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六十章 悟道星空下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章 悟道星空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徐阶当年也是这样的人物,当年严嵩父子跟徐阶不睦,明争暗斗多年,最后严嵩失势,和儿子严东楼根本睡不着觉,想尽办法要跟徐阶和好,徐阶只是虚与委蛇,最后一击把严嵩父子***在地,再也没能爬起来。一世惊艳的大才子严东楼斩首东市,当了二十年首辅的严嵩竟然饿死在祖坟头上。

    况且心里忽然想到:自从有宰相制度以来,严嵩可能是唯一一个饿死的吧,比他死的更惨的倒是有不少,饿死的可能是独一份。其实要是说悲惨,也许活活饿死才是最悲惨的,尤其是每日里饿着肚子还要回忆往日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盛景,这种折磨怕是连下地狱都没法比吧。

    况且告辞出来,张居正照例送他到屋门前的滴水檐下,然后就回去了。这也是对况且作为朝廷大员的一种礼仪。

    况且心里觉得还是有些愧疚,就偷偷找到张居正的管家,跟他说如果大人缺银子了,就去找他,不要客气。

    老管家倒是不客气,连连称谢不已。

    况且在京城里挥金如土,人人都知道他有钱,若不是他有锦衣卫指挥使的头衔,早就有人把他吃了。

    京城乃礼仪之都,气象万千,可是从另一方面讲,也是***不吐骨头的地方。

    张居正也是靠个人俸禄养活整个一大家子,还要讲究宰相的排场,银子一定不够用,就算再有来源,估计也有难处,毕竟现在名义上的首辅还是徐阶,实质上的掌权人却是高拱,张居正只能算是第三号人物。

    况且喜欢在夜晚出来散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春天的脚步一步步迈进。

    他更喜欢感受那种满天星辉洒落身上,然后照射进身体里的奇妙感觉。现在他就是不练功,只要静下心来,就能感受到这些。

    别人都是讲究日光浴,他却是星光浴,而且这种独特的星光浴比日光浴更要奇妙无数倍,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性质的事。

    身体里那条金龙现在已经是栩栩如生,跟身体融合的益发紧密,他对此有时也会疑惑,将来金龙跟他的身体全面融合的时候,是他成了金龙,还是金龙成了他?

    这问题他找不到***,对此心态也很坦然,他相信这一定是好事,决不会是坏事。毕竟举世***这种星光浴的人他大概是独一份。

    这就是天运吗?

    他多次疑惑这问题,但怎么想都不对,星光灿烂,会洒遍每一个人的身上,不仅是照射他的身上,但是的确只有他能把星光留在身体里,储藏在那条金龙里。

    或许天运只是藏在星光里的一种奇妙物质,而不是星光本身。

    天运是一种物质吗?他相信也是,正如张居正所言,这世上一切都是钱的问题,他也相信,这世上一切都是物质,哪怕是暗物质,看不见摸不着,毕竟还是物质。

    佛家说四大皆空,一切皆空。

    心经说一切有形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一切法,即一切物质,甚至包含非物质,是的,非物质也是物质,正如暗能量也是能量一样,相反而又相成。

    至于万物皆空,那也是对的,只是要到非常高的境界,不到那个境界,去谈四大皆空,万物皆空只是虚谈。

    他想到唐朝的一个名僧,一次悟道中忽然开悟,眼见周围的大山、河流、一切的人世的景象都化作空虚,只是开悟了一会,然后就醒过来了,却大病了一场,过了几年才养好。

    不过他也的确开悟了,只是底蕴不足,不足以支撑开悟的境界,于是又发奋精修几十年,至于最后是否真的达到大彻大悟的境界,还是转世重修就不知道了。

    对于转世说,他现在深信不疑,既然自己都能瞬移,那么转世绝不是虚语,天地之间运转的法则是人类无论怎样努力研究、科学技术如何发展都望尘莫及的,人都能做到瞬移,天地的法则还会做不到让生灵转世吗?

    他走着走着,进入一种奇妙的悟道心境,这心境非常美妙,他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纪昌等人看着他独自走着,忽然间感觉离他无比遥远,他和几名护卫心中恐慌,却不敢出声,他们都感受到一种压抑,那种压抑使得他们无法开口,好像一开口就会大祸临头一样。

    况且从没有悟道的经历,他也从没追求过,在苏州时,他第一次遭遇刺杀,那一个瞬间,他的确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不要说朝夕不保,也就是瞬间可能消亡,生死间有大恐怖,说的正是这个。

    那一瞬间,他的确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如梦幻泡影,什么叫如露亦如电,生命就像一个吹起来的五彩缤纷的气泡,只要针一扎,就会幻灭在空中。

    过后他也想藉此悟道,老师陈慕沙却阻止了他,说他岁数太小,阅历不足,不应该这样早开始悟道,至少也要中年以后经历过人世间的富贵贫穷、心酸冷暖、世态炎凉,种种经历都会化作宝贵的财富来支撑悟道的心境,不然极有可能走火入魔,不但不能入道,反而要出大问题。

    他接受了老师的教导,没有踏上这条路,而是尽情玩乐,享受人生,不过这段经历还是让他认识到了生死的本质。

    也正是因为有个这种经验,他才能坦然入京赴死,毫不苟且。知生才能知死,不知生焉知死。他至少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每日里***,不过是家传的医家养生***,虽说医家近道。但毕竟不是正宗的修道***,他***只是遵照祖训,并不是为了养生,也不是为了修道,只是无所为而为,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反而更近天地大道,天地大道本就是无所为而无不为。

    在这个早春二月里,他感受到了春天的信息,感受到了星光中的独特,竟然极其偶然地触发了悟道。

    他从自己家门而过,却没有进去,门前的护卫在他经过时,同样感受到了那种压抑的气氛,好像天压在自己身上,根本透不过气来。

    慕容嫣然蓦然被惊动了,她一步间就来到了府外,看到况且那种奇特的状态,也是惊诧万分,那种状态是她闭关进入深层入定时才有的,况且却是在漫步,而且眼神平静,只是如梦游一般。

    她示意护卫们都不要出声,更不要打扰况且,其实不用她嘱咐,此时那些护卫们就算想出声也做不到。

    慕容嫣然又是一步到了况且身边十几步远处,一路跟随下去。

    “前辈,大人这是……”退出足够远,纪昌这才敢用极低的声音问询。

    “不要问,对谁也不要说。你们都回去吧,我一个人跟着就行。”慕容嫣然道。

    纪昌等人闻言都退回府里,他们实在忍受不住那种压抑,有时好像天降落下来压在身上,有时好像天地相合,要把自己挤成碎片,他们战战兢兢,在此刻感受到了自己生命无比脆弱,可惜他们就算再经受无数次,也未必能藉此入道。

    况且府外也有三个人被惊动了,相聚一处,商量一下,就分出两个人跟在况且左右,他们在各处的房顶上穿梭,好像隐形人一般,没人能看到他们,他们落在各处屋顶时,就像一片雪花降落,连一点尘土都不会激起。

    这三人也是在保护况且,又有人给况且送来人头的消息传出之后,他们奉命被指派而来。

    三人中只留守一人坐镇况且府邸,毕竟保护况且本人才是第一要务。

    慕容嫣然感受到了左右两人,她知道那两人是谁,却没有跟他们交谈,这也是勤王派的规矩,除了有必要,组织成员之间要尽量减少联系,他们都是为了保护况且,却各司其职,没有合作,也没有横向联系。

    除了这三人,空中还有一瞥目光在惊异地看着况且,他也是被惊动而来,却连慕容嫣然这三人也没人能感知到这一瞥目光。

    “嗯?难道此子将来也会是我辈人物?”这一瞥目光诧异万分。

    如果况且醒过来,倒是能感知到这一瞥目光的主人就是老神仙千机老人。

    此时满天星辉不是如况且入静时那样洒落,而是以一种无形的形式瀑布般进入况且的体内。

    那星光中的一瞥目光前忽然又多了一双无形的手,在截留这瀑布般的无形星辉。

    这双无形的大手在截留无形的星辉,干的无比热烈,只有这位才知道,这就是天运,平时他也会在况且吸收星辉时截留一点,可惜那时候天运的成分实在太少,他只能得到点点滴滴,但这也足够他满足的了,毕竟天运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甚至都不知道,哪怕他是神仙中人,也没法得到一星半点。

    他给况且体内留下一条金龙,正是因为知道况且能够有机会得到天运,他也能从他留下的天运中截取少量的一部分,不是说他多么有节操,不愿意多取,如果有可能,他会全部攫取,不留丝毫,但况且得到是正当的,他却是偷窃,天道也是长眼睛的,一旦被发现,他这个神仙也不过是一粒尘土。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