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公押宝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公押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肖雪衣等女护卫都笑而不语,她们虽然知道慕容嫣然师徒俩身份尊贵,不过她们也是出身豪门,都有自己的傲气,中山王府里也有不少江湖豪杰做护卫,地位还不如她们呢。

    况且见场面有些*味了,急忙端酒笑语化之。

    强势的肖雪衣看到他的眼神,也约束自己的姐妹们收起了那种眼神。不管她们如何傲气,还是要遵守尊卑礼节,现在况且是正式主子,他的一举一动就是命令。若是况且不高兴,把她们打发回去,哭的就是她们了,无故发回谓之遣返,中山王府也不会再重用她们,这是规矩。

    慕容嫣然淡然一笑,这些小孩子的叽叽歪歪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她最近很少出来,饮食也减少许多,萧妮儿和况且都猜测她是不是在辟谷,或者在***一门高深的武学。

    “肖大姐,还有诸位姐妹,你们既然来了,就先在京城好好玩玩,京城春暖花开的时节还是有几个地方很好玩的,然后再决定去留。”况且道。

    “况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肖雪衣登时懵了。

    其余的女护卫也恐慌起来,一人起身道:“况公子,不是小的们敢多嘴,只是不知小的们犯了什么错,要把我们打发回去?”

    况且笑道:“别误会,没有这回事,我这里庙小,诸位姐妹在我这里太委屈了。”

    萧妮儿也道:“就是,我们就是普通人家,没办法跟中山王府比,那是天地差别,各位姐妹在我们这里岂不是白白受委屈了。”

    “您这是给我们下马威还是真心话?”肖雪衣眼圈都红了,不过她了解况且,知道他跟国公和小王爷都交情匪浅,不是那种说翻脸就翻脸的人。

    “真心话,真心话,我发誓,真是觉得在我这里太委屈诸位,纯粹是一片好心。”况且高举右手道。

    况且的确是真心话,这里跟中山王府比规格差的太多了,情面归情面,他不想让一群女孩子在这里白白浪费青春,最后空欢喜一场,什么也得不到。

    前些日子张居正曾经跟他说过,打算送几个幕僚给他,以后好在军前立功,谋个好前程,这话后来就没了下文,他估计那几个幕僚根本瞧不起他这里,认为他这个小老弟折腾不出什么大事业来。

    不要说那些人怎么想,他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许多事不是有人有钱就一定能办好的,尤其是这种大事,最后砸锅的可能性很大,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他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基本不敢计划将来的事。

    他之所以担承下重任,首先是君命不可违,其次是想借这差使逃出北京城,找个合理合法的渠道到海外,那当然是最佳选择。

    “公子不用多想了,我们姐妹以后就是这儿的人了,您若是有打发我们回去的念头,不如先杀了我们。”肖雪衣说罢,浅笑着很淡定的坐下。

    “就是啊,国公爷都说了,以后您这里要比王府还要规格高呢,小王爷也说我们被送来都是有福气的人。您放心,以后我们姐妹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另外一个面容娇媚的护卫笑道。

    萧妮儿的脸面有些僵硬,左羚则是面色有些涨红。这都啥情况啊,还赖上了不成?

    站立一旁伺候的丫环们都捂住嘴,瞠目结舌,这也太大胆了吧,爱接不接,直接就单方定终身了。

    “她们姐妹的意思是以后始终都会忠于公子,为公子效命一生。”慕容嫣然急忙出言解围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那个有些失言的女护卫笑道,然后看向况且的眼色却极为大胆,似乎在说,公子你看着办吧,怎么理解都成。

    左羚蓦地就要爆发,萧妮儿急忙按住她的膝盖,这些人可都是魏国公送来的,原本是小王爷的贴身女护卫,现在也还算是客人,不能像对待自己家的丫环那样摔脸子。

    “哈哈,那就多谢国公大人和师兄美意了。”况且也只好打着哈哈搅乱场面。

    左羚吃不下去了,也说吃饱了,而且太累了,带着自己的丫环离席而去。

    “这个,公子,我们没说错什么话吧?”

    肖雪衣有些忐忑,虽说左羚现在没有什么名分,可是况且跟左羚之间的事当初在南京非常轰动,况且就是因为她一怒为红颜,带领两府精兵奔袭凤阳城。这说明这个女人在公子心中地位不一般啊。

    “没有,她可能真的累了吧。”况且强笑道。

    “你还等什么啊,快去啊。”萧妮儿说着,给况且使了个眼色。

    况且只好笑着起身,憋出几句并不好笑的笑话,然后跟大家拱手作别,快步走向左羚的房间。

    没想到却见大门紧闭,里面虽然有灯光,却没有人说话。

    他上前敲敲门,里面没人应答,从隔壁走出一个丫环,是左羚带来的,见到况且忙屈膝一福,然后有些羞涩又有些为难道:“姑爷,小姐说累了,马上要睡觉。”

    况且苦笑道:“那好,你们也好好休息,这一路上是太辛苦了。”

    说完,他向外宅走去,没有回宴席的大厅,索性借这事逃走了。

    回想女护卫们刚才的一番表态,他感觉有些不简单,老师给他的信中一句没有提到这事,按说魏国公事先应该跟老师商量后才会做此决定。这些女护卫还算小事,那些精兵可就是大手笔了。

    难道说魏国公觉察到了些什么新情况,这才特意派精兵来保护自己的?可是现在自己这里一般的麻烦张居正都能出面解决,如果有***烦,当然是皇上那里,问题是果真涉及皇上,魏国公应该躲得远远的才对,怎么还敢插手?

    不论中山王府如何强势,在皇权面前只有俯首听命的份儿,这是不用怀疑的事情。

    他又想到那个女护卫的话,难道魏国公真的是看好他这里?把自己的亲信派到这里,希望他们以后能有立功的机会,最后有更好的前程?

    魏国公究竟知道些什么呢?是皇上暗示他的,还是他自己猜的?

    在外界看来,他这里现在是蒸蒸日上的气势,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是虚假繁荣,不知哪一天可能一夜间化为乌有,其实连况且都不敢保证这种事不会发生。既然如此,魏国公为何押宝他这里大事必然成功?

    张居正看好他这里只是认为将来无论事情成败,都可以帮他把罪名摘除干净,功劳却一点不会少,还会增加,这跟张居正的地位有关系,也是张居正的作风。戚继光就是生动的案例,朝廷里许多人鄙视戚继光,认为他的功劳因为张居正力挺被夸大了,而老将俞大猷则是被亏待贬低了。

    况且却明白,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毕竟最后任务还没有完全明确,他也不敢保证到了最后关头,张居正会不会始终如一,张居正毕竟不是陈慕沙,不能混为一谈。

    即便张居正退缩,况且也不会有怨言,谁也不会傻到把一家人的性命还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业押注在他这个毛孩子身上,他有时真怀疑皇上是不是吃错了药,怎么会相信他能做好这种大事。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里面陪酒的吗?”

    况且正寻思着,听到周鼎成的话,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外宅军人聚餐的大厅。

    况且买下这座府邸时,觉得怎么也不会把府邸各处都用上,最多能用上十分之一,现在外宅可是满满当当的,基本没有空闲的地方了。

    两府精兵都暂时安排在那些厢房里住,以后如何改建成兵营也是慢慢来的事。

    ***在这里的五百军人见到况且进来,都急忙起立,低头躬身肃立。

    “大家随便坐,不用拘礼,我就是过来陪大家喝两杯。”况且说着,就在长桌的一头坐下。

    虽说他不在,也没人敢坐在这代表着他的位置,周鼎成也是坐在左首第一个位置充当主人。

    “我这里诸事草创,条件很艰苦,请大家克服一下,慢慢会好的。”况且说道。

    “大人,您这里伙食可是比我们那里强啊。”中山王府的护卫统领笑道。

    “是吗,我还不知道有这事。”况且笑了。

    旋即他就明白了,中山王府要养活的人太多,不可能每人都锦衣玉食的,别说王府,就是宫廷里大部分也都是穷人,吃的也是粗茶淡饭。

    “那是大人豪爽,我们兄弟都是托大人的洪福。”纪昌端着酒杯笑道。

    “让我们一起敬大人一杯,祝大人洪福滔天,官运亨通,我们也跟着沾沾光。”中山王府的护卫统领严峻端着酒杯道。

    “祝大人洪福滔天!祝大人官运亨通!”五百人一气端着酒杯大声道,倒也是气震山河。

    况且把杯中酒一口干掉,心里却很是鄙视,这是什么祝酒啊,干嘛不祝他丢官回家,那才是他最想要的。

    这种话当然只能心里想想,不能说出来。

    中山王府这两百精兵他倒是不想退回去,他可是曾经带领这些人奔袭过凤阳的,知道这绝对是百战精兵,关键时刻能起到尖刀作用,也能起到军中柱石的作用,至于武城侯府的人,本来也就是自家人,更不用多想什么。

    这些人的转隶手续应该由中山王府和武城侯府那里提交申请到兵部,并不用他多管,兵部那里自然有张居正去打点,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对这些人他是相信的,尤胜于纪昌这些护卫,当然他最相信的还是周鼎成、慕容嫣然师徒三人。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