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321章 兵戈相见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1章 兵戈相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将碧瑶收入碧火玄晶塔保护起来之后,罗辰便彻底的没了掣肘,如同那挣脱了牢笼的猛兽一般,一股血腥,暴虐的气息刹那间生了出来。

    “麟儿!”

    “吼!”

    回答罗辰的是一声爆吼,叼着水麒麟的赤红色身影就从罗辰脚下的云海一跃而出,踩在了云层之上。

    “主人,帮我个忙。”

    麟儿放下了口中的水麒麟。

    罗辰没有说话,只是手一指,头顶的宝塔便将水麒麟的身躯收摄了进去。

    紧跟着,罗辰脸上的所有的表情瞬间化作了万载寒冰,冷冷的声音仿佛是来自北极的冰风:“跟***先救师傅。”

    庞大的火麒麟点了点头,摇身一变便化作牛犊大小。紧跟着,罗辰纵身一跃,便跨坐其上。

    火麒麟身上便冒起蓝色的火焰,眨眼间便冲了出去。蓝色的火焰点燃了云彩,在身后留下了一条炙热的火道。与此同时,一人一兽头顶的宝塔滴溜溜一转,便化作三尺大小,悬浮在空中。

    ……

    却说田不易,在拦下了苍松之后,便陷入了苦战之中。

    虽然,水月,曾叔常以及和田不易交好的商正梁几人纯粹是划水,没有出全力。可***人可就不一样了,招招毫不留情。尤其是那苍松,更是恼恨田不易救走了碧瑶,使他没了要挟罗辰的砝码,出手更是狠辣,丝毫不顾念同门之谊。

    偏偏,此时那道玄也和那条千丈巨龙不知打去了哪里。而天音寺和焚香谷的人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就站在那边,既不帮忙,也不劝解,好像是任由他们去打一样。

    突然,田不易手中长剑锵啷一声,荡开了天云道长的偷袭。但是下一刻,他体内那运转不息的灵力却是一空。

    “不好!”

    田不易顿时大惊失色,手中仙剑的光芒也出现了一丝暗淡。连番高强度的战斗,竟然让他体内那充盈的灵力出现了一丝空缺。这一下可就要了老命了!

    在场之人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哪里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当下,心中便起了各种各样的心思。

    “死胖子,去死吧!”苍松脸上狞笑一阵,那张平时甚是威严的脸此时显得分外的可怖。

    只见他手中仙剑闪过一道绿芒,直刺田不易后心。

    “叮~~”

    只听一声脆鸣,一把淡蓝色的仙剑挡住了苍松的攻击。

    田不易和苍松同时一愣,停了下来。而其余几人也是停下了攻击,御使着法宝在周围旋转,将田不易围了起来。

    “水月,你什么意思?”苍松脸一沉,变得无比的难看。

    与此同时,田不易也是皱了下眉,道:“恶婆娘,谁让你救了?!”

    水月大师横了一眼田不易,然后淡淡的说道:“苍松师兄,田不易固然有错,可也是一脉首座,岂能任由你诛杀?”

    一句话说的苍松脸色一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不错。即使是掌门真人,若不经七脉共商,也无法决定一脉首座生死。田师兄身居大竹峰首座之职,他的生死,还轮不到你龙首峰来定夺。”

    这时,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曾叔常也站了出来,面色不善的看向了苍松。其余几脉首座也是纷纷点头。因为,这不仅关乎着田不易的性命,更是和青云七脉密切相关。若今日开了这个头儿,日后其余诸脉不是要时时刻刻被龙首峰,通天峰压上一头?

    青云立派两千余年,自祖师青叶之后分做七脉已有上千年的时光,大家虽面上和谐,可私底下的争斗却决然不少。是以,其余诸脉首座亦是纷纷出言反对。

    苍松一看事不可为,便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为一***女子,不惜偷袭同门,实乃罪大恶极。便是七脉共商,又能如何?且让你多活几日,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田不易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悲凉,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些被***了的***。

    在田不易被***的时候,他们尽管明知不敌,可仍旧奋力拼杀,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师傅尽一份微不足道的力量。

    可如今,却全都被擒了下来。

    “放了他们吧,我,我,我认输。”

    ······

    当罗辰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水月大师收缴了田不易的仙剑,与曾叔常一左一右看押着他。

    而在他身边不远处,张小凡,宋大仁,吴大义······往日熟悉的面孔全部双手被缚,法宝被收缴一空。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却看不到一丝的埋怨。有的,只是深深地自责以及懊悔。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能更强一点儿,这样,就可以帮到师傅了!

    看着几人的眼神,罗辰的心一下就被触动了,眼中渐渐湿润了起来。事已至此,这些个原本的师长,在罗辰眼里俱都成了敌人,送给他们的,只有一句话:“闪开,或者,死!”

    “老七,走啊!带着灵儿离开青云,永远不要回来!”

    “竖子狂妄!和一***妖女苟且,你将师门教诲置于何地?!有何颜面在此大放厥词!”

    苍松的呵斥和田不易的呼喊同时响起,罗辰的心好似被狠狠地抽了一下。到了此刻,师傅想的,仍旧是让他离开。此等恩情,让他如何相报?

    看着师傅那焦急的脸色,罗辰心中道了句抱歉,旋即便移开了视线,冷冷的看着身前挡住自己去路的人。

    对于苍松的呵斥,罗辰并未去争辩。孰是孰非,孰对孰错,皆因立场不同罢了。说的好像罗辰罪无可恕一样,可苍松自己呢?俗话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和这种执意装傻充楞的人争辩有什么意思?

    更何况,罗辰的时间并不多,道玄那个老家伙去了何处,现在还未可知。碧火玄晶塔的器灵火龙已经归来,可道玄却不知所踪。如此一个太清高手潜藏在暗处,由不得罗辰有任何放松大意。

    所以,罗辰只是抬起了天罪,指着那些严阵以待的青云门首座,冷酷的道:“麟儿,冲开他们!”

    麒麟缓缓低下了头颅,如玉的双角闪过一丝血红的光泽,添了几分暴虐的气息。

    蓦地,一股热风突兀而至。紧跟着,就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人群中最前方的天云道长便如同被卡车撞了一样,猛地砸向了人群。

    快,实在是太快了!动如雷霆的速度,摧山崩岳的撞击,快的让天云道长这个上清境的高手连个反应都来不及,在那一瞬间便胸骨尽折,口喷鲜血,向后倒着砸了出去。

    简直是完全的碾压!

    与此同时,罗辰也出手了。一把仙剑周身白雾弥漫,森白色的庚金之气和那云气绞缠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个是云气,哪个是致命的庚金之气。

    仙剑挥动间,******的白雾紧随而至,如同跗骨之蛆,即使你拦住了仙剑,可那细如牛毛一般的庚金之气却如同针扎一般的刺入经脉,大肆破坏。

    仆一个照面,两个长老便着了道,损了手部经脉。一双布满血红色小点的双手,看的诸人瞳孔为之皱缩,纷纷才去了应对之策。

    水月大师一把水系法剑挥动间带起浪声涛涛,涤荡世间;曾叔常一把土系法剑动辄间厚重如山,***乾坤;苍松一把金系法剑行动间寒芒闪闪,暴起无数的金光,与之抗衡……

    各人以各人的手法和罗辰周旋,一时间九天之上各色光辉交织在一起,雷声,风声,雨声混杂在一起,时不时的还有那倒霉蛋被飞溅的剑气,打偏的术法所殃及,伴随着一声惨叫便坠落九霄。

    虽然一众长老首座均是上清高手,但仍旧无法抵挡罗辰加火麒麟的神勇。

    剑贯长空,焰焚苍穹!

    手指微动,森白仙剑如同游鱼一般,于七色波澜之中穿梭,宛如一条游鱼一般灵活。动辄间,仙剑寒芒闪闪,带起一阵阵的仙光。

    麒麟咆哮,滔天火海覆压乾坤,炙炎奔腾,百兽齐啸,此刻的麒麟真个如火中帝王,万兽尊者!

    一人一兽不到短短半柱香的功夫,随着麟儿一记麒麟脚踹飞最后一个花白胡子的长老之后,赤红着双眼的罗辰便来到了最里面的水月和曾叔常的面前。

    两人俱都哆嗦着嘴唇,那不是害怕,而是气的。

    被几次三番的算计,威胁,罗辰心中充满了暴虐,出手自然是毫不留情。青云门总共才二十多个长老,仅仅在刚才,被罗辰当场干掉的便有五个,剩下的也是多有带伤。最惨的,便要数最开始被麟儿直接撞飞的天云道长了,此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此时,哪怕是被两人看押起来的田不易,也紧闭着双眼撇过了头,既是不忍,也是不愿去看。

    “闪开!”

    罗辰冷冷的开口说道,语气中不带丝毫的感***彩,有的,只是来自地狱般的冰冷。血红色的双目,嘴角那一丝满是杀意的暴虐,掺杂着血色光芒的森白长剑,一股妖异的气息油然而生。

    “好好好,田师兄真是收了一个好***啊!”水月咬着牙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面对水月,这位刚才救下师傅的前辈,罗辰的态度有了些许改变,难得的解释了一句:“孰是孰非,孰对孰错,罗辰心中自有判断。若是水月师叔也觉得我做错了?那简单,当你见到那躲在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的万剑一,再和我来理论!”

    轰~~

    罗辰的话仿佛一道雷霆,劈在了田不易,水月以及曾叔常三人心头。

    “你,你说什么?!”水月难以置信的望着罗辰,那一双冰冷的双眸再也无法维持了,布满了期待以及忐忑。

    “话我只说一次,万剑一就躲在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何去何从,水月师叔自行决断!”

    此刻,罗辰也是恼恨道玄敢对他出手。既然双方已经敌对,那为何还要遵守那微不足道的约定?还不如直接支走水月才是。

    唰~~

    罗辰的话尚未落下,水月便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奔通天峰而去。登时,现场便只剩下了曾叔常一人。

    他看了看罗辰,苦笑着摇了摇头,让开了路······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