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九十章 执意闯大漠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章 执意闯大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行,公子决不能身处险地,这绝对不可以。”慕容嫣然再次强调。

    周鼎成没说话,他估计武当教那里也不会赞同况且的做法,出人更是不可能。要说在塞外有影响的应该是全真教,可是全真教比天师教还难打交道。

    “这事全真教应该可以办到,就是他们太难说话了。”周鼎成最后道。

    “他们跟咱们是什么关系?也属于咱们这个派系吗?”况且问道。

    “应该不是吧,我还真的不清楚。”周鼎成道。

    “不算,只是关系一直很好,彼此之间也有一些往来,主要还是相互照应的关系。”慕容嫣然道。

    况且倒是知道全真教的丘处机当年跟成吉思汗交情很深,被成吉思汗称为老神仙,***的确对全真教的人比较信服,这是历史造成的。

    “全真教教主也住在京城吧?”况且问道。

    “在,不过你不能直接接触他,这样太不安全。”慕容嫣然道。

    “为什么?”况且有些不悦。

    “出于安全考虑,公子的身份必须尽可能的保密,更何况这是京城,万一被人识破,宣扬出去,公子就只好转移到地下了。”慕容嫣然道。

    况且无奈地叹气,慕容嫣然如果不是拿出这个理由,他绝对不会低头,但是他最不愿意做的就是被强行转移到地下甚至海外,那样隐姓埋名地过日子是他宁死不肯做的。

    “我以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去拜访呢?”况且道。

    “不行,全镇教主地位非常高,就是当朝权贵他也未必给面子的,除非皇上给他下旨。可是即便皇上下旨,他不肯从命的话,皇上也不会怪责他,全真教毕竟属于出世教派。”慕容嫣然苦笑。

    “什么狗屁出世教派,他们不是在京城照样娶妻纳妾,花天酒地吗?住着王公的府邸,享受着滚滚红尘,还装什么世外高人。”况且大骂起来。

    慕容嫣然和周鼎成都不语,况且还是年轻,许多事根本不了解,这些大教派情况复杂无比,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至于出世入世这些解释权归人家所有,外人也没法干涉。

    “让他们都滚蛋,我不用他们,我自己去。”况且怒发冲冠。

    他真的受够这些了,动辄就是规矩规则,要不就是情况复杂说不清楚,这连患了麻痹症的病人都不如,分明就是全身瘫痪了。

    “我再去想办法,公子也别急,更不用生气,这事我负责给您一个交代。”慕容嫣然说完就走了。

    周鼎成本想留下劝几句,可是想想也没法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劝,最后也悄悄走出去。

    对这些教派来说,只要自己的利益不被触犯,就是天下平民百姓死掉多少他们都不会动一点心,这样的教派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他们却坐享朝廷提供的尊贵无比的地位,享受着四方教民的血汗脂膏,高层都荒淫无度,卑鄙***下流,在外却还摆出一副神仙似的面孔。

    况且越想越气,恨不得先率人把几个教派灭了。

    这当然只能想,做是根本做不来的,他再霸道也没有能力向几个大教派动刀子。

    他想了半天,起身去了内宅,找到九娘,问九娘能不能做出特别像鞑靼人的面具。

    “鞑靼人?你要冒充鞑靼啊,小心出门被乱砖打死。”九娘诧异,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干什么你别管,就说你能不能做吧。”况且坐在她对面道。

    “耶嗬,你这是求我啊还是命令我啊,这什么态度啊?”九娘冷哼道。

    “求你,求你好吧。我真的需要,你别问***什么。”况且很想表现出一副诚心诚意求九娘的样子,可是他满肚子的火气,怎么装也装不像。

    虎着脸求人,那也叫求人?

    “不是皇上又要杀你,你想逃跑吧?想跑路也别去塞外啊,那里的鞑靼听说***肉的,还是去海外吧。”九娘以为他出什么大事了,很少见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

    “不是,真是有特殊的用处,你别问。”况且道。

    “不行,你不说清楚我就不会给你做。”九娘翘着一双秀美的脚,晃了几晃道。

    况且正在气头上,也懒得多说什么,站起来转身就走。

    “回来,你给我说明白。”九娘在后面喊道。

    况且不理会,直接走出内宅。

    他找到纪昌,吩咐道:“你明天去大鸿胪寺,让他们给我派个蒙语传译来。”

    “大人,您要做什么?”纪昌一头雾水。

    “你不用管,只管照我的话去做。”

    “是,大人。”纪昌不敢多问。

    大鸿胪寺就是当时的外交部,专门负责接待各国使节和上贡的使者,也有当时各种语言的翻译,当时叫传译。

    “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气成这样?九妹说你对她都发脾气了,气的她在里面哭呢。”萧妮儿和左羚也被惊动了,来到外书房看况且。

    “没事,公务上的事。”况且道。

    左羚和萧妮儿交换一个眼色,都猜测况且为何会如此失态。

    况且历来养心工夫好,很少发脾气,也很少如此不冷静,显然是被什么事***的太狠,有些失控了。

    “你就是太累了,要不去香君那里散散心吧。”左羚笑道。

    “为啥去她那里散心?”况且心不在焉。

    “香君可是一枝解语花,最擅长给人排忧解闷了。我们姐妹拙口笨舌的都不行。”左羚拉长声音道。

    况且苦笑道:“好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给我添乱了。”

    左羚冷笑道;“听到了吧,咱们只能添乱干不了别的。”

    “好了,你就别怄他了,他都气成啥样了。”萧妮儿心疼道。

    “我不是怄他,我是真心想让他去香君那里散心的,他倒说咱们添乱。”左羚也被气着了。

    萧妮儿无语,你那是真心话?谁信啊,我怎么都听出酸味了。

    “够了,公子想要亲自去塞外刺探情报,去就是死路,你们还想跟他怄气吗?”

    慕容嫣然实在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走进来。

    她可不管什么夫人小姐的,她的眼里只有况且、公子一个人。

    “什么?”左羚和萧妮儿都吓得花容失色,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当然不会让他去,就是我亲自去,也不会让公子冒险,不过你们也该让他静静心了。”慕容嫣然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左羚和萧妮儿脸色青白地退出去,她们对慕容嫣然还是很敬畏的,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况且的安全,关键是她能保护况且,这可不是嘴上说说的。

    “公子放心,我会跟各派联系,如果他们不肯派人去,我亲自去。”慕容嫣然道。

    “不必,我再想办法吧。”况且淡淡道。

    他也不想让别人置身险地,尤其是深入塞外上千里,很难活着回来。他想去是要靠着大夫的身份,真有可能混过去,别人去就没法混在鞑靼各部落里了。

    “他这是想干嘛啊,不想要我们娘们了?”萧妮儿回到房里后哭泣道。

    “他想干什么,自己去塞外?不要命了?”九娘惊醒过神来,也不哭了。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不是发疯吗?”萧妮儿流泪道。

    “你放心吧,姐,我***不会让他去的,他要是真的去了,就全都乱套了。”九娘道。

    如果况且出了事,涉及到的可不只是这个家,而是涉及到整个勤王派,九娘虽说知道不多,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左羚也闷头垂泪,她真的很后悔跟况且怄气了。其实让他去香君那里散心的确是真心的,只是话说出口后就变味了。

    “给老夫子寄信,只有老夫子能劝住他。”萧妮儿忽然说道。

    “对,他谁的话都不听,就是听老夫子的。”左羚也恍然道。

    “再派人把香君接来,他看到香君就高兴了。”左羚又道。

    “姐姐,你就别再说这话了。”萧妮儿都不愿意听了,这不纯粹添乱嘛。

    “我是说真的,你们怎么不信,他见到香君保证就开心了,什么愁事烦事全都没了,香君有这个本事。”左羚认真道。

    “对,他就是个大***,还给香君画过光着身子的画呢。”九娘也跟着凑趣。

    “你怎么知道?”左羚很是诧异。

    “我当然知道了,我亲眼见过的。”九娘有些忸怩。

    况且给李香君作画时,九娘和慕容嫣然正在李香君住宅附近监视动静,都看在眼里了。

    况且给李香君作画的事,萧妮儿和左羚都知道,九娘这个状告的是失败了。

    两人还真的派两个女护卫坐车去李香君那里去请人,李香君大吃一惊,听明白怎么回事后,却不肯动弹,只是写了一张纸条让她们带了回来

    左羚见没接到人,就问怎么回事,女护卫只好实话实说,左羚打开纸条,见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左夫人艳冠天下,奴家蒲柳之姿,就不献丑了。

    左羚无奈,知道李香君不肯上当。

    李香君也是冰雪聪明,在人情世故上,左羚和萧妮儿加起来也不如她。她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知道坚决不能来,否则就会成为两位夫人的死对头。

    放着两位夫人不能让况且开心,她来况且要是真开心了,两位夫人还不恨死她啊?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