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家宴讲笑话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三章 家宴讲笑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进入内宅,肖雪衣等二十名女护卫又列队欢迎。

    戚夫人见到肖雪衣,又愣住了:“肖姑娘,你怎么在这儿啊?你不是跟着徐公子的吗?”

    肖雪衣大大方方道:“我们姐妹被送给况大人了。”

    戚夫人一怔,这都行?她可是知道,这些女护卫不仅仅是丫环侍妾,每个人都是花了天价银子和大量人力培训出来的,说是金子打成的都差不多,中山王府居然舍得送给况且?

    她心里画了个大大问号,越发觉得况且身世来历不简单,或许真是先皇的私生子。

    在大厅入座后,左羚和萧妮儿陪着戚夫人,况且陪着戚继光,丫环们自然由肖雪衣她们招待,在另一个大厅里。

    外面那些将士都由纪昌他们招待,他们这些日子已经混的很熟了。

    这里只有两方的几个贴身丫环在周围服侍。

    夫人们先是坐着喝茶吃果子聊天,初次见面,自然寒暄的话多,聊实在的话少。

    “允明,军乐队是皇上配发给你的?”戚继光小声问道。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既然是皇上给的,当然就没有问题。”戚继光这才放心。

    他还真怕况且是不懂朝廷礼仪制度,自己弄了这么个军乐队,那可就犯了大忌讳了。

    “发给我的不少东西都是宫里直接运出来的,许多都是御用的,所以不少人看到有些奇怪。”况且解释了一句。

    戚继光只是点点头,跳过了这个话题,他可是知道,就算皇上再宽容大度,也不会在礼仪制度上让人随便胡来,配给他军乐队,一定是有原因的。这里面的事他也不想追问,凡是涉及到皇室内部的事,都最好敬鬼神而远之,躲着走是最好的办法。

    况且见他们夫妻都是如此郑重其事,心里倒是有些发毛,感觉到这军乐队可能有什么不妥,暗自思忖:皇上不是想栽赃我吧,给我许多御用品,最后用这些罗织我个谋反罪名?

    可是转念想想,皇上想要收拾他,也不用如此煞费苦心吧,真想给他安什么罪名,只是随口一句话的事,自有许多人会找到足够的证据。更何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须臾酒菜上来,况且笑道:“戚夫人尝尝,这可是水月阁的大厨精心做的。”

    水月阁就是一条街那间最有名的茶楼的名字,不过茶楼只是一半,另一半就是酒楼,况且当时去只看到一面,就以为是座茶楼。

    “是吗,这可是京师很有名的酒楼,对了,那地方归你了,真让人羡慕啊。以后不用去水月阁吃酒了,直接来你这里就行。”戚夫人笑道。

    “那是当然,戚夫人天天来吃才好。”左羚笑道。

    “当真,我可不是客气的人。”戚夫人笑道。

    “这有什么不当真的,自己家随便吃,戚夫人要是喜欢,天天来才好。”左羚道。

    “况兄弟,你当初是怎么追到这位凤阳一枝花的?”戚夫人暗暗替左羚叫冤,觉得她给况且做妾实在是太委屈自己了,不过这也说明况且泡妞技法高超,对女孩子有一套手段。

    “不是他追我,是我追他。”左羚大方承认道,丝毫难为情都没有。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戚夫人很是惊讶。

    左羚于是把两人在凤阳相识相爱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就是况且回到苏州,左羚孤身一人追到苏州,再追到南京,硬是把况且追到手了。

    “左夫人真乃女中豪杰啊。”戚继光都佩服了。

    要是男人追女人这样不算出奇,可是一个女人,尤其是有江南第一***之称的左羚能如此锲而不舍地追况且,的确是想不到的事。

    “值得吗?”戚夫人既是惊讶感动,却又觉得左羚付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了。

    “夫人。”戚继光轻轻喊了一声,表达自己委婉的意思,是说戚夫人这样说对况且是失礼。

    “老弟啊,我不是说你不好啊,就是觉得这妹子为你付出太多了。我说话直,你千万别见怪。”戚夫人急忙对况且道。

    “没关系,我也觉得她不值,是我愧对她。”况且坦然道。

    “没有的事,他为我做过的事任何人都做不到,他的付出才多,我没为他付出什么,那样做是我自己心甘情愿,不是付出,不那样做就没法活。”左羚看着况且,两眼含情道。

    “也是啊,听说允明老弟冲冠一怒为红颜,差点攻打凤阳都城。你们的爱可真够惊天动地的。”戚继光也知道这件事,笑着说出来举证,证明况且为了左羚连攻打凤阳都城都敢做,那的确是任何人都不敢做的,戚继光更不敢,想都不敢想。

    “萧夫人呢,你和况老弟有什么故事?”戚夫人问道。

    萧妮儿笑道:“我就是命好,他沦落到我家门口,没饭吃了,我就收留他了。然后就好上了。”

    “什么?他沦落……没饭吃?还有这故事?”戚夫人越发感兴趣了,连酒都不喝了。

    戚继光睁大了眼睛,他也不知道况且还有沦落讨饭的故事。

    萧妮儿也把当时的事说了,戚继光夫妻听得津津有味,如今贵盛无比的况且竟然有那种潦倒的遭遇,令人感到惊奇。

    萧妮儿又把况且一次吃了差不多一头野鹿的事说了一遍,这是况且的趣闻,萧妮儿是百讲不厌。

    况且只是笑,并不插言,心中却是感慨万千,那时候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富贵,却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可惜一去不复返了。

    左羚也说了些在凤阳时,况且被人误会为药王成精,结果全城的人都出来想要抓到他吃一块肉,甚至还想吃他的命根子壮阳的故事。戚夫人听后笑的前仰后合,丫环们都羞红着脸,不敢抬头。

    “真没想到老弟有如此传奇的故事啊。”戚继光大笑道。

    “我那算什么,大哥您才是传奇中的英雄。”况且道。

    “他那是我指挥有方,要不然就靠他能成什么事。”戚夫人傲然道。

    “当然,当然,全靠夫人指挥有方。”戚继光赔笑道。

    有了况且这些传奇故事和种种趣闻,夫人们都觉得一下子亲近了很多,也不再像开始时那样拘礼了,尤其是戚夫人豪爽,左羚则比她还要豪爽大气,两人倒是惺惺相惜,萧妮儿靠着况且坐着,倒也不觉得受了冷落。

    况且也贡献了一个笑话,把那位唐朝惧内的宰相的故事讲了一遍。

    说是唐朝一个宰相为了躲避夫人,向皇上***亲自带兵讨伐黄巢,他带着***、幕僚和大军一路前行,结果宰相夫人知道后,率领家丁从后面追击,前面又有黄巢截断去路,这位宰相愁得要死,只好问幕僚们怎么办。

    “咱们现在前有黄巢,后有夫人,于今良策该当如何?”他这样问道。

    一个促狭的幕僚笑道:“大帅,依在下之见,不如降了黄巢。”

    宰相点头道:“降黄巢的确是条活路,就怕夫人一气之下,攻破黄巢大军,咱们还是死路一条啊。”

    况且说完后,笑的戚夫人酒都喷出来了,指着况且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

    戚继光听了,脸色涨红,只得尴尬地笑着。

    “老弟,不许这么逗人,能把人笑死的。”

    好半天,戚夫人才缓过一口气,刚才笑的一口气憋着了,脸色都变了。

    左羚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笑话,同样笑的不得了,倒是萧妮儿没怎么发笑,这故事况且早在凤阳时就给她讲过了。

    “你要是那位宰相怎么办?”戚夫人问戚继光。

    “当然是降夫人,不对,我本来就是夫人旗下的,是主动归建制。”戚继光道。

    众人又笑了起来,连周围的几个丫环都撑不住,偷偷溜出去到游廊上笑,唯恐在里面大笑失仪。

    “老弟不愧是才子,讲故事也是一流,这笑话我得记住,以后就靠它发笑解闷了。”戚夫人笑道。

    “这可是真事,不是笑话。”况且非常严肃说道。

    大家都不信他,不相信有如此荒唐的宰相。

    大家光顾着说话讲笑话,结果桌上的菜都凉了,就撤下去重新热过再端上来。

    “你们这一家子真是好,以后我真得常来。你们姐妹也要经常到我那里去,虽说不如你们这里宽敞漂亮,也还过得去。”戚夫人发出邀请。

    “当然,我们姐妹一定没事就去找夫人说话。”左羚答应道。

    大笑了一阵后,夫人们愈加亲近许多,尤其是戚夫人和左羚觉得都是一路人,叽里呱啦谈个没完,倒是萧妮儿插不上多少话,只是张罗着给大家布菜。

    戚继光和况且也插不上话,女人家的事,他们根本不懂,也不感兴趣,两人谈起练兵的事,结果没说几句,就被戚夫人轰走了,让他们另找地方谈治军的事。

    两人也真就到了况且的书房里,酒菜备好一桌,喝着酒纵谈起兵书战策。

    纪昌和戚继光的副将见他们出来,都赶紧过来伺候,两方人也都暗自在肚子里发笑,这是被夫人们赶出来了,都是苦命人啊。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