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十六章 比窦娥还冤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六章 比窦娥还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不再追问了,他从慕容嫣然诚挚的语调中听得出来,她说的是实话,她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当然,她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又是怎么想的,未必会说出来,别人也没有权利干涉。

    萧妮儿和那个小姑娘走在他们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两人却悄声叽叽喳喳说了起来,显然这一会的工夫,两人就熟络上了。

    况且自然能听清她们说什么,居然是在讨论北京的各种零食小吃,这也是萧妮儿的最爱,没想到小姑娘居然也是个吃货。

    慕容嫣然对况且笑了笑:“这孩子就是喜欢各种零食。”

    ⊙拧br />
    如果况且不是她们的特殊保护对象,小姑娘即便不找他的麻烦,估计早就弃他而去了,保不齐还会给他身体某个部位留下永久的记号。问题是她加入了这个组织,承担了终极使命,那就是保护况且的安全。这就叫上了贼船啊。

    几个人继续走着,只是况且再也没有那种松散的心境了,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总觉得心里有点发虚,他在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可是真没想起来哪件事值得一个小姑娘如此鄙视。

    “是那位苏州头牌的事。”慕容嫣然见他双眉紧锁,费力思索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只好提醒一句。

    “香君?香君怎么了,我对香君很好啊,从没做任何缺德事啊?”况且更糊涂了。

    “还没做缺德事,自己假装伤心,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骗的那位姐姐动了芳心,结果你就把人家骗到手了,这还不缺德?”小姑娘回头怒目道。

    “还有这事?好妹妹,赶紧跟我说说,一句都别漏。”萧妮儿来了兴致,拉着小姑娘的手热切地道,她当然知道况且跟李香君的事,也知道他们的真正关系,可是两人怎么走到一起的,她却不知道。

    “姐姐,这事你打听干什么啊,我说了都怕脏了自己的嘴,你听了也就是伤心罢了。”小姑娘深表同情地看着萧妮儿,为她的遇人不淑感到无比凄凉和悲哀。

    “别啊,我就喜欢听这个,说给我听,我一点都不伤心,真的,好玩呢。”萧妮儿没心没肺的笑道。

    “我说两位,这可是大道上,人来人往的,你们还是回去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这些吧。”周鼎成回头笑道。

    “人来人往的?这路上没有什么人啊。”小姑娘看着静悄悄的街道,一脸的迷惑。

    “隔墙有耳,这两边都是墙啊。”周鼎成指着街道两旁人家的围墙说道。

    “哦,那就回去再说。”

    小姑娘其实并没有告诉萧妮儿的打算,她一个女孩子家,每每想到那天夜里的事都会羞得面颊发烫,好像自己做过什么亏心事似的,哪里好意思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周鼎成的话恰好给她解了围。

    “哦耶,某人在外面好像秘密挺多的啊,回去八一八吧。”萧妮儿走过来,笑眯眯看着况且。

    “这……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吧,你不是都知道的吗?”况且摸摸脸颊道。

    “我是知道,可是知道的是结果,不是过程,我要的是过程,是细节,不是说细节决定一切的吗?”萧妮儿来劲儿了。

    “嗯,好好好,细节细节,回家慢慢说。”况且推搪道。

    “嗯,一听就是糊弄,没有真心实意。大哥,你可是天天跟着他的,说说吧,他瞒了我们姐妹多少事?”

    “我天天跟着他?那是现在,以前在苏州我从来不跟着他,我啥都不知道。”周鼎成急忙撇清,这两边他哪头都不好得罪,不然绝没有好果子吃。

    “算了,以前的既往不咎了,以后咱们两个可得看紧点儿。”萧妮儿很大方地甩了下手,好像真的一下子把过去都甩掉了。

    “姐姐,你不能这么饶过他,这种人啊,得勒住他。”小姑娘急忙拉着萧妮儿的手捏了一下。

    慕容嫣然苦笑摇头,这孩子就是实心眼,人家夫妻打情骂俏的,你跟着掺和什么啊,还当真了,丫头就是丫头。

    她对况且的事最清楚,知道李香君那一家人都是盐帮打包送给况且的,不接受还不行,因为这个,况且差点跟盐帮翻脸。后来况且提出为盐帮开辟一条海外通商渠道的要求,这事儿必须由他们向海外君王组织通报情况,自然也就查明了事情的来由。

    君王组织包括勤王派里一些人对此事有些不满,觉得况且痴迷女色,为了自己逍遥快活,竟然做这种亏掉血本的生意,他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根本不知道一条海外安全通商路线意味着什么。

    不满也罢,冷嘲热讽也罢,却不能把况且的话儿当耳旁风,最后君王组织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只是有个前提条件,等况且亲自到了海外,这条约定立即启动生效。这等于也是一条反制约。

    况且并不知道事情的后续,他也不关心,当时他只关心李香君和那三个丫环的安危,至于海外贸易生意,他根本就不知怎么回事,爱咋咋地吧。

    盐帮也很满意,毕竟这是以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大筹码的交易,虽说兑现是在以后,可是他们押注的也是将来,根本没想过马上能实现。

    以几个***换取一条代表着黄金珍珠玛瑙的海外贸易安全通道,天下哪里有这么美的事情。盐帮明白的很,这只不过是跟况且达成了一个意向,他们许诺的丰厚的保护费同样也是在约定实现以后才会兑现,退一步说,哪怕最后根本不能实现,他们交好况且,榜上他身后的势力,那就赢大发了。

    至于勤王派和君王组织,都是各自心里都有一笔账,觉得怎么样都不算亏,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们受制于上几代传承下来的约定,必须接受况且的指令。这就是一盘相互制约的棋,你走一步,我才能走一步。

    对于这件事,况且是满意的,至少李香君她们得到了完全的自由,而且安全也得到了充分保证,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这样一笔三方面都糊涂着的账,居然是皆大欢喜,每一方都认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所以一切相安无事,唯独小姑娘始终耿耿于怀,却又不知道个中奥妙。

    “哎,我说在苏州你没做过太多欺骗她们的事吧?”周鼎成偷偷溜到况且身边,心虚地问道。

    “你胡说什么啊,我是那种人吗?你居然也这么看我?”况且义愤填膺。

    “这个……谁敢保证啊。”周鼎成两手一摊。

    “你……叛徒。”况且马上找到了自己鄙视的目标。

    “我不是背叛你,而是觉得这事没法保证啊,毕竟你不是我。”周鼎成咧嘴笑道。

    冤啊,简直比窦娥还冤。

    况且不说话了,直接越过萧妮儿和小姑娘,大步走在前面,一瞬间觉得这世上再无可以完全相信的人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