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倔头的风采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三章 倔头的风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看着左羚丰满诱人、曲线完美的妙身,心中也是一动,很想冲上去抱住她,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冲动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知道左羚是真的生气了。

    他心中一叹,三妻四妾的有什么好,还不是受夹板气。他还没表现出对谁特别好呢,结果却是人人不满意,激起了公愤。

    李香君现在肯定也是心中怨气四溢了吧,以为他见到左羚就会乐不思蜀,把她忘在脑勺后边了,估计见面了也不会有好脸色给他看。

    这种动辄得咎的日子遥遥无期,估计不会有结束的时候,他想着想着头又开始疼了。好在石榴不在这里,否则这日子基本就没法过了。

    是不是真应该启用侯爵府那座府邸,给左羚、萧妮儿、李香君每人分配一套宅院?可是那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女人太多了。多了就不消停,这是真理。

    海瑞出京巡抚江南,百官在城外为他饯行,这也是很多年没有的盛况了。

    不过内阁大学士集体缺席,原因是奉召入宫商量国家大事。

    众人都明白这是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一是不想给海大人锦上添花,二是给张居正面子,许多人都在私下里传,这次海瑞被钦点巡抚江南就是因为张居正想一脚把他踢到江南去,省得老海在朝廷里搅和。至于究竟怎么回事,也没人知道详情。

    海瑞也听到这些谣言了,全然不在意,他临行前得到皇上召见,向他说明了派他去江南巡查的原因,旨意是让他全力打压江南士族,把这些士族垄断的地方权力慢慢收回来;另外就是为全面实行“一条鞭”法做准备。

    一条鞭法并非后来张居正独创,在嘉靖后期就已经实行,可惜地方阻力重重,根本没法真正实施下去,最后只得半途而废。

    地方阻力来自于那些把持地方权力、垄断大量田地的士族集团,这些家族拐七拐络,很难攻破。

    海瑞一向刚烈清介,不属于任何派系,自身又不是士族,最主要的是他不怕得罪人。连嘉靖帝都敢大骂,何况别人,因此做仇人这件事海瑞当然是最佳的人选。

    皇上没有告诉海瑞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借他的手全力打压沿海豪族,为下一步开放海禁铺平道路。

    开放海禁、严格实行一条鞭法,这是皇上在太子期间已经和高拱张居正商量好的国策。问题是这两点太难实施了,但不做国力将日渐衰弱,王朝会遭遇灾难。

    皇上若不是难到了极处,也不会求助于国师问卜上天,最后得到了况且这个人选。至于派谁去打压士族,这个人选根本不用卜算,朝廷上下也只有不怕把天捅破的海瑞胜任,别无人选。

    海瑞原本不屑跟这些官员杯酒言欢,搞什么虚假的饯行仪式,不过他深知皇上对他寄予深重。当下皇上面临的困难不少,他此去江南也是任务繁重、责任重大,不宜跟各级官僚们把关系搞得太僵,只好虚与委蛇一番。不过原先提出的豪华酒宴,他还是坚决拒绝了,那样做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

    百官饯行就是在城外摆下一张张桌椅,桌案上有牌子,是六部和三省寺、通政司、太常寺、太仆寺等朝廷机构,桌子后面坐着的就是这些机构的官员。

    桌案上摆着酒肴,都是最简单的,这种饯行重形式而不是实质。

    中午过后,两面旗牌先出了京城,旗牌上大书:钦点巡抚江南的字样,后面就是一对仪仗,再后才是海瑞坐着的驿车。

    海瑞一露面,众人都纷纷看去,想看看这位朝廷新贵有什么变化。

    海瑞在户部任职时,只是个司官,认得他的人并不多,骂了嘉靖帝下狱后成了“网红”人物,引起有不少官员去看他,大多数是好奇,想见识见识这位天下闻名的奇人究竟长什么模样。

    大家看过后都是大失所望,纷纷说就是个倔头,根本没什么奇特的地方。

    海瑞出城后也不跟大家寒暄话别,只是从一张张桌子前走过,板着脸接受大家的恭维,然后喝下一杯杯递过来的酒。

    他就这样一路走去,一路喝下来,没说一句话,有时会在某人脸上注目一会儿,弄得这人直发毛,不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海瑞的确有想法,他想的是你这***的日子快到头了,你的家族快倒霉了。

    这些被他注意的人当然不知他究竟想什么,却都有不祥之感,甚至后悔不该来这里给这个倔头饯什么行,这不是自讨没趣吗?若是知道海瑞的真实想法,他们估计肠子都要悔青了。

    海瑞喝完一杯杯践行酒后,回头给百官作了一个揖,然后转身上车离去。

    直到驿车远去,百官们才如梦方醒,适才的气氛搞得太压抑了,每人心里好像都压着一块砖头,有些呼吸艰难。

    “这算什么事啊?就是新贵也不至于狂傲到这份上吧?”有人不满,大声抱怨道。

    “他倒不是狂傲,真的就是这种性情。”户部一个官员苦笑道。

    “性情?老子才不信,他原来做司官甚至做县官时也敢跟咱们这么拽么?”一个吏部官员愤愤道。

    在百官***的地方,此人连老子都喊出来,可见真是气急败坏了。

    一时间,大骂声,窃议声纷纷而起。

    刘守有站在一张桌子后面,眯着眼睛看着远去的车尘,心里想的跟这些人都不一样。

    他现在倒是无比佩服张居正了,连皇上的成命都能更改,不愧是帝师啊,而且还不像高拱那样锋芒毕露,到处惹人嫌。

    身为锦衣卫的***,他可是知道宫廷里发生的大事,海瑞原来已经被任命为左都御史,皇上有意先拿朝廷六部三省寺开刀,全面整治吏制,可惜旨意下到了在内阁轮值的张居正手里,张居正驳回了皇上的旨意,并写了张条子传进宫里,于是旨意立马改海瑞为巡抚江南。

    张居正为什么不喜欢海瑞,刘守有也不明白,因为两人以前从无交集,更不可能有个人恩怨成分,海瑞也不属于任何派系。

    但是刘守有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他原先死活拉着况且过来,就是以为能在况且嘴里套出***,不想况且比他还懵懂。他也就不便再深究了。

    “刘大人,咱们另一位新贵怎么没到场啊?”

    刘守有左边桌子一个太常寺的官员好奇问道。

    他问的自然是况且,在海瑞任命下来之前,大家公认的新贵,就是况且,而且也都知道他在组建一个新型的锦衣卫,至于职权范围等等,却无人知道。

    “况大人另有要事无法亲自到场,特地嘱咐我代他为海大人饯行。”刘守有淡淡道。

    他心里有些不屑,一个太常寺的闲官打听这些干什么,要不是在这种场合,他都懒得跟此人对话,实在有失身份。

    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况且,不知第六卫是不是真的闹哗变了,倘若此事是真,况且可就大势不妙了,朝廷最忌讳的就是军队闹哗变,一旦有这类事发生,主官必定要被革职查问。况且的官运不会如此短命吧?

    现在他跟况且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自然不希望况且倒霉,况且组建的锦衣卫跟他这里是平行机构,不存在争权夺利的事。他已经派人去打听那里的情况,可惜还没有消息传来。

    太常寺的官员见刘守有神情散淡,知道自己问的唐突了,只好转头又跟别人搭讪。

    皇上看到百官为海瑞饯行的报告后,只是随手扔到一边,海瑞的做法和百官的反应都在他预料之中。

    很绝情,这非常好,朝廷上这些司宪官员就是太讲情面了,还***地用情面换取利益,许多弊政久拖不决,最后根本无法革除,还不都在这情面二字上?

    海瑞巡抚江南的确是张居正提出的,但不是因为张居正跟海瑞有恩怨,而是张居正认为先启用海瑞打压沿海士族才是最紧急的要务,至于朝廷***吏制绝非一朝一夕甚至也不是皇帝一个人能解决的事情。

    皇上被说服了,当即收回成命改变了旨意,因为他的确想要以雷霆之势开放海禁,原因无他,国库已经空虚了,而且后手不继,无法再拖延下去。

    随后,他看了况且那里闹哗变的报告,脸色有些捉摸不定。

    “万岁爷,也就是一些小孩子胡闹,根本不是哗变。”张鲸急忙躬身笑道。

    皇上没搭理他,而是想了想笑道:“看来国师的卜卦还真是灵验,我以为这个况且只是个书生,就算让他统领这个锦衣卫,也就是挂个名,根本做不了什么,没想到他还真有做大事的样子。”

    张鲸不敢说话了,揣摩不透皇上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里整治吏制没法下手,他那里已经先整治军纪了,很好,很好,看来不是那种只知道吟弄风月的才子,还是个干才,要是他能一直这样做下去,大事可期啊。”

    张鲸身子躬的更低了,笑道:“那是,那是,况且身沐国恩,必不负万岁爷付托的。”

    皇上没有看他,站起来随意在大殿上走动了几步,又看向养心殿那里,心里暗自思忖:难道国师这一卦真的又算准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