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五十三章 天价酒宴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三章 天价酒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天,酒楼的伙计们算是开眼了,楼上楼下清一色的飞鱼服,真是美轮美奂,路行人和两个都指挥佥事更是身着坐蟒服。

    坐蟒跟龙有些相像,龙是五爪,蟒为四爪,不过不细分的话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因蟒袍跟龙袍极为相似,所以只有亲王、公侯贵族才能穿,皇上身边的太监们一般都穿蟒袍,是皇上特赐的,路行人三人穿的蟒袍当然也是皇上特赐的。这类东西属于御制品,你不能自己找个裁缝做,否则就是谋反大罪。

    酒菜还没上来,大家先喝着茶,这家酒楼倒是真有能耐,供应的茶都是贡茶,估计是有渠道能从宫里拿到货,市面上绝没有卖的。

    宫里的宦官们经常偷偷拿皇上的东西出来,卖给一些有关系的店铺和私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各地每年给皇上上贡的东西太多了,皇上根本用不了,除了分赐各王府、贵族外,就是赏给亲近大臣,宦官们当然不会客气,近水楼台取出来就用,用不完就卖。

    这些人喝着贡茶,却没有一人叫好,估计平时喝的也是这些,所以不以为然。

    一个千户忽然对路行人道:“大人,我早上接到密报,塞外俺答部又在蠢蠢欲动,好像要大举兴兵犯塞。”

    又一个千户皱眉道:“俺答部老实了没几年,这又要开始折腾了?边关的人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路行人淡淡道:“酒桌不谈公事,你两人自己罚一杯。”

    这两人忙点头认罚,然后大家开始谈京城的风花雪月,无外乎到哪里听戏,到哪里***,哪里的特色菜肴最好吃等等。

    况且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正经不了半天,一会儿工夫就显露本色了。

    “老弟,你还年轻,别让这些***把你带坏了。”路行人保护者似的对况且道。

    左都指挥佥事曹化腾笑道:“霍霍,我们把他带坏了?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况大人可是有名的江南才子,据说在江南时风流着呢,我们还想让况大人以后好好带带我们玩呢。”

    右都指挥佥事马天宇凑趣道:“就是。况大人初到京城,有些地方可能不熟,以后我们给你指指路,然后就靠你多帮衬我们这些兄弟了。”

    “两位大人说笑了,那些都是谣言,在下只是老实书生,跟风流二字不沾边的。”况且笑道。

    “传言?我们得到的可是密报,况大人,南京苏州可都是有我们的眼线。”曹化腾道。

    况且心头一惊,他倒是没想到锦衣卫的手居然伸到中山王府的地盘上了,不过他转念一想也不奇怪,说不定中山王府的那些眼线都是给两个主子干活的,能拿双份钱。

    路行人斥道:“你胡说什么,南京苏州是中山王府的地盘,咱们可从没派人去江南缉查过。”

    曹化腾自知失言,笑道:“况老弟现在是自己人了,跟他说说也无妨嘛。”

    路行人听他这么说,就不言语了,脸上却是浮现几丝阴云。

    “不谈公事,还是只谈风云,一会儿曹兄自罚三大杯。”马天宇和稀泥道。

    “对,该罚,该罚。”曹化腾急忙点头道。

    路行人对况且道:“老弟,不是把你当外人,你就是自家人,不过有些事是机密,只能在总部谈,不能在外面说,跟老婆孩子都不能说。”说完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掉脑袋的样子。

    况且点头:“我记住了。”

    况且有些恍惚,自己这是被拉进了锦衣卫,还是进了保密局?

    此时酒菜上来,当真是炮龙烹凤,水陆空全席。

    路行***笑道:“老弟,看着心疼吧,要不还是老哥我替你分担了吧。”

    况且一拍胸脯:“这算什么,大家若是看得起我况某,随时请大家来享用。”

    路行人道:“也是啊,老弟在家里吃的比这个好吧,贵族门第,自然吃喝的都是各地贡品。”

    “就是,况大人可是出身贵族门阀,这些算什么,咱们还是赶紧饱口福吧。”一个千户看着桌上的精美菜肴,直淌口水。

    另一个千户推他一下:“你至于吗,就算这样的席面,咱们一年总能吃上几次的,至于馋成这样吗?”他自己说着,嘴角却不争气地流下了涎水。

    “吃吧,吃吧,这是况老弟的荣任宴,不用讲什么规矩了,随意吃喝,下午没有要紧事,放半天假。”路行***声宣布。

    “多谢大人恩典。”几个千户说着,就开始大杯喝酒,大口吃菜。

    “老弟,你也尝尝,这里的大厨是御厨的侄子,做法跟宫里差不多的,配料非常讲究。”路行人对况且道。

    况且点点头,他没想到这些人一点不谦虚,说吃就吃,连个开场白祝酒辞都没有,直接挑明了就是吃大户。

    他对美食并没有爱好,主要是吃不出美食的真正精髓。据说有美食家吃过一盘菜后,能精确说出各种主料配料分量火候等等,丝毫不差,甚至用的是哪一家的木炭都能尝出来,对菜肴的味道还能分出十八品来。

    况且吃东西就是好吃和不好吃两个标准。

    路行人跟两个左右都指挥佥事也大吃大喝起来,看得出他们的确不经常吃这种豪宴,而且这些美酒佳肴对这些吃客具有无可抵抗的***力。

    况且小杯喝着酒,随手拣各种菜肴吃,海参鲍鱼的他都没碰,不喜欢海鲜,江鱼河鱼他倒是能吃些,桌上有一大盆大闸蟹,这个他倒是喜欢,蘸着姜醋碟连吃了两个。

    “老弟喜欢螃蟹?”路行人有些惊讶。

    大闸蟹的确是美味,可是跟桌上那些昂贵的菜肴比真不算什么,所以才大盆大盆的上,不要钱似的。

    “嗯,不错,难为他家是怎么保存的,跟中秋时吃的几乎一样鲜美。”况且也不吝赞美之词,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是用秘法保存的,什么方法没人找到,老板把他的各种秘法看的比命都重,不过老弟要是想要,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路行人道。

    “不用了,偶尔吃吃香,吃多了就没味道了。”况且淡然道。

    “就是啊,况大人,我们开始也是喜欢这东西,后来就看的平常了。您尝尝这个,是海外来的。”一个千户指指桌上的一只龙虾。

    况且开始还真没注意,此时看到的确一惊,这应该是澳洲龙虾,附近海域真没有产的。他前世里曾经有幸吃过一次,却没吃出跟价钱相符的美味来,他可能真的跟美食无缘。

    他挑了一块龙虾肉吃下,点点头说了声好吃。

    这个千户一开头,别人就给他介绍桌上的***菜肴,什么驼峰、猴头、熊掌,飞龙汤、三鞭汤等等,这是容易叫得出名的,还有一些菜肴根本不知是什么做出来的,名字也都很古怪,味道确实鲜美。

    “况大人,您家里吃饭时真是敲着钟,然后用大鼎吃饭吗?”一个千户问道。

    况且忍笑道:“这是怎么说?”

    看样子这些人是真当自己是贵族子弟了,不过这样也好。

    “不是有钟鸣鼎食之说的吗?我听人这么说,皇上吃饭是要奏乐的,没有鼎,各种大锅一溜排开。”另一个千户道。

    “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那是比喻,谁放着瓷器不用,用大鼎啊。奏乐倒是真的,皇上未必喜欢,但就是这么个规矩。”路行人指着这两个家伙笑道。

    正谈着钟鸣鼎食,又有几个人噔噔噔跑上楼来。

    “嗯,两个值班的家伙总算来了。”路行人停下筷子。

    “你们这些害了馋痨的家伙,不等我们就开席了。不是说大人您啊,是说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一个***声道,最后还向路行人一笑。

    “谁知道等你们到什么时候,来不来都不一定,当然不能等你们,废话少说,自己找位子坐下吧。”路行人道。

    前头两个人走过来,况且这桌子上两个千户自动端着杯碟碗的走开了,去临近的桌子上。

    路行人站起来道:“我给你们三个介绍下吧,这位就是咱们新晋的指挥使况允明况大人,况老弟,这位是指挥使秦端明,这位是指挥使司徒登。你们以后就是同僚了,要精诚团结为皇上效力。”

    况且随着路行人站了起来,其余人自然跟随,只有两个都指挥佥事听到皇上二字,才急忙站起来。

    不过这些人还没有黄埔军校的学生忠诚,至少人家听到校长二字,还会碰碰脚跟,来个立正,然后行注目礼,这些人只是站着而已,无论站姿还是神色都没有任何庄重之处。

    指挥使秦端明看看况且,然后冷笑道:“这位就是朝廷的新贵人?”

    况且勃然大怒:“秦大人,你怎么说话呢?”

    众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出现这个场面,随即大家都明白了,新贵人是指宫里新被皇上宠幸,然后赐予嫔妃称号的人,新贵则是指朝廷刚崛起的***权贵,虽然只差了一个字,却是两回事。

    “端明,你怎么回事?”路行人也是一脸的惊讶。

    “他不是新贵吗,他不是人吗?既是新贵,又是人,不就是新贵人吗?”秦端明不以为然道。

    “秦指挥使,我跟你初次相见,以前并无瓜葛,你出言不逊,究竟什么意思?你想单挑,直说,我况某人还真不惧呢。”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