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二十章 刺客组织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章 刺客组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不是担心别的,是担心她们过来后的安全,另外也不想她们跟我天天担惊受怕的。”况且道。

    “那又有什么,她们在南京就一定安全?她们在南京就不为你担心,不天天提心吊胆?在一块也有在一块的好处,不过你倒是小心后院起火,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了。”周鼎成道。

    “这个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况且自信满满地笑道。

    “未必,李香君在南京一直独自住,来这里怎么办?合在一起住肯定不行,早晚会把后院闹的鸡飞狗跳。要不我这两天看看附近的房子有没有***的?”

    “过来再说吧,现成的房子也有,就是武城侯府在这里的产业,我名下还有两座住宅呢。”况且道。

    “那咱们过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去住?”周鼎成倒是纳闷了。

    “我自己置点产业不更好吗?”况且答非所问。

    “哦,我明白了,你是怕连累武城侯府,你要是真出事了,家人亲友能不受牵连吗?你小子想问题太自以为是了。”周鼎成道。

    “那两座住宅离这儿可是有些远,再说吧。”况且一阵头大,不想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来了一个小姑娘把你的内宅霸占了,再来一个李香君,把你的外宅也霸占了,我看你啊,就睡大街上吧。”周鼎成说着笑了起来。

    况且苦笑,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等她们到了肯定要热闹了,这热闹是好是坏也是很难说的。

    “其实你啊,说是有四个女人,别人以为你夜夜春宵,只有我知道你经常独守空房。哈哈。”周鼎成笑道。

    “我不睡觉的时候更多。”况且没好气道。

    “我这是夸你呢,怎么不知道好话赖话啊。”周鼎成叫了起来。

    “狗嘴吐不出象牙。”况且说着,自己走进书房了。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周鼎成自嘲地笑笑,回自己屋里喝酒去了。

    况且走进自己的书房,却发现小君正坐在他的椅子上,两只眼睛正盯着他看。

    冷不丁地把他吓了一跳:“我说大哥,你这出场方式能不能改改啊,总这么突然现身突然消失的,早晚得让你吓出心脏病。”

    小君冷哼道:“你以为我闲的,没事总往你这儿跑,我这是有正经事找你,还是你拜托我的,要是没事的话,我宁愿找老周喝酒,也不跟你这种没趣的人待着。”

    “正经事?什么事?”况且问道。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被我无意中发现了,不行,得让老周和慕容大姐一起过来参详。”小君道。

    “大哥,你可别忽悠我,我们两个你怎么忽悠都行,慕容前辈正在***呢,我没事都不去打扰,你要是没有大事还是不要惊动她的好。”况且道。

    “公子,我马上过来。”慕容嫣然的声音忽然在屋子里响起。

    况且左右看看,并没看到慕容嫣然的身影。

    小君笑道:“我刚才那么说就是跟慕容大姐说的,你以为是跟你说的?傻了吧。”

    随即,周鼎成进来了,笑道:“小君,你可别吹牛,什么天大的秘密被你发现了?”

    小君还没回答,慕容嫣然已经出现在门前,一步走了进来。

    四人随便找椅子坐下,小君笑道:“大姐,我献丑了,先把这里封起来再说。”

    慕容嫣然淡淡道:“你尽管放手施为。”

    小君只是坐着静静呆了一会,不用说别人,现在连况且都感觉周围好像有无形的墙封住了,因为他的听力延伸不出去,这里成了一个上了盖子的瓮。

    “好手段。”慕容嫣然道。

    “献丑,献丑,我不是显摆啊,这件事太大了,所以才这样慎重。”小君道。

    “你赶紧说正经的吧。”况且催促道。

    “是这样,我这两天没事就在京城里找那个给你寄恐吓信的那主儿,有了些眉目,人还没找到,可是我在街上无意中发现一个人,身上带着一股锋锐之气,两只袖子里藏着利刃。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个什么组织,他们的人好像就是这样的。慕容大姐听说过吗?”

    “没有。”慕容嫣然仔细想想,然后肯定地回答。

    “是个非常神秘的刺客组织,我记得是这样,我现在记忆不全,许多记忆都是凌乱的不完整的。我就偷偷跟着这个人,一直来到西直门的一个房子里,这是一个杂货店,店面不大,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稀奇的,可是这个人还是绕了好几个大圈子,经过这家杂货店几次,最后才走进去,这里面就有问题了。”小君得意道。

    “嗯,继续,故事说的很好。”况且道。

    “什么叫故事啊,这是真事。”小君怒了。

    “那你继续啊,别理我。”况且笑道。

    “真的懒得理你,我是说给慕容大姐听的,跟你说也没用。那人进去后,见到了两个人,身上的锋锐气更惊人。”

    “锋锐之气?前辈,您不觉得熟悉吗?”周鼎成蓦然想起来。

    “路行人,他身上就有一股锋锐之气。”慕容嫣然道。

    “路行人?你们不会说他是刺客组织的吧,他可是被刺客杀掉的。”

    况且震惊的叫了起来。

    “你继续听我说啊,我听了一阵他们的话,果然,在城外大杀锦衣卫正是其中一个人干的,说是一个神秘人物通过秘密渠道找到他们,花钱让他们干的,为什么要对锦衣卫动手他们没问,也不在乎。路行人的确是他们的人,因为他们三个人的头目样的人说,杀路行人是清理门户,铲除叛徒。”

    “路行人竟然是刺客组织的人,还是叛徒?”况且脑袋嗡的一声,感觉涨大了三倍。

    “这可真是惊天秘密,路行人可是经常能见到皇上的人啊,他怎么会是刺客组织的?不会是……”周鼎成都不敢猜想下去了。

    “那三个人现在还在吗?”慕容嫣然问道。

    “可惜不在那里了。他们说了会话,然后就分开走了,我只能盯着一个,就是开始盯着的那个,我觉得这家伙可能稍微弱点,容易拿下,想捉个活口。没想到这家伙倒是滑溜,在天桥那里钻入人群,然后就找不到了。”小君感到无限惋惜。

    况且被这消息震的七荤八素的,真有些找不着北了。

    路行人如果是这个刺客组织的人,那么他进入这个组织,是在前担任都指挥使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是之后,那就是天大的阴谋,难道有人把目标瞄准了皇上?

    他又晃晃头,皇上身边可是有大内侍卫的,刺客绝对接近不了,连小君都不敢到深宫里得瑟去,刺客更没法无影无踪地潜入进去。

    可是,如果……

    真是什么事都怕如果,如果这个组织在宫里有内应的话,一切就都很难说了。

    “可惜没有证据,不然真应该汇报给皇上,给皇上提个醒。”况且道。

    “你还真是愚忠,皇上差点杀了你,你还替他担心?”小君冷笑道。

    “这不是忠不忠的事,万一真有那种事发生,天下会大乱。这跟先皇正常去世是两回事。”况且道。

    “你不用担心皇上了,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小君道。

    “这话怎么说?”况且道。

    “这三个人可是研究了一番,说是现在京城里你的脑袋最值钱,准备联系买主,看有没有出价,他们准备谁出的价最高,就接谁的活,下一步就是对付你。”

    “什么,岂有此理。”况且怒发冲冠,一下子站起来。

    “为什么要联系买主啊,我听说刺客组织都是坐着接活的,从来不主动跟外面的人联系啊。”周鼎成疑惑道。

    “你说的也对。不过听这三个人说,他们有三个兄弟都是杀你没成,结果他们组织损失了一大笔钱,那三个人还不知被谁杀了,对了,你上次不是跟我说有人给你送来三颗人头吗?就是他们说的三个人,所以这组织现在最恨的就是你,把你叫做蟑螂,说是怎么都杀不死。他们不服气,死了三个人,还损失一大笔钱,这些钱和仇都得在你身上找回来。”小君道。

    况且倒吸一口冷气,三颗人头里的两颗他已经辨认出来,的确是在城里刺杀他的那两个人,至于另外一个他根本认不出。不过当初他来京途中的确有刺杀未遂的事,估计就是其中之一。

    “看来那天给咱们送人头的人是好意,那就是在提醒咱们提防这个刺客组织。”慕容嫣然恍然道。

    周鼎成搓手道。“这下真的麻烦了,现在京城里要说谁最可恨,你肯定是头一号。那些跟海外贸易走私有关的家族和官僚都恨死你了,当然愿意花大钱买你的人头。估计要找买主的话,怎么也能找到几十个。”

    况且冷笑道:“让他们来吧,又不是没试过,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嘛。”

    况且真不怎么怕刺客,他被刺杀都成习惯了,也麻木了,他最怕的还是皇上对他的猜疑,一旦皇上有心要处置他,那就真的无解了。

    “他们提没提到在朝廷里是否还安插了别的人?”况且问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