以堪!

    说起来那晚被这恶厮轻薄气得昏迷倒地,其后在凉亭转醒的时候,陈宁陌心内是惶恐不安的,生怕那恶人乘她昏睡的时候,又是乘机对她动手动脚,甚至还……

    待到她惶恐不安的回到房中,仔细检查周身上下毫无异样的时候,陈宁陌这才松了一口粗气,然心内却是对那登徒浪子更为憎恨了。

    她本想立即吩咐陪同她而来的侍卫将那登徒浪子抓起来重重发落,然一想到如果此事传了出去,必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徒增笑料,对她的名声也是产生极大的损伤时,陈宁陌也只能选择将这份委屈藏在心里,不能对任何人提及。

    原本,她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才短短三天时间,她又在府中遇到了这个登徒浪子,且登徒浪子还是她即将要收入门下的学生,实在令她大感措手不及。

    看到了面前伊人变幻不止,含怒含愤的娇靥,崔文卿心知这次拜师已是不可能,但为了解释清楚,他还是拱手一声,轻叹言道:“陈学士,不管你信不信,当夜之所以要将你扑入水池,是因为在你头顶有一条毒蛇,在下也只是事急从权,救人心切,才无意冒犯,绝对没有半点轻薄之意,而后来你气晕在地,在下担心你躺在草地上会不慎着,又才将你抱起放在了凉亭当中,及至你转醒,我才悄然离去,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便是事实。”

    一席话听得陈宁陌面红耳赤,更觉羞愤难耐。

    特别是听到他亲口承认是他将昏迷不醒的自己抱入凉亭,且那时候两人还肌肤相贴,身躯触碰,更让陈宁陌觉得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她的脸上来了的,***辣,红彤彤的,芳心也是乱跳如鼓,根本就不能平静下来。

    气氛就这么久久沉默着,唯闻陈宁陌急促的喘息之声,崔文卿却是一脸淡然,因为这件事他自问问心无愧。

    不知过了多久,陈宁陌终是一声沉沉的叹息,问道:“刚才你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崔文卿正容言道:“自然无假,在下当时若真想轻薄学士,乘你昏迷的时候岂不更好?你岂有半分招架之力,还不是让人为所欲为。”

    “闭嘴,你还敢提这件事!”陈宁陌面红如血,拳头紧紧攥着,指甲已是深深楔入了掌肉之中。
妻为大都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