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五十七章 科举与门阀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七章 科举与门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经费的事等你的事完全定下来咱们再研究,实在不行,***户部给你打饥荒去,说什么也得把你的银子凑足了。”张居正说道。

    提到银子,张居正眉头紧皱,看上去他比户部尚书还要发愁。

    “朝廷经费这么紧张?”况且问道。

    “处处都不够用,每年征收的租赋根本不够开支。这还是官员俸禄低,要是官员的俸禄再高一些,根本支持不住,我有时也怀疑,唐宋时期的官员俸禄那么高,是怎么支撑住的?”张居正自语道。

    “唐宋时期是多货币同时流通,不单纯靠银子和铜钱,布帛、粮食、茶叶都可以在市面上流通,所以才很少有大规模的银荒和钱荒,尤其是绢帛的流通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银子铜钱不足的现象。本朝布帛基本退出市场了,对银子的依赖程度过大了。”况且大胆地说道。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古人重视绢帛比重视银子更甚。唐太宗时,长孙皇后的一个叔叔就是盗窃了国库的绢被问罪的,本朝官员可都是偷银子没人偷绢帛。”张居正想了想,觉得况且所言有些道理。

    “是啊,唐宋时绢帛就是钱的一种,普遍性更大于银子,这样才不至于过度依赖银子,咱们国内没有大的银矿、铜矿,只能靠海外输入,可是现在海外输入的那点银子根本供应不上朝廷的需求,这就造成银荒了,铜也是如此。唐宋时期,绢帛虽然贵重,自己能生产啊,就是说本土就能生产钱,也就没有现在这些烦恼了。”况且道。

    “嗯,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是积重难返,现在想用本土的绢帛代替银子已经行不通了,还是得想办法增加银子的输入。”张居正道。

    “那就只有放开海禁,朝廷把海外贸易这一块全部抓在手上,而不是白白便宜了一些大家族和一些地方省份。”况且道。

    “这样做是好,可是得罪的人太多了。而且能不能在朝廷上通过也很难说。”张居正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这事如果大人跟高相合力推动,并不难做到,那些地方大家族完全可以强力扫平,地方上换一些官员就是了。”况且道。

    “嗯嗯,你这刚上任,就想大刀阔斧了?”张居正笑了。

    “我这就是随便说说,大人别见笑就是。”况且知道官场种种积弊难返,不是大刀阔斧就能解决问题的,地方那些强族更是树大根深,想要拔除谈何容易,这些大家族在朝廷有深厚的背景势力,不然也成不了地方强族。

    “你说皇上让你白手起家,是不是也是为了海外这一块做铺垫?”张居正问道。

    “我只是猜,大人都不知道的话,估计就只有皇上自己知道了。”况且笑了。

    “也未必,宫里皇上身边的太监们还是知道的,只是他们轻易不敢说就是了。”张居正道。

    况且跟张居正在室内密探,仆人们都候在外面等着召唤。那些幕僚们也不敢去打扰,只是在一个屋内发着无聊的感慨。

    这些人以为况且就是一个后生晚辈,靠了陈慕沙的面子才进入张居正的幕府,所以他们还是有点瞧不起这位年轻才子。

    按照他们的设想,况且只是在张居正这里历练而已,以后还是要走科举这条路,考上举人,再考上进士,然后靠张居正的栽培,或者在一个地方从县令做起,或者在朝廷里从御史做起,一点点向上爬。

    按照他们的想法,况且将来能有大的成就,升到尚书大学士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是没人能想到况且好像焰火一般,呼的一声,直上青云,一下子就升到锦衣卫指挥使的高位。

    这些人怎么会不心酸不嫉妒,他们在张居正幕府中苦熬,即便能得到张居正的栽培,将来在仕途上一路顺风,也很难爬到如此的高位。谁能料到前几天还是他们小老弟的况且一下子就成了朝廷大员了,还是锦衣卫的大员,锦衣卫官员跟一般官员完全是两个概念,那是最接近皇上核心层的地方。

    “整天说什么打破门阀,人人都可以借助科举这条路实现黄金梦,可是到头来还是出身决定命运,人家是贵族子弟,血脉值钱啊。”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幕僚捏着酒壶叹道。

    他自己是没有任何希望了,所以不是完全嫉妒况且,而是对这现象感到了失望。

    “这只是特例,不是普通现象,张大人不就是从平民一路做到今天的尚书大学士吗?”一个三十多岁的幕僚道。

    尽管他也是心中酸楚,感叹命运的不公平,可是他心里的梦并没有完全破碎。

    “况小兄弟是特例,大人就不是特例?天底下文人万万千,有几个人有福分当上帝师的?帝师可是比贵族还稀罕呢。”那个老幕僚叹道。

    “我说老董,你就别没事专门打击人好不好,你是土埋半截了,我们还想好好活这一生呢。”一个年轻幕僚不满道。

    “你想好好活,谁不想,我也是从你这年纪过来的,我在你这个年纪上,比你野心更大,比你做的梦更好,可是到头来一场空。”

    “其实啊,我倒是替况小兄弟感到可惜,锦衣卫再好,官再大,也是武官,现在是文官治国的时候,武官算什么,见人低一等。”一个幕僚找到了自我安慰点。

    “你说的那是一般的武官,锦衣卫是执掌刑名的,属于法官,不是单纯的武官。”一个幕僚驳斥道。

    “那也是武官。”

    “不对,你们知道嘛,上朝时锦衣卫是维持秩序、警戒宫廷的,既不是文官,也不是武官。”

    几个人开始争议起来,完全忘了开头争论的是什么,而是聚焦到锦衣卫官员是属于文官还是武官了。

    况且在跟张居正密谈时,这些幕僚的话都听到耳朵里了,他不是有意偷听,而是耳力太强了,自动就收听到了。

    “你笑什么?”张居正奇怪地问道

    “没有,我是忽然想到别的事了。”况且急忙收敛心神,集中精神跟张居正说话。

    “看来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进去。”张居正故意瞪了瞪眼睛道。

    “听到了,不就是我带着人去凤阳救人那件荒唐事吗,过后还是魏国公和您帮我遮掩过去了。”况且道。

    他的确听到了,张居正不知怎么突然提到他带着武城侯府的精兵还有中山王府的侍卫奔袭凤阳去救左羚的事。

    “帮你遮掩那是表面上的事,实际上明眼人早都知道怎么回事,当时皇上还是太子呢,听说这事后大笑起来。你猜皇上当时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说我小孩子性子,瞎胡闹呗。”况且笑道。

    “不对,皇上当时是这样说的,自古文臣带兵没有超过王阳明的,况且既是师从理学宗师,又能带兵,难道又是一个王守仁?听到没有,皇上对你评价很高的。我这两天也是忽然想到这事的,皇上这次让你组建一个新的锦衣卫,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你毕竟还是文人,如果带兵再能立大功,岂不是正应了皇上那句话。”张居正道。

    “皇上这样说的?”况且不禁向前凑了凑。

    “当然是,我还敢假造皇上的话不成。”张居正捋髯微笑。

    “难道这事跟开放海禁没有关系?”况且最关心的是这个,这可是他的梦想。

    他想打通南海航道,到海外打造一个乐土,如果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的确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能借助朝廷的势力,那就事半功倍了。

    “开放海禁有可能,但没有这么快,这事得一点一点的来,慢慢的让大家想通了,还得想办法消除那些占了海禁便宜的家族的抵抗,这些事就是皇上也急不来的。皇上让你从头做起,从小做起,不也是慢慢来的意思吗?”

    况且明白了,心里的难题也解决了,他站起身告辞。

    张居正也不留他,自己还有不少事要跟幕僚们商议,估计又得挑灯夜战了。

    况且从一个角门出来,护卫们正在此恭候他。

    况且没有上车,而是想走一走,这里离他家不远。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洁白的雪上,反映出一片空蒙的白光,周围也不那么黑暗,而是有种梦境般的空灵。

    “大人,还是上车吧,外面冷。”一个护卫跟在他后面道。

    “不用,我走回去,你们跟着我就行。”

    他呼吸着夜晚凛冽清新的空气,忽然感到有些燥热,解开了皮衣,露出里面的飞鱼服。

    “大人,小心着凉。”护卫很是担心。

    况且没回答,一路走到家里。

    “怎么样?”

    他一回来,周鼎成和慕容嫣然就迎上来问。

    “问题解决了,张大人可以让戚帅帮我练兵。”

    “戚继光在哪儿?”周鼎成一时没反应过来。

    “蓟镇,他正担任蓟镇总兵官。”况且道。

    “太好了。”周鼎成也是欢呼雀跃。

    慕容嫣然却没有这么兴奋,平静的表情下似有隐忧。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