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六十一章 狮子大开口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一章 狮子大开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又被宰了一刀,不过这次轻一些,不是这些人心软,而是这家酒楼比上次那家价位低不少,只花了五百两银子。

    况且不打算贿赂这些刽子手,也就没给他们开什么信用额度。

    他回到衙门后,却见一辆豪华马车停在外面,周围都是一些健壮的力士,人人手持棍棒。

    “况大人酒足饭饱了,咱家可是在这儿喝西北风呢。”车里走出一个身穿蟒袍的人,个头不高,面白无须,两手笼在袖子里。

    “您是?”况且不认识这人,却知道这是内廷宦官。

    “咱家是司礼监的张鲸,咱们没见过,不过况大人的名声咱家倒是久仰了。”来人不阴不阳地说道。

    他并非故意拿腔作调,宦官基本就是这个嗓音。

    不过况且倒是没从这些宦官身上闻到过什么腐臭气,他和黄锦一起呆了很长时间,也没觉得宦官身上有什么古怪味道,后来明白了,自己是读古龙小说读多了,被那位臆想大侠忽悠了。

    其实想想也是,宦官身上要是有不好闻的味道,皇上怎么受得了?皇宫里可是有近万名宦官来来往往。

    除了嗓音变异和没有胡须外,宦官跟正常人并没有区别,后世说的他们往往有扭曲的心理和性格,况且也没发现,倒是觉得他接触到的人都很正常,阳光谈不上,至少还是有正气的。

    他倒不是想给宦官***,他也不喜欢官宦,不是讨厌,而是觉得可怜,从大夫的角度他非常同情他们。宦官遭受的非人痛苦,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上的变异,是可以理解的,过错并不在他们身上。

    然而,况且接触的宦官还算正常,起码有极强的心理自我修复功能,留给他的印象不算太坏。

    “大人,那在下先请您吃点东西吧。”况且向对方殷勤道。

    他名义上划归皇上直接管理,其实也就是受司礼监的管理,皇上哪有那么多工夫关注他的事。

    想明白这一点,他一点也不敢怠慢太监了,宁交好不得罪,这就是他的处世哲学。

    “不必了,掌印太监催的紧,说是万岁爷发话了,咱家赶紧跟你交接完毕,然后回宫复命。”

    张鲸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大张黄纸,递给况且,这是第一批东西,基本够你现在用的了。

    况且看着黄纸上的字,没有什么格式,就是列出的一行行货物单子。

    开头是各色办公用品,而且都注明是御用品,最差的也是花梨木,床榻寝具一应俱全。

    况且纳闷,皇上这是催自己加班熬夜?干嘛连床上用品都给备足了。

    看到下一行,他有些发呆,居然是御马十匹。

    “大人,这马是不是太少了,只有十匹。”况且问道。

    “哦,这是皇上赐给你个人,以后你有了成手,要多少马匹都有,不过那都是一般的军马了,对了,你会骑马吗?”张鲸问道。

    “不会。”况且老实回答。

    “那你赶紧学学吧,以后你说不定要带兵跟人厮杀,不会骑马怎么行,万一打了败仗,逃命的时候也得跑得快不是?”

    “大人,您这是鼓励我还是打击我啊,我这儿还没正式开张呢,您就跟我说败军之言。”

    “我这是实话实说,小子你记住,什么时候都是保命最重要,明白吧。”张鲸冷冷道。

    “嗯,我听您的就是。”

    看到那些文房四宝,况且不禁眼睛一亮,道:“大人,这些笔墨纸砚的再给我来一百套。”

    “小子,你以为那是大白菜啊,张口就一百套,跟你说吧,皇上用的也是这些,司礼监用的也是这些,你以为宫里长这些东西啊。”张鲸冷笑道。

    “大人,我这儿以后可是军务繁忙,这点文具根本不够用,纸张的量更是不够,还得加上一千斤。另外画笔也得再来五百枝。”况且道。

    张鲸气的直跳脚:“你还要画画啊,皇上让你在这儿练兵成军,可不是花帑银请你来画画的。”

    “大人误会了,我画的不是风花雪月,画的可是作战地图哦。”

    “地图有现成的。”张鲸生硬地怼他一句。

    “那些不行,没有山头河流村庄这些细节,真要用起来的时候还得亲手绘制地图。”况且道。

    “好,算你小子有理,要是真有用处,别说五百枝,就是五千枝也没问题。”张鲸只好同意。

    他倒不是吝啬,而是差点被况且气疯了。

    皇上如此信任他,不惜自掏腰包让他做事,这小子还惦记着风花雪月,没事还要画画玩儿,至于绘制地图什么的,他根本不相信。

    况且要这些是有意的,他最喜欢的就是宫里御用的笔墨砚台,想当初周鼎成为了贪嘉靖帝一块砚台,把命都拼上了,他有机会焉能不下重手,这可是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了。

    画笔什么的不仅她自己需要,还可以送给唐伯虎、沈周、文征明他们,毛笔什么的倒是不要紧,反正随时都可以申请要来。

    这些东西在外面很难买到,都是朝廷派人专门监制的,不对外***,有钱也很难买到。

    况且继续看着单子,凡是自己喜欢的就开口多要一些,厚着脸皮跟张鲸打饥荒。

    张鲸气的吹下巴瞪眼,他没胡子,只能吹下巴了。却也没辙,皇上交代过了,况且需要什么给什么,只要不超出总的预算就行。

    “小子,你就得瑟吧,反正半年里你尽管得瑟,上天都行,不过半年后,你要是一点成绩拿不出来,自己想怎么个死法吧。”张鲸冷笑道。

    “大人,人死如灯灭,一死有什么了不得的。”况且耸耸肩。

    “小子,死也不容易,要想死的干净利落,还不连累家人,办法不是很多。”

    说完,张鲸转身登上马车就走了,再呆一会,他的肚子非得气炸不可。

    见过气人的,没见过这么气人的。

    况且淡然一笑,他现在的承受力已经增强很多了,张鲸威胁的话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过他也纳闷,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他还没正式开始,皇上就派人先是试探,然后就是用各种方法打击摧残他的内心,这是催迫他加快速度干活,还是想先在心理上把他击垮?

    “皇上真是很大方啊,那些砚台?”周鼎成想着况且要的一百块砚台,涎水都流到地上了。

    “有点出息行不行,砚台到了随便你挑,不限数量。以后咱们也是大人物了,皇上用啥咱们用啥。”况且得意笑道。

    “是啊,可是时间只有半年,到时候如何收场?”周鼎成摇头道。

    “你能不能不提这茬?”况且没好气道。

    “这上面还有火器?皇上让你成立一个火器营?”周鼎成大惊道。

    刚才况且跟张鲸讨价还价时,周鼎成没敢近前,离的远远的,这时候才看到单子上的各色物品。

    “火器算什么,还有火炮呢。不过得成军后才能领取,现在只能望着。还有五艘快船,不过得在福建水师那里领取。”况且指着几行字道。

    “这倒是不错,你不是愁着没钱造船吗,皇上直接送给你了。”周鼎成道。

    “两回事,这是皇上让我打海盗用的,用过后还得交还给福建水师。现用现取。以后还得想法打造自己的船。”

    “不过这样的话,你还得建一支水军,到哪儿找这些人手啊?”周鼎成愁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天无绝人之路。”况且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这些物品在况且回来前,已经放进库里了,况且拿到的只是一把库房的钥匙,他现在手里没人,所以仓库由刘守有派人把守,但刘守有的人只是把守,却不能进入,现在能进入库房的只有他一人。

    至于经费,皇上拨出四万两帑银,作为启动经费,以后招募训练人员的费用就需要先做预算,然后上报司礼监批准后才能拿到银子。

    “小气,才四万两银子。”周鼎成嘟囔着。

    “不少了,皇上家大业大,可是养的人也多,宫内一万多宦官宫女,不都是皇上自己养着,更别说这些人揩皇上的油一点都不手软,比刘大人的刽子手还狠。”

    这第一批物品是真不少,涉及方方面面,有强弩、硬弩、弓箭,甲胄,马匹则是要到军马场领取,刀***剑戟也都有,当然还少不了飞鱼服绣春刀这些锦衣卫的标准行头。

    黄纸的后面给他列出了第六卫的编制,有两个指挥同知,两个指挥佥事,五个千户,五十个百户的名额,其余总旗小旗校尉力士的名额不限。

    照理说这是天大的好事,况且要是公开拍卖这些名额,都能发一大笔财,当然,不能这样干,这样就是公开的卖官鬻爵了。

    但是借助招人收受贿赂也是官员发财的主要路子,况且却想都没想这些,他不缺银子,缺的是真正的干才,不要说收银子,他宁愿花重金聘请有用之人,只要他们有信心有毅力跟着他干,干出一番新天地。

    况且打定主意,招募的人中,必须德才兼备,而德放在首位,他对于德有了新的定义,那就是终于他心中的事业和理想。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