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九十四章 玩笑开大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四章 玩笑开大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看着刘守有,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为何找他来?

    “况大人,我听说路大人他们出去出调查你来京途中遭遇到的一系列袭击,结果就在他们调查这些事的过程中,却被人攻击了,况大人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刘守有问道。

    况且不悦道:“刘大人,您是案子办太多了,眼里看到的全是犯人。这是在审问我吗?”

    “你别误会,如果我说错了,你可以指出来。我只是想了解情况,没有***意思。”刘守有道。

    “第一,你说的一系列袭击都是针对黄锦黄大人还有那些大内侍卫发起的,我何德何能,值得有***动干戈?这说法是大内侍卫事后总结出来的定论,他们有不少原本是江湖中人,在江湖中也有不少仇家,所以可能是那些仇家趁他们离开大内,就下手了。这些应该在他们返京后朝廷都知道的吧?第二刘大人怀疑我搞什么小动作,我没这本事,再者说了,我也是锦衣卫的人,哪怕是跟内部的人争斗,也是明着来,就像这次械斗一样。刘大人若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况且说完,转身就走。

    “况大人留步。”刘守有急忙叫道。

    “刘大人,你如果有什么证据就抓我,否则我就回去了,公务忙着呢,没有闲工夫。”况且转身看着刘守有,森然道。

    他真的发怒了,刘守有这不是当面诬陷人吗?这话放到大堂上讲,等于是直接指控他对锦衣卫遭到的攻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暗示是他安排什么人干的。欲加之罪也不能如此明显吧。

    “况大人真是年轻气盛,我只是随便问问。”刘守有笑道。

    “刘大人随便就对皇上钦点的指挥使欲加之罪,是不是想谋反呢?别急,我也是随便说说。”况且针锋相对。

    刘守有一时语塞,竟无言以答。

    他的确有些调侃况且的意思,同时他也认为锦衣卫遭到的攻击跟况且有某种关联,想要好好查查。当然攻击未必是况且指使,他认为况且没那么大本事,不然也不会在这里苦苦练兵了。

    他的官职比况且高,本来想况且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场游戏规则下,他怎样开玩笑,况且也得忍着,没想到这小子一点不含糊,马上反击。

    况且冷笑道:“我上任前张大人还对我说,刘大人是名臣子弟,很有名臣风范,今日可是见到刘大人的风范了。不过是个罗织高手,跟唐朝的酷吏有的一拼。张大人是看走眼了,下回我要提醒一下。”说完,他转身离去。

    “况大人,请留步。”刘守有急忙追上几步,可惜况且已经走到院子里了。

    刘守有心中一沉,这个玩笑开大了,梁子算是结上了,回头还得找人解开。他听得出况且话中带有威胁的味道,今天这件事肯定会传到张居正的耳朵里,他对张居正同样畏惧,现在整个朝廷的人都知道,徐阶是明日黄花,谁也惹不起的人有两个:高拱和张居正。

    刘守有也是皇上的心腹,北镇抚司跟都指挥使司平级,实际上刘守有比路行人的地位更高,因为北镇抚司不但是皇上亲自指挥,而且是皇上把自己想要审问、不想三法司插手的案子都交给北镇抚司,锦衣卫抓的人未必都交到北镇抚司,大部分还是转到刑部那里了。

    正因为是皇上的心腹,他才明白谁是真正惹不起的主儿,况且跟张居正的关系朝廷上下都知道,说是门生也好,说是子侄也罢,反正就是这么亲密的关系。

    刘守有有些郁闷,自己没事开他的玩笑干什么,这下惹出祸事来了。如果张居正真的恼他,给他使点绊子,以后就没他好日子过了。

    自况且上任来,刘守有就喜欢逗他玩,况且都忍了,刘守有就以为况且是敬畏自己,没想到况且突然间就翻脸了。

    “大人,出什么事了,我看况大人气冲冲走了。”刘守有的一个属下过来问道。

    “我跟他开个玩笑,尺度有些大,这孩子就受不了了。”刘守有苦笑。

    他的属下暗自腹诽:您那些玩笑没人受得了,动辄就拿十八般酷刑说话,泥人也得爆发。

    “那怎么办,这家伙刚跟秦端明打了一架,正在火气头上,不会一会儿带着人冲击咱们吧?”他的属下有些发慌。

    况且仗着圣上宠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大闹京城都敢干,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刘守有笑道:“他还不至于失去理智,这种事不会干,不过会不会有别的事就难说了。这小子可是不受任何委屈的。”

    刘守有在心里打定主意,得派人去张居***里说明情况,还得让张居正做和事佬。

    很少有人知道,刘守有和张居正的关系其实很不错,只是没有况且这么亲厚。

    况且回去后,周鼎成问他刘守有找他什么事。

    况且大怒道:“这个***蛋,居然想要诬陷我跟锦衣卫遇到的攻击事件有关联,什么狗屁名臣子弟,分明就是酷吏,整天变着法子想整人。”

    “怎么回事?”周鼎成追问。

    况且就把事情经过说了,周鼎成仔细琢磨琢磨,忽然道:“我看他未必是有意诬陷,如果是诬陷,就不会当你面说了,而是到皇上那说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他的想象有一定的合理性?”况且不解道。

    “我倒是觉得,他是想借此告诉你,皇上让锦衣卫调查那些事,实际上就是在查你?”

    “他哪有这份好心,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天天叨叨要让***享受酷刑的人。”况且怒气依旧。

    “什么人不要紧,谁在那个位置上都是一样,不过我可以肯定,他当面说出来就不会是恶意,如果是恶意就不会向你透露风声,而是在背后下手。”周鼎成旁观者清,一番话不无道理。

    况且听他这样一说,脑子冷静了一些,可还是不能接受刘守有的这种“善意”,哪有以诬陷的方式表示“善意”的?他自从见到刘守有的第一天起,对他印象就不好。如果说路行人有威慑力的话,这个刘守有可能就是落井下石的高手。

    “你打算怎么办?”周鼎成问道。

    “我打算怎么办?什么也不办啊,骂他几句出出气,以后他请我也不去,除非带着圣旨来抓我。”况且道。

    他还没晕头到因为几句话就带着人冲击北镇抚司的地步,这跟秦端明之间械斗不是一回事,连他自己都认为冲击北镇抚司就是***。

    “不接触也好,这些人都太阴了,不管好人坏人,躲着就好。其实锦衣卫里真的没好人。”周鼎成笑道。

    况且以前对刘守有礼让三分,实际上不仅是官职高低的事,还有张居正说过刘守有名臣***,人很不错,所以也就信了张居正的话,对刘守有很敬重,孰料他今天跟玩了这一手,一下子让人失去了对他的信任和敬畏。

    下午外面***考核的事照常进行,况且在屋里生闷气,先是拿着笔写字,然后忽然铺开一张纸,画了一张狰狞恐怖,欲择人而噬的恶魔,画完后在上面写上了“刘守有”三个字。

    周鼎成进来休息时看这幅画,乐了,况且有时还是孩子性十足,这可跟他现在的官职大不相符。

    “我真想把这幅画贴在他脑门上。”况且恨恨道。

    “贴在他脑门上很难,贴在他后背上还能做到。”周鼎成笑道。

    “怎么能做到,他身前身后跟着一堆卫兵呢。”况且冷哼道。

    “那也能做到,不过得挑个好时机,让他大大丢把脸。”

    周鼎成看着那幅恶魔图,忽然觉得跟刘守有真有几分很像,忽然也是孩子性大发,很想搞一把恶作剧。

    “你又打小君的主意了吧?”

    况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除了小君的空空妙手,谁能在别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把画贴到刘守有的后背上。

    “这种缺德事就得他干,我还真干不来。”周鼎成把技不如人说的理直气壮,很有道德感的样子。

    “好,这幅画给你,你找小君合计,今天这仇非报不可。”况且真是气坏了,这等招数他平时连想都不会想的,今天却不管不顾了。

    “好嘞,这事交给我,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周鼎成把画收起来。

    提到小君,况且忽然联想到一件事,忙道:“你说小君那天急匆匆离开,很是诡异,这几天也没见他的影儿,锦衣卫这些事不会是他干的吧?”

    小君倒是有这个能力,他要是大开杀戒,以锦衣卫人员的身手来说,百八十人不够他一次杀的。

    “不会是他。咱们还是等路行人他们回来,就能知道一些消息了。你得稳住心神,是不是受原来那些事***了,不然你今天对刘守有的话不会反应这么激烈。”周鼎成道。

    “我反应激烈吗?”况且怔住了。

    “当然啊,按说他以前跟你开过更大的玩笑,你也没恼过,今天几句话,你就翻脸了,不会是遇到刺杀的经历对你现在还有影响吧?”周鼎成有些担心。

    况且没说话。遇到刺杀,当时他吓得根本感觉不到什么,等到恢复神智时,看到的不过是躺在地上的尸体,那次途中一连串的刺杀也让他麻木了,就像在城内那次二连环刺杀一样,过去了他好像就彻底忘掉了,难道这些事并没有完全忘掉,只是被压住了,储存在大脑里,现在又像沉渣一样泛起了?

    他并不认为中午应对刘守有过激之处,开玩笑是有限度的,不应该把他跟城外锦衣卫遇袭的事扯上瓜葛,哪怕是莫须有的都不行,贼咬一口入骨三分,更何况是出自刘守有之口。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