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美人坑儿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二章 美人坑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一听这话,急了,自己家里就够乱了,再来一堆女人小孩,屋顶都要被掀掉了。

    “老骆,咱们***归***,我答应你是不假,可是我也为你动用人情了,我还是首次为别人动用人情呢。咱们就算扯平了。”

    “知道,知道,况大人,我是跟你说笑的。”骆秉承欢喜道。

    “拿别的说笑,这个事不行。”况且这一会儿工夫汗都出来了。

    “对了,骆大人,你替我看看秦大人的家小,看看他们生活上还是别的方面有没有什么困难,然后告诉我,我想法帮助帮助他们。我跟他们素无瓜葛的,也不好直接上门。”况且道。

    “你还真想办这种事啊?”骆秉承吃惊道。

    “当然,我既然答应了秦大人,当然不会对死去的人失信。大的事帮不上,家里缺银子或是被人欺负了什么的,就告诉我。”况且道。

    “好吧,你都如此信义,我还说什么,跑跑腿就是了,要是小事我就替你处理了,我处理不了再找你。”骆秉承叹道。

    “那就有劳了。”

    况且说完,就告辞走了,让护卫们把他的东西运到家里,然后他到衙门把棕马牵出来,骑着去大校场,他的马车由护卫赶着跟在后面。

    况且现在喜爱上骑马的感觉了,他甚至都敢在人流穿梭的街道上缓慢骑行,不必再让护卫在前面小心牵着,他不知是自己的马术“顿悟”了,还是这匹马“顿悟”了,反正现在马匹完全能领会他的心意,快慢转折无不如意。

    到了郊外,他就在行人稀少的大道上纵马疾驰,享受着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大道两旁,积满雪的田野广袤无边,田地里还堆积着一垛垛的稻秸。

    行人们看到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和马就已经一闪而过,后面留下一片赞叹声。

    他来到大校场里,绕着圈子跑了两圈,这才停下。

    “又来得瑟了,我就看不惯他这德行。”赵阳鄙视道。

    周鼎成笑道:“你那是嫉妒,没有这样的好马,也没有他这样的骑术。”

    “我嫉妒他?做梦吧,我是不愿意骑马,坐车多舒服啊。也就是他发傻,放着舒服的马车不坐,偏偏要练习什么骑马。”赵阳不屑道。

    “二哥,你嘀咕啥呢,又在嫉妒本大人吗?”况且昂首挺胸走过来,手里还牵着那匹的确能让人嫉妒得发疯的御马。

    赵阳耸耸肩道:“没那工夫,我在监督下面的训练工作,你别打扰我好不好。”

    几个人说笑一回,纪昌他们这时才骑着马跑进来。

    况且忽然觉得这速度太快了也不好,有脱离群众的倾向。

    “今天估计有多少人被淘汰下来?”况且看了会下面的训练情况,果然不乐观,许多人已经显示出精力不支的状态。

    “不好说,至少五千人吧。”周鼎成神情凝重地道。

    “对了,若是再有五千人被淘汰,你的银子就用的差不多了,赶紧的,申请银子吧。”周鼎成这话也有点揭他的短的意思,谁让他大手大脚惯了呢。

    “谁让他得瑟了,根本不用给那么多银子,他以为皇上的钱都是他的,随便花,等着皇上跟他算账吧。”赵阳撇嘴道。

    “这是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今天这银子我先垫上了。”况且拿出一张五万两的银票,交给周鼎成,让他找人兑现了准备晚上用。

    “对了,账房先生找了没有?”他又问道。

    “没有,我自己先对付了,账本弄好了,虽然不够精细,笔笔账都能对得上,就是你这银子花的宫里是不是认同不好说,人家可没让你给被淘汰的人这么高的返家费用。”周鼎成道。

    “这银子他自己掏腰包吧,皇上不会做这个冤大头的。”赵阳道。

    况且笑道:“他们要不认可也行,我就得让他们给我列出什么费用是他们认可的,他们不嫌麻烦也可以,这钱我自己认了。”

    “你以为你狠啊,宫里那些老太监比你更狠。”赵阳冷笑道。

    况且不理他,看了会下面的情况,又道:“以后我看不要采取淘汰制了,都留下,只是分出等级,按他们的等级进行编制。”

    “好吧,反正六万人的编制呢,收个一万八到两万人完全可以。”

    况且边看边说,跟周鼎成他们商量了一些事,然后就带着纪昌到附近的空地又去骑马了。

    跨越障碍这些现在都练不了,主要是天寒地冻的,没法挖壕沟,一些标准的军用栅栏、扎马等都还没领到。

    况且不急,还是逐渐体会跟马的交流,他现在觉得马能理解他,领会他,可是他还无法领会马的意思,这种单项交流不正常,所以他准备花时间来慢慢熟悉理解马的语言。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除非大人再来一回顿悟。”纪昌笑道。

    况且笑了,哪来的那么多顿悟,这次的事他还没找到原因,但他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他没找到。

    傍晚时,果然又淘汰下来五千六百人,总算没超过况且心里的底线。

    剩余的事况且不用管了,骑着马回去,把马交给马夫,然后坐车回家。

    他刚走进家门,忽然听到里面一阵吵嚷声,他心里一惊;难道左羚他们到了。

    这倒是喜事,可是怎么吵起来了?谁跟谁啊。

    随后他听到一个陌生女子的哭泣声,这是他从来没听过的。

    他一阵头大,可别是秦端明的老婆孩子知道他的承诺,上门来闹了,他最怕的就是这个。

    “里面怎么回事?”他问守卫家里的护卫。

    “不知什么人给大人送来一个***,四个丫环。”护卫捂着嘴笑。

    “什么?谁送来的?”况且吃惊道。

    “不知道啊,反正有人当礼物送来的,还说大人一定明白的。”护卫笑着说到。

    “谁没事害我啊。”

    送***这事不是第一次了,李香君就是盐帮强行送给他的,不收还不行。

    他硬着头皮走进去,萧妮儿看到他,就上来问道:“你在外面都做什么了,怎么有人送女人给你啊,家里的还嫌少吗?”

    况且苦笑道:“你别急,我真的不知道这事。”

    “你不知道怎么会有人送女人给你,怎么不送给别人?”萧妮儿急了。

    几个丫环也在偷偷嗤笑,九娘站在门前冷笑道:“姐姐,我说他不是好东西,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还不信,这次信了吧?”

    况且不理她,却听到一个厢房里传来嘤嘤的哭声。

    慕容嫣然在里面和蔼地道:“姑娘,究竟是谁要把你们送到这儿来啊?”

    “嘤嘤,是我家大人。”

    “你家大人是谁啊?”

    “我家大人就是大人。”

    况且听了气的发疯,你家大人是大人,谁家大人是小人?

    “你家大人姓甚名谁啊?”慕容嫣然本来火暴脾气,此时却是和风细雨。

    “姓骆,跟况大人是同僚,是好友,所以把妾身送到这儿了。”

    “好啊,你跟那个姓骆的什么关系,为什么他送你女人,你也送他了是不是?”萧妮儿火冒三丈道。

    况且明白了,这个该死的老骆,一定是想感谢自己,可是这是感谢吗,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他走过去笑道:“姑娘,你误会了,这样吧,我派人送你回去。”

    里面又传来哭声:“不行,我要是回去,会被大人打死的。”

    况且道;“他不敢,我给你写封信带回去,他敢打你,我就把他扔到茅坑里。”

    况且也不理会这里了,他走到外面书房,写了一封信,把骆秉承骂个狗血喷头,然后警告他若敢***这个女人或者丫环,就跟他没完。

    然后他叫人把信送到内宅,再叫人护送那个姑娘和丫环回去。

    那姑娘死活不肯走,萧妮儿保证再三,又在护卫们的强硬敦请中才坐上轿子,然后原路返回,况且让护卫一直送到骆秉承的家里。

    “你跟那个骆大人怎么回事,老实交代。”萧妮儿走进书房问道。

    况且只好老实交代,把他托刘守有照顾骆秉承的事说了一遍。

    “就这么一句话,就这么值钱?”萧妮儿还有些不信。

    “一句话?你你知道官场上一句话值多少钱吗?皇上一句话值多少钱,张大人一句话值多少钱?那不是多少钱能衡量的。”况且道。

    “这倒也是啊,就因为张大人的一句话,你才提前放出来的,的确值钱。”萧妮儿理解了。

    “不过这事你以后少干点吧,真要想尝鲜,就在外面偷偷的,别弄到家里来,我懒得管你,左羚姐可是要来了,小心她跟你拼命。”萧妮儿严重警告道。

    “我哪儿有那份心啊。”况且叫冤。

    “谁知道你有没有,就是有也没关系,只是别让我们姐妹抓住,更不要让什么女人闹到家里来。”萧妮儿说完,扬长而去。

    况且气的两手冰凉,这算怎么回事啊。

    他不过是好意帮了骆秉承一次,也是瞧在他忠厚君子的份上,不想他落难,谁想到这个忠厚君子居然干出这种坑人不偿命的事来。

    他心里发誓,这事不算完,回头非想法坑骆秉承一次不可,不闹的他家鸡飞狗跳就不算报仇。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