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十七章 基友秘语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七章 基友秘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中午,一行人在一家饭店落座,饭店伙计用讶异的目光打量着来客,心里止不住开始八卦起来。不过,他们的行头在一般人看来的确有点奇怪,慕容师徒完全是出家人打扮,还带着面纱,况且几个完全是俗人,如何就混在一起了呢。

    看不顺眼是一回事,可是看到这几人的气势,敢上来惹事的还真没有,大不了就是好奇看几眼,然后背后议论几句。

    况且自然不理会这种事,而慕容嫣然师徒,对一般平民几乎是视而不见,若不是随着况且,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她们根本不会驻足,吃饭就更别提了。

    “公子,饭后还是赶紧回去吧,大街上人杂不安全。”慕容嫣然目光扫了扫四周劝道。

    “***怕什么,不是有我们在吗?”小姑娘不以为然道。

    这一路上小姑娘一直和萧妮儿叽叽喳喳说话,也不知怎么两个人一下子就热乎上了,先是并肩走,过后就是手拉手,到了饭点,两个人还是腻歪在一起,嘀嘀咕咕,把况且看的张着口说不出话来,都是一样的人,这人缘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哩。

    “上次的事是意外,不会经常发生的,这不是天子脚下嘛。”萧妮儿跟小姑娘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也帮腔道。

    慕容嫣然看看况且,归根结底最后还得况且发话,她只能劝说。

    况且点头笑道:“没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越是怕,越是找上门来,在家里待着也未必就保险了。”

    他如此一说,慕容嫣然只好闷头不语,目光扫了一下周鼎成。

    周鼎成立即露出嘿嘿一笑的神情。

    “嗯,你这几句话说的还算像点样子,有一点男子汉的气魄。”小姑娘罕见地赞许道。

    况且笑道:“多谢夸奖。”

    况且和周鼎成陪着慕容嫣然喝酒吃菜,她并不是出家人,却不食荤腥,只是吃素菜,酒倒是喝,只是喝的不多。

    慕容嫣然话很少,弄得况且也不好说什么,周鼎成更是不敢乱说话,每说一句都要掂量半天才敢开口,桌子上,就萧妮儿和小姑娘两人虽然近似耳语,却能畅所欲言。

    况且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小女子的话语半径,无非是脂粉、女红、各地零食美食如何如何,这小姑娘可是一代女侠啊,也不过如此。天下女***概都一样吧。

    “你甭看我,她跟着我只是修行,并没有出家,生活习惯和你们是一样的。”慕容嫣然感觉到了况且的不解,立刻回答道。

    “前辈也不是出家人吧?”况且问道。

    “我不是,当初像她似的跟着我***修行,我***也不是出家人。”慕容嫣然道。

    “那您这是什么门派?峨眉派还是金顶派?”

    “哪里有什么峨眉派,无稽之谈,我只是住在峨眉山金顶上,无庙无观,只是一个人修行罢了。”慕容嫣然坦然道。

    “就这么简单?”况且有些不敢相信,也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在峨眉金顶上修行,别说修行,就是生存都很难吧。

    “那还有什么复杂的,其实修行是最简单的事,俗世的事才最复杂,最麻烦。”慕容嫣然淡淡道。

    “前辈虽说只是一个人,却比得上任何门派。”周鼎成适时恭维一句,也许说的是实话。

    “怎么是一个人,还有我呢。”小姑娘听到这话不愿意了,转头插了一句。

    “对对,是您两位堪比任何大门派。”周鼎成急忙改口。

    “峨眉金顶是什么地方?”萧妮儿不解地问道。

    “就是峨眉山的山顶啊。”小姑娘答道。

    “那为啥叫金顶,是金子铺的?”萧妮儿继续问。

    “哪里有什么金子,就是这么个叫法。不过,早上日出时还有黄昏落日时,山顶的确是一片金光,看上去整个地方都金灿灿的。”小姑娘不无自豪的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们在山顶上怎么过日子啊,吃什么啊?”萧妮儿丝毫不羡慕山顶上的生活,她可是山镇上的人,知道一个人在山里过日子是怎么回事。

    “有人送粮食啊,山顶有菜地,可以种菜,山里也有各种野味。”小姑娘乐滋滋的道。

    “听上去是不错,可还是不如在城里过日子方便吧。”萧妮儿皱眉说道。

    “他们是修行,不讲究过舒服日子,要的就是简朴。”况且笑道。

    况且心里有些羡慕,若不是俗事缠身,他也想找个清静的地方静修一年半载,起码试试入定的滋味,城里的生活固然舒服惬意,但心不静。

    “想过舒服豪华日子,可以去他们武当山啊,他们的日子跟帝王差不多,住的都是宫殿。”小姑娘指指周鼎成,话语中略微有不屑的意思,显然对武当派的豪奢不满意。

    “那个,我们武当派也不算什么的,要论这个,还是天师教他们,那才叫堪比帝王。”周鼎成真不愧是武当派的高手,一个四两拨千斤,就把矛头转移到天师教那儿去了。

    “各家有各家的修行法,最好不好乱比。”慕容嫣然显然不想徒弟抨击别的门派,敷衍了一句。

    “对了,天师教的人前辈认识吧?”况且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

    他不知道天师教算不算勤王派的人,不过凤阳那场混战他们站在了他这一边,跟慕容嫣然并肩作战。

    “天师教的人?当然认识,你要找天师教的什么人?”慕容嫣然反问道。

    “嗯,我有一样奇怪的东西,想找他们名宿高手鉴定一下。”况且道。

    他是忽然想到自己那幅闹鬼的地狱图了,现在根本打不开,这铁定是闹鬼无疑,所以想找天师教的高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要说天下各门派中,对鬼研究最深入的别无他人,唯有天师教。

    当然天师教里的派别也很多,精于内功的、精于符的、精于驱鬼禳灾的,况且也不是特别明白其中的奥妙。

    “好吧,哪天我请一位天师教高手过来,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跟他说。”慕容嫣然答应道。

    “多谢!”况且微微拱手。

    他现在根本不敢把那幅地狱图带在身上了,可是扔掉又舍不得,毕竟是救过他多次命的东西,如果不是无意中把那幅画卷带在身旁,他可能根本到不了北京,在路上就死过几回了。

    虽说这是件护身的大杀器,他却也不由的担心,怕这东西有一天噬主,鬼物这种东西哪里有什么道理好说,聊斋里的鬼都通人性,决不能完全相信。

    周鼎成不由缓缓摇头,他明白况且的意思,却不支持况且的想法。且不说天师教的人能不能解开谜团,弄清楚画卷究竟变成了什么东西,根本就不应该让任何人知道有这个东西存在。

    “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啊,神神秘秘的,难道是基友秘语?”小姑娘看着两人的神情,不禁起疑道。

    慕容嫣然瞪了小姑娘一眼。

    “他有两幅自己画的画,也不知怎么搞的,每次一挂出来屋子里就阴森森的,他觉得可能是闹鬼,就想找个明白人看看。”萧妮儿全然不忌讳地说道。

    “还有这事?”小姑娘倒是诧异了。

    “哦。”慕容嫣然哦了一声,明白了,她的确是多次感觉到况且的住宅里阴气森森,以前还没怎么在意,只是以为老房子了,可能时代久远,再加上况且家里人实在少,所以才会这样,此时才明白居然是这两幅八卦的画闹的。

    “可不是吗,每次他一挂上画,我们都不敢进他的书房,就他一个人敢在里面呆着。”萧妮儿神情紧张地道。

    “那我要看看,我还没见过能闹鬼的画呢。”小姑娘倒是兴奋起来了。

    “其实不用天师教的人,前辈看看就能明白了。”周鼎成急忙道,听他的话,似乎对天师教的人还不是很放心。

    “这也好。”况且点头。

    慕容嫣然没推迟,她倒不是自负,而是感觉到了威胁,如果况且家里真有闹鬼的画,对况且岂不是最大的威胁,而且近在肘腋,她根本防护不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没有伤人的事发生吧?”慕容嫣然真的有些不放心了。

    “没有,是我自己画的,至于为什么会阴气森森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倒是不受影响,就是别人受不了。”况且解释道。

    他心里暗想,伤人不伤人?都吞噬了好几个高手的魂魄了,还敢说不伤人?若真是不伤人,他就不用伤脑筋了。

    他当然不能把两幅地狱图的战绩说出来,这里面有太多的隐秘,只能烂在肚子里。两幅画引发的一连串事件,萧妮儿和周鼎成也不是全知道。

    “事不宜迟,吃完饭咱们赶紧回去看看。”慕容嫣然的心猛然抽紧了。

    大家也不多说话,吃完饭后就赶回况且的家,到了书房里,萧妮儿去安排丫环们烧水烹茶,周鼎成和况且陪着慕容嫣然师徒落座。

    “会闹鬼的画呢,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小姑娘是急性子,坐也坐不住,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叫嚷道。

    况且打开锁着的书橱,拿出那两幅地狱图来,递给慕容嫣然。

    小姑娘抢先接过去,想要展开画轴,可是用尽力气也打不开。

    “咦,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粘在一起了,还这么牢固,你用的什么糨糊啊?”小姑娘累的手都软了,还是没打开。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