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皇上急眼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九章 皇上急眼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小混账还想要什么?他刚拿走一条街没几天,又要什么舰队了,他究竟都想要什么,能不能一次说完?”

    武英殿上,皇上真的被激怒了。

    高拱、张居正看着皇上的样子感觉好笑,皇上骂人的样子,真跟骂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当然太子还小,皇上也没骂过自己的儿子。

    “两位先生莫怪,我是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小混账了,自打任用他以来,***他的奏章都堆成一座小山了,我都替他压下来,他擅自征用一条街,我也索性给了,他那里的经费也从没少给过一文钱,他居然得寸进尺,还要什么大海道的舰队?”

    皇上的愤怒不是没有道理的,况且天天花的那可是他的内帑,光是锦衣第六卫就快把皇上的腰包挖空了,皇上也是有后妃、一万多太监宫女要养的,都出自内帑,户部可不会给一文钱,皇宫每年还需要修缮保养,哪儿不需要钱啊。

    “皇上,况且要这个倒不是为自己,的确是为皇上着想。”高拱笑道。

    “皇上,他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不清外海,光是设立开放港口没用,商船都被海盗在外海抢劫了,货物根本进不来。”张居正笑道。

    “那现在那些商船怎么进来的?”皇上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道。

    “他们都是向海盗交过路费的,况且也说过,如果无法清除外海的海盗,不能保证通道的安全,他也只能这样做,不过那时候朝廷上下又是一片***声,会说他勾结海盗,再者说这也有损皇上的颜面。”

    张居正和高拱都这样说,皇上倒是转过这弯来了。他先前是没想到这节,还是况且第一个想到了。

    君臣三人这些日子关于开放港口谈的很多,就是没人想到如何保证外海通商通道的安全问题,况且还真是第一个想到的。

    “可是现在到处都是费用短缺,我这里也没法拿出这笔银子,去哪儿给他弄这么多银子打造舰队?”皇上真是头疼。

    如果况且在这里,皇上非踹他几脚不可,太遭人恨了,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嘛。

    “其实这事不用花多少银子,依我之见,可以在长江水师和福建水师里选择船体大而且坚固的船只改造一下,主要是要上几座红衣火炮,按照他的构想,每条船要有六座火炮,一百枝火铳,这样的船只有五条就够了。”

    “每条船六座红衣火炮?那就是三十座。”皇上又磨牙了,很想咬况且几口。

    每一座红衣火炮都是大杀器,是宝贵财产,况且张口就要三十座,他怎么不去死啊。

    张居正又笑道:“***兵部、工部查过,库房里还有不少,如果皇上认为可以,银子不用多少。”

    君臣三人相处多年,彼此之间也不用朕来朕去的,高、张两人也不用称臣,还是在藩邸时的样子。

    “他如果真能扫平外海,给他三十座红衣火炮也可以。”皇上咬咬牙道。

    “仅凭这些扫平外海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保证一条通道的安全。”张居正道。

    “能做到这些就足够了,仁祖、宣祖那时候,对海盗也是放任不理的,现在想一举扫清根本不可能。”高拱道。

    皇上沉吟须臾,叹气道;“两位先生斟酌着办吧,你们觉得可以就可以。”

    此时一个内监躬身进来,禀道:“皇上,锦衣第六卫指挥使况且的奏章。”

    皇上听到况且两字,就跟被蛇咬了似的,怒道;“拿走,扔掉,朕受够他了。”

    内监吓得差点趴下,转身就要走。

    “回来,他说些什么,不是,他还想要什么?”皇上暴怒后才醒悟高拱和张居正还在这里,只好强压怒气道。

    “况且没要东西,他只是说这次鞑靼如果秋季进犯,一定会选择在宣府突破,请万岁督促宣府加强战备。”小内监两股颤栗道。

    “知道了。咦,他什么时候转性了,关心起国家大事了?”皇上这才放心,大松了一口气。

    “宣府?兵部不是猜测鞑靼会选择辽阳做突破口吗?”高拱皱眉道。

    “嗯,现在一般人都是这样预测的,上次土蛮进攻辽阳,应该就是对辽阳城防的试探。”张居正斟酌道。

    “那况且凭什么预测鞑靼会在宣府突破?两位先生看看他的奏折吧。”皇上道。

    高拱从内监手里接过况且的奏折,打开浏览一遍后,笑道:“他只是认为土蛮进犯辽阳是故意迷惑朝廷,实则会从宣府突破。”

    “他既然这样预测,想必有什么根据吧,让他把这条预测证实了。”皇上道。

    高拱、张居正都是一愣。

    证实?这怎么证实啊,鞑靼那里虽然也有朝廷的细作,可是根本接触不到决策层,这种事根本没法拿到情报证实。

    皇上表面平静,心里却一阵快意:来吧,小混账,这回该我折腾折腾你了。

    张居正不明白皇上的心思,只好道:“我回去转达皇上的旨意,让他想法证实。”

    高拱心里暗叫不好,他可是知道况且的任务里有去大漠刺探情报这一节的。皇上这不是逼着他深入大漠吗?那可是有去无回啊。

    张居正当然也知道,不过就算如此,也只是派些人过去,就算一去不返,就是损失几名手下。

    晚上,张居正把况且找来,怒道:“你闲着没事,上什么奏折啊?”

    况且一头雾水,自己公忠体国还能出什么毛病吗?

    “你预测鞑靼会选择宣府突破,跟兵部和各边关的预测都不同,皇上要你想法证实你的预测。”

    “什么?”况且差点跳脚。

    这算什么事啊,朝廷那条条例规定预测者必须拿出可靠的情报来证实了?如果是那样,就不是预测而是真正的情报了。

    “怎么样,头疼了吧,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你回头想法派人去塞外,能打听到什么就打听什么,回来也好交差。”张居正道。

    况且明白不是这回事,这是皇上对他的试探,估计皇上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自己跟勤王派的联系,就出了这道难题。如果他想完成这差事,就得调用勤王派的高手,那样就给皇上提供确凿的证据了。

    这是个难题,不这样做完成不了皇上交给的差事,可是这样做有可能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你那里不是有两万人吗,排出十几个人去塞外,就算都回不来,至少也表示你认真去做了。”张居正给他出主意。

    “好吧,回去我就安排。”况且点头道。

    “另外船的事给你搞定了。”

    张居正对他说了要在长江水师和福建水师选择现成的船只改造成能在外蝴能尽一点心力,不过这结果他的确没料到。

    “如果勤王派里意见分歧太大,不肯效力的话,我亲自去塞外。我可以去塞外行医,那里的人缺少大夫。我可以借这个名义想法弄情报。”况且毅然道。

    “不行,公子绝对不能冒险行动。”

    周鼎成和慕容嫣然都震惊的站起来。

    “没什么不行的,他们不肯为天下苍生做贡献,我自己来做。塞外虽然风险处处,却也未必没有活路。”况且冷笑道。

    他这样说也不是气话,他父亲早年确实曾经***得逃亡塞外,靠行医在塞外呆了几年,过后才返回内地。

    据他父亲说,鞑靼虽然凶狠,对大夫特别尊重,因为塞外极为缺乏大夫,各种名贵草药却生长不少。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