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九十七章 谁算计我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七章 谁算计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在喝酒的况且忽然心里咯噔一下,好像心血来潮似的。

    他望着窗外,耳朵竖起老高,谛听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怎么了,况大人?”骆秉承吓了一跳。

    “没事,我好像听到有人唤我的名字似的,可能酒喝多了,出现幻听了。”况且道。

    可是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是不好的事,此时他体内那条金龙忽然游动了一下,顿时他身体放松了,好像打破了加在身上的枷锁似的。那种奇怪的感觉消失了。

    “是啊,况大人也该休息了。我就不打扰大人了。”骆秉承站起身要走。

    “等一下,骆大人,既然都怀疑路大人他们在城外遇险,为何不派人增援啊?”况且问道。

    “怎么增援啊?现在咱们只剩下两个指挥佥事、一个指挥使撑着了,秦大人和您还在这儿接受看管呢,人手也不足。宫里值班的事更为重要,现在的人手除了干这个的,剩下的人论人数不比出城的多,论精锐更不如,出去也没用。”骆秉承道。

    “不是说咱们有近三万人吗?”况且道。

    “那只是编制上的事,寄禄就占了不少,还有那些靠荫袭只当官不干活的,咱们真正能干事的人也就是一万人左右,这一万人中真正的精锐差不多也就是一千出头吧,其余的人抓抓人什么的还行,这种事就指望不上了。”骆秉承道。

    况且想想也是,这几天陪着他吃喝的那几位实在跟小丑差不多,换个脸谱就能上戏台了,功底深厚着呢。

    “怎么,大人急公好义,想出城支援?如果这样,我上报一下如何?”骆秉承道。

    况且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个我可不敢,我是带罪之身,等着皇上对我的处置呢,怎敢乱跑。”

    骆秉承就是这么一说,况且现在要什么没什么,光杆司令一个,拿什么出城支援?若让他带着别的人出去,那就不如直接派另外的指挥使了。

    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溅在猩红色的帷幕上。

    “国师,怎么了?”皇上正耐心等待卜算结果,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血溅养心殿,这可不是好征兆。

    “况且的事没能卜算出来,我好像遭天谴了。”里面传来国师微弱的声音。

    “卜算他怎么会遭天谴?他很特别吗?”皇上焦急问道。

    “不知道是因为他,还是因为山人屡次问卜,激怒了上苍。不过喷出的这口血,倒是可以借此卜算出,锦衣卫此次城外的人有血光之灾,主官溅血在外。”国师微弱的声音道。

    “多谢国师,我马上传唤御医为国师治病。”

    “不必了,山人遭到这样的天谴不是第一次了,御医是治不好的,山人自有恢复的办法,只是短时间内无法再为陛下效力了。”

    “多谢国师。”皇上说完,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回寝宫的路上,皇上在步辇里忽然想到一个传闻:成祖时,为了查明建文帝的下落,多次征召天下术士卜算,结果为成祖卜算的无一例外都遭天谴了,不少术士当场命丧。

    皇上想到这些有些骇然:这是巧合吗?

    玛德,谁在算计我?

    骆秉承走后,况且心里清静下来,这时候那种被人唤名的感觉又清晰浮现出来,他现在才明白那不是有人唤他的名,是在算计他,幸亏金龙适时游动一下,冲散了那股邪力。

    他想到那种好像身上被戴着枷锁的感觉,不寒而栗,他向冥冥上苍看了又看,感觉好像上面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你小子干嘛呢,疑神疑鬼的?”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况且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差点撞翻桌子。

    “你是人是鬼?”

    “我说你小子活见鬼的样子,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还是太想我想了,想得把我忘了?”来人嘻嘻笑道。

    “小君,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况且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不这么出现,还能从大门堂堂皇皇地走进来?”小君笑道。

    “不,你怎么跟鬼魂似的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况且摇头,以为是幻觉。

    好嘛,刚才出现幻听,现在又出现幻觉,看来自己病的不轻,幻听幻觉全都有了,不会是自己那破地方选址真有问题吧,那可是安定门医院的地方,专门治疗幻听幻觉等精神疾病的。

    “你有完没有?我可是出身空空道门,空空你不明白吗?空中来空中去这是最基本的素养。”小君没想到真吓到他了。

    小君郁闷了,心想,这家伙平常没事自己都能把房间弄得跟地狱似的,谁都不愿意进去,这回竟然被这点儿破事吓着了?

    况且总算镇定了一些,上来摸摸小君的身上,的确是真的,是实体,不是空幻。

    “哎哎,你干嘛,不会在这里关了两天关出啥毛病来了吧?”小君被他连摸带捏的弄得好不自在。

    “狗屁。我说你这个***,现身前先给我提个醒好不好,不知道人是会被吓死的吗?”况且埋怨道。

    况且是真的被吓得不轻,对小君的凭空出现感到不解,空空道门最大的本事是空空妙手,而不是玩隐身法似的忽然出现、忽然消失。

    况且叹了口气,确定面前坐着的就是小君,而不是幻觉。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况且问道。

    小君笑道:“只有在这里见你最好啊,在这里你身边不会有那几个烦人的家伙,弄得我见你都得想法避开他们,跟做贼似的。这里看着你的人虽然多,却不用费事就能避开。另外跟你说,刘守有一直派人监视你,皇上好像也另外派了人。”

    “他妈的,这个***蛋,碰到我手上,非弄死他不可。”况且切齿骂道。

    “好样的,官没当两天,皇上都敢骂了。”小君赞道。

    “不是,我是骂刘守有这个***蛋。”

    说到这里,况且看看门外,却听不到一点动静。

    “放心吧,我做的隔音比你做的管用多了,里面杀人外面都听不见。”小君道。

    “他们不会突然闯进来看到你吧?”

    “放心吧,我做事有这么不靠谱吗?何况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开这扇门,就算有人想开门进来,我会有预感的,放心吧。”小君有些不耐烦了,况且怎么婆婆妈妈起来,碎碎念了呢。

    “你来干嘛?”况且又回到第一个问题。

    “看你啊,你没毛病吧,这都要问。兄弟,要不要我给你瞧瞧,不是在这里被人***了吧?”

    “滚。”况且没好气道。

    “对了,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唤我的名字,是不是你干的?”

    “我?当然不是,我唤你的名字干嘛,你又不是神仙佛祖,当我崇拜你啊。你算是完了,被人折磨出心病了。”小君无限伤感无限同情道。

    “少废话,说正经的。我刚才真的有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算计我。”况且没好气道。

    “那绝对不是我。说到算计,是老周找我,说你让我算计一下刘守有那个***,给他身上贴张画什么的,这也太小孩子气了吧,要不要我给他来个自然死什么的,那样才出气。”小君正色道。

    “别胡闹,他可是朝廷要员,让他出点丑就罢了,别动别的手脚,朝廷上奇人异士多了,千万别大意。对了,今天城外发生的锦衣卫被人攻击事件跟你有没有关系?”况且道。

    “跟我有毛关系,我正在家喝酒享受呢,就被老周抓到了,还派给我一个公差,我想着反正要出来找机会,那就顺便来看看你。”

    两人说了会话,无非是问况且这两天过的如何,要不要他把况且弄出去等等,况且回绝了。

    “对了,那天你干嘛突然走了?你走后我家里就出事了,你是不是觉察到什么了?”况且此时才想起来个,这问题压在他心里好久了。

    “我当然觉察到了,慕容大姐受了重伤,后面还有好几个高手,我以为那几个是追她的,就出去接应了,结果发现那几大高手原来是掩护慕容大姐回来,外带保护你家的,我还在外面观察了很久,直到你把自己家的院子弄得跟地狱似的,我就走了。”

    “对了,第二天早上,我家大门外面放着三颗人头,这很像你们空空道门的手法啊。怎么回事,实话实说说吧”况且追问道。

    “咦,这跟我有毛关系?别赖我头上,我没那么损吧。再说了,这未必就是空空道门的手法,只要能避开外面那几个人的耳目就能做到,这也不太难,我在外面待了半天,他们也没发现。另外有人来,同样也能避开他们。”小君道。

    况且摇摇头,这些谜团还是没法解开,他相信小君的话,小君不会对他撒谎,也没这个必要。

    这事儿究竟是谁干的,人头显然是冲着他来的,却不知是善意还是恶意。城外发生的事则是假造出一种与他有关的迹象,显然是陷他与被动。这一出出的,剧情还这么狗血,谁他奶奶的这么损啊?

    谁在算计我?

    况且真想仰天大叫,吼出逼在自己心里的冤屈,他却只是拿起酒杯,喝下了杯中的酒。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