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记忆之谜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记忆之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和福州郑家的交锋是他和沿海豪族的第一次激烈碰撞,在那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有个福州郑家,不知道沿海大家族,也不知道盘踞沿海和海上的海盗联盟。

    那一战是在南京,郑家过于自大,完全选错了战场,跑到中山王府的巢穴里来了,结果被中山王府死死扼住了脖子,然后小君和周鼎成合作,把郑家三代几乎杀光了,当然手段高超,应天府最后都判定为自然死亡。

    按照况且的意思,郑家成年男子一个不留,小君和周鼎成也是这样做的,当时慕容嫣然师徒也在追击,郑家基本就是瓮中之鳖,不可能逃脱。

    不料内部的海外君王组织却和八大家族达成了协议,要求放郑家一马,条件是海盗联盟向君王组织交岁币,君王组织不再对他们干黑吃黑的事。

    海外君王组织专门派人来向况且施压,当然是软压力,况且当时什么也不懂,一时心慈手软,就答应了。

    结果郑家就从瓮中之鳖变成了丧家之犬,一路逃回福州,小君气不过,把郑家人身上的一百多万两银票全给顺来了,回来后交给况且。

    也就是说,况且现在的财产绝大部分都是郑家贡献的。

    所以况且看到郑家在联络刺客的名单上列第一位,并不惊讶,他惊讶的倒是郑家超强的自我恢复能力,难道真跟小君说的是得到了什么神秘外援?

    其余四大家族汪家、海家、南家、秦家也都是沿海八大家族里面的核心,八大家族其实是个泛称,并非真的就是由八个大家族组成。这八大家族相当于一个托拉斯,由许多个家族联盟组成。这八个托拉斯又联合在一起,组成超级托拉斯,全面垄断了海上和沿海的贸易和利益。

    名单上的五大家族郑家虽然名列第一位,势力却相对还是较弱,他们在官场耕耘比较晚,不像***四家,在官场耕耘已经很多代了,每一个都比刑部邢家的势力还要大,反对开放海禁,把矛头对准况且的基本就是这些家族势力。

    海禁一旦放开,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这些家族的利益,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惜披上海盗的马甲跟朝廷对抗,已经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事情了。

    “要不要再针对郑家来一场演习,让他们在京城的人全部自然死亡。”小君跃跃欲试。

    “不行,天子脚下还是别轻易动武,这里不是南京。”况且说到。

    在南京,他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不管怎么样,他老师陈慕沙和魏国公都会保着他,这里却完全不一样,现在对他威胁最大的仍然是皇上,五大家族的勾当反而不是最主要的。

    “等以后到了再沿海跟他们算总账,这五大家族一定要连根拔起。”周鼎成道。

    “对,以后机会多得是,我说过,这五大家族我是要一一拜访的。”况且道。

    小君都为这五大家族提前默哀了,况且心慈手软不假,但他一旦决定要动手,几乎就没有半途而废的可能,上次的事只是个例外。

    “虽然这么说,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显得我们太好欺负。”慕容嫣然道。

    “前辈想怎么做?”

    “这件事我来做,让这里的人做,一是挫挫这些狂妄之徒的威风,二是让北方的人也露出真面目,他们到底还是不是心里向着公子的人。公子放心,这件事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那就放手做吧,我也不怕什么连累。”况且道。

    慕容嫣然回去后,萧妮儿也跟着回内宅了。

    小君喝了杯酒后,笑道:“兄弟,听说有人给你送来一个千金美人,藏在哪儿了,让哥瞧瞧?”

    况且气道:“你添什么乱啊,早退回去了,怎么你想要啊,我让人给你送去。”

    “不用,我要她做什么,兄弟你的确不需要了,身边一个个的女人都是国色天香,不过应该留给老周啊,老周整天一个人多可怜啊。”小君道。

    周鼎成气道:“滚,我可怜什么,你天天守着一个半老徐娘更可怜,我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你也就是个面首。”

    “你们啊,都不懂爱,根本不懂。”小君陶醉似的说道。

    况且和周鼎成都乐了,不过非常佩服他和英国公夫人之间的爱情,能坚持这么多年还都始终如一,的确不容易。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小君和英国公夫人的年龄相差多少,小君就像个妖精,很难判断他的年龄,他自己又从来不说,外表看上去,就像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况且第一次见到他到现在,丝毫没有改变。

    况且现在才二十出头,已经感到自己老了很多了,至少有三个孩子、四个女人,再也不是懵懂少年了。

    小君忽然收敛脸上的嬉笑:“说正经的,我这几天好像又回想起来一些事,可是不完整,也有点模糊。你说我这记忆是怎么回事?”

    况且急忙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你自己的事都不清楚,别人怎么会知道。”

    “不对啊,我记忆里好像有个断层,断层前最后能记住的就是你救了我的命,用你的针灸术,然后的事就都不记得了,当时你应该跟我在一起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记得了,甚至都记不得救你的事了。”况且道。

    “你不会是装的吧?”小君凝视着他的眼睛,想要看出他是否撒谎。

    况且也直视他的眼睛,丝毫不躲闪,说道:“我说的是真话,的确不记得那些事了,好像是上辈子的记忆。”

    “那你有没有感觉记忆少了一大块,好像存在一个断层?”小君问道。

    “没有,我的记忆是完整的,只是太久远了。”况且装的非常诚实,一点毛病都找不出来。

    “那是怎么回事?我可是明显能感觉到缺失了一块。”小君皱眉费力想着。

    “你近来还总是头疼吗?”况且问道。

    “怎么不疼?不想这些事的时候就不疼,一想到这个断层的事就疼得厉害,记忆像掉进了一个深渊似的。”

    “那就不要想了,你的记忆断层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总头疼也会造成记忆缺失,尽量不要去想,这样慢慢记忆可能会恢复过来。”况且满口瞎编道。

    “真的?记忆还会自我修复?”小君有些不敢相信。

    “我只是说有可能,不是必然。”

    “那你不能给我治治吗?你的医术那么高明,我的命你都能救,这点记忆缺失不在话下吧?”小君纠缠道。

    “两回事,肉体上的病好治,精神上心理上的病非常难治,甚至说没法治。你也知道石榴当初也是得了精神上的毛病,我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把她治好。”况且诚实地说道。

    他来到京城后,一直在继续他的心理疾病精神疾病研究,想通过针灸、中药来治疗这些毛病,却没有明显的突破。他能做到的也就是用中药镇定或者***病人,一时无法找到精神疾病的源头。

    “是这样啊。”小君失望地坐在椅子上,酒都不喝了,他闷闷不乐地想了半天,就起身走了。

    小君走后,周鼎成苦着脸道:“总这么瞒着他也不是办法啊,他真的是很痛苦,再说了,他以后或许能慢慢想起来。”

    况且点头道:“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咱们没有办法,不能插手这件事。”

    小君和国公夫人的记忆是被一个神仙人物给***的,不仅仅是他们,而是所有参与凤阳事件的人,只有况且和况且这边的人记忆没有被***。凤阳事件也就成了嘉靖年间最大的悬案,一直到现在刑部、都察院还时不时地翻检出卷宗,想要调查明白,可惜根本没有下手之处。

    “如果一直瞒着他,等他完全恢复后,会怨恨咱们的吧?”周鼎成提醒道。

    “那也没办法,咱们现在给他补足记忆,有可能给他带来更大的祸患。你明白吗?”况且道。

    周鼎成听到他这样说,也是瞬时浑身发冷,能随便就把一个城市的人的记忆全部有选择的***掉,这是什么样的行为?简直超出了想象的极限。

    这样的人物随便一个念头就能毁灭一个城市,更不用说一个人,此事的确无法插手。

    小君此时在外面正躲着偷听呢,可惜他发现府邸已经被慕容嫣然隔绝了,显然就是针对他的偷听,他只好有些尴尬地离开了。

    况且也在想着小君记忆能不能恢复的事,理论上说,所有记忆在潜意识里都存在,或者是有备份,实则是更完全更准确的记忆,人类脑子里浮现出的记忆一般来说都是不全面、不精准的,尤其是很长时间的事,重新回忆起来,有时会错得离谱。

    上层意识中的记忆缺失,随着时光流逝,的确有可能从潜意识中慢慢浮现出来,然后自动补全记忆,但这只是理论上而言,实际上怎么回事,没人知道。

    况且自己也有个记忆之谜,他的记忆里有一大块是被封存的。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也没法打开瞧瞧。

    他的记忆是被谁封存的?为什么要封存一个六岁孩子的记忆?

    这些也都是他自身的不解之谜。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