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严加管束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严加管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君看着况且直想发笑:“大人,你什么时候成受害者了?”

    “就是,你磕着了还是碰着了,好意思在这儿装受害者搏同情。”九娘也撇嘴道。

    “哎,我说你要撇嘴,请把面具摘了,不然别人看不见你的表情。”况且道。

    “还得瑟,这会不装了?”九娘很想踹他一脚,可惜***在旁边,这事是甭想了。

    她明白,现在要是让***在她和况且之间选择,***必定选择况且不会选她,这一点让她气得发疯。

    她们这个门派向来单传,所以对***选择严、传道严,但别的方面却是百般呵护,比一般人家溺爱孩子还厉害,就像大家族的独生子一般,毕竟一人就是一个门派。可是***现在的心思全在况且身上,把她这个心爱***完全搁到一边了。

    “你们不许欺负我家况且。”此时萧妮儿忽然进来,母老虎般护在况且前面。

    小君没电了,他再贫也不好意思跟萧妮儿贫,九娘也只是歪歪嘴,不再说话。

    “这个,我是说正经的,真的,况且,你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都发生在你身上,什么画出的画自己飞走了,画上的人物成了画妖了。还有啊,我稀奇糊涂的跟你在一起,怎么弄得记忆都缺失一大块,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况且只是笑,他还真没法跟小君解释记忆缺失这件事,兹事体大,实在是没法说。

    “大哥,你回来了。”萧妮儿真诚地笑着问道。

    周鼎成看到萧妮儿的目光,眼中猛然涌上泪水,转身走了出去。

    他对慕容嫣然还只是恐惧,可是对萧妮儿却感到无比的愧疚,从萧妮儿的眼中,他似乎看到了那种亲人远途而归的欣慰和思念,一下子击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

    慕容嫣然厌恶地看看出门而去的周鼎成,若是按规矩办事,周鼎成已经没有喘气的资格了。

    周鼎成是被安排在况且身边做贴身保护还有对上面的联系人的,他负气出走相当于叛逃,勤王派对这种叛逃者,是上天入地都要杀掉的。

    当然周鼎成并不是叛逃,这谁都知道,可是哪怕出现一丁点可能叛逃的迹象也不允许。勤王派作为一个松散的组织能跟朝廷还有护祖派相抗近百年,跟内部严格得近乎残酷的纪律有着很大关系。

    慕容嫣然在勤王派里类似于执刑人,专门处决抓捕各类触犯组织纪律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周鼎成每次看到她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这事算了,毕竟是头一回。”况且对慕容嫣然淡淡说了一句。

    慕容嫣然点头,现在况且说出的话对她而言就是最高指示。况且说过去了,也就是过去了,既往不咎。

    小君看着这有些尴尬的场面,咧嘴笑笑,这是勤王派内部的事,他还真不好说什么。

    “屋里怎么一股血腥味啊?”萧妮儿捂住了鼻子。

    她一进来,慕容嫣然就把装人头的盒子盖上了,可是血腥味早就充斥整个房间里。

    况且走过去把窗子打开,外面清冽的空气冲进来,这股血腥味立时淡了许多。

    “小君,一会儿喝酒。”况且道。

    “好啊,刚才正喝着,被你这儿的事打断了。”小君道。

    慕容嫣然没说话,拿着那个盒子走了,九娘和萧妮儿自然也跟着回到了内宅。

    自从海瑞巡抚江南后,许多官员似乎看到了一条捷径,开始纷纷上书痛骂嘉靖帝的“劣迹”、“弊政”。

    这些“弊政”其实在隆庆帝继位诏书里已经说的很详细了,这些官员们就抓住一个个点开始放大,把嘉靖帝骂的比秦始皇还荒谬残暴,嘉靖笃信道家,这是最受诟病之处,跟秦皇汉武好仙一样,嘉靖帝大杀文人,更是文官们最痛恨的。

    无风不起浪,这些事不能说是凭空捏造,可是这些人此时跳出来组团痛骂,却是因为看到海瑞骂死了先皇得到重任,巡抚江南这职务权利太大,好处自然也太多,出使回来后,也能在都察院占据重要一席,都御史级别的位子十拿九稳。

    都御史并不是正式的官职,而是代表一种级别,跟后世的部级巡视员相似,在级别上跟左右都御史就相差一级,已经算是朝廷大员了。

    隆庆帝虚怀若谷,不仅全盘接受各级官员的指责,而且把所有奏折下发廷臣以及南京内阁各部。

    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对子骂父的行为绝对难以忍受,帝王就更不会接受了。但隆庆帝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这些人攻击的是前朝的***,而不是个人,至于先皇崇尚道教,的确有太多荒谬可笑的地方,他也不想避讳。

    嘉靖帝信道曾经闹过许多笑话,最可笑的一次是他宣布要闭关***一年,把皇位暂时传给太子,等他***成功后再回来继续当皇上,大臣们激烈反对,最后嘉靖帝只好让步,此事作罢。

    朝廷大员们对此都不发声,他们明白下面的官员想要得到什么,而这些东西大员们已经到手了,自然不会再去凑这个热闹。

    况且听到这些后感到很欣慰,这段时间攻击他的人少了很多,因为攻击他的奏章大部分都留中不发,这也代表了皇上的态度,虽然没人受到责罚,既然达不到目标,那些攻击的人也就自己觉得没意思了,好像对空放炮一样,根本没有成就感,哪怕被皇上贬官、或者打一顿板子也行啊,这样至少可以名震天下。

    可惜隆庆帝似乎全然不觉,一手太极功夫玩得炉火纯青,让这些人的攻击全都泥牛入海,毫无踪迹。

    三天后,况且来到大校场上,***所有学员询问他们的选择。这些人早就明白,如果他们离开这里,原来的宗门不会再接纳他们,他们自然没有别的选择。

    所有学员没有一人选择离开第六卫。

    况且说,既然大家自愿留下来,就必须服从规矩,严格遵守指令。众人唱诺。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况且又把两府护卫带来,让这些人一起训练这些学员。

    学员们过关斩将,熬过了许多训练项目,原本都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可是见到这些护卫后才知道自己差的远呢。

    先是从学员里挑出一百人列阵,做防御阵型,两府护卫们只是选出五十人,一个冲锋就让学员的方镇溃不成军,许多人直接倒在地上,无力还招。

    不要说学员们,就是那些教头也都暗暗吃惊,曾经有传言,天下精兵不在京军不在边军,更不在御林军,而是在这些贵族世家的府军里,他们原先不信,看到眼前的一幕,倒是信了***成。

    “一年的时间里,达不到他们这个标准的,淘汰。”况且大声道。

    学员们一下子都感觉压力山大,不是说好的不淘汰了吗?怎么又要实行淘汰制?

    这些人转瞬就明白了,是那些瞎嚷嚷哗变的家伙给害的,弄得大人真的生气了,看来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况且的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本来每日必有的酒改为五天发一次,其余时候想喝酒就得自己买,肉也是三天一顿,白菜豆腐玉米饼子成了主食。

    “原先把这些小子们喂养的太好了,整肃一下有好处。”一个教头赞成道。

    “就是,光靠酒肉训练不出好兵来,还是要靠精气神。”一个教头这样总结道。

    学员们欲哭无泪,却也无人敢***。他们毫不怀疑,只要敢表示一点不满,况且立马就会把他们踢出去。

    “我说兄弟,你这是没钱了,不得瑟了。”赵阳嘴角微翘道。

    他原先就对况且的许多做法不满,最让他生气的就是况且乱花钱,还花不到正地方,纯粹就是烧钱。

    “不是没钱了,而是不想再这么花了。靠银子堆不出来精兵强将。”况且道。

    “你也知道啊。”赵阳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对于况且和周鼎成之间的事,他也不敢多说话,他还想着以后在况且这里捞军功呢,当然不能得罪况且。

    况且的确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总是以己度人,不想让别人吃苦受累,看到这些学员们每日里流淌着汗水训练,心有不忍,在各方面都不吝惜银子,尽量给予最好的供给,想不到这种优厚的待遇反而使得一些人志骄意满,居然发生了群体***事件。

    他这里不是朝廷,不允许内部人相互攻击、咬来咬去,内部必须精诚团结,忠诚如一。精诚团结是整个队伍之间,忠诚如一就是效忠于他。

    至于周鼎成,那天跟况且和小君又喝了一顿酒,两人谁也没说那件事,因为况且说了,那件事就算过去了,两人似乎又像以前一样,但是两人心里都明白,原先那种融洽无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想要再回复从前很难了,至少有了隔膜。

    第二天周鼎成想要找况且道歉,况且拦住了他,笑道:“事情过去就算了,你能想明白就好,如果想不明白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不想再跟你争吵。”

    周鼎成点点头,这以后他就再没出现在大校场上,只是负责况且跟宫里的联系。

    慕容嫣然并没找他谈,慕容嫣然也不擅长做别人的思想工作,如果她下决心找某人,那人基本上就会彻底消失掉。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