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五十四章 不就砸钱吗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四章 不就砸钱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酒楼下面两层还在大呼小叫行酒令,三层的气氛却剑拔弩张。

    路行人笑道:“秦老弟是不小心说走嘴了,况老弟别介意,来,你们两个喝杯酒,这事就过去了。”

    况且冷笑道:“大人,不是我不给您面子,今天是我上任第一天,就有人打我的脸,这要是忍了,今后还有我立身的地方吗?姓秦的,你怎么说,现在咱俩就下楼去,单挑还是群殴,随你划道儿。”

    况且一拍桌子,摆出一副骄横跋扈的二世祖形象。

    众人惊呆了,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这位况大人跟密报中的才子风流好像不是一回事啊?难道才子到了北京就变成街头小霸王了?

    也有些人暗笑,在锦衣卫里玩这个,简直是不自量。锦衣卫可不是江湖,什么单挑群殴的谁跟你讲这个,讲的都是桌上桌下的明争暗斗。

    秦端明没料到况且来这一手,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是存心找况且的碴儿,因为昨天况且的任命下来后,就有人跟他说,这是要顶他的位置,他可能要被派遣到军中效力。

    他当然不愿意舍弃锦衣卫种种优越的待遇,更别说随意抓人打人勒索官僚商贩的特权,所以对况且憋了一肚子气,见到况且就跟仇人相见似的。

    “单挑?就你这身板,不是我小瞧你,我一个打你两个。”秦端明身子粗壮,倒真像力士一般。

    况且勾勾手指头:“过来,信不信我一只手捏死你。”

    众***笑,这可是锦衣卫多少年来没有出现过的场景了,这两位究竟是锦衣卫指挥使大人,还是街头青皮啊。

    “够了,端明,今天是你不对,给允明老弟赔罪。”路行人沉声道。

    秦端明看看路行人,然后把头一甩,又对况且道:“小子,今天这事没完,咱们走着瞧。”

    况且丝毫不让:“当然没完,你想完也得我答应,走着瞧躺着瞧还不好说呢。”

    秦端明转身就走,跟着他上来的几个千户只好讪讪地走人。

    “这是怎么说,端明今天抽什么疯啊?”路行人似乎有所不解。

    “他不是抽疯,是有人给他拱火了,说是允明老弟要顶替他的位置。我们上午谈过这事,我劝他半天,他就是听不进去。”指挥使司徒登苦笑道。

    “小人之心。跟大家说一声啊,允明进来不会把任何人顶走,要说顶的话,那也是我这个位置。”路行人摆手对大家道。

    况且听到这话却是脊背发冷,路行人看似宽大的一句话,却给况且拉来几个强大的对手,两个都指挥佥事、四个指挥使都有可能升到都指挥使的位置,虽说这位置必须皇上钦定,但只有这几个人有资格接替,皇上不大可能从别的地方调来一个人当指挥使,像况且这样空降的估计也就一例了。

    “这样说来,我得好好先巴结一下未来的都指挥使大人了。”左都指挥佥事曹化腾笑道。

    况且急忙摆手:“各位大人千万别开玩笑,若是再开这种玩笑,我马上向皇上递辞呈。”

    “说笑而已,何必在意。我都不在意这些。”路行人笑道。

    况且心里一叹,路行人终于咬了他一口,虽说当场伤害不大,却可能是持续性的,后果越来越严重。

    司徒登笑道:“路大人也是说笑,这种事只有皇上能决定,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他说着,眼角乜斜着两个都指挥佥事。

    “就是,是我食言,自罚三杯。”路行人自己倒了三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司徒登坐在况且身边,说长道短,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亲热的程度不忍目睹,况且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或者有龙阳之癖。

    不过他从司徒登刚才看着两个都指挥佥事的眼神中,猜得出这家伙跟曹化腾和马天宇是政敌,如此来说,司徒登在四个指挥使中地位也是高一些,不然不可能觊觎都指挥使这个职位。

    路行人是不是真的会被调走,况且心里存疑,很可能是他故意放出的风儿,让那些想要上位的政敌露出真面目,然后好逐个除掉。他当时对况且这样说,也是在试探。

    “酒菜都凉了,来人,给我原样再上一桌。”况且大声道。

    “不必了吧,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讲究,热一热就可以了。”路行人急忙拦着。

    “不行,我跟司徒兄一见如故,司徒兄来时席面已经吃过了,这是不恭,专门为司徒兄再上一桌新的。”况且道。

    众人都是直啜牙花子,这一桌可是几百两银子啊,还没吃掉三分之一,就这样扔了?这也太败家了吧。

    司徒登笑道:“好,允明老弟,就冲你这番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众人竖起拇指赞道:“况大人豪气霸气大气。”

    旁边几张桌子上的人也大喊着:“大人,我们这一桌酒菜也凉了。”

    况且挽着袖子大声道:“都换,这层的酒席全部重新上一桌。”

    酒楼的小二掌柜乐开了花,这样的主儿现在真不好遇啊,别看这家酒楼来吃喝的都是大人物,别说锦衣卫的人,大学士、尚书侍郎的也经常来,***件飞鱼服、坐蟒袍都不好意思上三楼。

    各省的巡抚、布政使也就是在二楼宴客,像况且这样要最贵最好酒席的主儿一年也遇不到几次。有钱的人虽多,可是真正能败家肯败家的却不多。

    若不是小君把郑家的家底都给凭空偷来了,况且也没这个底气,不过他现在就得这样,拿银子铺路,拿钱砸人,砸懵一个算一个。

    话说***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这是世上颠扑不破的真理。况且一是为了装出二世祖的形象,二也是要拿钱把一些潜在的威胁转化掉,哪怕转化不成友情,至少害自己的时候也会脑补一下后果吧。

    他喝酒时看着临近一张张笑脸,甚至还有一些巴结奉承的笑容,却知道自己进入了什么地方,锦衣卫就是毒蛇窟,至少对他是如此,说不定某个人哪一天就会给他致命一击。

    活的例子眼前就是,路行人刚才一句轻飘飘谁也挑不出毛病的话,给他带来的潜在威胁说多大都不为过。在座的没一个省油的灯,就是笨人在这里熏陶久了,都成了油浸泥鳅和毒蛇的结合体。你想抓住他不容易,他想咬你一口马上就能做到。

    司徒登言之凿凿跟他交朋友,他是一点都不信,在锦衣卫里绝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只求他不害自己就足够了。

    “哪个***蛋给端明拱火的?”路行人问司徒登。

    “他没说是谁,只说是个大人物亲口对他说的。”司徒登道。

    “给我查出来,破坏锦衣卫内部团结,矛头对着允明老弟,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允明,其实端明这人还是不错的,就是脾气不好,压不住火,改天我让他给你赔罪就是。”路行人道。

    “无所谓了,他既然瞧不起我,这种人不交也罢,是不是啊,司徒兄?”况且转头问司徒登。

    “这个嘛,端明还是值得交的,以后相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司徒登有些讪讪地笑道。

    不多时,席面上来,把桌上的全部撤掉。不过附近那几张桌子上的家伙,却是把原来的席面继续吃,新的席面上来后,他们就跟伙计们要来一叠叠的食盒,开始瓜分起新席面了。

    打包?况且看傻眼了。

    明朝也时兴这个,也就北京城吧,在***地方还没见过。

    “这群没出息的货,允明,你别笑话他们,要不是你请,我们等闲吃不着这美食的。”路行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他没怪罪这些人,连他都有打包几样回家给家人分享的冲动,只是放不下身段。

    “这些兄弟不装假,这样做是把我当自家人了,我喜欢。”况且道。

    “要这样说咱们这桌也分了吧。司徒兄没意见吧?”曹化腾笑道。

    “当然没有,允明老弟的心意我是领足了,那个龙虾给我留着,谁也别抢。”司徒登道。

    当下,除了路行人和况且,这桌上的人都开始要食盒,没几分钟新席面就瓜分掉了,旧的席面重又摆上来继续吃。

    众人全部瓜分完后,路行人慨叹道:“想当年咱们锦衣卫何等威风,哪有缺银子用的时候,自从嘉靖爷对从严管理后,咱们就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但愿允明老弟的到来能带来新气象,恢复咱们老前辈的荣光。”

    况且腹诽,锦衣卫在嘉靖年代的确是低调了几十年,却也没耽误高层搂银子,锦衣卫原都指挥使陆柄就是捞钱的好手,不过中下层官员可能不如以前了。

    “就是,允明老弟,以后我们要想发财就靠您了。”司徒登拍着他肩膀道。

    “你们靠我,***谁啊,我现在还是靠着祖宗的家底吃饭呢。”况且笑道。

    “那可不一定啊,说不定老弟就是祥瑞,你以来我们锦衣卫就又发迹了。”路行人道。

    也还别说,这席面一换,大家抢着瓜分了新席面后,众人看着况且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况且就是人形金元宝,都恨不得上来咬下一口。

    那些千户都过来给况且敬酒,况且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大家都看傻了。

    “老弟好酒量。”路行人赞道。

    一个千户笑道:“况大人,我刚才说错了,您在家不是用鼎吃饭,不过鼎还是有用的,是用鼎喝酒了。”

    众人听闻,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开心得直跺脚,震的地板晃晃荡荡。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