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零二章 命悬一线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二章 命悬一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当然不是皇上小气,这笔钱根本就不应该花在人员培训上,培训的钱应该另外申请,可是还没来得及申请,况且在头一天就被扔进南镇抚司看管了。

    “况大人,皇上给您的那些启动经费能不能想法挪一些出来,我保证以后尽快归还,决不会让况大人为难。”曹化腾看况且只字不提,最后还是说出了来意。

    “曹大人,您也知道我这里的事,现在招了两万人,每天吃喝就得多少银子,还有别的费用呢,四万两银子管啥用啊。我这里也见底了,要不是现在是戴罪之身,早就向宫里申请经费了,下一步我这儿怎么办,还没想好呢,全看皇上的意图了。”况且也开始哭穷。

    “两万人,况大人,一个卫的编制只有五千五百人左右啊,您怎么招那么多人?”曹化腾以前还没注意这件事。

    “皇上给我定了那么高的标准,怎么选人啊,只有多选些,然后进行训练,再从中选出优秀人才,这才能达到皇上的标准。”

    “可是训练经费皇上应该额外发给你啊,启动经费不是用来干这个的。”曹化腾道。

    “说的也是,可是我这里没启动就被下狱了,怎么申请啊?”况且苦恼地哀叹道。

    曹化腾心凉了,感情这兄弟比自己还苦啊,那还借什么银子啊。要说还是秦端明这个搅屎棍,不是他瞎折腾,况且也不至于被看管,也就没有理由推脱了。

    曹化腾真想转头就走,可是这太不礼貌了,只得勉强耐着性子再坐着东扯西拉聊了一会儿。

    “老弟啊,我还真不知道你这的情况,以为你是富翁呢。”

    “是啊,我是负数的负翁,不过抚恤金发放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妥的事,要是我能申请到多余的经费,曹大人的事我一定尽力。”况且赶忙送上空人情。

    “多谢,有这句话足够了。”

    曹化腾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况且这里挖的坑太大了,多少银子都填不满,哪里会有多余的银子。

    两人都是虚与委蛇一番,曹化腾怏怏离去,又去别的地方找银子去了。

    况且心里冷笑:那些人他根本不认识,凭什么管他们的抚恤银子,他现在对锦衣卫一点归属感没有,他是***着加入锦衣卫的,就跟他***进入京城一样。

    他说捐五千两,知道曹化腾不敢收,不然这个头一开,别的指挥使不捐不行,身为指挥佥事的曹化腾得捐更多才像话,那样就是自己挖坑自己往里跳了。

    “这家伙又跑来干嘛?”周鼎成问道。

    “借钱。”

    “借钱?他借钱做什么,他也不是缺钱的主儿啊?”

    况且就把这事说了,周鼎成鄙夷道:“想要脸上好看,还非得拿别人的金子往自己脸上抹,装什么金身菩萨?他也好意思开口,太自以为是了。”

    “不说他了,咱们不也眼看就缺银子了吗?”况且道。

    “就是,咱们也够紧张了。”周鼎成说到这个,脸成了一根苦瓜。

    “那手上的银子还能支撑几天?”况且问道。

    “几天倒不至于,怎么也能支撑一个月左右,这还是按五万人的标准,要是人数少,还能多坚持几天。”

    “两万人一天吃喝就得不少钱吧?”况且问道。

    他对这些事其实一无所知,家里吃喝的事他从来不过问,也不知道大米多少钱,肉多少钱。

    “这个用不了多少,都是大锅饭菜,只要每顿有些肉就没人抱怨了,以后训练强度大了,就得多增加肉食,不然体力支撑不住,那时候开销会增加。现在每个人一天也就几分银子的伙食钱。”

    “这么少?”况且大吃一惊。

    “少?别人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是根本不知道价,现在银子值钱,米面油盐的值不了多少,你以为这些人都像你那么花钱,那样的话,朝廷早就破产了。”周鼎成冷笑道。

    “也是啊,我是不是太奢侈了。”况且诚恳地做了自我检讨。

    “奢侈也谈不上,其实咱们家里生活费用也没花多少钱,靠你的指挥使俸禄都用不完,至于外面这些大的开销,有时候是没办法的事,也不能怪你大手大脚。”周鼎成倒是对他非常理解,也非常宽容。

    况且连连点头,他其实没掌管过家里的开销,一直是萧妮儿管着这些,他只管做自己的事,反正从没缺过银子,主要是他狠狠发了几笔暴财,成为名副其实的暴发户。

    正在此时,赵阳来了,一进来就大声嚷嚷着:“兄弟,你知道了吧,你们锦衣卫倒大霉了。”

    况且气的笑道:“二哥,你说话也挑挑地方行不行,这就是锦衣卫的衙门啊。”

    赵阳这才醒悟过来,笑道:“我不是说你啊,我还是刚听说的,究竟怎么回事啊?”

    况且笑道:“我也不知具体的事怎么发生的,现在那些人还没回来,得等他们回来,朝廷做详细调查才能知道具体的过程。”

    “有人说是***为了报复,派了一个精锐的分队进来,还有人说是海盗,什么说法都有,我都不知道信哪个了。”赵阳道。

    “那就哪个都不信,全都不靠谱。”况且道。

    “那靠谱的说法是什么?”

    “我还不知道,等我知道了第一个告诉你。”况且道。

    “这不废话吗。”赵阳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你还跑到这儿来打听消息,你老爹是大都督,他肯定知道内情的嘛。”周鼎成道。

    “我老爹也不知道,这次朝廷和锦衣卫把消息封锁的特别紧。”赵阳道。

    “不是封锁,他们也不知道详细情况。”况且总结一句。

    这件事他们在办公室里议论,外面的教头们也是议论纷纷,各种谣言满天飞,最后说什么的都有了,最离谱的是说锦衣卫缺德事做太多,这回是遭天谴了。

    若按锦衣卫人员平时的所作作为,遭天谴的说法也不为过,可惜老天一直是闭上眼睛的,根本不管凡尘俗事。

    此时,一个北镇抚司的吏员进来躬身道:“况大人,我家刘大人有请。”

    况且听到刘守有,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道:“想见我?你去回禀你们刘大人,让他带圣旨来抓我吧,否则我没空见他。”

    那个吏员笑了:“刘大人知道您会这样说,不过这次真的有要紧事。”

    “什么要紧事?”

    “是给您的经费,刘大人说您想要银子的话,就请过去一趟,不然他就退回宫里了。”

    况且真有些为难了,他就是不想见这个刘守有,可是银子他缺啊,尤其是他现在关在南镇抚司,不好申请经费。

    “你去把经费拿回来。”况且对周鼎成道。

    “***?”周鼎成觉得听错了。

    “就是你去,拿一张银票还用得着本大人亲自出马吗?”况且傲然道。

    “好吧,***。”

    周鼎成硬着头皮跟着那个吏员到了北镇抚司刘守有的办公室。

    “这小家伙真记仇啊,说什么也不肯见我了?”刘守有道。

    周鼎成汗颜,没什么可说的,他也不能说任何一方的不是。

    “我让他亲自来是有道理的,不过我知道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交给你也无妨,不过一定记住,不许第三个人知道,切记。”说到后来,刘守有的声音压的非常低。

    周鼎成懵了,这什么情况,不是给银票吗,为啥不敢让别人知道,偷偷摸摸的,难道银票见光死吗?

    周鼎成接过一只信封,上面写有刘守有密缄。

    刘守有嘱咐道,“记住,银票下面有一张纸条,这纸条是从城外一些死难兄弟们的尸体上发现的,张鲸大人冒死送出来的,我现在冒死传给况大人,怎么样,我的诚意足够了吧。”

    “够,够,足够。太哥们了。”

    周鼎成吓得有点说不出话来。

    纸条?什么纸条这么重要,张鲸和刘守有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传送给况且?

    “纸条看过就马上烧毁,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不然张大人和我的脑袋都要搬家。告诉况大人,他这次危险了,张居正大人可能也保不住他。想法自救吧,或者……逃命。开玩笑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他从南镇抚司搬到我这个北镇抚司来。”刘守有低声道。

    周鼎成听得亡魂皆冒,差点栽倒在地上。

    刘守有说鬼故事一定是好手,他这些话比恐怖的鬼故事还要惊悚,实际情况其实也差不多。

    “你回去吧,这是皇上给况大人的五万两银子的经费,告诉他省着花,皇上的帑银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有一句话告诉那小子,他不可能一辈子躲着不见我。”刘守有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周鼎成笑不出来,明知道刘守有这是掩人耳目的做法,却没办法相应的赔着笑几声,他已经被吓呆了。

    周鼎成强装镇定,慢慢走回去,他不敢走快,唯恐不小心跌倒了,那个信封更是死死攥在手里。

    “银票拿回来了?”况且问道。

    “拿回来了。赵阳,你出去帮我张罗张罗,我跟况且说几句话。”周鼎成对赵阳道。

    赵阳也是乖巧的人,马上明白了这是两人有重要的事要私下商量,答应一声就出去主持考核的事了。

    “出什么事了?”况且赶紧问道。

    “出大事了。”周鼎成道。

    “究竟什么大事?”

    “可能是需要你马上逃命的大事。”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