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九十九章 朝廷震惊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九章 朝廷震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半夜时分,一个护卫才发现他们的都指挥使大人死在了床上。

    “大人,大人,您怎么了?”护卫上去摸了摸,路行人的身体已经冰凉,显然死去多时了。

    几个护卫慌乱地把路行人的尸体抬起来,这才发现那把透过床底插入路行人脖颈的尖刀。

    “大人!”

    整个护卫队很快知道了路行人遇刺身亡的消息,这一刻他们也顾不得别的了,开始在这座宅子里寻找刺客。

    一直搜索到天亮,他们把整个住宅每间房屋,每一寸地面都仔细搜索了两遍,连个鬼影子都没找。

    “怎么会,大人怎么会死,大人您不能死啊,您可是壮志未酬啊。”路行人的卫队长哭的眼睛都肿得跟血桃似的。

    他跟随路行人多年了,知道路行人有意到军中发展,找机会去塞外立功,然后借助一些关系,弄到一个侯爵的爵位,路行人原来跟况且说他要离开锦衣卫的话并不是假话,可惜路行人却非常窝囊地死在一个陌生人家的床上。如果战死在塞外好歹也是一世英雄啊。

    这毕竟是出公差,也算是壮烈殉职,如果是这样,路行人就是锦衣卫成立以来第一个因公殉职的都指挥使。

    以前的都指挥使被杀头也不少了,可见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位,不过那些人是因为贪赃犯法、甚至谋反被诛。像路行人这样殉职的还没有,一般来讲,在都指挥使这个高位上,殉职的机率很低。

    卫队的人一个个如丧考妣,并非他们每个人都忠心不二,关键是路行人在他们的严密警戒下被刺身亡,按照律法,他们都有罪,没人逃得过。

    有人甚至想趁着混乱逃之夭夭,可惜有家属亲戚在北京,这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也是锦衣卫选人的标准之一,必须都有牵挂,这样就不敢乱来,否则就会祸及家人。

    再三搜索无果,他们只好放弃,找来一辆大车,把路行人的尸体放上去,盖上一张被子,又把那张该死的床还有凶器也带上,这可是证据,他们临走时泄愤似的把那座住宅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他们没有再向前走,而是急忙往回赶,至于什么支援任务,调查任务,都见鬼去吧,大人都阵亡了,天塌下来了。

    唐遂这一支人马强忍着饥饿寒冷,好容易熬过了一夜,天亮时终于迎来了援军。

    这是五个大内侍卫带队的由宫中强壮宦官组成的搜索队,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他们这一队剩下的人马,不过后面却跟着长长的车辆,每辆车上都插上了白花。

    “大人,你们还活着,可是陆大人他们……都殉职了。”一个唐遂手下的千户看到唐遂等人,就跟见到亲人似的跑过来,说出让他们无比震惊的话。

    “什么?陆大人殉职了?”

    唐遂等人不敢相信,陆大人就是另一支队伍的领队,也是另一位锦衣卫指挥同知,跟他这支队伍的人马相同。

    “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殉职了?”唐遂抓紧那个千户的胳膊问道。

    “大人,他们……他们都在后面的车里呢,每一个人都在。”这个千户也是豪勇汉子,从来崇尚流血不流泪的人,此时却哭的跟孩子似的。

    唐遂这边的人也开始哭了起来,有一个两个人哭,就有人跟着,哭泣也是带有极强传染性的。

    唐遂也是心头紧缩,却没有哭,他现在是欲哭无泪。

    他急忙上前见过五个大内侍卫还有宦官队伍的领队,两方沟通了一下情况,这才知道,这些人是昨天傍晚出来的,他们艺高人胆大,不惧黑夜赶路,搜遍了附近几百里方圆,终于把唐遂这支队伍分出去的几拨人都找到了,这些人都跟唐遂似的,不敢贸然在黑夜赶路,只能原地固守待援。

    大内侍卫们说到他们的固守待援并没有笑,虽说在根本没人攻击的情况下也谈不上什么固守,但在那种情势下,选择固守原地不动是得当的,他们毕竟不是大内侍卫这个等量级的人物。凶手没有现身,不等于不在附近,攻击的可能性随时都会发生。

    “那些兄弟怎么遇难的?”唐遂问道。

    “全都是一击毙命。”一个大内侍卫也有些骇然。

    几个大内侍卫告诉唐遂,那些人跟地上的四十几人的死法是一样的,都是咽喉被刺中一剑,立时毙命,也就是说凶手只有一人。

    唐遂听得亡魂皆冒,只有一个人,就轻巧杀死了他们二百多人,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路行人也同样毙命刺客手中,只不过手法有所不同。

    “什么人如此凶狠,这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啊。”唐遂张大了嘴。

    一个大内侍卫苦笑道:“唐大人,说句不敬的话,我们几个兄弟中的任何一人都能做到。当然不会是我们干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唐遂连忙道。

    “唐大人,天底下能人太多了,我们兄弟都不算什么。你们这次损兵折将,圣上也不会怪罪你们,毕竟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你们能力敌的。”一个大内侍卫道。

    “多谢大人理解,还望大人回去在圣上面前……”唐遂拱手道。

    “唐大人放心,咱家回去会如实向万岁爷禀报,不会有唐大人的干系的。”宦官领队笑道。

    “那就多谢诸位大人成全,回去后一定登门拜访致谢。”唐遂挨了一夜的冻,此时却满身是汗水。

    “不必了,我们跟你们走动多了,圣上会不高兴的,唐大人还是专心公务吧。”一个大内侍卫淡淡道。显然唐遂的锦衣卫指挥同知,还不在这几个大内侍卫的眼睛里。

    唐遂只好诺诺称谢,不敢再说别的了。

    这些人他只是在宫里见过几次,都是鼻孔朝天的人物,从来不屑跟他们说话搭讪,今天这还是因为公务有交集,才说了这么多。

    这些大内侍卫和宦官们把附近能找到的镇上的寿材店的棺材全部征用了,还带征用了几十辆大车,连同车老板一起征用,说是到了京城再付钱,所有人见到这些死尸,再看到这些人快要杀人的眼神,哪里还敢提一个钱字,他们只盼送到地头,能有命活着回来就烧高香了。

    将近三百匹马,三百个骑手,后面跟着长长的插着白花的车,一路上,不少锦衣卫的人到了小镇上就疯狂买烧纸,纸钱,然后在一路上满天撒着纸钱,许多处都有烧纸后的焦黑痕迹。

    在沿途百姓凄凄惶惶的眼神里,这个车队就是一支庞大的送葬队伍,可是所有人都猜错了,他们不是送葬的,而是把尸体拉回去,以后才涉及到送葬的事。

    就在路行人的卫队还有那个看着像送葬的队伍在半途中时,快马已经把消息传送到了宫里,同时传到宫里的还有在尸体上发现的数十张纸条,上面都写着一行字迹:调查主公者杀无赦!

    这些纸条字迹是相同的,显然出自一个人的手笔,而且都是在那个全员阵亡的锦衣卫人员身上找到的。

    皇上看着这两张报告,差点把御案掀翻了,这是有人在京城外挑衅他的至尊尊严。

    尤其是路行人的死更让他感到震惊,在一百多名锦衣卫人员的严密警戒下,一只苍蝇都很难飞进去,一个刺客居然潜伏在床底刺杀了锦衣卫头号人物。一个朝廷正二品大员不明不白一命呜呼,这不是对抗朝廷又是什么?

    这件事比一支队伍全员阵亡更让皇上吃惊,他甚至有些恐慌,自己在皇宫里真的就那么安全吗?

    随后他就明白了,这正是刺客的用意,杀路行人就是给他看的。

    “路行人的卫队进城后,马上收监,彻底清查有没有内奸。”他下了第一道旨意。

    “奴才领旨。”一个宦官应了一声飞快地跑出去传旨了。

    皇上的手还在发颤,有震惊、有慌乱,有气愤也有几分恐惧。

    他要调查那些刺杀况且的刺客,结果刺客就从地下冒出来了,把他派去调查的人杀了一半多,还故意杀掉路行人却留下卫队给他看,无非是警告说刺客不用层层突破,完全可以潜入到敌后任何地方,然后突然杀掉某个人。

    ***,老美的斩首行动可不是什么发明创造,早就有了。

    “狂妄,悖逆无道。”皇上狂拍了几下御案,上面的茶碗砚台都震得铿锵作响。

    “皇上息怒,这些江湖匪类也就是这些小伎俩,下面人处理就是了,皇上不必为这点小事气坏了龙体。”张鲸急忙劝道。

    “这还是小事吗?他杀掉了朕的锦衣卫这么多人,还杀掉了锦衣卫的都指挥使?下面人去办,谁还能办?总不能让朕的贴身侍卫去跑这些案子吧?”皇上怒不可遏。

    张鲸不敢说话了,皇上说的也是实情,锦衣卫半数精锐尽出,却损兵折将,头号人物竟然折戟沉沙,还有什么人能接手此案?

    若论查案,没有人能比路行人他们更强,京军、御林军或许战力更强,可是指望派大军去抓一个刺客,那比大海捞针还难,必定是事陪功半,甚至一事无成。

    “皇上,要不请侍卫统领来,听听他的意见,另外还有几位供奉,也都是世外高人,他们或许……”张鲸说着说着,不敢继续献计献策了,他发现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随后他才找到原因。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