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四十三章 驱虎吞狼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三章 驱虎吞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俺的个亲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究竟要干啥?

    况且彻底迷失了自我。他从来不知道,也不相信一个人会如此重要,竟然会关系天下兴衰,而且这个人还是他自己。

    还有还有,千机老人为何主动找上他,为何在凤阳显露神迹,把护祖派和空空道门的高手一网打尽,然后挪移到了九霄云外,而且还在他手腕上留下两道兵符,身上画条可以***天下气运的金龙。难道也是“关系天下兴衰”这个原因?

    他还记得千机老人说帮助他是因为可以借机窃取天运,他当时不明白,现在也不明白,为何帮助他能窃取天运,而且想到虚无缥缈的天运,他的脑袋就更大了。

    “您也不必多想,只是记住一点,任何时候都要记住,您的性命是最要紧的。”慕容嫣然道。

    况且明白,这是慕容嫣然对他的委婉规劝,显然她上面的人对他一头闯***师这个死地是有意见的。他父亲当年也说过,不希望他走科举之路,不希望他做大官,现在想来,好像也暗含着不让他到京城的意思。

    “前辈放心,晚辈虽然不是惜命的人,却也不想随随便便丢了这条命。”他笑道。

    他想起当初被挪移到凤阳时,他的父亲和妹妹连夜就被绑架似的转移走了,也许有一天,这一幕会在他身上重演,那时候可能就不是他愿意不愿意的事了,既然他的命如此重要,那些人岂能让他自己选择生死,就是绑架也要把他绑架走吧。

    此刻,他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想不清楚任何事。

    “对了,前辈说的皇上用的是驱虎吞狼计,这是怎么回事?”况且重新回到这个具体的问题上。

    “这只是上面的人初步分析,也不知是不是这样,不过朝廷对咱们始终不放心,也是有道理的,现在对朝廷构成的威胁就数咱们了。”慕容嫣然道。

    “护祖派不是也很强大吗?”况且问道。

    “那是假象。近百年来,护祖派之所以能跟咱们分庭抗礼,是因为咱们的人必须隐藏在地下,不能公开活动,他们手中有成祖遗诏,不仅可以公开活动,而且有时还能借助官方力量。如果大家都掀翻桌子,他们根本不够分量。”慕容嫣然道。

    “咱们真有这么厉害?会不会是自我感觉啊。”况且讶然道。

    “若不是这样,岂敢有谋反之心?”慕容嫣然饶有深意一笑。

    “有多大的力量也不能谋反,现在的朝政说不上多好,至少不是很差吧?乱世民不如太平犬,这个道理谁都懂的吧。”况且说道。

    “您既然这样想,那就好好活着。”慕容嫣然笑道。

    “我当然会好好活着,谁不想好好活着?只是万一哪一天我真的出了事,也决不能让您说的那些事发生,我能不能做点预防工作?”

    “预防工作?”慕容嫣然没有听懂。

    “就是我写下点什么,就当是命令吧,哪怕有一天我出了事,也不许咱们的人生事***,我现在也是有儿女的人,我不想他们活在战乱的年代里。”况且道。

    “这个就由不得您了,您得活着才有可能掌控这一切,若是您真的出了事,就会陷入全面失控的混乱状态。”慕容嫣然道。

    况且颓然坐下,不在言语了。

    他自打进入京城,已经把自己置于死地,他是想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死还关乎天下治与乱,关乎万兆生民的祸福。这如何是好,难道他要为了保命,必须逃跑不成。

    一时间,他失去了对自己、对周围乃至对整个世界的真实感,觉得自己活在梦里。在真实世界里,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不要说别人,就是历代皇上驾崩了,朝廷还是朝廷,只是换一个皇帝继位而已,不会有太大的震动。

    他感觉自己面对着一个无底的黑洞!

    不过听了慕容嫣然的话儿,他倒是隐约感觉出勤王派这个组织的庞大与隐秘了,让他想到了前世传说中的共济会,一个以清除人类所谓垃圾人口为目标的秘密组织,最后达到奴役人类的目的。勤王派当然不会是这个宗旨,但其隐秘性庞大性可怕性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上现在重用你,目的是一石二鸟,想要你站在明面上,这样护祖派就会疯狂攻击你,我们只好跟护祖派全面开战,这样的话,朝廷一是可以观察到我们的动向,二是可以趁机查明我们潜藏暗中的人员和组织结构,最后在我们灭掉护祖派的时候,再下重手对付我们。这就是咱们的人分析出的皇上的驱虎吞狼计。”慕容嫣然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了吗?”况且虽然无法察觉皇上的用意,却感觉不会是这样。

    另外他脑子里一片混乱的同时,心里却还保留着一块清明之地,这块清明之地在帮他保持清醒的理智,判断是非。

    “的确是有别的可能性,这是咱们的人做的比较坏的分析,这个分析的前提是皇上已经洞察到你的背景来历,另外一种分析就比较简单,也比较乐观了。”慕容嫣然道。

    “什么分析?快说说。”况且终于盼来了轻松的时刻。

    “这一切也有可能是武城侯府意图。武城侯府并非一般的侯爵府,武城侯祖上是立过大功的,当初本来应该封国公,可是第一代武城侯用国公的爵位换来两个侯爵的爵位,而且都是世袭罔替的。你不是推掉一个侯爵的爵位吗,那么这个指挥使有可能是武城侯府背后运动的结果,可能用什么给你换来的吧。”

    “你是说,这是我大哥帮我换来的位置?”况且再次蒙圈,豪门咋就这么多事的呢。

    “锦衣卫指挥使必须是皇上的亲信,这个……可能用什么都换不了吧?”周鼎成此时大胆建言道。

    他对宫廷锦衣卫这块比较熟,也有发言权,不像况且,对什么事都是发懵。

    “武城侯就不是皇上的亲信了?知道他们为什么在南京吗,就是为皇上看住魏国公的,或者也可以说是牵制中山王府的一支力量。”慕容嫣然道。

    “皇上用武城侯府牵制中山王府?”况且有些不敢相信了,这两家和他关系非同一般,他却从来没这个感觉。

    “那是当然,中山王府坐镇江南,皇上真的就那么放心吗?我看不见得,至少有个牵制力量存在,皇上才能睡着觉。这就是帝王用心,深不可测。而且,武城侯府跟皇上的关系也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况且在苏州、南京看到的只是中山王府一家独大,真还没看出有任何的牵制力量,不过武城侯是南京五军都督府的左军都督,的确有相当大的军权,中山王府也不可能全无顾忌。当然这只是一种特别的防范,对于中山王府来说,无论爵位、富贵都到顶了,就是***也没有太大的利益,皇位的龙椅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坐上去。

    但从帝王术来讲,是决不能放任某一方、某一势力坐大到令朝廷鞭长莫及的地步,有所防范也是应该的,帝王术的规则第一条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今天说的太多了,这些也未必准确,还是看今后事态如何发展吧。不过他们已经同意我住在这里贴身保护你了。”慕容嫣然道。

    “劳驾前辈了。”况且欠身道。

    “劳驾谈不上,只要公子愿意接受我的保护就行。”

    况且和周鼎成退了出来,让慕容嫣然自己静修。

    来到院子里,却看到萧妮儿、小姑娘和几个丫环正在堆雪人,玩得很嗨。

    她们堆的雪人可就高级了,雪人的脸上都用口红、腮红化妆,身上还披着她们找来的旧衣服,眼睛处也勾画的栩栩如生。

    “妹子,好兴致。”况且看着她们,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于是走过去搭讪道。

    °虐我千百遍,我自待你如初恋。一个原则,反正脸皮厚点,再厚点,你看着办吧。

    “妹子,你这个眼睛画的不像,我帮你修改一下。”况且过去要她的画笔。

    “谁要你帮我修改,你不要自作多情!”小姑娘尽管这样说,还是把画笔递给了他,然后后退了半步,那意思是给况且让位。

    况且上前运用点睛之术,几笔就勾画出一对漂亮的眼睛。

    “这这这……”小姑娘愣住了,这双眼睛好熟悉啊,那么好看,却不好意思开口夸赞。

    “哈哈,妹子,这不是你吗,你还别说,他画的真像!”萧妮儿大叫起来。

    小姑娘突然有点不自在了。***几个丫环都在一旁憨厚地笑着,捂着嘴,不敢做声。

    小姑娘到了室内就摘下面纱,不过脸上依然罩着面具,这是非常高级的面具,除了表情有些呆板,一般人真还发现不了那是面具。用现在的解释,那就是人脸打了肉毒杆菌一样。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