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七十五章 缺德到家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五章 缺德到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什么,三颗人头?”况且也惊呆了。

    他急忙来到外面的庭院,这里已经改造成了军营,围墙改建得如同城墙一般,就差再修上碉堡和箭楼了。

    可惜这样的阵势遇到真正的高手还是无用,成了好看的摆设。

    纪昌提刀在手,其余护卫们在院子里警戒,看到况且出来,纪昌喊道:“大人到,敬礼。”

    护卫们集体肃立,向况且行注目礼。

    况且不耐烦地挥挥手:“快快,人头在哪里?”

    一个把守大门的护卫走过来,提着一个麻袋,放在况且跟前:“大人,在里面装着呢。”

    况且看到麻袋已经被血浸透了,心里好一阵呕,但这毕竟是大事,必须查清楚。

    “打开看看。”他说道。

    “您真要看,很吓人的,大人。”纪昌劝道。

    “打开,我又不是没见过死人。”况且道。

    纪昌用刀尖挑开麻袋口,里面赫然一排三个人头,都是面目狰狞,死不瞑目的样子,脖子的切口却是平整如一,看样子是被神兵利器一刀就割下来的。

    “没看到是什么人放在大门前的?”况且问道。

    “没有,大人,属下开门后就发现了,当时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昨晚弟兄们在院子里一直巡逻,没听到门外有任何动静。”护卫强作镇定道,脸色有些苍白。

    他不是怕人头,在锦衣卫干差事,人头是少不了看到的,只是这事太蹊跷,他们觉得这三颗人头没有来路,好像从天而降,这才感觉到了害怕。

    况且到外面,从昨晚听到四个人声音的方位转了一圈,却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难道是他们干的?”况且只能这么推测。

    三个人,他们是什么人?

    况且心里忽然一动,不会是***慕容前辈的那三个高手吧?如果真是那三个人,慕容前辈肯定能认出来。

    “拿块油布把这麻袋包起来。我还有用。”况且道。

    “大人,赶紧找地方埋了吧,这人头留着不吉利。”纪昌道。

    “就是,谁他奶奶的这么缺德,把人头扔到咱们门前了,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死都是便宜他了。”一个总旗义愤填膺道。

    “别废话了,既然有人把人头扔到咱们大门前,总的知道人头是谁的,然后再查出是谁杀了他们,为什么杀了他们。咱们锦衣卫不就是查案的吗?”况且挥挥手道。

    “对啊,这是案子,而且是送上门的案子,这得查啊。”纪昌如梦方醒。

    “大人英明。”

    “大人威武。”

    ……

    况且挥手制止住一连声的恭维,在一旁继续寻思。一个护卫找来一大块油布,把麻袋包好,笑道:“大人,这个放到哪里,我给您送去。”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周鼎成急匆匆走过来。

    “周大人啊,也不知哪个缺德的家伙把三颗人头放在咱们大门前了,大人发怒了,要彻底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护卫笑道。

    “人头?”周鼎成也感到很惊讶。

    “对,而且是三颗。”况且暗示道。

    周鼎成瞬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又感觉匪夷所思,那三个人击伤了慕容嫣然,甚至差一点就要了她的命,虽说是偷袭,可是在绝顶高手来说,根本不存在所谓偷袭,他们早就训练出在任何情况下的反击能力,几乎是条件反射。

    这样的三个高手怎么会死于非命,谁能有这个能力?

    小君?

    两个人互视一眼,同时摇头。这小子逃跑的本领无人能比,遇到一个还有可能,若说杀掉三个绝顶高手,那是高估他了。

    周鼎成接过油布包,跟着况且来到内宅。

    萧妮儿正在指挥丫环们打扫院子,烧水烹茶,看到他们两个走进来,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萧妮儿这么问事出有因,因为慕容嫣然师徒在这里静修,一般情况周鼎成是不会进来的,连况且都很少进来。

    “前辈睡着了吗?”况且小声问道。

    “我没睡,有事吗?”屋里,慕容嫣然的声音传来。

    “有点小事。”况且道。

    “那请公子进来吧。”慕容嫣然道。

    况且走进房门后,看到慕容嫣然正盘坐在床上,九娘却是伏在床边睡着了。

    况且蹑手蹑脚走近,然后在慕容嫣然耳边小声说了这件事。

    “什么?给我看看,这不可能。”

    慕容嫣然走下床,来到另一个房间,这是况且在这里住时一个人***的地方。

    况且打开油布包,把那三个人头给慕容嫣然看,慕容嫣然谛视良久,却摇头道:“不是,昨晚不是这三个人伏击我。”

    “您能确定?”

    “当然能确定,那三人虽然蒙着面,可是每人身上都有独特的东西,这是改变不了的,我可以肯定不是这三个人。”慕容嫣然道。

    “那这三人,是怎么回事?”况且望向屋外。

    慕容嫣然也在寻思,外面有四个人监控这里,怎么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头放在况府大门外?唯一的可能,这是他们干的。可是他们没必要这样做,更不用说这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一般只有仇家才会用这种手段。

    到底是何人所为?目的又是什么?

    况且收起那些画卷后,慕容嫣然立刻感知到外面四个人的存在,现在那四个人还在那里。

    “不行,我要去问问他们。”慕容嫣然道。

    “别,前辈,您好生养着,还是***问吧。您要是跟他们交涉不好,容易起纠纷,我呢,至少可以狐假虎威,反正是纨绔子弟嘛。”况且嘿嘿笑道。

    慕容嫣然点点头,她现在的确最需要的就是静养疗伤,在伤势和功力完全恢复前,不宜跟人争斗。

    外面四个人她并不熟悉,至少可以肯定没见过,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的确是被派来保护这里的。

    这样的话,况且去问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以公子的身份问话,即便得不到满意的答复,那些人绝对不敢造次。况且谦虚说自己狐假,其实虎威还真有。

    况且没有从前面走,而是从内宅的后门出去,然后走到一座建筑前,向上面招了招手。

    不多时,一个人走近他,向他拱手道:“见过公子。”

    况且也还了一礼,然后道:“我家门前今天发生了一件事,不知道你们看到了没有。”况且加重了“你们”两个字。

    “什么事?”那人有些惊讶,神情忐忑。

    “我家门前凭空出现三颗人头,像是刚砍下来的,装在一个麻袋里。就放在我的大门外。你们不知道这事?”况且道。

    “三颗人头!”那人差点大叫起来。

    他向空中做了个手势,没一会的工夫,又有三人走过来,其中一个就是昨晚进入内宅的那位,况且当时可是看清他了。

    这四人都是三十多岁,普普通通的样子,穿着也很随便,说是落魄书生不为过,说是做生意不顺的商人也很像,反正大街上多的是这种人。

    先前那人跟三人小声说了这事,这三人竟同时发出了惊诧之声。

    况且心里一沉,***,看来问题严重了。

    如果是这几个人干的,他们一定有这样干的道理,这件事就过去了,可是他们既没干,也没看到,这就说明真有一个能在他们四人眼皮底下潜入到他家大门前,妥妥地放下装有三颗人头的麻袋,然后又鬼魂似的离开。

    这会是什么人,这人的功力得高超到何等地步?如果这人是敌人,为何只是放下三颗人头,而没有直接杀进来?

    “公子请恕罪,这事非常严重,我们会马上禀报,请上面的人严查,一定会给公子一个交代。”最先见到况且的那人恭谨道。

    “交代不交代的没啥,我就是想弄明白这是谁干的,究竟有什么用意。”况且道。

    “公子放心,这事我们一定查个水落石出。”那人恨得牙直痒道。

    这件事分明就是打了他们的脸,而且出手很重。

    “好吧。你们继续忙。”况且说着就要离开。

    “那个……公子,那三颗人头您能不能交给我们,我们好有线索查找。”那人请求道。

    “好的,跟我来,在后门等着,我让人送出来。不过,你们要保证查出这三颗人头是谁,还要查出是谁杀了他们,是谁把人头放在我大门前的。”况且不想把人头留在手里,虽说天寒地冻的,不会腐烂,可是家里有血淋淋的人头总是膈应,太晦气了。

    “放心吧,公子。”那人再三保证道。

    况且回去后,还是留个心眼,他拿着画笔把人头精确画下来后,才让周鼎成提着到后门交给等候的人。

    “公子放心,这件事若不查个水落石出,我们誓不罢休。”那人接过人头,再次保证。

    “好的。”况且关上后门,又把锁锁好。

    “不是他们干的。”况且回到慕容嫣然***的地方,说了一句。

    慕容嫣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表情顿时沉重起来。

    人头并不是大事,但能避开那四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头放在况且大门前,这是大事。

    从这个情形看,别说什么保护公子,昨晚这四人或许险些丢了命。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