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边关警讯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五章 边关警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隆庆元年三月三十日,辽东土蛮进攻辽阳,辽阳指挥使战死。

    消息传来,朝廷震动,戚继光率部奔袭辽东作战,一举击败土蛮,保住了辽阳城。

    随后,各边关传来警讯,塞外的鞑靼部整日操练军马,演练军阵,囤积粮食物质,大有秋后全力进攻的态势。

    接到这个警讯,朝廷更是重视,鞑靼部已经休养生息多年,膘肥体壮的,闲不住了。这些年,鞑靼部一直跟朝廷要求开启互市,朝廷却因鞑靼部言而无信,从中原采购足了铁器、粮食、布帛、盐巴、茶叶等战略物质后,往往就撕毁协议,入塞劫掠,所到之处,烧杀抢掠一空,所以坚决不肯开启互市。

    九座边关现在也是加紧训练,储备物质和军械,长城各处日夜都安排人盯着塞外,一旦鞑靼部有风吹草动,就会点燃烽火。

    况且这里也是加紧动作,刀***弓箭、诸葛弩、守城弩、连环弩等器械和重武器都已经下发,甲胄和马匹也都下发了。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火器营的火器,第六卫没有设立这个训练科目,只好派人到京城神机营去接受训练,学习使用各种火铳火炮。火器火炮在当时属于战略级的武器,相当于后世的*、洲际弹道*。

    大明朝只有两京有神机营,边关各座要塞有一些火炮,却没有成建制的神机营。

    明朝火器最强大的时候是在永乐年间,永乐帝擅长使用火炮攻城略地,他六次扫平塞外,与火器的大量使用有直接的关系。

    宣宗时,边关各处都配置有强大的火炮,作为对塞外的威慑,真要打起仗来,这些火炮的确具有不可抵抗的威力。为此宣宗制定了严格制度,火炮必须有专门的军官负责看守、保养,每一座火炮都记录在案,如果边关被攻破,火炮必须由专人负责炸毁,决不能让鞑靼得到,以免被复制出来。

    如果丢失了火炮落在鞑靼人手里,负责的主官以下全部问斩。

    其实火炮的技术对***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元世祖忽必烈猛攻襄阳城五十多年都没能攻破,最后运来***大炮,一炮就轰塌了襄阳城的城墙,襄阳城守军只好出城投降,南宋也就丢失了最关键的要塞。

    闲话一句,拜占庭也是坚守多年,最后还是毁于强大的***大炮,东罗马帝国就此覆灭。*教就此大兴,最后攻入欧洲,建立了强大的奥斯曼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并立于世。

    制约***制造火炮的主要原因就是塞外缺铁,没有大量的铁火炮是制造不出来的,另***古人自恃自己铁骑天下无敌,也不愿意行军时带着沉重笨拙的火炮去打仗。

    况且在张居***里见到了作战归来的戚继光。

    戚继光虽然没穿戎装,身上还是有淡淡的血腥味,看来这次没少杀人。

    “兄弟,对不住啊,出了这档子事,没能去你那里。”戚继光见面就道歉。

    “没事,军务要紧,我那里不急。”况且道。

    “你那里也得抓紧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看这样子,鞑靼部在秋季一定会大举进攻,这次土蛮进攻辽阳不过是练练手,狠仗在后面呢。”张居正道。

    “那到时候我部也要去边关杀敌吗?”况且问道。

    “不是,鞑靼部虽然强大,我边城九关也不是摆设,经营百年不说固若金汤也是坚如磐石,就算有某个边关被攻破,鞑靼进来也不过就是抢劫烧杀一些地区,造不成大的祸患。而且他们每次进犯,自己损失也不小,相对来说,咱们只要准备充分攻守得当,损失并不大。”张居正道。

    况且心里一叹,张居正所说的损失是指战力上,鞑靼进犯,损失的都是精壮的士兵和珍贵的战马,中原地区损失的是大量的平民百姓和一些来不及坚壁清野的粮食房屋等物质。

    就人员的损失来说,中原地区损失还是大了很多,但正规官军损失小倒是事实。

    张居正这样说也不是心肠歹毒,视民众如草芥,只是掌权者、上位者从国家利益上看问题,本来就是抛开了道德观、伦理观这些东西,他们要考虑的只是纯粹的国家利益。平民伤亡多少不过就是泛泛的数字。

    没有这种心态也当不了掌权者,况且之所以厌恶权力,跟这些有很大关系。

    斯大林曾有一句名言:交通事故中死一个人,那是一个人,战争中死亡一百万人,不过是纸上的数字。

    真正的掌权者基本都是这种心态,妇人之仁、读书人之仁跟他们没有关系。

    “鞑靼部并不难对付,真正是朝廷腹心之患的反而是白莲教的余孽赵全这些人。”张居正继续说道。

    “他们在塞外?”况且知道一些,却不是很详细。

    “嗯,他们自己造了一座土城板升城,置身鞑靼的层层保护之下,专门为鞑靼出谋划策、操练人马,校计粮草这些,他们对我中原官军作战的方式非常了解,这些他们都用在帮鞑靼练兵上,对我们威胁至为严重,如果除掉赵全这些叛逆,鞑靼部不足为虑。”张居正说道。

    “想除掉他们基本不可能,咱们派出许多人去行刺,都如石沉大海,一去不返。”戚继光叹道。

    此时,家人送来一壶酒、还有一盘葡萄。

    张居正举起酒杯笑道:“戚帅,这杯酒就为你接风洗尘了。”

    戚继光感动万分,这一杯酒可比京城最豪华的酒席还珍贵,没几个人能喝到。

    他躬身从张居正家人手里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况且倒是随随便便接过酒杯,然后陪着戚继光喝干。

    “多谢大人。”戚继光喝完,把杯子放在盘子上,这才坐下。

    张居正也喝了一杯酒,然后一粒粒吃着葡萄,葡萄滋阴生津,这能缓解他体内燥热,所以他非常喜欢。

    这间书房里温度控制的比较低,张居正还只是穿着一件夹衣。

    他***房中术,身体经常处于燥热状态,尤其是头上热气腾腾,冬天也不敢戴貂帽,只是穿一件貂裘。

    况且观察他的脸色,却放下心来,看样子最近太忙了,张居正房中术也中辍了,体内阴阳不平衡的状况还不是很严重。

    ***房中术的人并不会造成阳虚,反而是严重的阴亏,表面看精力旺盛,身体热量也高,其实却是体内阴气严重亏损。

    男人都喜欢被人称作阳刚之气,但只有体内阴阳平衡中显现出来的阳刚才是健康的,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平衡才是王道。

    至于所说的纯阳体,并不是童子身,童子身反而是最完美的阴阳平衡,真正的纯阳体只有神仙才有,这当然是传说,都说只有***成了纯阳体质,才能飞升为神仙,吕洞宾道号吕纯阳,纯阳实际就是神仙的代名词。

    这也只是传说罢了,毕竟没人见过有谁白日飞升。

    当然也可能有人躲在深山大泽里度劫成功,飞升到仙界,这就不得而知了。

    况且原来给张居正配制过药酒,并不是***,而是滋阴生津、填髓壮骨的,张居正喝着很受用,拿了一些送给皇上,皇上喝了也觉得不错,干脆讨要药方自己配制。

    张居正把况且找来直接说明是皇上要药方,况且爽快地写出药方。这只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不是古方、千金方什么的,不值得敝帚自享。

    如果皇上向他讨要六神丸的药方,他就算不得不交,也得讨价还价一番。六神丸、养心丹这些现在依然是左羚的药品中最赚钱的,属于主打拳头产品。

    “这样说来,允明老弟还是要去福建?”戚继光猜到了,问道。

    “应该是吧。北虏一动,南寇必动,两相呼应,想让朝廷首尾不相顾。我对于九边比较放心,估计北虏就算进攻,也是试探性居多,如果短时间攻不破边关,也不会不惜代价地攻进来,上次给他们的重创,他们也未必全部恢复过来。倒是南寇那里暂时还没有良策。”张居正皱眉深思,脸上忧色重重。

    “南寇上岸,就推他们下海。到时候我陪允明老弟过去,就不信杀不服那些***羔子。”戚继光道。

    “如果只是防御或者击退这些倭寇,也就不用操心了,谭总督率领福建官军足矣,可要想在那里站住脚就很难了。”张居正叹道。

    “站住脚?”戚继光惊诧道。

    “对,长期驻留。”张居正道。

    “什么?长期驻留,不可能。”戚继光失声叫道。

    况且愣怔怔地看着两人,好像没自己啥事似的,其实说的就是他。

    “大人,单纯对倭寇海盗作战并不难,可是想长期驻留一个地区不是难不难的问题,是根本不可能做到。”戚继光道。

    “我也知道,正因为此,必须做到。”张居正叹道。

    况且有点急了,插话道:“具体难在哪里呢?福建也有官军啊,官军不是长期驻留的吗?”

    戚继光道:“老弟,这是两回事,福建的官军是地方部队,跟当地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跟倭寇、海盗都有秘密协议,保持一种平衡。”

    况且点点头,明白了大概,旋即又摇摇头,具体的他还真是一头雾水。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