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十四章 南京来信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四章 南京来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古人云,大义之所在,虽蹈死而不顾。这就是孟子舍生取义的精髓。

    但什么是义,却是人见人殊的,不同的人,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团体,对义都有不同的定义。

    况且倒是没想到,自己竟也有代表大义的殊荣。这这这,却是没法谦虚的事情啊。

    是不是殊荣不重要,相反,自己变成了一张蛛网上的虫子,这是关键,或许对编织蛛网的蜘蛛来说,捕食也是一种大义,而且相当凛然,虽死也得去搏一搏。

    况且知道这样想未免太偏激,太愤世嫉俗,别人可以装着无事,他却无法回避这个残酷的现实。

    此时,门开了,萧妮儿带着一身寒气进来,张牙舞爪道:“好啊,你们两个偷着喝酒不叫我,好有良心啊。我带着丫环们把里面的雪都打扫干净了,等着你们呢。你们倒好,自己偷着喝起来了。”

    况且扮了个鬼脸:糟了,回来忘了向萧妮儿报到了。

    他是在路上跟周鼎成没有说完话,回来就继续说,全然忘了萧妮儿在等他去张居***里打听来的消息。

    “这个嘛,我们是路上太冷了,就先喝几口,准备一会找你的,这不我们连菜都没拿,就是先喝两口,暖暖身子。”周鼎成急忙为况且开脱。

    “雪还没停,干嘛现在扫雪,等雪停了再扫也不迟啊。”况且赶紧岔开话头。

    “等雪停了,门就得堵死了,出都出不来。家里这么多人,闲着也是闲着,干嘛不让他们扫雪。”

    “嗯嗯,妹子说的对,***叫他们出来扫雪。”周鼎成赶紧出去,把仆人都叫出来开始扫雪。

    “怎么样,今天张大人说什么了?”萧妮儿见周鼎成出去叫人扫雪,遂了她的愿,气立刻就消了,急忙问况且,这也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

    “还是老样子,大人物装哑巴,皇上不发话,只有那些言官在攻击我。”

    “那要不要紧啊。”萧妮儿心里突突的。

    “不要紧,只要皇上不开口,下面那些人拿我没办法。”况且坦然道。

    “你觉得皇上会保你?我看有点悬。”

    “你还不相信我啊?”况且有些诧异。

    “不是不信你,刚刚接到左姐姐的来信,她在信中说南京那边对这件事看得很重,左姐姐还问我究竟是谁让你上的这道奏折,她知道你一向稳重,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更不是那种不经过思考就行动的人,南京那边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起因,都在担心你呢。”萧妮儿解释道。

    “哦,这事跟别人没关系,是我自己要做的,我也是经过仔细考量才做出的决定,你尽管放心。这件事可能会有曲折,不过最后嘛,嘿嘿。”况且打了个响指,表情很是得意。

    “我信你就是,反正咱们一路上那么多险关都过来了,总是能逢凶化吉,是吧。”萧妮儿点头道。

    她的确并不担心况且上书的事,是因为她真的不明白这事的真正意义所在。她之所以惊慌是被左羚在信中的恐慌传染了。不过她倒是为况且担心那些隐藏暗处的敌人,比如前些天遭遇的那次刺杀,现在她还常常后怕得睡不着觉,得在床头备一壶酒,实在睡不着就喝一壶酒安眠。

    “对了,中山王府也来了一封信,我没拆,你自己拆开看吧。”萧妮儿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况且。

    “师兄来的信?”况且笑了,这家伙可是懒虫,让他提笔写信那是天大事情。

    不过他一看信封就知道猜错了,信封上用的泥封是魏国公的印鉴,师兄决不会这样做。也就是说,这封信是魏国公亲自发出的。

    他诧异了,魏国公怎么会给他写信?即便有事,完全可以让师兄出面写信,为什么亲自上阵?

    他拆开信封,取出信来,上下浏览一遍,果然是魏国公的亲笔,内容却是寥寥。

    魏国公在信中只是说皇上把况且的奏折抄本发给了他,让他做评价。魏国公却略过了开放海禁这事,只是在奏折中奏明:况且心地澄澈如赤子,保无二心。圣上明察。

    况且如入五里雾中,魏国公特地奏本保他绝无二心?这是什么意思?

    不论这些言官如何攻击他,也不过说他胆大妄为,或者恃宠而骄,或者目无祖训国法等等,喊杀声固然一片,却没有一人说他有没有二心的事。

    二心?这是何意?这可是把问题升格了啊。

    皇上究竟向魏国公咨询了什么,魏国公才保他无二心?

    况且有些头大了,有没有二心这可是大问题,一般而言,对臣子来说不存在有没有二心的问题。因为有没有二心一般来说是指这个人有没有投降外敌的异心,或者特指谋反的野心。

    在当时而言,无论塞外还是藩属各国都不存在跟朝廷分庭抗礼的敌国,皇上究竟在疑心什么?

    “怎么了?坏消息?”萧妮儿看着况且沉思不语,又紧张起来。

    “没有,只是没想到皇上在把我的奏折下发大臣们讨论前就先发给魏国公了,魏国公还在奏折里保我了。”况且道。

    “这不是好事吗?魏国公保你应该比张大人分量更重?”

    在萧妮儿的心里,中山王府肯定比张居正更有势力,这当然是平民的想法,实际上内阁大学士的权力远高于国公侯爵。太祖定下的勋臣武将不得与闻国事,这一条就把这些功臣世家干政的路封死了。

    当然这只是封死了大路,小道还是很多的,太祖不允许太监干政,结果现在宫里的太监们实际上就是一套完整的行政系统,再加上各地的镇守太监,已经形成另一套行政体系,这套体系只是暗中起决定作用,却不露出表面。

    宫里的司礼秉笔太监就是内宰相,这一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没有这个内宰相点头,内阁大学士只能束手无策,难有任何作为。

    也许有人会问,那皇上哪去了?皇上发话不久行了吗?

    皇上自然是至尊,如果他勤勉的话,完全可以把内相、外相都废掉,自己领导六部统驭全国,朱元璋就是这么干的,而且干了一辈子,制度也是这么定的,可惜他的儿孙们不如他能干,也不如他勤勉,大事小事都得借助左右手来实施,这左右手就是内外宰相们。

    “对了,左姐姐说她要过来。”萧妮儿又道。

    “什么?这时候她不应该来,不是说了等局势稳定下来,再把她们都接过来吗?”况且有些焦躁了。

    “你说有什么用,左姐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不过人家说了,不是为你来的,是要在北京开药铺,发展她的买卖。你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萧妮儿笑了起来。

    况且急道:“那也不行,至少等春暖花开,冰雪都化了,路上才好走。现在大雪漫天的,怎么走啊。我一会儿给她写信,告诉她一定得再等一段时间。不,我马上就写。”

    况且真急了,他可是知道这一路上所受的辛苦,就是没有任何风险,在冬天的北方赶路绝不是件容易事,更何况她一个女子。

    她要是出门,太夫人一定会派卫士护送,但即便如此况且也不放心。这可是千里迢迢啊,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你给她写信也没用,以前是太夫人强拦着她,她才没能跟着咱们一起走,这次据说太夫人都要来,还是左姐姐说她先过来看看你的情况再说,太夫人才没有上路。”

    况且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他给家里的信中可是从不提这些麻烦事的,显然太夫人全部都知道了,消息的来源一定是武定侯府。

    再联想到赵阳说的几个公爵侯爵都联合起来要去宫里为他说情,他明白这次真的有些玩大发了。

    “你们两口子吵什么呢,我在外面都听到了。”周鼎成进来问道。

    “你怎么不在外面监工,又跑进来做什么?”萧妮儿笑道。

    “我听你们吵的热闹,就进来听听究竟怎么回事。你放心,外面那些人不敢偷懒,不然我让他们都爬冰卧雪一个晚上。”周鼎成笑道。

    况且有些心烦意乱,气呼呼把左羚要来的事说了。

    周鼎成笑道:“这什么大事,来就来呗,当初不让她们来是对的,想想咱们一路上遇到的麻烦事儿。可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危险了,晚来不如早来,反正她是要来的。”

    况且倒是不担心左羚在路上有什么风险,主要是不想让她陷进麻烦事里,只要皇上一天不表态,警报就不能消除。

    周鼎成明白他的心事,笑道:“你以为她们在南京就没有麻烦了?安全不安全都在你身上,你安全,别人就都安全,你要是出事了,她们在南京难道能置身事外?是祸是福还不是一道旨令的事。”

    况且明白这道理,可还是不希望他出事时一家老小都在京城待着,在南京毕竟还有个缓冲吧。

    “你放心吧,她若是上路了,咱们的人会做出安排的,人到了京城,保住你们的安全也没任何问题,主要看你下一步打算怎么走。”

    况且知道周鼎成指的是勤王派那里,现在慕容嫣然师徒两人就在另一条街上租了房子住,索性也不避开他了,原来是暗中保护,现在基本是公开了。

    况且搁笔叹息,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要保护家人的平安,现在冒险一搏也是为了自己的子孙着想。

    一个刚二十岁的人就在为子孙着想,这事儿听起来不免有些可笑,但他真的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谁叫他摊上这么个与众不同家境的呢。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