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七十九章 京城大械斗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九章 京城大械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兄弟,你有所不知,无论锦衣卫还是军营中,明争暗斗无处不在,可是都有一个底线,就是不能让部下进行械斗,朝廷对此事惩罚很严啊。”赵阳道。

    “那又有什么,大不了免我的职,我还真不想当。”况且气的脸色都变了。

    “兄弟,不是我说你啊,你这性格真不适合当官,无论文官还是武官,你这种性格,在官场中待不了几天。”赵阳道。

    “我知道,所以我从来没想过当官,是***无奈。”

    况且自知是什么材料,做一个江南才子绰绰有余,当名医最够格,读书研究学问也是好手,除此之外,就找不到太多长处了,做官恰恰是他最不适合的事。

    赵阳听他这样说,知道没法劝了,皱眉道:“这个秦端明怎么想的,他是真的料定你不敢跟他硬碰硬,还是想故意引发严重后果?军法可是有规定的,两军械斗,主官一律免职,由兵部拟罪,部下也一律要接受军法处置。”

    “他是以为我不敢,想要吃定我。对不起,他还真就打错算盘了,不信走着瞧。”况且阴沉着脸道。

    况且的命令发出后,上午在城里多处发生械斗,半个京城陷入混乱,顺天府得报后,出动差役捕快平定,发现两方都是锦衣卫的人马,赶紧溜之乎也。最后九门提督亲自带队平定各处,把况且的人和秦端明的人都抓了不少。

    况且的护卫逃回来十几个,还顺带抓回来五个秦端明的手下。

    赵阳见情势不妙,赶紧溜了,回去禀报武定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风流潇洒的江南才子到了北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简直就是做事不经大脑的莽汉。

    他可没想到况且就是想把事情搞大,最好皇上能免了他的差事,哪怕给他一些惩罚总比让他练兵日子好过些。

    况且现在基本猜到了,皇上是逼着他利用勤王派和君王组织的力量为朝廷保护开放口岸,但那是行不通的,他根本无法指挥调遣这两个组织。至于带着五千人到福建漳州,纯粹就是送死,而且还让五千人给他陪葬。

    反正前面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在京城大闹一场,再说那个秦端明也欠收拾,送上门的靶子不打白不打。除此而外,既然有深厚的背景,有强大的保护伞,为何不用?该闯的祸,想躲也躲不过,皇上想置他于死地未必容易。

    他这几天本就一直闹心得厉害,前天晚上受了惊吓不说,大早上的还收到三颗人头,这事要多膈应有多膈应,哪怕对方送上的是曾经刺杀他的刺客的人头,他心里还是不舒服。

    这三颗人头对他是一种暗示,似乎是暗示他前途未卜。

    本来他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外加满腹的怨气,秦端明却公然挑战,他不拿秦端明做筏子来出气是不可能的,何况师出有名。

    况且看着几个被打得衣服破碎,鼻青脸肿的家伙,冷笑道:“我奉皇上命令招募人员,你们居然敢从中作祟,这可是对抗圣旨,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大罪吗?大逆不道的死罪。看到隔壁是什么地方了吗?看来你们得在那里住上一段时间了。”

    况且指着隔壁的诏狱对秦端明的部下喝斥道。

    “况大人,这些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奉命行事啊。大人恕罪。”这几个人已经被打怕了,看到诏狱,更是吓得差点尿裤子,锦衣卫的人当然比外面的人更清楚诏狱是什么鬼地方。

    “奉命行事?你们就没长脑袋?秦端明让你们***,你们也奉命行事?”况且一拍桌子道。

    “大人,秦大人只是说跟您开个玩笑,没有恶意。”又一个人哭丧着脸道。

    “开玩笑?对抗圣旨也是开玩笑?”况且冷笑起来。

    几个人都吓傻了,况且一口一个对抗圣旨,这是给他们上纲上线了。他们知道况且的确是皇上钦点的指挥使,要做的事也是皇上直接下旨的,他们从中搅局还真有些对抗圣旨的意思,可是他们是秦端明的部下,不敢公然不遵守命令啊。

    “当然,你们是从犯,是被秦端明威胁强迫的,对吧?如果真是这样,你们说出实情,皇上也未必会真的要你们的脑袋。”况且劝诱道。

    “大人,我们是被强迫的啊,不遵守命令也得掉脑袋。”

    “是,大人,我们就是被威胁来跟您捣乱的。”

    这几个人真的怕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两个指挥使打起来,阎王未必有事,最后被砍头的肯定是小鬼。现在况且既然指明了一条活路,他们当然得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好,把这些都写下来,然后签字按手印。”况且从桌上拿过纸和笔。

    五个人哆嗦着手,勉强写好了供状,然后签字按手印。

    “大人,您千万别把我们送那里啊。”他们连诏狱都不敢提,那两个字太不吉利了。

    “是啊,大人,求您了,哪怕杀了我们也别让我们到那里去。”

    几个人叩头连连,都怕况且一翻脸,又他们送到诏狱里。

    “我不会这样做,不过不能马上放了你们,这样吧,先关你们几天,等这件事了结了,就放你们出来。”况且说完,让护卫把这些人都押到监狱里。

    第六卫是个独立机构,有自己的监狱。这倒好,人员还没有招募进来,监狱先开张了。没有狱卒,就先让护卫们临时充当。

    况且拿着这几张纸,心里有了依仗,不管怎样,自己有证据在手了。当然他的人也被秦端明抓去了几个,秦端明也会审问出口供来,只是那些口供并不会对况且有多大的伤害。

    实际上,这些事一闹开,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不过,有证据在手说话就更有底气。

    “大人,咱们的人也被抓了几个,主要是被九门提督都抓走了。”一个护卫急道。

    “没关系,九门提督那里只是扣押他们,不会对他们上刑什么的,只能上报兵部和朝廷,回头要回他们就是。”

    锦衣卫的人都是皇上的人,没有皇上的许可,外廷这些执法机构不会对他们下狠手。

    正在此时,外面匆匆进来一个护卫,面色仓皇:“大人,不好了,秦大人带着不少人闯进来了。”

    “怕什么,跟我出去看看。”况且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现在他身边的护卫只有二十来个人,秦端明带来至少有几百人,满满的站了一院子。

    况且倒是不惧这个,他还真不信对方敢仗恃人多把他灭了。

    他走出大门,冷笑道;“秦端明,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动送上门来了。”

    “小子,你才断奶几天啊,就想跟爷斗,今天爷教你个乖,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小的们给我上,往死里打。***算我头上。”秦端明两眼冒火,显然也气的失去了理智。

    “拔刀,过来一个砍死一个,一个活口都别留下。”况且也吩咐一句。

    他身边二十个护卫一齐拔刀,护在他前面。

    秦端明身后的人却有些畏惧了,他们不是怕冲锋陷阵,而是怕后果。如果说只是斗殴,这后果还好说,若是真死人了,可就大发了。

    “大人,还是找说理的地方吧。不能械斗啊。”秦端明的护卫劝道。

    “还不能械斗?他已经挑起械斗了。”秦端明咆哮起来。

    他真没想到况且会不惜一切跟他玩两败俱伤,公然在街头各处挑起械斗,局势已经失控,九门提督插手,事件的后果有多严重他已经不敢想了,一切都怪况且,他要是不玩狠的,事情也不至于如此。

    关键是,他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此时如果松懈,以后就别想再京城混了。

    “你秦大人挑衅在先,我怎么能不奉陪?不过那些都是小打小闹,咱们还是来点真正热闹的,来吧,别看我就这几个人,你要是能冲过来就算我输。”况且眼角瞄到周鼎成已经到了门外,就示意他先等着,不要进来,等秦端明动手后再从背后夹击。

    京城如此大动干戈,全城沸沸扬扬。有些护卫被九门提督的人追击的落荒而逃,逃回况府。周鼎成正好回来,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带着剩下的人赶往衙门。他倒是没想到秦端明还敢来***,而是怕乱中出岔子,况且遭人暗算。

    “冲,都给我冲,今天老子豁出去了,大不了这官不当了。”秦端明怒吼着,挥舞着手里的刀,命令他的手下向前冲。

    “都给我住手。”此时大门外一声大喝。

    众人向外望去,却是锦衣卫都指挥使路行人带着卫队赶到了。

    “你们两个真行啊,真给咱们锦衣卫长脸啊。”路行人骑着马冲进来,然后让卫队横在两方人马之间。

    “大人,这不怪我,先是他阻碍我招募人员,现在又是他上门挑衅。”况且抢先来到路行人面前,如此这般说了一番,还把那几张供状拿出来给路行人看。

    “大人,我不过是想开个玩笑,这个***却挑起了械斗。”秦端明见路行人来到,知道再闹什么械斗是不可能了,所有人必须听路行人的指令,而不是他和况且两个人。

    “开玩笑,这是开玩笑吗?圣上命令我招募人员,限期完成,你却派人四处搅局,把我的计划全盘毁掉,这不是跟圣上的旨意相对抗吗?”况且直接扣上一顶大帽子。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