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八十五章 人皮面具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五章 人皮面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就好。”

    况且放心了,只要慕容嫣然完全恢复了,家里的安全就有了保证,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事,皇上花了那么多钱,还没有收到回报,不会现在把他怎么样,若真想对付他,也得卸了磨才会杀驴。

    正在此时,忽然不远处却传来哭声震天,听声音是秦端明那里。

    “怎么了,秦端明那里出什么事了吗?”况且一惊。

    “不是,是他的妻妾来看他了,女人家就是这样。”周鼎成道。

    他这话刚说完,就后悔的想把舌头吞掉,果然萧妮儿和九娘都对他怒目而视。

    “我没说你们啊,我是说女人家,不是说你们。”周鼎成急忙辩解。

    “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女人,难道我们是臭男人?”九娘怒了。

    “不是,我是说你们不是一般的女人,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雄。”周鼎成冷汗直冒。

    “巾帼不让须眉,那还是说你们男人这些须眉浊物比我们女人强了?”九娘更是恼怒。

    “不是,不是……兄弟,你快救驾吧,不然我也得哭了。”周鼎成实在圆不下去了。

    “大哥你自求多福吧,我帮不了你。”况且幽幽道。

    “真是没良心的臭男人。”

    周鼎成也学着九娘的语气道,况且听了差点把昨晚的酒肉都吐出来,九娘却是转怒为喜,点了点头。

    周鼎成看到九娘点头了,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总算逃过一劫。

    “对了,这个给你。”九娘忽然塞到况且手里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况且吓了一跳,手里被塞进一个柔软滑腻的东西,这手感让他有些不适应。

    “是面具。”九娘小声道。

    “面具,我要这个做什么?”况且怔道。

    “你傻啊,万一皇上改了心思,想要给你上刑什么的,你就戴上面具,这样就没人认出你了,你就可以大模大样,混出这里。”九娘道。

    虽然况且认为不会出现她说的这种情况,不过面具他还是喜欢的,毕竟以前没戴过,拿来玩玩也不错。

    “多谢妹子。”况且真心致谢。

    “谢我作甚,这是***的交代,要不然我会给你做这个?”九娘不屑道。

    “她可是为你做了一个晚上,戴上后跟正常人的脸没有区别,根本看不出来。”萧妮儿笑道。

    显然他们都认为,有了这张面具,况且的安全就又多了一项保障,实在不行就戴上面具逃之夭夭。

    “这面具用什么做的?手感倒跟真的面皮一样。”况且问道。

    “当然是人皮啊,还能是什么?”九娘撇嘴道,觉得这问题傻透了。

    况且后悔自己多此一问,皱皱眉将面具塞到袖子里了。

    此时,秦端明那里的哭声此起彼伏,真如死了人一般。

    况且纳闷道:“秦端明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没有,他就是妻妾太多,争相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对他的心疼和爱意呗。”周鼎成道。

    “这是号丧,跟死了人似的,丧气啊。”况且还是不理解。

    “所以啊,你以后把你的花花肠子好好收起来,别见一个爱一个的,什么女人都娶了家来,不然有你受的。”九娘指着况且的鼻子教训道。

    “我什么时候见一个爱一个了,再说我也没有花花肠子啊,本公子肚子里都是锦肠绣肚。”

    “你就自己臭美吧,老王婆卖瓜。”九娘笑了。

    九娘还是戴着面纱,里面当然一定还有面具,多少层况且猜不出来,萧妮儿倒是素面朝天,连妆都没化,神色也憔悴许多。

    周鼎成道:“对了,你昨天大闹京城,倒是匡正视听了,许多人都知道咱们招募人员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上午就有不少人来打听报名的事了。可是你在这里,这事怎么做啊?”

    况且笑道:“这还用我教你吗,来报名的都收下,然后你跟赵阳去联系,让他们请的教头来对报名的人进行考核,入选的全部在大校场***,等待集训。你们在外面越是做得好,我出去的也就越快。”

    周鼎成忽然悟道:“好啊,你打的是这主意啊,昨天挑起大战是故意的吧,就是想让京城所有人都知道这事,然后好招募人员?”

    “你说呢,如果不这样,咱们怎么消除秦端明那***造成的影响,怎么把局势扳回来?”

    原来如此。周鼎成此刻恍然大悟,况且昨天故意挑起械斗,不惜以身试法,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

    “你这法也太阴了吧,那个秦端明这次可是被你坑苦了。”周鼎成苦笑道。

    “是他不仁在先,我当然不会对他讲什么情义。他是自作自受。”况且并不看好秦端明的前景,这件事闹得太大了,皇上也压不住,最后只能拿一个人出来作法,平息事件的影响,那么这个人是他还是秦端明?

    “姐姐,知道你这男人有多坏了吧,你还爱他?”九娘拱火道。

    “他是我男人,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爱。”萧妮儿靠在况且身上,满脸洋溢着幸福。

    九娘转身走了出去,气道:“走了,我再待下去,非被你们两口子气死不可。”

    周鼎成交代了几句,告诉他这里面有哪些是自己人,还有几个是通过关系混进来的,若是遇到意外情况,就找这些人,他们可以帮助他安全转移。

    况且答应后,周鼎成也走出去,不当这电灯泡了。

    萧妮儿见屋里没人,又扑到况且怀里,良久不肯离开。

    萧妮儿前脚刚走,路行人就来了,笑道:“老弟,这地方还住的惯吗?”

    况且笑道:“大人,这地方有人能住的惯吗?”

    路行人尴尬笑道:“失言,失言。不过老弟啊,我昨天回去找了几个人,研究了一下你们的事,觉得你们两个都应该马上上书给皇上请罪,别推责任了,各自揽一半,然后皇上也就各打五十大板,这事我估计就平息了。”

    况且想想,却冷笑道:“大人,我不是不遵从您的命令,不过我真的没什么罪过啊,你说说秦端明他干的什么事?如果只是耽误了我的事,我认倒霉就算了,不会跟他大起冲突,可是耽误了皇上的事,到时候皇上要我脑袋,我还能把罪过分给秦端明一半吗?要不要到时候让皇上各砍我们一半脑袋?”

    路行人被噎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不愧是江南大才子,伶牙俐齿啊。

    略微一顿,他又苦笑道:“老弟啊,你这就是赌气了,现在谁的罪过大,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们弄出去,我可是一片苦心,这里再好也不如家里吧。”

    况且道:“我觉得不错啊,在外面这些天忙的我焦头烂额,倒是到了这里清闲起来,我不急着出去,先在这里躲躲清静也不错。”

    “这样吧,老弟,我知道你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不怪你,不过先把这件事平掉,出来后我让秦端明给你负荆请罪,真的是负荆。”路行人道。

    “不必,经过这件事后,我跟他是势不两立,他就是给我请罪我也不接受。”况且态度坚决,想让他低头是不可能的。

    “老弟,你就算不为他,也得为大哥我想想吧,你们可是咱们锦衣卫的指挥使,指挥使一共才有几个啊,这下被抓了两个,咱们丢不起这脸面啊。”路行人焦躁起来。

    “那这样吧,我和他每人都上书请罪,每个人把自己的事说清楚,是非曲直由圣上裁断。”况且道。

    路行人怫然不悦,却也无奈,况且这个指挥使是由皇上钦点的,并不受他的管辖,他没法用都指挥使的身份强迫他接受自己的意见,对秦端明他倒是可以这样做。

    “老弟,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官场最忌讳的就是结仇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老弟还是退让一步为好。”

    况且听出路行人语气中已经有一丝威胁的意思,更是恼怒,冷笑道:“大人好意心领了,请恕我不能从命,以后有机会给大人登门请罪吧。”

    “不敢当啊。”路行人说罢,转身离去。

    况且并不怕得罪路行人,毕竟他不是路行人的属下,他也没法难为自己,他当初也是抱着广交朋友的态度,所以用得着的用不着的,都花钱请他们吃京城最贵的酒席,还为他们中的一些***开信用额度。

    这些并不代表他软弱可欺,他只是首先显示自己的善意和友情,对于愿意接受的,他会当作朋友,不愿意接受,甚至反过来挤对和打压他的人,那就是不同戴天的仇人。

    路行人出去后,仰天长叹,这件事他没辙了。他是跑了好几个有势力的人家,送上不薄的礼物,这才得到这么一条妙计,那些人告诉他,这次圣意难测,但秦端明估计是保不住了,连带他也要受影响,如果想挽回这局面,只有况且肯退让一步,把责任揽一半在自己身上。

    不料况且虽然年轻,却是软硬不吃,根本不给他面子。这就让他彷徨无助了。

    他仔细想着还有什么人能劝动况且,需要找到这个人来做说客。

    “大人,您这可是天天来视察啊。”骆秉承这时走过来笑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