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五十一章 心境牢狱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一章 心境牢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北京。

    况且一晚上也没睡着,张居正和他密谈到后半夜才离去。

    张居正走后,他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打坐也不能入静,后来索性把周鼎成叫起来,两人一起坐着喝闷酒。

    喝了大半个时辰,慕容嫣然悄然走进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跟着他们一起喝,看来她也同样心事重重。

    翌日清晨,门房报有人登门拜访,况且接过拜帖一看,来访者不是官员,根本不认识也没听说过的此人,便让周鼎成出去看看。

    周鼎成出去接待后,才知道都是左邻右舍,原本没有任何来往,现在知道况且高升锦衣卫指挥使,所以主动求见,送上一份薄礼,目的就是想搞好邻居关系以后有个照应。

    周鼎成回说况且上朝去了,以后有时间一定回访云云,把这些人送走了。

    况且听到后只是挠挠头,他其实是个宅男,要不是萧妮儿没事拉着他出去逛街,或者他想出去找店面做生意的话,他宁愿在家里写字画画看书,哪儿都不想去,朋友交际的事他不喜欢做,跟邻居打成一片也没那兴趣。这是家族藏匿多年形成的习惯,在苏州是因为行医不得不与人打交道。

    邻居走后,又来了一拨人拜访,还是周鼎成出去接待,结果是拿着地契房契来投献的,这是明朝的一大特色,官员田租赋,所以那些有土地、有大量房产的人就会找有势力的官员当靠山,名为投献,也就是把房产地产挂在某个官员名下,求得保护,然后利益跟这个官员分享,有个好的靠山,就不用再受官府的压榨,也可以豁免一部分税收。

    况且听说过这名堂,具体怎么回事也不是特别清楚,反正没兴趣,就让周鼎成统统推掉。他若想挣钱,一定是自己想法去赚,绝对不会用这种办法从国库里捞银子。

    接着,这一片的人牙子,也就是买卖丫环的人贩子纷纷来访,要给况且介绍有姿色的丫环。

    再随后一拨一拨各种各样的人陆续登门,况且烦不胜烦,干脆告诉周鼎成,除非是顺天府、六部官员来访,一律给他回掉,就说上朝还没有回来,他自己则躲进了内宅书房里。

    萧妮儿给他端来一杯茶,笑道:“你这官升的怎么这么别扭,就跟蹲了大牢似的难受。”

    况且道:“跟你说,我还真不如去大牢里呆两天的好,那样至少心里踏实,现在我感觉整个人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况且原本已经有了下大狱的心理准备,敢跟太祖宝训硬碰硬,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也知道朝廷对贵族总是网开一面,板子高高举起,最后轻轻落下,不会有太重的惩罚,估计对他的处罚也就是逐出北京,回南京由当地官府监管,如果是这样,他也就明白了皇上的心思。

    在他所做的最坏的打算中,是被打入死牢,也就是皇上真的要按照太祖宝训来办事,敢擅议修改宝训者,以大逆罪论处。

    即便这样,他相信自己不会真的被处死,他还有保护伞,张居正、老师、魏国公都不可能看着不管,侯爵府也会倾尽全力救他,最后估计就是流放边疆的下场,如果是这样,他对皇上就失去了一切希望,以后的事就要另做打算,不用在皇上身上多费心思了。

    然而这些事都没有发生,反而得来的却是高升,的确是高升,举朝震惊,而且连高拱、张居正都噤声不敢多言,更不用说徐阶了,可是皇上这样做没有任何道理啊。

    况且握着萧妮儿的手叹道:“如果一切能重头再来,我真想跟你走遍苏州的街道,踏遍苏州每一条小桥,在落日的余晖中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萧妮儿眼中忽然溢满泪水,哽咽道:“你都胡说什么啊,这就不算是好事,也不是坏事吧,你还真愿意昨天就被人抓去啊,也许是你想多了,皇上根本没有害你的意思。”

    况且点头笑道:“也许,我这人就是疑心太重,但愿真如你说的那样。”

    萧妮儿甩脱他的手道:“你还是出去走走吧,这样憋在家里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况且猛然想起什么,笑道:“对,我今天就去都指挥使司衙门报到,上班办公去。皇上不是让我当指挥使吗,那我就给他当出个名堂看看。”

    萧妮儿道:“这才对嘛,这才像小镇上的那个哥哥。”

    况且晃晃头,他感觉自己***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也许人总在高压之下,会患上焦虑症、受***恐惧症这些毛病吧。

    这两天他承受了过多的压力,尤其是慕容嫣然昨天对他说,勤王派正在内部密谋***,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他让人找来周鼎成,说是自己要去衙门报到上班,叫人安排车马。

    慕容嫣然知道了他的意图,二话没说,戴上了面纱。

    “这小子装得倒是挺像,升官了还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是不是骗女孩子骗上瘾了?逮谁骗谁,在自己家里也这德行?”小姑娘不满道。

    “他可不是装的,的确是不高兴,你是不知道他的处境。”慕容嫣然解释道。

    “他不喜欢当官为什么来北京啊,在南京不是过的好好的,不想当官来北京干什么?”

    “你不懂,他来北京是***的,不是情愿来的,是皇上父子两个逼着他上路的。”慕容嫣然叹气道。

    “哦,原来这一切是真的,我还以为他就是骗他身边的女孩子喜欢他,演戏演上瘾了呢。”小姑娘似有所悟。

    慕容嫣然笑了笑,自己这徒弟什么都好,就是人生阅历跟白纸差不多,跟着她走江湖几年了,可是人生这堂课还是常常交白卷。

    纪昌听说况且要出去,不敢怠慢,安排了一个总旗带着四十名护卫,两辆马车上路。大老爷第一天上班,场面必须隆重一些,以示权威。

    况且跟周鼎成坐第一辆车,慕容师徒做第二辆,两辆车首尾相接,前后左右都是锦衣卫护卫遮住,车队的最前面两个护卫举着两个牌子,一个上书锦衣卫、一个上书指挥使,其实不用这些护卫静街,就是这两块牌子一亮出来,鬼都躲得远远的。

    锦衣卫都指挥使司在皇城里,跟六部都察院等机构紧挨着,南镇抚司就在指挥使司旁边,这里是中央办事机构密布的区域。

    况且来到皇城宫门,看守宫门的是御林军,况且带着总旗和四个护卫进去,其余人都在外面等候。

    进入皇城是需要检查腰牌的,慕容嫣然师徒没有腰牌,自然进不去。不过,锦衣卫这地方她们比较厌恶,宁愿不进去,反正这里是锦衣卫总部,况且进去也不会出任何意外。

    况且刚走进锦衣卫大门,两个锦衣卫人员上来查看,看到况且新发的印玺后急忙躬身行礼:“原来是况指挥使大人,得罪了。”

    况且看着这一片殿宇,不知道路行人在何处办公,问明白后,就走了过去。

    他还没走到路行人办公的地方,路行人已经从一个偏殿走出来,看到况且后先是一惊,然后大笑道:“哈哈,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里安置安置的吗?”

    况且上前行礼,然后笑道:“有什么可安置的,所有事都有人操办,我又没什么可做的,干脆还是早点来报到,也好早点尽心王事。”

    “好好,果然是皇上亲自选中的忠臣。”路行人道。

    况且心里暗笑,到了指挥使这级别,哪个不是皇上亲自选的,内阁想推荐都不行,当然一般来说,指挥使的任命还是要在吏部、兵部、内阁走一下,但这只是程序,无关宏旨。

    况且这次任命,直接跳过了吏部、内阁,尽管如此过后手续还是得走,不过是补办。对于这件事,估计不会哪位大学士、尚书闲着没事跟皇上蹩马腿玩,果真有人这么做,且不说皇上,那就是跟张居正公开叫板了。

    “来,来,大家都来见见咱们锦衣卫新晋指挥使况允明况大人。”路行人不请况且进去,而是向周围正观看的人们喊着。

    “这位就是皇上钦点的指挥使大人,也太年轻了吧?”

    “是啊,成年了吗?”有一人觉得况且太年轻了,怀疑他是不是少年。

    “倒是英俊潇洒,可是没有咱们锦衣卫那种霸气,皇上怎么选了这么个人?”

    “别瞎说,皇上钦点的你也敢评头论足?”

    远处的人在窃窃私语,近一些的都是高级官员,此时都簇拥上来见礼问好。

    路行人给况且一一介绍,有两个都指挥佥事,是路行人的副手,算是况且的上级,况且行礼如仪,其余的就是锦衣卫的指挥佥事、千户、百户等等,都是衙门里的办事官员,远处的都是不上台面的小吏。

    “况大人乃是本朝新贵,以后要仰仗大人多照顾了。”一个千户笑着拱手道。

    “好说,况某年轻识浅,出入官场,百事不知,以后还望列位大人多多照顾。”况且拱手还礼道。

    “好说,好说,况大人可是简在帝心,不比我们啊,这锦衣卫怕是给大人镀金的吧,以后贵不可言啊。”一个指挥佥事笑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