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八十二章 镇抚司尝毒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二章 镇抚司尝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护卫们都是一惊,以为听错了,大人不是刚被羁押到南镇抚司吗,怎么还能写信啊?

    纪昌接过信封,果真是况且的字迹,他急忙来到内宅的大门外,向里面喊了一声,不久,就有一个丫环过来拿着信跑走了。

    萧妮儿没想到会接到况且的信,还在担忧着呢,她急忙拆开信封,拿出信观看,果然是况且叫人送来的,信上只是说他很好,告诉家里不用为他担心,另外让人把文房四宝送去,说是闲下来可以写字画画,镇抚司里的笔墨用不惯。

    萧妮儿泣道:“看来他真的没事,还想着在里面写字玩呢。”

    九娘冷哼道:“没良心的臭男人,就惦记自己怎么玩,也不知道你为他担惊受怕,都不安慰一下。”

    萧妮儿道:“你不懂,他知道的,只要他好,我就一切都好。”

    九娘气的鼻子冒烟,只好怏怏走到一边,放弃继续离间他们夫妻的努力。

    况且的确过的不错,刚进南镇抚司,简直就是收到了欢迎。

    南镇抚司镇抚使还有大小官员都列队来欢迎他们,好像他们不是来接收看管,而是来视察。

    南镇抚司只是受理本卫刑名,监狱里也有一些犯人,都是犯了各种锦衣卫规矩的人,不过到了指挥使这个级别,就不会在南镇抚司受理了,而是要由三法司定罪,毕竟他们是朝廷大员,属于朝廷直接管理的官员。

    这次李百揆敢理直气壮地要闯入锦衣第六卫抓人,正是有这样一个惯例,不料皇上旨意抢了先,他只好遵旨。

    明朝有许多事都是依从祖宗规定或者惯例而定,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法律定位,比如内阁大学士,本来是朝廷的大秘书,任命权完全属于皇上本人,可是因为内阁大学士权力逐渐加重,成了没有正式宰相官职的宰相,所以任命权慢慢由皇上直接任命,到由六部大臣公推,这事就没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当然,如果皇上直接下旨任命一个大学士,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从嘉靖帝以来,却都遵从公推的模式。

    也就是说有些惯例或者没有条文的规矩,皇上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毕竟皇权至上。

    “大家别看热闹了,他们不是来做客的,是来接受看管的。骆大人,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路行人冷着脸道。

    “大人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两位指挥使大人,尤其这位朝廷新贵。”南镇抚司镇抚使骆秉承笑道。

    “不是招待,是看管,明白吗?”路行人急忙纠正。

    “大人,您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刚接到了旨意,只是说不让两位大人离开这里,可是在这里依然是指挥使大人,我怎么看管啊?”骆秉承道,

    “什么?你也接到了旨意?”路行人有些吃惊。

    “是啊,要不我们怎么会列队欢迎啊,我这个小地方,很难有指挥使大人来访啊。”骆秉承笑道。

    路行人有些糊涂了,张鲸已经传了旨意,为何宫里还派人到这里传旨,难道是怕他造成误会,让这两人吃苦头?显然皇上是有意在保护某个人。某个人,这还用说吗?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了,反过来说,秦端明悬了。

    但那句“两个人在这里依然是指挥使”,又让他糊涂了。秦端明在宫里也有一些关系,升到指挥使的位置并非只是他一人的功劳,这件事究竟是一方在用力,还是两方面都在发力,他就不知道了。

    “既然是旨意,你遵从就是。”路行人不再多想,这里面一定牵扯到宫里的斗争,他可不想把脑袋伸进去。

    “哼。”秦端明冲着况且冷哼一声。

    况且也怒目相向,一副不服来战的劲头。

    “对了,上头还有一道命令,两位大人在这里如果还私自打斗的话,就得送去北镇抚司刘大人那里做客了。”骆秉承道。

    两人一听这话,登时老实了,眼眉低垂了下来。北镇抚司四个字就是魔咒,任何人听了都会脊背发凉。

    “两位大人,请到你们的房间休息吧。不过这里的房间可比不上指挥使的休息室。”骆秉承笑道。

    随着就有人来请两个人分别去了相隔很远的两个房间,显然是要隔离开他们,防止他们在这里再打起来,那就是笑话了。

    况且来到给他安排的房间,的确不大,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把椅子。不过床看上去很柔软,椅子和桌子都是新搬来,显然不是这房间里原有的陈设。

    桌子上有文房四宝,况且就写了封信,然后拜托把守在外面的卫士托人给家里送去。

    他现在还是指挥使,所以即便在这里,还是令人生畏的人物,外面的看守去请示了骆秉承,就派人把信送去了况府。

    随后有人送进酒来,笑道:“大人,这是路大人吩咐的,说是大人在这里时,酒一定要供足。”

    况且笑了,路行人还真记着这事了。

    “大人,这每天的饭食可以在这里吃,不过这里的饭食恐怕不合大人的胃口,大人可以从馆子里订餐,让人送来,当然银子得大人自己掏。”镇抚司的官员笑道。

    “好啊,这附近哪家馆子的饭菜好,你给我推荐一家。”况且还真有些饿了,就按照那人的推荐写了个菜单,让人送到馆子里叫外卖了。

    酒菜送来后,他笑道:“你们去秦大人那里说一声,就说我请他喝酒,看他有没有雅兴。”

    镇抚司的人对两个指挥使打架还惊动了圣上的事很感兴趣,巴不得看两个人继续表演,真的去给他传话了,不久那人回来后笑道:“大人,秦大人说了,让您下地狱去。”

    况且笑了:“让我下地狱,这愿望很难实现了,他是不是要下地狱还很难说呢。来,你们都过来陪我喝酒。把门外的都叫进来。”

    “这个不行,我们在执勤,不能喝酒的。”那人有些惶恐。

    “不能喝酒就少喝,多吃肉,怎么了不给我面子。”况且一板脸。

    “不是。”那人只好出去,把门外看守大门的人都叫进来,在况且下面坐着,真的陪他开始吃喝起来。

    “况大人这是想要把我的人都灌醉,然后越狱吗?”骆秉承推门走了进来。

    陪着况且吃喝的人都惶恐地站起来,不知所措。

    况且笑道:“骆大人,您正好来了,兄弟本想请您来着,怕您不给面子就没敢请。”

    骆秉承笑了笑,走到桌前,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然后道:“你不请我也得来,你从外面叫的东西谁知道有没有毒啊,我得先尝尝。”

    说着,他坐下来,把每样菜都夹着吃一些,还不停夸赞着:“不错,这个狮子头烧的真地道,这个烤鸭也不错,真的是外焦里嫩,味道不是只在一张皮上,里面余味无穷啊。”

    他的手下都看傻眼了,什么叫境界,这就是境界。

    他们的大人明显也是在吃喝,可是人家这找的借口,是在尝毒,免得把犯人毒死,这是什么精神?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啊。

    况且看着也是发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开始吃喝。

    “况大人,您先别急着吃啊,万一有毒怎么办,等我没事了您再吃。”骆秉承道。

    “大人,您来前我都吃过一些了,真有毒的话也该发作了,再者说如此美味,毒死也值了。”况且道。

    “嗯,这话当喝一大杯。”骆秉承赞道。

    说罢,他当真举起酒杯跟况且碰了一杯,然后干掉。

    “况大人,您也别客气,就先把这里当自己家吧,皇上说了,只要您不跨出镇抚司一步,就还是指挥使的待遇。您也别难为我,千万别走出去,否则我的官帽就得被皇上摘了,我还有一家老小得养活呢。”骆秉承拱手道。

    “大人放心,您如此照顾,我当然不会添乱,老实待着就是。”况且道。

    “那就好,我公务在身,不能多陪您喝酒了,改天咱们好好喝一顿。”骆秉承说罢,整整衣冠走了出去。

    况且没想到骆秉承如此平易近人,虽说骆秉承官职比他低一级,可是现在是在人家地头上啊,想来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说道。

    “你们都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本大人尝毒,想让本大人被毒死吗?”况且对那几个傻乎乎没反应过来的人喝道。

    “是,大人,小的这就给您尝毒。”

    几个人哄笑着过来坐下,开始大口大口地替况且“尝毒”了。

    饭吃过后,不用况且吩咐,这些人收拾得一干二净,然后把食盒碗筷杯盘的都拿出去,让饭馆子的人取走。

    “我好恨啊。”

    另一个房间,秦端明却对着墙壁鼓气,到了这里,他冷静下来,才回味过来自己玩大发了。

    听着不远处况且房间里传出的笑声,想象着况且在纵情喝酒的场景,他差点气炸,他倒不是没有喝酒的钱,只是被气的什么都吃不下去,连茶水都没喝一口。

    此时,一个人走进来,看着他冷笑不止。

    “路大人,您不是走了吗?”秦端明看见来人,急忙跳下床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