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期货脑袋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期货脑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门提督衙门里,李百揆正满脸不悦地看着坐在他下首的一人。

    “我说你们都给我出的什么馊主意,让我丢了两次脸,这次脸是丢大了。你们以后做事能不能靠谱点。”

    坐在他下首的一人苦笑道:“大人,这小子命太好了,上次眼看就抓到手,结果圣旨突然出现了,保住他的***,这次也是奇怪,谁会料到刘守有跟他穿一条裤子?”

    “他们都是锦衣卫的,当然穿一条裤子,别看他们内部摩擦厉害,对付外面那还是能团结一致的,不然左都御史大人也不会***死了。”

    李百揆说着,厌恶地看着他的客人。

    他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刑部总捕头邢万军。

    对李百揆来说,邢万军什么都不是,可是邢家这代的老祖宗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在京城能量极大,李百揆对这位邢家老祖宗也是敬畏有加。

    邢万军是代表他家老祖宗来的,先送上一万两银子的银票,不求李百揆作什么,只要求李百揆能把况且抓到手,然后关在刑部大牢里两三天,邢万军不相信弄不死这小子。

    “我说小邢啊,你们邢家跟况且有什么了不得的过节啊,非得处心积虑地想弄死他?”李百揆问道。

    “大人,现在京城里想弄死他的人都能排成长队,足够排满御街的,理由就太多了。”邢万军这样说着,试图掩盖他的真实意图。

    李百揆一叹,他本来跟况且素无瓜葛,也不想趟这混水,这次一是为了一万两银子的贿赂,二是给邢家老祖宗一个面子,也算是一个人情,将来有可能用得上人家。

    在官场上,人情永远比银子管用。

    “小邢啊,你回去对老先生说,不是我不尽力,而是真的没有好办法了。这银票你拿回去。”李百揆有些肉疼地退还银票。

    “大人,邢家送出的东西从没有拿回来的。大人虽说没有把况且抓到手,那是他命好,大人却是尽心尽力了,我们邢家感谢大人,也欠大人一个人情。”邢万军豪爽道。

    “那好吧,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吧。”李百揆一叹,顺势把银票收了回去。

    他最在意的是邢万军说的邢家欠他一个人情,这可比一万两银票还值钱,久闻邢家做事有侠气,言必诺,行必果,果然不假。

    邢万军从九门提督衙门里出来,跟外面等候他的家人会合。

    “怎么样,顺天府那里进行的如何?”他问道。

    “二爷,那里没戏,他们看李大人这里都受挫了,根本不敢揽这事。咱们的人碰了个软钉子。”一个家人道。

    “一群熊包货,这些没胆子的人怎么当上***的,还不如没卵子的呢。”邢万军愤然作色骂道。

    “二爷,他们有卵子也就是玩女人生孩子用的,不是用来干事的。”一个家人笑道。

    几个家人开着恶俗的玩笑,倒是把邢万军逗乐了。

    “对了,不是听说有几个人在暗中联络,说是只要出足了银子,他们就能割掉那小子的脑袋吗?这事你们打听了没有。”邢万军问道。

    “二爷,依小的说,咱还是别跟那些人还扯上关系,我们打听了一下,那几个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尚书大人让你抓的钦犯。”

    “什么,他们还敢留在京城?而且还敢在暗中活动?”邢万军大惊道。

    “有什么不敢,人家这叫艺高人胆大,就在官府眼皮子底下活动,也没人能抓到。不过,咱们就是不抓他们,也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一个家人说道。

    此时已是深夜,街上只有一些灯笼的光芒,那是巡夜的人和值更的更卒。

    这些人看到有人在街上走,就过来查看,一看是刑部的灯笼,赶紧溜走了。

    “我回去跟老祖宗汇报一下,看看是不是要联络这些人。现在那小子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一日不除掉那小子,我是一日堵得慌。”邢万军恶狠狠道。

    “奶奶的,谁又在诅咒我?”正喝酒的况且仰头打了个喷嚏,骂了一句。

    “当然是被你轰走的那些人,他们背后不骂你才怪。”

    萧妮儿在陪着况且喝酒吃饭,周鼎成也跟着凑趣。

    “未必是他们,现在城里天天诅咒你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你现在是万人恨,小心点吧。”周鼎成幸灾乐祸道。

    “随便,就他们那点功力,也别想靠诅咒把我怎么样。”况且不屑道。

    他不是瞎说,他的确感觉到空中某个地方好像有人喊着他的名字,而且带着刻骨的怨毒,那的确是诅咒的力量。

    “他们不仅仅是在诅咒你,也在紧锣密鼓地商量着怎么除掉你。”

    此时,慕容嫣然和小君突然走进来。

    屋里的几个人都是一怔,怎么也想不到慕容嫣然和小君居然一起出现。

    一般没有要事况且不会打扰慕容嫣然的***,所以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出去了。

    “你们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况且知道他们肯定有事要说。

    “有人在暗中卖你的人头。”小君得意地笑道,然后丝毫不见外地坐在桌边,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

    “卖我的人头?怎么卖啊,我的脑袋还在这儿啊。”况且摸着自己的头有些奇怪了。

    “这些***羔子是这样干的,他们把你的人头当作目标来卖,只要有人出到足够多的银子,他们就会把你的人头送到买下目标的人的手上。”慕容嫣然道。

    “什么?这些人真是缺德冒烟生个小孩没*该受千刀万剐的东西。”萧妮儿又恼又急,一口气喷了出来。

    “我们悄悄查了一下,好像就是那几个刺客。”慕容嫣然道。

    “什么?又是那几个***蛋。”

    况且的肚子都要气炸了,这些***居然把他的脑袋当期货卖了,谁说高端经济学不能无师自通的?这些人都能拿经济学博士学位了。

    “这都什么人啊?他们干嘛这么恨我家况且?”萧妮儿回过味来,有点害怕了。

    “他们接下了刺杀公子的活,结果杀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损失了三名好手,就是前些日子放在门前的三颗人头。也许这组刺客接到的是死命令,不完成这个任务就不能回去吧,所以他们还留在京城,等待机会继续下手。”慕容嫣然道。

    “那怎么办啊。这可如何是好,我说你以后还是先不要去衙门了,在家里躲一阵也好啊。”萧妮儿吓得攥紧了况且的手,她真的怕了。

    “没事,他们杀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根本没用,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联络别的人出银子了,他们不会是想拿到足够的银子再雇用别的更高级的***吧?”况且说着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是啊,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们虽说也算得上是***刺客了,可是人上有人,或许有比他们更厉害的,只是价码太高,一般人请不动。”慕容嫣然非常佩服地看了况且一眼。

    “未必,据我所知,这个刺客组织里的人都嗜钱如命,他们在世上的唯一追求就是银子,越多越好。他们这样做也许是想要把以前因任务失败损失的银子一笔全捞回来。”小君提出不同的见解。

    “嗯,这也有可能。”况且点头道。

    “能不能想法抓到他们,杀了他们。”萧妮儿捏起拳头,第一次说出如此杀气腾腾的话,平时她可是见人杀鸡都躲起来的主儿。

    “放心,只要顺藤摸瓜,找到他们,他们的死期就到了。”慕容嫣然道。

    原来这几天慕容嫣然和小君一直在城里寻找那几个刺客的下落,他们已经认识小君了,所以小君无法接近他们,就只能由慕容嫣然出马。

    他们打听到这几个刺客在暗中联络买家,也就假装是买家,要出价,以为这样就能见到卖主,可惜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回音。

    “他们未必会上当的,他们跟买主见面前,一定会摸清买主的真实身份背景,不会上这种直钩。”况且摇头。

    虽说这可能是唯一能接近几个刺客的方法,但想实现难度太大,刺客不管武功高低,至少胆大心细这一点是没问题的,他们都有足够的耐性,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出手,也不会露面。

    小君道:“虽然没有得到这几个刺客的确切信息,却得到另一个消息,城里现在已经有五大家族在跟刺客联络,要出银子买你的人头。现在你的脑袋很值钱啊。”

    “好,记住这些家族,以后我会逐一拜访他们。”况且胸中突然升起一股腾腾的杀气,这感觉与当年不顾一切奔袭凤阳解救左羚很相似。

    “这五大家族是郑家、汪家、海家、南家还有秦家,听说邢家现在也准备跟刺客们联络,最后能不能达成联络还不知道。”小君扳着手指头一个个说道。

    “郑家?跟福州郑家是一家吗?”况且道。

    “正是他们,据说他们不知得到了什么外援,现在卷土重来了。”小君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当初就应该犁庭扫穴,一直追到福州把他们全灭了。”周鼎成叹息道。

    听他这样说,况且和慕容嫣然都不说话了,这里面的事有些复杂,而且也很曲折,小君是当事人之一,不过这会儿他一句话没说,连表情都没有。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