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六十七章 大校场试骑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七章 大校场试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上午,况且去他的锦衣第六卫牵出两匹马,然后直奔西郊大校场。

    这里不仅是官军训练的场地,也是京军出征的***地点。

    况且一是为了练习骑马,二也是先来看看大校场是不是适合训练。

    看到宽阔的大校场,他心里有底儿了,别说五万人,就是十万人同时训练也放得下。

    大校场附近就是军马场,里面就是太仆寺每年买来的马匹在里面养着,这里的马匹都是驯熟的,还有许多马养在别的马场里。

    况且的马在大校场上引人瞩目,毕竟是御马,从头到脚都显示着不凡之气。

    “大人,您先骑哪一匹?”纪昌问道。为了尽快学会骑马,况且特地他拉来任马术教官。

    纪昌牵来了一匹白马和一匹棕色马,都是纯色,没有一根杂毛,马的身上如绸缎般丝滑。那一股睥睨四方的气势,立马使得附近的马匹相形失色。

    “这真是天马一出凡马空啊,先试着骑这匹白马吧。”况且笑道

    他想玩把白马啸西风,可惜这匹白马根本不给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的面子,备好马鞍,他骑上去还不到十米,就被抛了下来。

    好在他平衡能力强,在空中一个翻滚,居然稳稳站在地上。

    “大人好骑术!”纪昌竖拇指赞道。

    “你这臭脚捧得太明显了吧,我明明是被摔下来的,你还夸。”况且笑道。

    “大人虽然是被摔下来了,可是你这姿势漂亮啊,一般人做不到。这些马都是没驯熟的,谁骑上去都得摔下来。不摔个嘴啃泥就是好样的。”纪昌道。

    “有这说?”况且深表怀疑,不过他不懂马术,知道初学骑马被马摔下来是家常便饭。

    他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不到十米就被抛下来,这次他有准备,空悬之后立地更稳了。

    “大人,您试试这匹棕马吧,好像性子没有白马烈。”纪昌道。

    况且只好怏怏地拍拍白马的背,暂时放弃骑它了,白马不喜欢别人触碰,尥蹶子踢他,差点踢到他***上。

    “哼哼。”不远处,一个正在骑马的人冷哼一声。

    “你哼什么,不服说出来。”纪昌大怒道。

    锦衣卫的人就是这脾气,不管到哪里,专治各种不服。

    “不服怎么样,马是好马,可惜在你的手上糟蹋了。我这匹马好骑,要不咱俩换换,我给你一千两银子。”那人讥讽道。

    “滚,有多远滚多远。”纪昌骂道。

    “你让我滚?你先给我滚一次看看。”

    那人显然不是一般人,身边带着十几个家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

    不过那人见况且虽然年轻,身边有十几个护卫,所以没敢造次,只是想跟况且商量换马,还贴给他一千两银子。

    况且懒得跟这种人计较,估计真是什么二世祖吧。

    “算了,纪昌,跟这种人斗嘴没意思,咱们继续练习马术。”况且挥手制止纪昌,今天的任务是训练马术,不是干仗。

    “便宜了这小子。”纪昌冷哼一声,不再搭理那人。

    况且换了棕马骑上,果然好了一些,骑出五十米才被抛出来。

    “大人,你需要熟悉它,跟它慢慢沟通,这样它才会认可你,与你作伴。马是通人性的。”纪昌道。

    “怎么跟它沟通啊?”况且不解。

    “怎么说呢,各种办法都有效,主要是抚摸他,用手的压力慢慢安抚它,让它感觉你是爱护它的,以后还要亲自喂他草料、给它饮水,慢慢就有感情了。大人如果只是想一般骑着玩玩,不必费事,有驯熟的马,很快就能骑,不过那样的话,人和马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和谐的境界。”纪昌解释到。

    可惜他一肚子马术经,语言表达能力却有限,说出来后总是显得不够专业。

    况且点点头表示理解。他虽然没练过骑马,可是养过狗,而且跟狗能很好的沟通,想来马匹虽然不如狗通人性,但道理大概差不多。

    他慢慢抚摸着马匹,感受着马背丝滑的皮毛,然后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马匹,可惜马全然不领情,依然尥蹶子踢他,再次引来旁边一阵哄笑。那人显然不甘心,还在附近转着圈的遛马,想找机会跟况且商量换马。

    况且牵来的御马在爱马的人眼中就是瑰宝,那人已经抛出一千两银子的重金,见况且根本不理会,还以为是给少了,当然他一看这两匹马就知道没有五千两肯定拿不下,不过他见况且分明就是刚学骑马的雏儿,压价是欺负他不懂马。

    况且的确不懂,更不知道这些马的价格,可是他根本不想卖,也不能卖,这是皇上赐的御马,他就是疯了也不敢卖掉。何况银子在他还是个事吗?

    况且重新骑上马,手持缰绳,慢慢放马缓缓跑着,这次马不知怎么懂了他的意思,居然小步慢跑着,一直转了一圈也没发性子摔他。

    “大人,就这样,对,先让它慢慢跑,熟悉了再稍微加点速度,学骑马不能性子急。”纪昌骑着马在旁边跟着。

    况且骑第二圈时,旁边那人蓦然骑着马横冲过来,况且坐下的马受了惊吓,一下子就把况且抛在半空,然后撒欢似的跑开了。

    况且也是被吓了一跳,这次没站稳,摔了个***向后平沙落雁式。

    “***蛋!”

    纪昌一马鞭子抽过去,大骂一句,然后也不管打着没打着,急忙过来看况且怎么样。

    “大人,您没摔着吧?”

    “废话,哎哟,我都结结实实摔地上了,这还叫没摔着吗?”况且觉得身上骨头好像断了两根,***跌成了八瓣,甚至有高位截瘫的感受。

    “***!”

    “***蛋!”

    守在旁边的护卫都激怒了,不用吩咐,上去五六个用马鞭子抽打那个冲撞况且的家伙。

    那人也不是省油灯,身边也有十几个人护卫,双方登时开启了群殴模式。

    “瞎了眼的狗东西,不知你爷爷是谁吗?不知你爷爷的爹是谁吗?”

    况且听到这话,气的差点回他一句:***,难道你爹是李刚吗?

    他揉了揉***,然后活动一下两腿,感觉好了许多。

    “老子管你是谁,管你爹是谁,给我打!”

    锦衣卫的人在北京从来没吃过亏,在大校场居然被人小瞧了,还搬出他爹吓唬人,锦衣卫的人是吓大的?

    “小的们,给我用力打,全都打趴下,把那两匹好马抢过来。少爷我重重有赏。”惹了祸的家伙远远躲在一边,指挥他的手下***况且的护卫。

    “想倚多为胜?实在想多了吧,也不去打听一下爷是谁。”纪昌冷哼道。

    况且的护卫没得到命令,所以没敢下重手,虽然人少受***,气势上丝毫不弱。

    “大人,那个***蛋想抢您的马,怎么收拾他们,就等你一句话了。”

    “都撂倒吧。”况且最恨这种主儿了,就说了一句。

    “大人发话了,全部撂倒。”纪昌大喊一句。

    “得令!”

    况且的护卫们冲锋似的一拥而上,片刻间,那家伙的十几个护卫被冲的七零八落,有几人被冲下马,摔落在地,大呼小叫。

    又过了片刻,十几个人全都被况且护卫们的马鞭子抽下马来,一个个鼻青脸肿,脸上身上伤痕累累。一个个哎哟哎哟大叫不止。

    “***,你们是什么人,敢下死手,你们不想活了?”

    “混账***蛋,打了我们你们都得死。”

    况且的护卫们听到这些骂人话,更是怒不可遏,提转马头回来,又在每人身上抽了十几鞭子,抽的这些人再没有一点脾气。

    那个少爷模样的人已经被况且的一个护卫单手擒了过来,横放在马鞍上,然后骑着马过来禀报:“大人,这个***蛋抓来了,怎么处置。”

    “你们不能动我,我爹就是大校场的总管。你们得罪了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家伙大叫起来。

    众***笑起来,以为这家伙的爹是什么了不得的角色,原来是这个大校场的总管,就这么个芝麻绿豆大的官也好意思说出来显摆。

    况且都有些同情他了,好笑道:“扔出去吧,让他们滚的远远的,再见到他们一次,就抓回去审讯,正好什么事都没有,先办两个案子也不错。”

    护卫们拍手叫好。

    “你们是什么人啊?”那个少爷感觉有些不妙了。

    “别问了,说出来吓死你。”纪昌都懒得跟他计较。

    几个护卫抬头抬脚使劲儿把这个少爷扔了出去,就像扔一块石头似的,这人真如石头一般摔在地上,要多结实有多结实。

    “我家大人吩咐了,都给我们滚的远远的,再见到你们就不客气了。”一个护卫大声道。

    这位少爷可能真摔得重了些,半天没爬起来,还是一个家人爬起来,过去抱住少爷踉踉跄跄地走了。

    不一会儿工夫,这些人和马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大人,以后咱们出来还是把牌子带着,有您那两块锦衣卫指挥使的牌子往这儿一竖,就没人敢过来***了。”纪昌道。

    “没必要,有时候低调点还是有好处的,以后除非我吩咐,不许再亮那两块牌子。”况且道。

    他今天不但没有带那两块静街的牌子,连飞鱼服绣春刀都没穿带,只是想很低调地练练马术。可惜人一低调,就有人上来欺负你。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