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一十章 祸起镇抚司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章 祸起镇抚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端明被押走了,南镇抚司的人都露出无比同情的表情,北镇抚司跟南镇抚司同为审理刑名的衙门,却简直就是天堂地狱的区别。

    “秦大人,我如果不死,一定会兑现诺言。”况且默默自语道。

    几个北镇抚司的人况且都认识,毕竟两家就是隔壁,这几人对况且躬身施礼。

    “没有对我处理的旨意吗?”况且问道。

    “没有。”几个北镇抚司的人说完,然后告罪,就押着秦端明走了。虽然没有给他上枷锁,秦端明依然如待宰的羔羊。

    “嗨。”骆秉承又长叹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看来明天就该轮到我了。”况且忽然有了兔死狐悲的感觉。

    说起来好笑,他跟秦端明争斗,结果一同被关在这里,本是对头,却在昨天和好了。今天看到秦端明落难,他一点没有***,反而感觉自己的日子也快到头了。

    “况大人不要这样想,如果皇上想惩治你,肯定今天就一块下旨意了。”骆秉承劝道。

    “那也许对我的处理更严厉。”况且苦笑。

    “更严厉?还能怎么严厉?最惨的就是落到北镇抚司手上,老实说落到这一步,还是赶紧***的好。”骆秉承脸上现出一丝不忍之色。

    “皇上为何要这样做啊,不过就是械斗,免职下狱也就是了,抓到北镇抚司做什么?”况且有些不明白。

    “旨意上说要拷问出背后的主使人。”骆秉承道。

    况且真没想到秦端明会遭到如此严厉的处罚,几乎跟死刑差不多了,落到北镇抚司那些酷吏手上,轻松的死就是最大的追求了。

    锦衣卫已经大伤元气了,没想到皇上又补了一刀。皇上这是在杀鸡给猴看?

    况且品出些味道来了。

    秦端明并没什么大罪,之所以如此严厉惩治,无非是做给他看,如果他不合皇上的心意,这就是这下场。另外也有威胁***官员的意思,谁敢捣乱皇上亲自布置锦衣第六卫的组建事宜,就是这下场。

    这是一石二鸟的做法,很是高明。

    两人回到况且的房间,也就是原来骆秉承的办公室,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

    “大人今天又值班?”况且问道。

    “不是,不过今天不想回家。”骆秉承道。

    “为何?”

    “看到秦大人的遭遇,我就明白了,以前听说皇上要对锦衣卫大整肃,还以为只是谣传,现在是时候到了,皇上要对咱们动刀子了,当然您是例外。”

    “我有什么例外的,已经关在这里了,离北镇抚司还远吗?”况且苦笑道,想起来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远吗这句台词。

    “若是这么说,您办公的衙门离那里更近。”骆秉承也是苦笑道。

    况且听到这话,脑子里一道光芒闪现,原来皇上是这意思,把自己的第六卫安置在北镇抚司的隔壁不是偶然的,是有意为之。

    这是震慑,也是警告。

    “来,咱们喝酒,一醉解千愁。今天是秦兄弟,明天不知轮到谁了。但是我的直觉不会错,不管怎么样,您不可能在这次整肃的名单里。”骆秉承道。

    “是啊,可能更糟。”况且可没有丝毫的乐观思想,也许就在明天,甚至也许就在一会儿筷子刚放下,处理他的旨意就会到来。

    “不说这些,是祸躲不过,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两个人相对而坐,喝着闷酒,都不想说话,也都想着自己的事。

    “况大人对秦兄弟承诺了什么?”骆秉承突然问道。

    “他要求我如果他有不测,让我照顾他的家小。原本以为是他多想,现在看来他还是有远见的。”况且道。

    “大人能给我也做个类似的承诺吗?”骆秉承道。

    “骆大人,千万别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您可是顺风顺水的,我现在是阶下囚,哪天被抓去北镇抚司都不一定。给秦大人的承诺未必能做到。”况且大惊,不知骆秉承为何说出这种话来。

    “不管那些,我只要您一个承诺。”骆秉承倒是态度坚定。

    “这个……”况且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无功不受禄,我没为况大人做什么,平白这样要求不合理。只是希望况大人看在咱们在这种地方相识,相处的还不错的情分上答应我,我承您的情。”

    况且苦笑道:“骆大人,我不是矫情,也不是非得跟您交换什么,只是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哪里有资格做这种承诺,您这么说不是笑话我吗?”

    “我是认真的,无比认真。”骆秉承道。

    “好吧,那我只能送您这个空人情了。”况且无奈道。

    “空人情我也领,我欠您的情分,若是这次锦衣卫大清理我没事,以后一定还上这情分。”骆秉承道。

    况且心里骇然,这不过处理一个秦端明而已,用得着这样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吗?还是这些人都另有消息来源,皇上要血洗锦衣卫吗?

    他当然不了解骆秉承,也无法担保他做官没有劣迹前科,不过他总觉得骆秉承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不过也难说,他以前还认为秦端明只是多关些日子,怎么也不至于发落到刘守有那里去。

    世事难料啊。

    “大人为何对我这么有信心?”况且问道。

    “这很好解释,况大人如此年轻,又没有做官的履历,却被皇上一下子擢升到指挥使的高位,而且还是独立的锦衣第六卫,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一定有非常重要的原因非得重用您不可,既然如此,皇上不会轻易毁掉您。不像我们,在皇上眼里就是根草,看不顺眼随时拔掉扔一边去,反正人多的是。说白了,您在皇上心里的重量是我们不能比的。我从来不赌博,却想在您身上押这一注。”

    况且点头,心里暗道:都是老狐狸啊,没一个简单的,这位还是忠厚君子呢,却也算计颇深。看来秦端明昨天跟自己做交易也不是一时冲动,是早已想好了。

    他暗自惭愧,自己这个官场小白跟这些人比起来,真的什么都不是。

    不过,命好,这也没有办法。

    “您多亏不赌博,算是有自知之明。”况且自我解嘲道。

    骆秉承笑笑,然后道:“秦端明都懂的道理我若是不懂,那不是比他还蠢吗?不过外面不懂的好像还很多,有不少人看似精明,实则精明过头了,都成***了。”

    况且苦笑,精成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理论。辩证的讲,这是对的。

    不过他真是认为,唐遂、司徒登、曹化腾这些人的确都比骆秉承精明,是不是***只能走着瞧了。

    “对了,皇上为何要对锦衣卫动刀子啊,锦衣卫不都是皇上的人吗?”况且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骆秉承看看左右,又开门出去看看走廊里没有外人,这才回来重新坐下。

    “这是为了清除先朝遗留的影响,锦衣卫是皇上的人,可是大部分都是先皇任用的人。新皇登基之后,只是任命了一个路大人而已,还有北镇抚司刘大人也是皇上亲自任命的,再就是您了。”

    “可是,先皇已经御天,先皇的人有什么不好用的呢?”况且讶异道。

    “本来问题不大,可以慢慢清理,但是出了两件大事,激怒了皇上,清理势在必行。”骆秉承道。

    “什么大事,第一件事就是路大人的身亡,皇上可能怀疑锦衣卫里有人内外勾结,害死了路大人,要不然怎么别人伤都没伤着,只有路大人殉职了?现场居然没有目击证人。这事难免让皇上起疑心。”

    “哦。”况且有些明白了,的确,如果不是像况且这样经过那种刺杀的人,确实会怀疑有内外勾结的阴谋。

    “另外一件大事就是今天早上发现都察院雷总宪***。”

    “什么,你说谁?”况且震惊道。

    “雷总宪啊,都察院左都御史,他***了你还不知道吗?”

    骆秉承奇怪地看着况且,这是今天又一件轰动朝廷的大事。

    “我真的不知道。”

    况且一天都在大校场待着,多数时间是在马上,真没听到这个大新闻。他当然知道总宪就是对左都御史的尊称,宪是对执法人员的称呼,一般巡抚称大宪,左都御史称总宪。

    “雷大人为何***啊?”况且不解地问道。

    骆秉承就把左都御史***的原因说了,况且更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雷大人这也太跟自己过不去了吧,这点小事值得***?”况且直摇头,感觉无法理解。

    “按一般人想来是如此,可是雷总宪太好面子了,又在皇上跟前请的差使,这下没法交差了,觉得无颜面对皇上了呗。可是他这一***,又让皇上认为是锦衣卫的人跟都察院的人相互勾结,逼死了雷大人。所以皇上才震怒,要对锦衣卫动刀子,都察院估计就是下一步清理的目标。”

    况且感觉这纯粹就是阴谋论,连他都不会展开如此丰富的联想,也不能把什么都看作是内外勾结、跨部门勾结吧。不过他知道,皇上掌控着最丰富的信息,或许皇上手里真有这方面的证据。

    “皇上为何委派您打造一个全新的锦衣第六卫,这就是深谋远虑。不用再费力清除先朝遗留的影响,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所以我才敢在您身上押注,现在看来最安全的部门就是您的第六卫。”骆秉承得意道,仿佛刚做成了一笔一本万利的生意。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