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赵阳欲卖官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赵阳欲卖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套椅子和华盖是跟御马一起送来的,周鼎成当时没多想,此时却明白了,这些物件来头很大,明初太祖分封诸王,几个儿子各自统辖一部分将领和军队,由此把军权从将领手上转移到儿子手上,那时候藩王阅兵就是这套行头。

    军乐作为阅兵时的礼仪,也是明朝形成固定模式的,一直延续到今天。成祖以后,对诸王的***就增多了,藩王阅兵已经是过去时,但这种制度还存在,所需的物件也必须正常制作出来。

    况且看到过那些东西,却没有多想,既然御马都赏赐下来了,这些椅子、华盖、军乐什么的当然不算稀奇,他不知道藩王阅兵的礼仪有什么讲究。

    他现在用的东西,不论是文房四宝,还是办公室里的摆设桌椅有很多是御用 ,既然银子用的都是内帑,一切生活器具均有大内直接安排,这些物件也就显得很正常了。

    但周鼎成此刻却是细思极恐。

    联想到皇上让魏国公为况且担保,定国公、荣国公、英国公这些功臣世家都被皇上要求为况且担保,况且的师傅陈慕沙自然更不用说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没有一个大臣需要这些功臣世家的担保,哪怕现在况且算是武城侯府的二公子,这种现象也太不正常了。

    另外考虑到皇上这次派出锦衣卫的一半精锐出动,去调查况且遭遇袭击的事件,实际上就是在调查况且。

    锦衣卫虽然有一万人的办案人员,精锐却也就是一千左右,就像况且***的这些人,有两万出头,最精锐的部分也就是三千人。况且招人的起点就比锦衣卫要高很多,最精锐的人员却也不过是十分之一多点。

    周鼎成一向很少动脑子,他是宁愿动手不愿动脑子的人,可是此刻不是他想动脑子,而是被蓦然意识到的事吓着了,脑子也就自动开始运转起来。

    “老周,你真的不要紧?这小子闲着也是闲着,不行就让他给你瞧瞧,别硬撑着。”赵阳很是关心地问周鼎成。

    况且看了周鼎成一眼,知道啥事没有,这里又不是在赤道雨林,疟疾什么的跟他无缘,有可能是太累了。周鼎成的身体底子好,喝顿酒睡一觉就恢复了。

    周鼎成笑道:“我有什么事,就是刚才忽然感觉有些冷。”

    “废话,你穿那么少,能不冷。我说老周,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得服老,不能老是装得跟十七八似的,这天寒地冻的,你还只穿个夹衣,不是找病吗?”赵阳里嗦道。

    他倒是穿的厚,里面是三层丝绵的绸缎棉袄,外面还穿着狐裘,脚上穿着麂皮靴子,里面还穿着羊毛毡袜,头上是貂帽,这行头就是到西伯利亚呆些日子都没事。

    “***嘛服老啊,本来我也不老,我没装嫩,我一向都是这么穿衣服的,从来没穿过皮裘。”

    两人又开始掐上了。

    周鼎成有个特点,无论谁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都愿意跟他掐架,先是小君,然后就是赵阳,况且跟他也没少掐,现在逐渐少了一些。

    赵阳忽然想起来一些事,转头对况且道:“哦,对了,兄弟,这两天找我的人可多了,都是想到你这儿来当官的,我给你推开一些,可是不知能坚挺到什么时候,现在你这锦衣第六卫可是最吃香的地方了。”

    “有这事?”况且有些吃惊,他是一点不知道这个情况。

    自他转为实职后,况府依然是门前冷落,前些日子倒是有不少人登门求见,都是一些不相干的人,他们求见的目的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况且一律拒见,有时候让周鼎成出去应付,也就是说几句场面话,然后把来人打发走。

    官场的人多半在看风向,他一直处在朝廷的风口浪尖上,大部分人并不看好他,采取观望态度是正常的,更不用说还有一大批人处心积虑想要置他于死地。

    难道现在风向转了?

    他可没看出这方面的迹象,除了皇上坚持,高拱张居正秘密跟皇上商议,朝廷的主流言论依然是强烈反对开放海禁的,前两天还有三个言官抬着棺材到了朝会上,摆出一副不惜尸谏的架势。

    还有不少言官放言,一旦正式宣开放布海禁,他们将即刻撞死在午门上,不惜以颈血捍卫太祖宝训的神圣与*。

    直到现在除了高拱张居正秘密授意的朝臣外,还没有人公开支持开放海禁的政策,现在等待的就是福建总督谭纶这些沿海省份总督巡抚的奏章,他们的意见对此事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所有衙门都是人浮于事,编制没有空的时候,还有一大批闲散官员等着就任实职呢,难度就跟买***中大奖差不多。而况且的锦衣第六卫恰好相反,有大量编制,却没有官员,这里被人踏破门槛是必然的事情。

    “我说你收银子吧,一个千户五千两,指挥佥事一万两,指挥同知一万五,指挥使两万,这些银子以后可以充实军费。你想想啊,你如果按照都指挥使司的编制,你现在还缺两个都指挥同知,两个都指挥佥事,四个指挥使,每个指挥使下面又是两个指挥同知、两个指挥佥事,千户缺额是30个,百户三百个,下面总旗小旗的就不用说了。你算算一共能收多少银子啊。”赵阳说着,口水都流出来了。

    “得,二哥,公开的卖官鬻爵,你这是要送***北镇抚司报到吗?”况且不想理他,纯粹是白日梦。

    “我是说真的,这些人一定愿意拿银子买实缺。”赵阳道。

    “皇上可以卖,我不行,这些银子还不如缴到国库然后任职呢。”不管缺不缺银子,况且都不会在编制上动脑筋。

    “我就是帮你算算这笔账,愿不愿意做那是你的事。不过皇上的帑银不是好花的,你得想法给皇上赚回来才行。”赵阳道。

    “我怎么赚回来啊?”况且气道。

    不管他有多少人马,这些人马多么精干,但不是做买卖的,只会花钱不会赚钱。

    “皇家也有买卖,你以后会知道的,也许皇上是想让你做皇家对海外的生意,不然怎么会拿内帑支持你?皇上的银子只是私用的,不是非常时期特殊情况,不会拿出来用在公用上。”赵阳道。

    况且摇头,他对这些一窍不通,也不想深入思考,他现在就是磨道上的驴,得听皇上的指挥转圈拉磨。

    “你里嗦的说这么多有用吗?到了这一步,我能撂挑子不干吗?”况且道。

    “好吧,我不说了,以后你就知道二哥我是神算子了。”赵阳得意道。

    “哦,二哥还会算命,这个我是真不知道,。”况且一脸的鄙夷。

    “我这不是算命,这是预测,凭我对皇上和皇室的了解,这些都如观掌纹,没什么奇怪的。”赵阳继续得瑟道。

    况且不语,他虽然被人看作功臣世家的子弟,其实他对这个集团了解并不多,也不大关心这些。在南京时跟中山王府偶有来往,跟小王爷师兄没事就掐架玩,再就是在武城侯府的生活,除了生活豪奢,府第宏伟宽阔,也没有太深入的体会。

    “要不要我帮你联系联系,我刚才跟你说的价格那是良心价,咱们还可以上浮一半。哈哈。”赵阳乐道。

    “不用,请你帮我把那些人拒之门外吧,我将感激不尽。”况且急忙拱手道。

    开什么玩笑,卖官鬻爵那是他最恨的事,自己当然不会做,虽说朝廷也在变相卖官,可是卖的大都是虚职,那是买卖双方一个愿挨一个愿打,起码对政务没有太大影响。

    “对了,你在南京时不是开过拍卖行吗,据说挺火的,干脆把这些人集中起来,把这些实缺拍卖掉,得到的银子会更多。”赵阳现在是钻进钱眼了,根本拔不出来。

    他是看况且的银子花的太多了,害怕他后手不继,所以帮他想这么个歪主意。

    拍卖行?

    况且一下子联想到了李香君,也是,李香君既然来了,拍卖行可以在北京继续开,这倒是提醒了他♀,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左羚的生意,这是左羚的商业帝王梦。

    “你别出馊主意了,想害死他,卖官不就是找死吗?”周鼎成道。

    “这怎么叫卖啊,谁得到实缺不得花银子啊,你不要这笔钱,第六卫的实缺也得被吏部、兵部那帮孙子卖掉,不花钱就能得到实缺?那是不可能的。”赵阳道。

    “谁得银子跟我没关系,反正我不会收这笔钱,再说了,是皇上掏自己银子组建的这个锦衣第六卫,关于编制的事估计上面一定有方案,咱们还是别操这份心了。”况且道。

    “这叫什么话?皇上让你挑选招募人员,这些里面就包括上面我说的那些官员,你不操这份心,难道还真能全都空着?你一个人把所有的活都干了?”赵阳不解道,他的想法真的跟况且的思路相差十万八千里。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