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两美求饶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两美求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后汉有一位帝师号称平生三不惑,就是不惑权钱色。

    况且觉得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他对权利有种本能的厌恶,甚至是恐惧,至于钱他本来也不缺,又发了几笔大财,可以说几辈子都花不完了,美色对他更是足够了,石榴、左羚、李香君都是艳冠江南的绝色,就是萧妮儿也自有一种别致的绝美,有些人或许还认为萧妮儿才是最美的,这就是审美观的不同。

    况且极爱萧妮儿,却从不拿她跟左羚她们比较美,因为他跟萧妮儿本来也不是因为美不美的缘故在一起的,而是有一种血缘似的亲近。

    曾经沧海难为水,已经拥有如此多绝色,自然对美色有了足够的抵抗力,更不要说一些庸脂俗粉。

    况且洗澡后,穿好衣服,让护卫在临近的酒楼叫来一桌丰盛的酒席。

    可是菲儿、婉儿见到他时,都有些不自然,脸上带着苦笑,苦笑中似乎包含恐惧,仿佛他是什么凶神恶煞似的,站在那里,都两股发战。

    李香君都愣了,这两个丫头在搞什么鬼?

    雪儿更是根本不敢朝面,躲在厢房里死活不出来,这让李香君更是感到难堪。

    “你们搞什么?公子不来,你们整天嘀咕,今天来了,一个个又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向来讲究端庄娴雅的李香君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小姐,我们怕。”菲儿嗫嚅道。

    “嗯。”婉儿也是低着头嗯道。

    “你们怕什么?”李香君更糊涂了,这两个丫头原来跟况且很亲近的,没事还喜欢挑逗况且玩儿,这会装什么啊。

    “我们怕那个……”菲儿忸怩半天才说出来。

    “那个是什么?”况且晕了,这两个丫头打哑谜啊。

    “就是你跟小姐……那事。”菲儿咬咬牙说出来。

    婉儿更是直接跪倒:“公子,婢子等都是您的人,只是求您到时候留我们一条命,我们不是小姐,扛不住的。”

    菲儿也跪下了:“就是,我们是要伺候您一辈子的,别一下子就弄死我们了。”

    况且和李香君全都懵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此话怎讲,怎么就弄死她们了呢。

    不过两人慢慢有些明白过来,尤其李香君顿时气得要发疯,这两个丫头都在想什么呢?

    “你们想什么呢,不用瞎想了,你们还没这福气。”李香君硬是靠多少年养出来的涵养撑着,其实内心已经飙上九霄云外了。

    况且摸着鼻子也是无话可说,她们以为什么了?

    不过他和李香君也明白了,一定是床塌了,动静太大,弄得这些丫头们展开丰富联想后,于是人人自危了。

    李香君羞恼交迸,很想一脚把两个丫头踢出去。最后还是保持住了风度,淡淡道:“你们想多了,就是那张床太不结实,塌了。”

    两个丫头偷眼瞧瞧况且,心道:多结实的床也受不了这主儿啊,我们这弱不禁风的身子更是受不了啊,若是那一天真的来了,不就是上刑场吗,不被五马分尸就不错了。

    她们用无比钦佩的目光看着李香君,怎么也看不出这具美丽如天人的身体怎么有那么伟大的承受力,似乎啥也没发生过,一切如故。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啊,都给我滚出去。”李香君实在受不了了,直接轰人。

    两个丫头如获大赦,急忙逃了出去。

    “对不起啊。”李香君苦笑道。

    “没事,以后她们就不敢没事惹我了。”况且倒是哈哈大笑起来,这倒是无意中的巨大收获,不然两个绝色经常挑逗自己***自己,自己就算不上钩,这强行压制的滋味也不好受,他毕竟还不是和尚。

    “你还笑?”李香君说着,自己却也大笑起来。

    况且跟李香君并肩坐着,喝酒吃菜,席面上撤下一半拿出去给三个姑娘吃。

    李香君想着菲儿、婉儿恐惧的面容,心里也是苦笑。

    其实每次跟况且疯狂一阵后,她也是浑身上下的疼,甚至里外都疼,被况且折腾的,尽管她已经用尽浑身解数,还是无法缓解况且带来的巨大冲击,只是她从来不说,而且感觉这种颠狂是况且的真心表白,哪怕事后要休息几日才能复原,痛并快乐着,也是她真实的感觉。

    况且也是多少天才来一次,她倒是对此感到无比的遗憾,她现在也是一颗心扑在况且身上,就算况且天天折腾她,她也愿意奉陪,还会甘之如饴。

    可惜啊,况且毕竟不是她单独拥有,他是多人的,以后这队伍可能更大。

    来的路上,她也看到了中山王府送给况且的二十名女护卫,也明白那就是侍妾。那些姑娘们虽然不是绝色,却也有各自的美丽。

    男人的胃口也是多样化的,再美丽的女人过几年也就平常了。

    男人喜欢尝鲜,山珍海味固然是美食,有时候白菜萝卜也会有足够的吸引力。

    想着想着,她不免有些危机感了。

    况且并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只能抚额无语了。他是那么浅薄的人吗,仅仅以美色取人?他更重视的是心灵的交流,而不是***的发泄。

    心灵与***的完美结合,这才是他需要的,如果一定要在***跟心灵中选择,他宁可选择心灵的沟通与交流。

    他和石榴始终没有***,他却依然如故地爱着石榴,这不是说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美的,石榴已经是他的妻子。

    他有时甚至会想,哪怕石榴以后一直不肯跟他***,他也没有遗憾感,有足够的心灵上的爱就足够了,这虽然像是柏拉图似的爱,却也更纯真更炙热。

    况且回到家后,就让人给李香君送去两万两银子的银票,同时送去几名丫环,另外还派了四名护卫在门房,至于看守房子的两个人,况且也让他们送去二十两银子做遣散费。

    “你去看李香君了,和她在一起了?”左羚看到况且后,马上大声道。

    “你怎么知道?”

    况且真的纳闷了,他可是精心洗浴过的,每一寸肌肤都认真擦洗过几次,左羚怎么还能知道?

    “你身上有她的味道。”左羚倒是不恼,反而得意洋洋道。

    “你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况且苦笑。

    “怎么说话呢,找死啊。”左羚毫不客气地擂他一拳。

    旁边的萧妮儿和几个护卫都看着笑,弄得况且倒是一脸的尴尬。他尴尬的不是跟李香君在一起,而是被她当众这样宣布。

    “你啊,理会这事作甚,香君也是他的人,他当然要去相会啊。”萧妮儿笑着解围。

    “他就是个大***,我早就说过的。”九娘从女护卫们身后走出来,一脸厌恶地看着况且。

    “妹子,你可别没事总得罪他,小心他跟你***要你,拿你做小老婆。”萧妮儿吓唬她道。

    “他敢,我杀死他。”九娘登时发作起来,心里也有些后怕,万一况且那样做,***真有可能把她送给况且啊。

    况且转身就走,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他是真的怕了这群娘子军了,打不得骂不得,只有自己躲得远远的,求得安稳。

    “他真的去找慕容前辈了,妹子,你惹火他了。”左羚也逗弄九娘。

    “你回来,我以后不骂你了,你别去啊。”九娘吓得差点哭了。

    “她们逗你玩呢,公子不是那样的人。”肖雪衣笑道。

    九娘见况且一路走出内宅,这才放心,瞪眼看着萧妮儿和左羚,忿忿然道:“你们都是坏人,不跟你们好了。”

    况且来到外宅,现在两府精兵都在大校场修理那些学员,外宅白天倒是寂静无声。

    那些人图方便,晚上也跟学员们一起住在宿舍,说是保持跟学员们的密切联系,时时切磋,其实就是修理人上瘾了。

    况且也不反对,没有压力人就没有向上的动力,只有这些人不停地压榨那些学员,才能时刻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才能发奋向上。

    不然的话,那些出身各大教门的人还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他们都会一身好武艺,可惜在军营中,一身好武艺并不代表就是一个精兵,更不是强将。更何况他们那身武艺跟真正的高手相比,就是三脚猫的把式。

    要是这些人都有慕容嫣然的本事,也不用训练了,他可以带着他们扫平世界,倭寇北虏何足道哉。

    这当然是天方夜谭,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绝世高手,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被他招募到旗下,甘心为他所用。

    勤王派里高手如云,他现在能直接调用的只有慕容嫣然一个人,外面有三个人始终不肯正式露面,除了保护这里的安全外,***的事根本不理会。

    他今天得到了完全的放松,心境空明,想了想没有要紧的事做,就走进书房,开始临摹王羲之的《黄庭经》。

    这是传世瑰宝,其中蕴含书法大道,只是能得其门而入的人极少,能登堂入室窥其堂奥的更是凤毛麟角,他已经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当然要勤奋练习,不能枉费了这天赐的机缘。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