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盘大棋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盘大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第三天晚上,况且才被允许进入左羚的房间,还是左羚身边的小丫头偷偷来找他的,告诉他通过小姐的考验了。

    “你考验我什么啊?”况且问左羚,他真的是莫名其妙。

    “这两天你没去找李香君,至少在你心里我还是比她重要。”左羚红润美丽的嘴唇张合着,况且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随之跳动。

    “你怎么知道我没去找她?”况且笑着问道。

    “当然知道,你身上没有她的味道。”左羚一语道破。

    “味道?她是什么味道?”况且没听懂。

    “当然,只要你跟她在一起了,就算事后怎么洗也有那种味道,就算闻不出来,我也能感觉出来,女人在这方面的感觉是最准的。”左羚得意道。

    况且苦笑,他的确没去看李香君,跟什么考验没关系,也不是怕左羚恼,而是被一连串的事搅得心绪不宁,根本没心情,他不想带着不好的情绪去看李香君。

    这一夜依然***如故,两人好像又回到了初次合体的状态,事后两人身上自然也都多了一些伤痕,却都不知怎么弄的。

    “你这是虐爱。”况且指着自己身上的牙印、指甲痕说道。

    “你也同样狠。”左羚也指着自己身上的伤痕说道。

    左羚如羊脂美玉般的胴体上的确多了一些伤痕,比况且身上还是少多了,不过这些伤痕并没让这具最完美的肉体失色,反而更增一些令人炫目的美。

    两人温存了一夜,叽叽歪歪,倾心而谈,情感上的交流让他们如沐春光。

    “我听妮儿说你处境还是不妙,可是看不出来啊,怎么看都是青云直上的样子,你没什么事瞒着我吧。”左羚一直疑惑不解。

    况且轻轻拨开左羚脸上的青丝,叹息一声,这事的确不容易说明白,表面上看皇上是全力支持他,而且力排众议重用他,在外人看来况且自然是祖坟冒青烟,已经红的发紫了。

    就算海瑞超升江南巡抚,百官饯行,风头还是不如况且之盛。

    况且却是知道,这种大幸运里有着大恐怖,他说不清楚具体的事,却能清晰感觉到。一旦那种恐怖降临,将会是他的末日,全家也必受殃及。

    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不然当时就依照勤王派的建议,转移走了,他来到京城只是想用自己的性命换来自己一家人的安全和自由,没想到现在皇上跟他下的这盘棋筹码加大,在他这边是押上了全家性命,甚至亲朋好友都***押上了。

    他感觉这就是皇上的真正用意,你不是舍命吗?朕不要,朕加大筹码,逼得你不得不把十族都押上,唯天子才有这样的特权。

    所谓九族是指同一个祖宗下的分支开叶,只要是能归类到一个祖宗的,就都算一族,外带宗戚,凡是跟这一族任何人有婚姻关系的都算,但真正的灭族也很少有灭九族这么狠的,至于十族,那就是加上老师、门生、朋友全算上,只有永乐杀方孝孺时才这么狠过。

    灭九族只是一个说法,其实古人并没有那样野蛮,从法律上讲,一人做事一人当,祸不及妻子,只有犯了谋反大逆之罪,才会灭门,也就是一家人,只要分家过了,兄弟就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

    但到了况且这里,事情就不同了,他可是顶着建文余孽的罪名,勤王派的首脑人物,三尺法对他已经不适用了,一旦祸发,灭九族是必然的,十族都有可能。

    况且是在与自己的命运抗争。

    当然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这转机就在于他能为皇上训练出一支精兵,然后为皇上做成一件大事,这是皇上押上的筹码,只要他赢了,就能得到自由。

    他没法说出这些,也没有任何证据,无论谁知道他想的这些,都会认为是疯人呓语。

    想到这些,连抚摸左羚光滑脸颊都失去了应有的感觉,他的手有些僵硬地望,一支孤军长时间驻留险境,一旦内无粮草,外无救兵,能突围逃出来就是万幸,哪里谈得上雄霸一方。

    他硬着头皮做这件事,不过是被皇上逼上绝路,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海刚峰巡抚江南,也做不成什么大事,这样才能让皇上和那些喜欢挑事的人明白江南和沿海是怎么回事,等你以后真的失败了,皇上和那些人就无话可说。反之,假如海刚峰出奇制胜,有所斩获,那就是为你铺平了道路。”

    况且心里一阵感动,他倒是没想到张居正已经有意在给他的将来预备后路,不过即便如此,真要是失败了,皇上会不会饶过自己也是难说,毕竟皇上也下了很大的赌注。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