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六十八章 倭寇与俺答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八章 倭寇与俺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小插曲过去了,况且继续练习骑马,他还是先缓步慢跑,在大校场绕圈子。

    “很好,大人,有点摸样了。”纪昌骑着马亦步亦趋地跟着,还不停地鼓励着。

    “可以放快点速度了吧。”况且扬了扬鞭子,说道。

    然后他轻轻一夹马腹,马嗖的一声冲了出去,如同火箭一般,在况且紧张地抓着马鬃飞奔之际,马好像生气了,突然发出一阵嘶鸣猛地人立而起,把况且掀飞了出去。

    况且这次没有***着地,还是稳稳站在地面。

    “这***听不懂我的话,我叫它慢慢加速,它却跟钻天猴似的冲出去了。”况且气急败坏道。

    “大人,这可不怪它。你夹马腹的力道可能太重了,另外要缓缓加速的话,也不要夹马腹,而是通过放缰绳的力度。这么说吧,大人,成熟的骑手一般时候都不会夹马腹,那样对马会有伤害的。”纪昌道。

    “啊,是这样啊?”况且不明白。

    “大人,马靴是有倒刺的,马肚子最柔软,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刺肚子。一般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也就是逃命的时候,才会这样做,马会理解就是不惜一切狂奔逃命。”

    况且挠挠头,小说里不都是写夹马腹加速吗?看来小说家真他奶奶的不靠谱啊。

    他看看脚上穿的马靴,果然有一层倒刺。

    他这身骑装和马靴是跟护卫借的,他自己没做。原来没想到骑马,还是张鲸提醒了他,再加上昨天武定侯分析说,他有可能要去福建驻扎,那地方可是虎狼之地啊,学会骑马很有必要,最起码可以增加一个逃命的手段。

    “大人,您是第一次骑马吗?”一个护卫问道。

    “也不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可是怎么感觉就跟第一次似的,我上次骑马并没被摔下来啊。”况且也纳闷。

    “大人,您上次骑的那一定是驯熟的军马,因为被人骑惯了,比较温顺,一般不会把人掀下来。这御马从没被人骑过,犟的很,老实说您现在既是练习马术,也是在练习驯马。不过真正的坐骑一定要自己驯熟了,才能做到人马一体。”纪昌道。

    况且点头,没想到骑马的说道这么多。

    “大人,您很了不起了,真的,一般驯马师开始驯马可能还不如您呢,摔得七荤切┞庸テ票呷肽诘兀傻木褪巧丈鼻缆樱透笆廾挥星稹K栽勖敲看纬鋈蛘蹋簿褪潜ǔ鹧┖蕖!br />
    “嗯,那打倭寇或者海盗有什么区别?不也是一个道理吗?”况且继续问道。

    “大人,这个事比较太复杂,官军每次跟倭寇打仗都很窝囊,具体原因很多。”一个护卫道。

    “怎么个复杂法?不就是沿海有一些家族勾结倭寇和海盗吗?”况且说道。

    “这只是其中之一,沿海一些地方,别说大家族勾结海盗,就是一般的渔民都帮着海盗,甚至有不少渔民也是海盗,倭寇其实就是海盗,是跟着海盗的喽,海盗***他们就是把朝廷的怒火引到倭国去。”纪昌道。

    “是不是有些像扬州的盐帮?”况且问道。

    “盐帮?”

    护卫们都没反应过来,大人的脑回路过大了吧,怎么一下子跳跃到盐帮了?

    “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当地的渔民都参加武装走私,等朝廷派官兵围剿时,他们就武装对抗,也成了海盗的一员。”

    “对,就是这个意思。”纪昌道。

    “大人,最麻烦的就是这个。你去杀倭寇,杀着杀着,就有人上奏朝廷,说官兵杀良冒功,残害良民。官兵虽然觉得冤,可是有嘴也说不清,很多被杀的人的确不是倭人,而是沿海大家族的人或者上当地的渔民。朝廷查实之后,将士们没有功劳反而有罪。”

    “原来剿灭倭寇的总督胡宗宪胡大人就是因为得罪沿海几大势力,被他们在朝廷里的人活活弄死在监狱里了。”一个护卫咬牙切齿道。

    况且沉思着,胡宗宪并非名将,率兵剿倭寇打的很难看,但是他毕竟剿灭倭寇有功,最后文官给他安个严嵩党羽的罪名下狱,嘉靖帝一直想放他出来,也没能如愿,最后惨死在狱中。

    “大人,您不是说着玩的吧,咱们是锦衣卫啊,无论大漠还是沿海,咱们没有这些任务,除非是去捉拿犯事的官员。”纪昌疑惑道。

    “我就是说着玩的,你们别放在心上。”况且道。

    况且继续练习骑马,一直到傍晚,基本学会了如何控制马的速度,但也只能跑单线,许多骑术技能还没入门。

    “大人,您这就很了不起了,这可是从头驯马啊,一般来讲,就是驯马师驯熟一匹马也要十天八天时间。”纪昌道。

    “看看我十天八天能不能把这匹马驯熟吧。”

    况且恨恨地看着旁边悠然自得,扬蹄奋进的白马,一脸的傲然,根本瞧不起他。他还只能干瞪眼,一点脾气没有。

    这可是御马啊,总不能用上武则天的三板斧,鞭子、锥子、刀,那太不人性化了。

    武则天驯马有个诀窍,先用鞭子抽,不服再用锥子扎,还不服直接杀掉吃肉。

    这两天慕容嫣然和周鼎成都在跑人员招募的事,催各地把人员送过来,况且昨晚对他们说了要增加初选人数,最好达到五万人,然后在这五万人中最后选出五千人。

    两人听了都在发呆,不知道况且究竟要打造的是什么军团,十选一的概率,这也过于优选了吧。

    两人有点犯难,只好对况且说,别看有人说送来五万人没问题,那只是说说,真正要做到也不容易,尤其期限如此急促。

    商议到最后,决定采取折中办法,先让各地送来一万人,再在京城各地张贴招募帖子,在本地和附近招募四万人。

    昨晚况且就把招募帖子写好了,今天叫人誊抄若干份,然后在城内大街小巷张贴,在附近的县镇也要张贴。五十个护卫领命而去,一时间大街小巷纷纷扬扬。

    招募的日期定在五天后,设定这个期限是考虑到各地送来的人,正好到达的北京,这样的话,所有人就掺杂在一起,不会引人注意。

    把两匹御马送回马厩后,马夫上来小心查看马的情况,脸上都有不高兴的神色,深怕况且糟蹋了两匹马似的。

    这些马夫都是随马匹一起来的,只有他们知道怎么喂养这些御马,他们像供奉祖宗似的供养这些马。

    看到况且手中的马鞭子,一个马夫怒了:“这马不能用鞭子抽的。”说完赶紧查看马的情况。

    况且悻悻然,他没用鞭子打马啊,可是骑马总的有根马鞭子吧?这是起码的装备。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