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309章 惩罚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9章 惩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碧瑶甩了甩手,挣扎道:“你放开我!”

    哪里料到罗辰不但不放,手上竟然还一用力,将她拉的坐在了自己怀中,搂着她恬不知耻的说道:“不放,放了之后就再也拉不回来了。”

    “你······”

    碧瑶不禁为之气急,看着罗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既有一丝甜蜜,还有一丝发自内心的担忧。

    罗辰嘿嘿一笑,指了指稍远一些的地方:“你爹就搁那边儿看着呢,我还能把你怎样似的?”

    碧瑶回头看了看,虽看不到什么人,但是她能感觉到那道担心的目光。

    看着怀中俏脸羞红的佳人,罗辰心中微微一叹,道:“等一会儿呗,有些事还需要跟你交代一下。你爹那老家伙,就是属驴的,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建议。”

    听到他的话,碧瑶忍不住踩了他一脚:“不许胡说,那是我爹。”

    这家伙,真的是口无遮拦啊。

    “行行行,你爹你爹。反正现在又不是我爹。”罗辰摆了摆手,随口敷衍了两句。那随意的态度,惹得碧瑶一双美目满是忿忿的神情。

    ······

    半晌之后,那茶摊上的少女在鬼王惊愕的眼神中站了起来,愤怒的向罗辰吼道:“你就是个***!”

    紧跟着,便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鬼王脸色立刻大变,喊道:“幽姬,去看好碧瑶!”

    “是,宗主!”幽姬回了一句,直接便向着碧瑶追了出去。

    旋即,鬼王也不待***人反应,纵身一跃,便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向着罗辰狠狠地砸了出去。那一时,鬼王浑身气势暴涨,杀机涌动。霎时间,好似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些许。

    感受到那磅礴的杀机,本来正在罗辰身边打盹儿的火麒麟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噌的一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庞大的身躯宛如瞬移一般,直接就出现在了罗辰的身前。

    “轰~~~”

    鬼王的一拳直接轰在了麟儿的腰上。刹那间,那一处的鳞甲便如同水面一般陷了下去。

    火麒麟吃痛,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可紧跟着,麟儿顿时大怒,口中发出一声爆吼。瞬时间,咆哮之声仿佛能震动天地,瞬间形成了一道音浪,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麟儿,住手!”

    就在麟儿打算生撕了鬼王之时,罗辰高喝了一声,止住了火麒麟的动作。

    “回去吧,我没事儿。”罗辰有些失落的喊了一句,火麒麟回头看了眼罗辰,迟疑了许久,这才警告的看了一眼鬼王,重新走到了罗辰身侧。

    待火麒麟离开之后,鬼王上前一步,冷冷的一哼,然后看着罗辰问道:“怎么回事?!”

    罗辰苦笑着摇了摇头,极为落寞的道:“算了,是我太贪心了吧。告诉碧瑶,是我对不起她。我们之间,就当从来没有遇见过吧。”

    鬼王怔了一怔,旋即就是暴怒,一把揪着罗辰的领子就将他拎了起来。

    一见此景,火麒麟便要再次发怒,但罗辰却又再次***势压住了他。见此,麟儿烦躁的发出了一阵阵的低吼,口中不断地吞吐着火焰。

    鬼王没有理会火麒麟,而是依旧拽着罗辰,厉声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瑶儿对你的感情吗?天知道你们在死灵渊发生了什么!可短短几日的功夫,她对你的感情,让我这个当爹的都要嫉妒。可你现在竟然给我这样一个回答?!你对得起瑶儿对你的一番深情吗?还是说,你当我鬼王宗好欺负吗?”

    罗辰任由他揪着自己没有反抗,沉默了许久。面对鬼王的质问,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

    “爹,放开他吧。”

    突然,碧瑶的声音从两人身侧响起。不知何时,她竟然又回到了这里。只见她看着罗辰,紧咬着嘴唇,一张俏脸上挂满了泪痕。

    鬼王怔了一怔,一把便将罗辰推了回去。猝不及防之下,罗辰直接撞翻了身后的桌子,霹雳哗啦的便翻了一地。而他本人也是狼狈的几个踉跄,身上的纤尘不染的白袍也沾满了酒液茶水。

    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碧瑶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可一想到他告诉自己的事情,心中就忍不住涌起了愤怒的火焰。在愤怒之余,还有着一道深深地悲痛。

    “瑶儿,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是要急死爹吗?”鬼王向着自己女儿问道。

    碧瑶摇了摇头,向前走了两步,双眼凝视着罗辰久久没有说话。

    “你有喜欢过我吗?”

    许久,碧瑶颤声问道。

    佳人带着期许的眼神看着他,可她的脸色却是那么的苍白,眼角尚且还带着一滴滚烫的泪水。

    罗辰心中闪过一抹疼痛,默默的点了点头。

    刹那间,碧瑶眼中生出一丝哀怨,看着他幽幽地道:“那就够了。”

    “瑶儿,我······”

    碧瑶摇了摇头,打断了罗辰的话,然后说道:“也许,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吧。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你冒冒然闯入我的心房,却无法给我一个结果,这让我很不开心。”

    说到这里,那伤心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容,道:“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惩罚:既然得不到你,无法让你永远的陪着我,那我就让你永远的记住我,永永远远!”

    话音落下,那一抹倩影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茫茫天地间,不知何时吹起了一阵恼人的风儿。那萧瑟的风儿中,似是有一道如诉如泣的低吟远远传来:深情苦,一生苦,痴情总为无情苦······

    罗辰站在原地,脸上不禁浮起了一阵苦笑,神情一阵的落寞,叹息道:“痴情总为无情苦吗?碧瑶啊,你好狠的心呐。这种惩罚,是要让我永生永世都牵挂着你吗?”

    呼~~

    秋风起,吹落了那枯黄的树叶,却吹不散心头那一缕伤痛。

    ······

    茫茫天地,一道孤独的人影骑着马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尘道上,孤独的饮着酒,脸上满是落寞······

    混沌空间中,妍儿看着那一道孤寂的身影,脸上闪过一丝不忍。那双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知在想着什么。

    良久,妍儿长叹一声,看着那道身影幽幽地道:“你就是个***!一个牵动人心的***!到了最后了,还是要我帮你!”

    旋即,只见妍儿一划眼前的画面。刹那间,一幅幅画面如同幻灯片一样的在妍儿身前闪动了起来。

    画面持续了不知多久,突兀的停了下来。

    在那画面之中,乃是一个颇为雅致的房间。房间内,一位楚楚动人的绿衫少女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眼神迷离的看着不远处的花朵······

    “死***,眼光每次都这么好!”混沌空间中,传来了一阵气恼的声音。

    ······

    “砰砰砰!”

    房间的门突然响了起来,碧瑶怔了一下,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水,起身走向了房门。

    “幽姨,怎么是你?”打开门一看,碧瑶便愣住了。

    这个时候,幽姨不是应该在流波山给爹爹帮忙吗?怎么会回来狐岐山呢?

    “前几日,宗主推算出了那夔牛的现身之日。但是好像是我们的动作太大了,引来了不少正道人士的关注。现在,流波山各方势力汇聚,人多眼杂······”

    “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吧?”碧瑶打断了幽姬的话,然后转过了身子,背对着她说道:“幽姨,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他也会去。”

    顿时,碧瑶的脚步一下便停在了那里。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身影再次浮现在了眼前,那身受重伤,却强忍着不说的倔强,那自己给他抹药之时,又刻意装出来龇牙咧嘴,可怜巴巴,讨自己欢心的样子,惹得自己难过之后却又坏坏的笑容,那始终看向自己温柔的眼神,那告诉自己实情之时忐忑不安的样子,那离别之时,眼中的那一抹死寂······

    幽姬再次劝道:“别再折磨自己了,你这样下去,会将身体拖垮的。咱们不说去看他,就当出去散散心都不行吗?”

    啪嗒~~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低落,顺着那光洁的脸颊滑落下来,打碎在脚下的地板上。

    幽姬发出一声长叹,将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拥入了怀中。

    那如同母亲一般的怀抱一下便让碧瑶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小声的啜泣道:“幽姨,你怎么能这样?我都决定去忘了他了,你为什么还要提起他!”

    “***,你如果真的忘了他,又何必如此伤心呢?这样子折磨自己,折磨他,真的就会让你高兴吗?”

    一道长长的叹息在碧瑶的脑海中响起,使得她顿时愣了一下。

    就在这时,那道声音继续说道:“碧瑶是吗?我随他姓,罗婧妍,你可以称我为妍姐姐。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谈一谈罗辰的事情。”

    ······

    小池镇,月光下。

    看着那古井之中的倒影,长天之下,响起了一道喟然长叹。

    “原来,我真的看不清自己的心吗?命运,真是可笑的命运!自诩最自由的人,却始终被那虚无的命运所捆缚。可笑,真是可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那一声自嘲的大笑,少年俊逸的脸庞泛起了一丝苦涩的泪水。

    “好似触手可及,却又如梦幻泡影,一触就碎!这种惩罚。瑶儿,你好狠的心呐~~~”

    一声呢喃,幽寂的夜色再次恢复了平静,仅留下那古井之旁的一行浅浅的脚印,证明着有人来过的痕迹。

    许久,又有一人来到了这里,顺着那行浅浅的脚印走来,在那古井之旁矗立许久,留下了些许泪水,打破了那波光粼粼的水面。

    ……

    “流波山······”

    茫茫海面之上,一叶扁舟破开了海浪,缓缓的驶来。

    小舟之上,斜躺着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披头散发,目光似有些浑浊,就连那白净的脸上也有了不少的胡茬。在他的身边,翻到着四五个黑瓷酒壶。在那酒坛中间,躺着一把闪烁着森白色剑芒的长剑。

    邋遢,颓然,这便是他给人的印象。

    看着那不远处的海岛,这人浑浊的眼神闪过了几分精芒,喃喃道:“流波山啊,不知道她会来这里吗?”

    仅仅是一刹,这人眼中的精芒便再次隐了下去,眼神重新变得浑浊了起来,叹息道:“见到又能怎样?相见不如不见,不如不见啊!”

    说着,仰头便是一口闷酒······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