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零五章 又一位殉职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五章 又一位殉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刑部尚书不久也得到了这份事故终极报告的复写本,看完后,尚书大人直接想要***,不过缺乏勇气,没走那一步,最后只能伏案痛哭。

    我这是当的哪门子出头鸟啊!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现在尚书大人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买一颗来吃,然后把上午在皇上面前表现的那份忠心收回来。

    “大人,您怎么了?”一个差役进来惊诧问道。

    “本大人在为忠勇的烈士们悲痛而哭。”尚书大人振振有辞。

    现在怎么办,没办法,真的只剩下凉拌了。

    “叫邢万军来见我。”尚书大人喊道。

    差役赶忙跑去找那位赫赫有名的刑部总捕头邢万军,邢万军正在捕头房里跟一群手下讲着这个案子,他知道大人既然揽下这差使,就必然落在他头上,尚书大人决不会自己出去查案办案。

    “大人叫我了,你们准备下,回头就立案。”

    邢万军走过院子,来到尚书大人这里,尚书把那份报告给他看了,邢万军也傻眼了。

    “大人,这个……没法查。”

    “没法查什么意思,你想让本尚书去跟皇上说这案子没法查吗?”刑部尚书怒拍桌案。

    邢万军忙摆手道:“不是,大人,您先息怒,您先告诉属下,这案子是查明缘由就行,还是必须抓到凶手?”

    “当然必须抓到凶手,案子缘由要必查吗,这报告里写的一清二楚。”刑部尚书把所有的怒火都倾泻到邢万军头上。

    “好吧,不过大人这需要时间,很多的时间,得慢慢查。”邢万军硬着头皮道。

    “嗯,皇上没给我设期限,我也不给你设,如果哪天皇上急了,本大人也要跟你急,怎么抓到凶手不用本大人教你吧?”

    “不用,属下明白的。”邢万军气的肚子里冒火,你知道怎么抓凶手吗?这话当然不敢说。

    “好,下去用心办案吧。”刑部尚书挥手把邢万军轰走了。

    邢万军回到捕头房里,大声道:“兄弟们,倒霉的日子开始了,咱们要马上着手抓凶手。”

    “老总,抓凶手咱们不是天天干吗,有什么倒霉的?”一个捕头笑道。

    “你们自己看吧,都认识字吧?”邢万军把那份报告扔给他们看。

    十几个高级捕头看后都傻眼了,这样的凶手怎么抓啊,别说查不到,就是查出来谁敢抓,那不是去送人头吗?

    没看到报告时,他们以为锦衣卫的人是遭到人数占数倍优势的敌人的攻击,由于兵力不足损失才如此惨烈。结果是凶手只有一人,马上就明白了,他们要对付的是什么等量级的凶手♀了,咱们总不能划着舢板下海去追吧,再说了,海禁还没开放呢,是不是?”邢万军继续说道。

    “是是是,老总英明。”

    捕头们齐声赞颂总捕头的英明决策。

    刑部这里苦恼无限,都察院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们把路行人的卫队全部投入大牢中,然后开始逐个严审,这倒也顺利,卫队护卫人员知道规章程序,只是大喊冤枉,坚决否认自己队伍里面存在内奸。既然有规章程序,该问的必须问,一些皮肉之苦也是少不了的。

    家属妇女大军很快得知消息,全都跑到都察院来要人了,整个都察院被堵得死死的,进不来,出不去。

    “凭什么抓我的男人,就因为他没死在外面,就得死在你们的大牢里吗?”

    “为啥抓我的儿子,我儿子有什么错,你们倒是给个罪名出来。”

    “还我丈夫!还我儿子!”

    这位妇女最悲惨,儿子丈夫都在路行人的卫队里,这还是花钱找关系办的,因为以前路行人的卫队最体面,待遇也最高。

    几百名妇女还有儿童都在都察院里哭闹个不休,甚至有当场上吊的,自然被救了下来。

    都察院左都御史头大如斗,悔恨万分,自己干嘛从刑部手里抢这差使啊。问题是,现在想推都推不出去了。

    都察院右都御史以下的官员倾巢而出,耐心做家属们的思想工作,但家属们丝毫不感谢皇恩浩荡,她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帝国的利益,只看到丈夫和儿子的危难。不管官员们解释如何详细,感情如何诚挚,家属们就是不接受,情绪就是稳定不下来。

    “大人,怎么办?”一个御史看着外面汹汹嚷嚷的人群,慌了手脚。

    别看外面都是些平日里不出大门的妇女,闹起事来比男人更难缠,打不得骂不得,给他们解释锦衣卫的规章制度,没用,给她们解释这是皇上的旨意,不懂。死活就是一句话:要人。

    都察院被呼天抢地的女人们围得水泄不通,连下班都没法出去了。

    这简直是名副其实的围城。

    “大人,实在不行,就先把人放了,回头再逐个秘密调查。这样子闹下去,不成体统,万一再出一两条人命,咱们得被老百姓骂死。”一个都御史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跟左都御史商量。

    都,是总的意思,官名中凡是带有都的都是了不得的大官,都指挥使、都御史,左都御史则是都察院的最***员,左为正,右为副。

    不过明清两朝的武将中总兵官,却没有叫成“都”兵官,也是习惯使然吧。

    “可是人都已经抓进来了,若是不明不白就放了,显得咱们太懦弱,以后更没法管理这群锦衣卫的骄兵悍将了。”左都御史不大甘心。

    “可是外面这形势点火就着的,怎么平息啊?”

    “要不派人找借口出去,就说向皇上请旨放人,然后到九门提督那里调兵驱散这些泼妇,不肯离去的统统抓起来再说。”左都御史咬牙道。

    “可是不少人都带着孩子呢,还有吃奶的,这怎么抓啊?万一驱散途中踩死几个,就可能引发众怒,那时候整个锦衣卫的人都会为他们出头,皇上那里咱们也没法交代。”这位老成的都御史想的比较周全。

    “是啊。”左都御史现在不是头疼了,肝也疼,心也疼,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

    如果现在放人,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都察院颜面扫地,如果不放人,对外面的妇女儿童采取激烈手段,确实无法保证不出人命,那时候锦衣卫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现在正憋着满肚子火呢。不管怎么说,锦衣卫还是皇上的人啊。

    “大人,做决定吧,形势越拖对咱们越不利。”都御史催促道。

    左都御史看看满屋子的属下,似乎都赞同这位都御史的决定,右都御史现在在外面跟一群激愤的泼妇奋勇作战,口水四溅,没法回来跟他商量。

    怎么办?

    他遇到了和刑部尚书同样的难题,不过相对来说他的难题小些,服软不过是面子的事,刑部尚书的难题却涉及到官位仕途和许多看不见的隐患。

    “放人吧,明天***跟皇上请罪,不过今天要把经过全部记录下来,明天一同呈给皇上御览。”左都御史长叹一声。

    他认输了,还是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大人英明。”

    “大人体恤民情,英明之极。”

    “皇上必然会体谅大人体恤民情的苦心,不会怪罪咱们的。”

    御史们都齐松一口气,真要这样闹一夜,后果不堪设想。放人是早晚的事情,早放还得个人情。

    更何况他们也要回家,老婆孩子也不放心他们。看到今天的情景,他们才意识到活着是多么美好,能每天回家跟家人团聚,喝点小酒,听听小曲是多么幸福!

    尤其是今日今夜、此时此刻。

    路行人卫队的卫士们全部被释放出来,一时还有些发懵,不知道都察院怎么突然开恩了,看到满院子的家人,这才明白是家人们努力的结果。卫士们的心情异常复杂,很多人流了泪,泪水中既有高兴也有委屈,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感概。虽说他们都明白事情还没完,内部调查甚至清理会继续,会更加严格,但今天总算能回家了。

    每个人跟着自己的母亲、妻子,抱着自己的孩子回家了,至于他们所受的一点皮肉苦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在他们行走过的街道上,留下一连串的欢声笑语,也留下太多欢喜的泪水。

    不少居民看着他们,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不久前还悲痛无限的他们怎么又欢天喜地了呢。这就是人生的无常吧。

    他们回家后,御史们也都回家了,都察院除了巡夜的老吏外,几乎空无一人。

    唯有左都御史大人没有回家,他下令放完人后感觉内心一片空白。杂乱的思绪中萦绕着两点:一是无颜面对皇上,二是感觉到莫名的羞辱和无奈。

    士可杀不可辱。

    难道自己还不如那些阵亡在外面的将士?

    自己堂堂一品大员,被封为太子少保,位极人臣,居然受辱于一群泼妇,这不是在侮辱他,是在侮辱朝廷的体面和尊严,他决不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

    这位脾气倔强、性子又执拗的左都御史大人,在灯下仔细写完了给皇上的报告,然后又写了一封遗书,在子夜时分,用皇上赐予的玉带把自己吊死在大堂的房梁上。

    是夜,又一位高管左都御史殉职。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