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六十四章 拜见武定侯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四章 拜见武定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从高拱府邸出来后,带着护卫直奔武定侯府。他虽没去拜访过,不过他知道地点,就在宣武门附近。

    况且已经想好,找赵阳把借兵的事尽快敲定下来,实在不行,就拿皇上来压人。他是真被皇上逼急了,话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人乎。

    到了宣武门附近,打听了几个人,果然在一条宽阔的巷子里寻到了武定侯府。

    况且下车后,到了侯府大门处,两个亲兵上来拦阻,可是见到他皮袍下一身锦衣卫的服饰,也不敢怠慢。

    “这位大人,请问您有何公干?”

    “我没有公干,只有私干,我是贵府上大小姐的小叔子况且。今天来是见赵二哥的。”况且边说,边拿出一张名刺递给亲兵。

    亲兵上下打量他几眼:“您就是江南才子况且?可是……”

    两个亲兵也是纳闷,他们经常听老爷少爷们议论大小姐的小叔子是个大才子,现在已经是少宗师了。

    宗师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懂,反正觉得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东东吧。

    可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一见面怎么不像啊,江南才子怎么忽然变成锦衣卫了?

    “您真是况老爷?”

    “这是我家大人,锦衣卫指挥使。”况且身后的护卫不耐烦了。

    侯府高门深院是了不得,可是一个门卫亲兵就这样盘问,也太小瞧人了吧。

    亲兵不是故意失礼,实在是况且才子的印象太深刻了,跟眼前的锦衣卫***完全对不上号。听到况且护卫的呵斥,亲兵赶紧跑进去禀告赵阳。

    不多时,赵阳跑出来大笑道:“兄弟,你这是升官发财了,终于敢到我家来了?”

    “我就是找你的,对了,老伯在不在家?”

    “在啊,我哥也在,快进来一同见见吧。”

    赵阳不由分说,拉着况且就往里走,况且的护卫自然紧紧跟随在后面。

    “嗬嗬,这才几天没见面啊,你这可是一步登天啊,派头都不一样了,还带这么多护卫,吓唬我啊。”赵阳看着况且身后的护卫,有些发呆,他出去也不用带护卫啊,况且这是要上天的节奏?

    先到了赵阳的住处,赵阳喊来一个管家:“去看看我父亲和哥哥在干什么,就说我姐姐的小叔子况大才子来了。不对,是锦衣卫指挥使大人来了。”

    管家也是上下打量况且,直接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没办法,听到的和见到的形象相差太多。在他们心里,江南才子就是穿着绸缎,手里摇着折扇,身前身后一群***的样子。

    “兄弟,我的事没问题吧?”赵阳抓住况且的胳膊,眼睛里露出狂热的表情。

    “你什么事啊?”

    “到你锦衣卫当官啊?”

    “哦,这没问题,你过来先当个千户吧。”况且道。

    “什么,才千户?兄弟,怎么着也得让我给你当副手,最低做个指挥同知吧。”赵阳叫了起来。

    “二哥,这不是儿戏,我现在都愁死了,等我过了这一关,咱们再立些功劳,别说指挥同知,你就是篡我的位,我保证举双手双脚赞同。”况且道。

    “什么难关啊,你不是刚升官吗?怎么还有难关啊?”赵阳道。

    况且刚要说什么,那个管家跑着过来道:“少爷,老爷说了,快请况大人过去面叙。”

    赵阳笑道:“看见没有,你现在升官了,身价也长了,我老爹都要请你这个况大人去面叙,而不是拜见了。”

    况且笑着斥道:“胡说,自家人哪有这些说道。”

    两人跟着管家进了一个大门,又穿过一个中庭,然后来到武定侯住的憩园。

    “这里其实就是我家的祖宅,外面这些都是后来扩建的。”赵阳解释道。

    况且看着大门上有一道匾额,上书“勋并日月”四个字,落款居然是朱棣,这是成祖的御笔。这四个字的评价,在当朝也不多见。

    况且走进去,看到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将军站在院子里,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人,面貌跟赵阳极为相似,只是气质截然不同。

    况且不用问,知道老者肯定是武定侯,中年人是赵阳的哥哥赵炎。

    “小侄况且拜见老伯。”况且急忙趋前几步,躬身拜谒。

    “贤侄免礼,咱们是自家人,不用叙官场那些礼节了,贤侄不会介意吧?”武定侯道。

    “当然,只是小侄因各种原因,一直没能来拜见老伯,还请见谅。”况且道。

    “兄弟,其实我们是亲戚,根本用不着避讳什么,又劝不动你,只好随你了。”

    此时那个中年人也过来平礼相见,果然是武定侯世子赵炎。

    双方见过后,来到大堂上,不分宾主而是像家人那样围桌而坐。赵阳和赵炎都陪着况且坐下,按说武定侯在场,他们决不能坐着,必须站在父亲身边,可是有况且在座,他们不坐,况且也不会坐下,也就不按礼节行事了。

    “贤侄高升,老夫还想哪天去给你道喜呢。”武定侯笑道。

    “老伯,哪来的喜啊,我现在是一肚子苦水啊。”

    赵阳笑道:“我说兄弟,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一个指挥使就把你压得喘不过气来了?若是当上大学士你还不得趴下?”

    “胡说。”武定侯斥道。

    “没事,我们哥俩没个高低反正,怎么说都行。”赵阳嘻嘻笑道。

    赵炎只是微笑看着,却不插话,沉静安详。赵阳就跟跳马猴子似的,很少有安静的时候,跟他的年纪颇不相符,很有长成老顽童的潜质。

    况且就把遇到的难事说了一遍,苦瓜脸拉得好长。

    他不是喜好诉苦,而是现在得求爷爷告奶奶的把这些事办成,要想让人帮助,诉苦装可怜是最好的办法,人都是有同情心的嘛。

    “还有这事?”武定侯跟高拱一个表情。

    “绝对做不到,半年时间能让士兵把刀***剑戟舞弄明白,别伤着自己就不简单了。还有啊,招募的人估计都不会骑马,还得训练他们骑马,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按你说的还要有小型的神机营,还要有水师,还要有细作队伍,算了,我不说了,兄弟,你那地方我不去了。别哪天皇上要你的脑袋,把我的捎带着一起砍了。”赵阳连连摆手,后退一步。

    武定侯苦笑一声,却没斥责赵阳,虽然大儿子继承爵位,他喜爱的还是小儿子,这也是天下父母的通病。

    “事已至此,贤侄准备怎么办?”

    武定侯知道况且一定还是想出些办法,不然不会急着登门,肯定是有事相求。

    “小侄原来想让二哥带贵府五百亲兵过去,就算我借的,帮我训练那些招募的人手。既然二哥不想去了,就算了,不过五百亲兵能不能借给我?”况且道。

    “借我们的亲兵?兄弟,各府的亲兵不能外借的,朝廷有严格规定。”赵阳道。

    “二哥,你要这么说我可要把你家的亲兵都挑走了,皇上可是说了,让我任意挑选人员,这个任意肯定包括贵府吧。”况且道。

    “你们两个别斗嘴了,五百亲兵没问题,可是你若是用作训练人员,五百亲兵还不如一百名教头。我帮你请一百名教头如何?”武定侯道。

    “对啊,亲兵就是教头训练出来的。老伯能帮我请到一百教头?”况且大喜。

    “当然能,就是得花钱,也就是说雇。”赵阳抢着道。

    “钱没问题,我可以花高价聘请他们。”况且道。

    “兄弟,你别听他的,他骗你的,家父调他们去就行,不用花钱的。”赵炎微笑道。

    “你准备在什么地方操练人马?我们都督府有大校场,可以借给你们用。”武定侯道。

    “多谢。我本来还琢磨着就在我那地方的院子里练兵呢。”况且道。

    “那不行,只有大校场才能全方面训练军士,从骑马到器械,包括火器都可以训练,别的地方没那么宽敞。而且大校场有现成的器械和马匹,你让人带着士兵到训练场就齐了。”武定侯道。

    “那样的话半年时间能练到什么程度?”况且问道。

    武定侯笑道:“若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你说的效果,就得多招募人员,优中选优,不能适应高强度训练的人员马上淘汰。我估计,起码要选十倍的量吧,就是说先得从招募的人员中选出五万人,然后这五万人昼夜操练,能挺下来的就一定能符合你的要求。”

    况且大喜,站起身躬身拜道:“老伯,您可是救命恩人啊。”

    “你要说这个我就惭愧了,这次没能帮到你什么。本来我跟英国公、荣国公、定国公和魏国公,还有几个侯府联署给皇上上书,说你现在还太年轻,涉事太浅,不宜留在京师任职,我们请求皇上让你回南京,跟着老师再读书十年,然后再出来当官为国效力。可惜越帮越忙,现在我们也不敢说话了。”武定侯苦笑着叹道。

    还有这事?

    况且既感动又激动,没想到这些功臣世家还真认亲,有些功臣贵族他根本不认识,从来没打过交道,居然肯联署担保他,可见功臣集团团结一体,一点不假。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