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先下手为强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先下手为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锦衣卫的头号人物,都指挥使路行人居然是刺客组织的刺客,这简直是一个人设崩塌的消息,让况且自叹脑容量不够。

    不过他没什么感觉,只是感觉路行人异常危险,所以跟路行人打交道时,小心翼翼,很是吃力,倒是慕容嫣然和周鼎成都感觉出这人身上有一股锋锐之气。现在看来,还真感觉对了,可惜他们也没能察觉出路行人居然还是个超级刺客。

    “没有,他们没提在朝廷中另外安插人的事。他们交谈的时间很短,我只听到这些。”小君道。

    “他们的长相你看清了吧?”周鼎成问道。

    “看清了,不过没用,他们易过容,而且非常精妙,与其从他们的相貌上辨认,还不如盯住他们身上那股特殊的气息,我估计这跟他们***的独家刺杀术有关系。”小君道。

    “对,那股锋锐之气就是他们的独门标志。”周鼎成道。

    “可是他们不会把这个也藏起来吗?”况且问道。

    慕容嫣然笑道:“谈何容易。他们要是有这个本事当然不会泄露出来。”

    周鼎成道:“你不是练武的,所以你不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每种***也有,这就像你看人的气色都能诊断病情一样,每一样病也都有独特标志,就是这个意思吧,人有病没法掩盖着不露出气色来,练武的人也一样,只有到了炉火纯青地步的高手,才能看上去跟普通人一样,这样的人我是没见过。”

    “那我就是绝顶高手了?啪啪。”况且自嘲式地做了几个虚假无比的动作。

    “差不多吧,不过刺客组织可是恨死你了,给了你一个蟑螂的绰号。”小君笑了。

    “那家杂货店在哪里,我找人盯死他们。”况且道。

    小君叹道:“你能想到人家想不到?没用的,那个人发觉我盯上他之后,一定回去就把那家杂货店关了,人也早就跑了。”

    “那就调查杂货店的左邻右舍,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来。”况且发狠了。

    “也对啊,你现在可是锦衣卫指挥使,专门干这个的,名正言顺。”周鼎成道。

    “我明天找刘守有去,让他安排人排查一下那家杂货店的邻居,外带周围几条街的住户。”况且道。

    “当官就是好啊,有特权,一句话就行,不像我都跑断腿了,也没能办成事。”小君自怨自艾道。

    “得,得,你立了大功了,要不要也给你个官当,我那里空额多得是,随便你挑。”况且笑道。

    “在你手下干活?想得美,一边凉快去吧。”小君气道。

    周鼎成笑道:“你就是愿意给他义务劳动,拿钱的活却不愿意干。高尚啊!”

    小君道:“我当然不干,他有什么钱啊,那些钱还是我赞助的呢。”

    听到这话,两个人一下子熄火了,的确况且现在花的钱很大部分都是来自小君。

    大家笑了一回,况且沉吟道:“一个拿钱杀人的刺客组织渗透朝廷是为了什么,还渗透的如此之深,这就令人费解了。”

    慕容嫣然道:“你不知道,刺客组织要想杀人杀的顺利,就得在四处安插内线,不是光有高明的刺客就行,信息源才是最基础的工作。这些内线不一定是他们的刺客,也许是他们收买的,或者是通过别的方式联合在一起的。”

    “也对啊,皇上要严查路行人的卫队,不会是觉察到了什么吧?”况且想了起来。

    “难说,不过千万不要小瞧宫中的力量,他们绝对凌驾于江湖各门派之上,一旦较真没有哪个组织能跟他们抗衡。”慕容嫣然道。

    “这么说,我不用为皇上担心了?”况且道。

    “你那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比庸人自扰还低一个级别。”小君哼道。

    慕容嫣然笑道:“当然不用,皇上身边能人多的是。他们安插路行人也未必就是针对皇上,路行人这个位置太好了,可以让许多事都办的非常顺利,而且事后也容易消除痕迹。这才是他们最看重的。”

    况且猛然一拍脑袋:“他奶奶的,我一路上遭遇到那么多次刺杀,路行人不会也参与了吧,亏他还跟我天天称兄道弟的。”

    慕容嫣然粲然笑道:“不会,他要是参与了,也就不会死了。他可能以为自己掌控锦衣卫,足以保护自己了,没想到还是被杀了。说不定真是有内线。”

    况且让小君把那家杂货店的地址写下来,然后又按照小君的描述画出了三张刺客的肖像,虽然仓促间谈不上多高的艺术,倒是惟妙惟肖。

    第二天上午,他就去了锦衣卫总部,先找到刘守有,然后把刘守有拉到他的办公室里,把这件事说了一遍。

    “刘大人,你别问我消息是怎么来的,反正我是无意中打听到了杀害兄弟们和路大人的两个凶手的下落,这是他们的会合地点,一家杂货店,现在人在不在了不知道,如果人不在,就在附近挨家挨户的调查,看看这家杂货店平时有什么异常人员进出过,这是三个人的画像,你按照这画像好好查一查。”

    他没说出路行人跟刺客组织有关联的事,否则没法解释清楚。

    “兄弟,这是大功一件啊,你交给我,自己怎么不查?”刘守有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的发懵。

    “我手底下的人还在训练呢,再说也没这方面的特殊人才,对了,别用这里的人,最好用你的原班人马。安全第一啊”况且严正道。

    “你也不相信这里的人吧?”刘守有得意道。

    “路大人死的蹊跷,我是怕这里有刺客的内线。查了半天可别把自己绕进去啊。”况且把内线说的很重,刘守有自然也就明白了。

    “你放心,我会全力办这个案子,我的原班人马现在啥事没有,正好全撒出去,若是破了这大案,我绝对不会吞你的功劳,首功还是你的。”刘守有兴奋道。

    “先不说这些,破了这案子再说,另外,这三个人都是极高明的刺客,一个能顶一百个,一旦有他们的下落,向宫里求援吧,没有大内侍卫别想抓住他们。”况且道。

    “这些我知道,不会让兄弟们往刀口上撞。”刘守有笑了。

    “兄弟,你手下一定有能人啊,不然根本得不到这样的消息。难怪皇上如此重用你,还是皇上眼光最高,最准。”刘守有道。

    “行了,不跟你多说,我还有东西在骆大人那里,我得拿回来。”

    况且说完,就走出去,来到隔壁的南镇抚司。刘守有也马上出来,回到北镇抚司布置任务。

    况且如此卖力自然是因为这个刺客组织公然把矛头对准他,而且刺杀他不知多少次了,也是冤家对头了,他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他也不奢望能把这个组织铲除,只是希望能打乱他们的部署,让他们无法安然躲在黑暗中为所欲为。

    他来到南镇抚司,忽然有种荒唐的回家似的错觉,也许对这里的一切印象太深,太熟悉了。

    “况大人好。”

    “况大人,您回来了。”

    他认识的人都上来行礼问好,亲热的不得了。况且更是觉得荒唐,跟这些狱卒成打成一片算是怎么回事。

    骆秉承迎上来笑道:“况大人,稀客啊,你再不来我就把东西给你送去了,其实就是想再见见你,才没送东西过去。”

    “你个老狐狸。”况且嘿嘿笑道。

    况且让护卫们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把办公室给骆秉承腾出来。这几天他虽然没来,骆秉承还一直给他保留着办公室,没有搬回来。

    “老弟啊,你算是平安无事了,我们这里可是人心惶惶,不少人都把遗书写好了,就怕像秦大人那样忽然就去了,连后事都没法交代。”

    况且笑道:“骆大人,你就不必担心了。”

    “为啥?”

    “因为咱们哥俩好呗。”况且道。

    “可是你不是这儿的头啊,要不你想办法把我调到你那里任职,降一级都行,现在你那里最安全了。”骆秉承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你不用担心吗,怎么就听不懂啊?”况且苦笑道。

    “我不是听不懂,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您得给我个准话,我可是跟老婆孩子说好了,我若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去找你活命。”

    况且吓了一跳:“老骆,你损不损啊,我欠你的?”

    “当然了,你答应我的,忘了?”骆秉承得意道。

    “我真是嫩啊,一不留神就上了你的贼船了,好吧,我跟你说……”

    况且附在骆秉承耳朵上小声道:“你的事我跟刘大人说好了,你不会有事的,他答应我了会照看你。”

    骆秉承一愣:“刘大人怎么会听你的?”

    况且气道:“他当然不会听我的,可是他得听张大人的吧,懂了吗?这么笨是怎么当上镇抚使的。”

    “明白了,多谢啊,多谢况大人。”骆秉承兴奋起来了,要给况且行个大礼。

    “得,停下,你别谢我。我也不是为你做的,实在是怕你有个好歹,你老婆孩子天天坐在我家里哭哭啼啼,那我就别活了。”

    “就是啊,我还有两个小妾呢,一哭二闹三上吊最拿手了。况大人,您以后得保着我,要不然我出事了,她们还得去闹您。”骆秉承笑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