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夫人阅兵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夫人阅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骆秉承笑了,神态里透出几分疲惫。他当然知道况且是戏言,喝下一杯酒后,却道:“人都说身在衙门好修行,这就是说说罢了,我大半辈子在衙门里里混,许多时候身不由己,尤其在咱们锦衣卫,多少年下来,缺德的事谁没做过几件?不管是昧着良心做的还是什么,都有,无人例外,这也是所有人都怕查的原因。”

    况且默然,他今天就觉得有些亏心了,要不是他一句话,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居民被抓,受惊吓受折磨,北镇抚司这里只是吓唬,顺天府和九门提督那里估计就是板子起落,血肉飞舞了吧。

    “老骆,你说一个人怎么受得了天天给别人上刑,他自己就不难受?难道那些人能从中得到***?”况且真心不明白这问题。

    况且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们专门喜欢欺压弱小,蹂躏妇幼,自诩强大,实际是严重的心理***。

    从表面看,无论是锦衣卫总部的人还是北镇抚司的人,一个个正常的了不得,尤其是刘守有,还是名臣子弟,怎么看都是文臣范儿,不知怎么了,一旦进了地狱般的镇抚司马上就露出了阎王的本色。

    “我不知道这里怎么样,反正我那里还好些,审理的都是自己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动刑,你想啊,你给人上过刑了,以后这人再出来,这兄弟还怎么做啊,就是知道你是执行公务,那也没法从心里原谅你。必须动刑的时候,我是躲起来不听不看不问,只要最后的结果。”骆秉承苦笑道。

    “你真是个老滑头。”况且笑了,这和君子远庖厨是一个道理。

    “不是我滑头,谁都这样,刘大人你别看他喜欢吓唬人,真正给犯人用刑的时候,他也是躲得远远的,连办公室都呆不住,鬼哭狼嚎的谁受得了?施刑人员不一样,他们受过专门训练,就像刽子手是个职业,饭碗呀,他们在动手前还会跟犯人赔个不是。”

    “听说刽子手都是世袭的,是吗?”况且道。

    “可不是嘛,别人不愿意干这活,砍人脑袋哪是容易的事?刀必须是最锋利的,下手还得稳准狠,他们常年砍人头,按说应该习惯了吧,可是他们砍完人头后,也得狂喝烈酒,把自己灌得七八分醉,再到***发泄一番,这才能恢复过来。”骆秉承道。

    “坊间传说,***女对砍完人头的刽子手最欢迎,还抢着跟他们过夜,而且免费,这是真的?”况且还是从一则史料中看到这个传闻。

    “的确有这个说法,这一天的刽子手身上带着煞气,可以驱鬼避邪,还可以治妇女病什么的,传说多了。***是什么地方,是个坑人害人的地方呀,她们害死的人绝对比咱们锦衣卫还多。她们能不怕吗?”骆秉承道。

    “骆大人,你这很专业啊,难道被坑过?”况且开玩笑道。

    “花无常开日,谁无少年时啊。”骆秉承长吟道。

    “我说你这是什么诗啊,打油都算不上。”况且立刻鄙视。

    “哈哈,我这是班门弄斧了。其实这世上最能坑杀人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一个是赌场,那里面是白骨堆成山啊,就是打仗都没死过那么多人。”骆秉承道。

    “对了,你给我送去的那女子还有四个丫环,不会是从***买来的吧?”况且猛然想到这个问题。

    “怎么可能啊,我会从那种肮脏地方买人送你吗?是从人牙子手里买的,可是花了我一大笔钱。”骆秉承肉疼地道。

    “多少银子买的?”况且倒是来了兴致。

    “两千两,那位美人是一千两银子买的,怎么样,真正的千金***,丫环也不便宜,每个250两。绝对的***档次。”

    “都是***?”况且想给他挖了个坑。

    “当然,都是,绝对是,我都亲自检查过。”骆秉承发誓道。

    “你亲自检查过?被你检查过了还能是***吗?老骆你可太不地道了,送我的人你先过一遍手,你这品行也太差劲了吧。”况且大笑起来。

    “不,不,不是这意思,真的不是,我没检查那个,真的不是那意思。”骆秉承急了,又举手又跺脚的连声发誓道。

    “你急什么,反正我又没收,你过几遍手都没问题。”况且斜着眼睛望着他道。

    “不是,我没说明白,是这样的,跟你说吧,这些女子出身都不凡,买她们的人牙子有特别的检查手段,我就是按照她们的方法检查了一下,当着人牙子的面,人家可是说好了,人钱两讫后就不能找后账了。要说这人牙子也是大大的有名,不是官府那种官媒牙婆子,是扬州的瘦马家族,你知道这家吧?”骆秉承里嗦地总算讲明白了。

    “瘦马家族?当然听说过。”况且笑了,他身边就有四个出自这个家族的***,对于瘦马家族的事李香君跟他说过很多,他权且当趣闻听着。

    “是啊,听说在江南特别有名,在京城这儿人家不图名,做的都是达官显宦、王公贵族的生意,我这样的小官要不是为了送给你一个大礼,还找不到门路跟人家做这笔生意呢,我是托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他们。”

    “你买一个女子也就是啊,干嘛还要买四个丫环啊,他们配套卖的?”况且觉得好玩,就随意问道。

    “不是,我是想啊,你要送人茶具的话,不能光送一个茶壶吧,总得配几个茶杯,一般来说都是四个,所以就买了四个丫环配套,那丫环也是标致的美人啊。”骆秉承说着这些,脸泛红光,眼睛都发亮。

    况且笑了,他听说过另一个茶具理论,人家可是说茶壶是男人,茶杯是女人,所以男人就应该有三妻四妾,没想到骆秉承弄出这么个配套理论来。

    “老骆,千金***,人家可是说的是黄金,不是银子,也就是一万两银子的***。还有啊,你要是在别的地方买,这价钱的确顶天了,不过在瘦马家族里,五千两银子以下的都是残次品,几百两银子的就属于烧火丫头了。”况且笑道。

    “你……兄弟,你行啊,比我懂行多了,我说你知道这么多,还跟我装什么清纯啊,以前买过不少吧?”

    “胡扯,我知道这些事,但从未跟他们打过交道。秀才不出门就知天下事,这点你都不懂?”

    “不对啊,瘦马家族行事极为低调,一般人不会知道他们的内部情况。你别蒙我。兄弟,我能感觉出来,你绝对是这方面的圣手。”骆秉承眼睛又开始放光。

    “圣你个大头鬼,我真的没跟他们打过交道。”

    况且的确没跟瘦马家族的人打过交道,跟他打交道的是扬州的盐帮,瘦马家族不知怎么跟盐帮搅和在一起了,估计也是寻求保护吧。李香君和她手下三个绝色丫环就是盐帮用苦肉计强行送给他的,不要就***这四个人,况且心软,见不得美人受苦,只好收下。当然,就是丑女有难,况且也会舍身救助,他是见不得任何人遭受苦难的。

    提到瘦马家族,况且不禁联想到李香君,又想到左羚她们可能马上就到了,然后就是一阵头大。

    “对了,况大人,那个女子和四个丫环我租了房子安置下来,虽说不是上等品色,你就将就收了吧,养在外面,也不会惊动尊夫人。”骆秉承道。

    “少来,你自己买的自己留着吧,我绝对不要。”况且义正辞严。

    “我自己留着,我老婆也不是省油灯啊,还有两个小妾,非生吃了我不可。”骆秉承道。

    “那我不管,你没看我现在都忙成什么样了,还有这份心思?”

    “又跟我装,人家戚大帅惧内全国第一,他的军务不比你忙多了?照样在外面养着人。男人越忙越累越需要安慰,哪怕给你捏捏肩捶捶腿也好,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戚帅惧内真那么有名?”况且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笑问道。

    “当然,阅兵的是他夫人,而不是他,他是率领军队接受夫人检阅。”骆秉承说着,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况且知道这个笑话,说是戚继光被老婆欺压的实在不堪忍受,就***军队,想用威武雄壮的气势让老婆让步,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男儿雄风,结果夫人带着丫环来后,问他怎么回事,戚继光见到夫人,身子就矮了半截,顺坡下驴道;“末将请夫人阅兵。”

    这不是故事,是真实的剧情。

    当然怕老婆也不丢人,况且也怕。怕是因为爱,越爱也就越怕,怕的不是什么雌威,而是怕心爱的人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

    当然戚继光是否出于这种心理,况且就不知道了,不过戚继光惧内的确名震海内,流布甚广。

    这还不算***的,真正怕老婆怕出境界的是唐朝末年一个宰相。那才叫开一代惧内之新气象。

    这个可以好好八卦一番。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